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细说香港艺术馆藏至乐楼经典书画

2020-01-13 10:02:04 来源: 典藏古美术
    收藏 评论

摘要:香港三大中国书画私人收藏之一的“至乐楼”(其余两大收藏为“虚白斋”和“北山堂”),其主人何耀光先生(1907—2006),生于广州,祖籍番禺。据广州师范学院出版的《何耀光传》记载,父母均于其年幼时离世,何耀光于家中排行最小,有一兄何耀全(1897—1927),及一姊何苏(1902—?)。20世纪20…

香港三大中国书画私人收藏之一的“至乐楼”(其余两大收藏为“虚白斋”和“北山堂”),其主人何耀光先生(1907—2006),生于广州,祖籍番禺。据广州师范学院出版的《何耀光传》记载,父母均于其年幼时离世,何耀光于家中排行最小,有一兄何耀全(1897—1927),及一姊何苏(1902—?)。20世纪20年代,工人运动兴起,兄长曾为工人谈判领袖之一。1925年,兄长回广州投身“省港大罢工”爱国运动,何耀光亦随行并入读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其后只身回到香港谋生,经中学同学梁锦祥介绍进入建利建筑公司当业务员,后成为经理,十余年间,为建利公司业务成就立下不少功劳。1934年,与广州郭佩珍成婚,婚后育有五儿五女(图1)。1938年,创立福利建筑公司。往后数十年间,其在香港经历“二战”香港沦陷、新中国成立、改革开放和“九七回归”等等,见证了香港发展成国际大都会的沧桑与变迁。

YzqLxJCmi4syGqHKoVm4cycapAwNfCQzQGwh2i0d.jpg

图1.  何耀光夫妇与儿女合照,摄于1954年

至乐为善

约于20世纪50年代初,何耀光以“至乐楼”为其书斋名称。何氏1962年为首次出版的《至乐楼所藏明遗民书画录》撰序时谓:“廿余年来,故薄有所藏。”可知其早于20世纪40年代已开始收藏书画。而50至60年代的香港,正经历从贸易港口过渡到工业大都会的转型期。由于地缘关系,香港早与广州紧密交流,加之历史因素,在1949年后,更一度成为国内文物的汇集点。其时外国富商争相抢购中国文物珍品,何耀光不忍国宝流散海外,遂矢志“聊以尽一分国民之责任,为祖国保存国粹耳,世有起而共肩此神圣任务者乎”。他起初只以近代书画为主,之后有机会欣赏当时在香港展出的历代名迹,惊见古人之造诣宏深、品格高逸,故收藏的范围扩大至古代,尤集中于明清两代书画。与此同时,他亦定下以“保存国粹,弘扬书画艺术”作为至乐楼收藏的宗旨和使命。

至于“至乐”之意为何,何耀光于1970年特别撰写了《至乐楼解》一文,提到:

天下之至乐者,安平淡静恬之生活,务益世利人之事。怀向善修道之志,具积德行仁之言行,心怀旷达,神志愉怡,无忧无惧,不愁不惑。除尽责为社会服务外,有暇则读圣贤书,赏古人画,或尽量学习与观摩圣贤之名训与遗迹。或娱情于山水,游乐乎原野,尽量享受大自然之良辰美景。忘怀得失,敝屣富贵,使身不为名利所累,心不为物欲所劳。有所为则得益者众,有所取则不损于人,理得心安,俯仰无愧,此岂非人生至乐之心境乎?语曰“为善至乐”,其此之谓也。…… 余虽未有至乐之造诣,然向往至乐之成因,为立身处世之目标,故余以“至乐”名吾楼,以图自我策励,更图以楼之名勉励吾之子孙,使能以向善为立身之本,且知至乐之真义,则余所愿足矣。

对于子孙的为人处世及道德情操,何耀光一直非常重视及培养,并且以身作则。他亲自撰写《至乐楼立身要旨·处世经验漫谈》一书,辑录自己历年的处世方针共290篇,“其目的则冀求道德之重整,人格之修养”,借以勉励子孙,作为后世的生活借鉴。

KodRqIlTzDf7IcQpRuPVJifhYdEqFQHIntslXXBw.jpg

图2.  至乐楼主人何耀光(左)与劳天庇,摄于1962年

余以“至乐”名吾楼,以图自我策励,更图以楼之名勉励吾之子孙,使能以向善为立身之本,且知至乐之真义,则余所愿足矣。

——何耀光

何耀光认为,研阅书画对培养性灵、旷达心境,均有极大的裨益,故爱好和欣赏书画及能珍藏之,是最为益智及最得养生之道。至乐楼自建立以来,何耀光对藏品珍护有加,经常爱不释手。他常待天朗晴爽之时,耐心地悬挂舒展珍藏,以疏气防霉,认为静对古人遗作就如亲见其人,如身入图画中,每每能令其心旷神怡、流连忘返。此外,他希望为每件作品整理著录,便邀请曾寄寓于家中的好友劳天庇(1917—1996)协助(图2),著录、编整收藏,编成各部《至乐楼书画录》;亦对每件作品的收藏原因、对书画作品的感想,悉心撰写了跋语。除了有助于学术研究外,也让后人一窥其鉴藏心志及钟爱书画之热心。

众乐赏真

让更多人欣赏这批珍藏亦是何耀光的心愿。历年来,藏品展出凡五次,分别为:1962年于香港大会堂举行“明遗民书画展”;1975年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举办“至乐楼藏明遗民书画”展览(暨国际研讨会,图3);1992年又举办“至乐楼藏明清书画”展览;2010年香港艺术馆举办“明月清风——至乐楼藏明末清初书画选”展览(暨国际学术讲座系列);后于2011年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首次合办展览“17世纪中国的艺术革命:至乐楼藏明遗民书画选”(The Art of Dissentin 17th-Century China: Masterpieces of Ming Loyalist Art from the Chih Lo LouCollection,图4)。首度赴美展览的意义深远,不但向海外介绍了中国丰富的传统书画艺术,也借此宣传了香港优秀收藏家的历史使命和特色;同时,亦为香港艺术馆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日后的文化交流奠定了稳固的根基。

UqOLWTrRIJS75xFU5CTjiDLBatNUlkVD3IvrKcuU.jpg

图3. 1975年于香港中文大学祖尧堂举行“至乐楼藏明遗民书画”国际学术讲座

至乐楼的经典珍藏于1962年第一次展览举办之时,即有雅集之书画同好言道:“子今将其遗墨公展,自足表忠义千古,发潜德于九原,抑更于浇漓人心,有所警勉,亦表纲常,正风俗之道也。”足证至乐楼藏品的重要性,亦鼓励了何耀光继续发扬至乐楼藏品的心志。他于1985年,正式以“至乐楼”之名注册,使其成为以发扬艺术为目标的慈善团体,务求令至乐楼的精神能超越个人及家族的盛衰,得以独立地发扬并延伸。过去50年间,至乐楼出版了逾40种与中国文学及艺术有关的书籍,并合办多个学术性研讨会,邀请国际知名学者赴港出席讨论,对推动及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可谓不遗余力。

do0jJrBk9wnp6VsIPxjxQmH0x3UoXydTnLOA78hn.jpg

图4.  至乐楼藏品2010年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

2018年,何氏家族慷慨捐赠这批价值连城的藏品予香港艺术馆,全不考虑金钱的回报,而是作长远公共展示和教育用途,永久与大众分享。此化私为公的义举,不但延续了何耀光推广中国文化艺术的使命,更充分地实践了他高尚的中国传统价值观。香港艺术馆对于这份给香港的厚礼珍而重之,特建“至乐楼藏中国书画馆”,于2019年11月落成(图5),长期展出至乐楼书画藏品,并举办各种学术及教育活动,让大众能欣赏并分享这批精品,亦秉承何耀光“与众同乐”的无私精神。

6hA7jpNWGsPFpBI5mmY1xDeno7cWJfITY4zdE4z4.jpg

图5. “至乐楼藏中国书画馆”开幕落成纪念匾额

故此,于艺术馆维修扩建之后,即以“众乐乐”之名,举办捐赠后首个展览,以此宣扬至乐楼藏品的独特性和珍贵性。至乐楼的藏品年代横跨宋至20世纪,其中以明末清初时期的书画为数最多、最精。此次展览内容分为“画派纷陈──明至清”“清风高节──明遗民”和“南隅寄情──二十世纪”三部分,分两期展出精选作品共约70项,包括“明四家”的文徵明和唐寅,明代后期董其昌的松江画派,明遗民邝露、陈子壮、黄道周等,以及清初“四王”的王时敏、王翚,“四僧”的弘仁、八大山人、石涛,清代中期的“扬州八怪”如罗聘等一众书画名家的作品。

展品精选

画派纷呈——明至清

至乐楼所藏明清书画,涵盖了明中期吴门画派、晚明松江画派、清初正统画派,以及清中期“扬州八怪”等的作品,反映这段时期中国书画的嬗变及发展情况。

明代中晚期,文人画成为画坛的中流砥柱,各个地区涌现画家群体,形成诸多流派,其变化多端的艺术风格为中国画坛带来新的气象。明代中期以苏州吴门画派为代表,其中被后世称为“明四家”的沈周、文徵明、唐寅和仇英,继承了宋元以来的绘画传统,同时发展出各自独特的画风。尤其是文徵明的族人及弟子,包括陆治、文伯仁等延续了画派的传统,影响至清代不衰。晚明画坛重心由苏州转移到松江,以董其昌为代表的松江画派,提倡“南北宗”论,致力摹古,推崇“南宗”一脉的文人画风。递至清初,规模传统与特立独行的画家并起。正统派画家如“四王”的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他们追随董其昌的理论,形成取法传统的仿古风格;而“扬州八怪”的华嵒、汪士慎、李鱓、金农、罗聘等,为中国绘画开创了更贴近民众的方向。

PyR2a9WzMJ5My9fJE3gT5sJKgI8fQJ4eF8mHYtgA.jpg

文徵明《沅溪草堂图》卷

1551,水墨设色绢本,31.7×153.1厘米,香港艺术馆至乐楼藏

衡山此卷研翁去岁为余罗致者,谓此乃衡山晚年之笔,其清超静穆,虽赵吴兴不过如是。

——至乐楼跋语

明中晚期的苏州画坛蓬勃发展,其中文徵明(1470-1559)和他的家族主宰了明代中期苏州画坛的发展。文徵明的贡献之一,是继承了传统的青绿山水画风,并深受南宋画家赵伯驹、赵伯骕和元代赵孟頫的影响,后者所提倡的“古意”,亦即重新发掘传统,在文徵明的笔下得到了开拓。首先,他善于用色,将富丽浓重的宫廷品味转化为清丽简率的文人趣味,令色墨更趋细腻;其次,他善于经营位置和造型,形成平面化的青绿山水格调。

此卷《沅溪草堂图》尺幅不算长,前景的屋舍和层层递进的坡岸,形成井井有条的层次感,造型简括,富于装饰趣味。山石勾斫以线分石面和以石绿晕染,加上细密的苔点,色泽浓丽。画面上有四组人物,正前方一位文士在船上垂钓,右方一人正缓步前行,画幅焦点所在的屋舍内有两人正聚首谈话,远处尚见另一船夫闲坐船上,气氛闲雅。

VB04OLhY8TXDq6bNM0qE4bvsFDFXsFVmMACo78FL.jpg

梅清《黄山》轴(四屏)

无纪年,水墨设色纸本,(各)153×42厘米,香港艺术馆至乐楼藏

清初大家,画黄山者多矣,其著者如石涛、渐江、鹰阿、尺木等,均以此见称。虽然石涛以奇变见长,渐江以清简独步,鹰阿以幽澹取致,尺木以法理称能,然不若瞿山之淋漓痛快、游行自在也。

——至乐楼跋语

梅清(1624-1697),字渊公,号瞿山,清顺治十一年(1654)举人。后曾数度应试,皆不第,遂退隐寄情书画,游历名山大川。清康熙九年(1670),梅清与来宣城方教寺的画僧石涛一见如故,成忘年交,晚年画风受石涛影响。

清康熙十年(1671),梅清第一次上黄山进行写生创作,陶醉于山势之奇特、险要,往后作品亦多以黄山为主题。此四屏虽无年款,然构图及用笔与石涛风格相近,应为晚年成熟之作。从款识可知,画家特意以荆浩、关仝、王蒙、赵孟頫、吴镇等古人笔意,分别描绘黄山天都峰、文殊台、白龙潭和炼丹台四处景致。此四屏山势虬结盘曲,布局奇拔,境界奇谲变幻。当中以不同皴法勾勒层叠山石,繁而不乱;烟云松林以平行斜线由下而上,构图独树一帜。梅清的黄山作品,画出了无数峭拔秀美、云烟变化之胜。而画中题诗更表达其以诗人之心去感受自然,纵横驰骋山水间的情怀。

KskS5n6F65sUdhSbbrGXr3mGFZgfxgmt7I5qLtA2.jpg

华嵒《听泉图》轴

无纪年,水墨设色纸本,135×72.9厘米,香港艺术馆至乐楼藏

秋岳是帧《听泉图》,其画人画松、而流水、而远山、而疏石小草,俱笔灵而墨秀,正如萧子云书如上林春花,远近瞻望,无处不发也。

——至乐楼跋语

华嵒(1682—1756),号新罗山人,又号白沙道人,出身于造纸工人家庭,幼年家贫失学。清康熙四十一至四十二年(1702—1703)移居杭州,后流寓扬州卖画以维持生计。与高翔、金农等情谊较深,于山水、人物、花卉、翎毛、走兽等方面兼擅并长。其花鸟画成就最著,博采陈淳、周之冕、恽寿平诸家之长,兼具工写韵致,画风清新俊秀,影响直至现代。

画中远山的前方有松石,有一高士幽雅地倚石坐于溪旁,书童携琴在旁。在松树下,高士神态自若,凝视流水潺潺,静听泉声。华嵒绘画人物的技法受明代陈洪绶影响,人物衣纹线条流畅,造型精确,同时巧妙运用干、湿墨营造幽静苍翠的环境,衬托出人物平和的气度,反映画家在人物画方面的成熟风格。这种内容高雅的画题,正好切合当时扬州富商的需求。

清风高节——明遗民

古人翰墨以堪传者,其品格未有不高;间有艺事佳而品乖者,则必为世所唾弃。余性爱搜蓄书画,但于取舍必以人品为第一义,苟其人节亏品恶,其书画纵精妙绝伦,亦弗取也。

——何耀光

何耀光以“先人品而后艺事”作为收藏书画的先决条件,认为艺术家的个人品德修养比作品本身的艺术成就更为重要。他深信忠义仁孝之士的作品中自会散发出一股刚正之气,通过观赏其墨迹,可追慕其人品,而能正人心。基于这个想法,他遂以明末清初时期的忠节之士为重点,系统地致力搜藏这些作品。

明末清初时期经历改朝易代的动荡,孕育了不少明代遗民。面对朝代更迭所带来的冲击,这批忠孝仁义之士或致力抗争,至死不屈;或归隐不仕,坚守气节;或遁入空门,潜心丹青。他们的言行和书画作品,大多具有清高不凡、光明磊落的气节,并展现出坚贞的风骨;亦有在社会骤变下将其无可奈何的心绪、远离尘世的思想和傲世清高的情怀寄寓笔墨之间者。这一众书画家包括清初“四僧”的八大山人、石涛,黄山画派的程邃、戴本孝,广东义士邝露、黎遂球,以及黄道周、傅山、杨文骢、陈洪绶、龚贤等。

7Arj1p5xFZDrj7u7gPfgOkMLRshYEZl7pZGjcuU6.jpg

石涛《写黄砚旅诗意》册

其中二开,1701-1702,水墨或水墨设色纸本,(各)20.5×34厘米,香港艺术馆至乐楼藏

此《写黄砚旅诗意》册二十二开,其经营制作,出宋入元,荟萃百家。……其法包罗万象,变化莫测,使人目不胜赏。

——至乐楼跋语

明末诗人黄砚旅曾经两度游历岭南,足迹远至广西及海南岛一带,写下不少有关岭南山川风物的诗作。而他的好友,明末清初画僧石涛(1642—1707),亦曾以黄砚旅所写的闽、粤纪游诗为题材,再结合自己的见闻与想象而作画,是石涛晚年在扬州时所创作的内容之一。

石涛有“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经典名句,他所追求的,正是一个“奇”字,他试图从奇山异水之中获得艺术创作的灵感。而黄砚旅的诗,亦把岭南山水写得雄奇秀丽,正合石涛借题发挥。为了凸显黄砚旅笔下的不同景致,石涛刻意用了工笔、意笔、干笔淡墨、泼墨晕化、浅绛青绿或纯水墨的效果来演绎此册的各种诗意,创造出变化莫测、超越古人的构思。

此册本来共有32开,后来流传到至乐楼手上时只剩下22开,并有王文治的对题。此外,另有4开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其余6开则已经散失。吴湖帆在此册后有跋,说此册是他20年来所见石涛画最精之作,并且只有他曾收藏过的《溪南八景》册(此册后归庞元济所藏,现藏上海博物馆)能与之相比。何耀光亦有评语云此册“亦鉴藏之大助也”。

umdIkGG5rzDQ3YkN0T43DGCKPxU4DzFopNZg0DGL.jpg

弘仁《松岩萧寺图》轴

无纪年,水墨纸本,106.5×44.3厘米,香港艺术馆至乐楼藏

《籀庐画谈》盛誉渐江,其论明季三高僧曰:“性情高洁,雅近云林,所谓有唐人之细而去其纤,有宋人之粗而去其犷。……师古人兼师造化,故能取境奇辟,命意幽深。”渐师此幅《松岩萧寺图》,诚如所谓“取境奇辟,命意幽深”者,盖渐师本来面目也。

——至乐楼跋语

“四僧”中的弘仁(1610—1664),号渐江学人,安徽歙县人。他眼见明朝覆亡,国土陷落,只好避乱寄居福建,并于38岁时落发,随古航道舟法师入武夷山为僧,隐居深山,借诗文书画抒发其眷念故土之情怀。晚年回乡隐居,圆寂于披云峰的五明寺中。

此次展出的《松岩萧寺图》所绘之披云峰,乃西干山其中一主峰,是歙县城外西南方向,练江对岸的一片山峦。弘仁熟练地以干枯带顿挫的线条描绘几何化的山石肌理,疏朗有致,少皴擦而配以横向苔点。中景及下方的松树交缠曲折,类似马远屈铁的用笔。通幅用笔疏秀,予人孤寂清幽的气氛,表达了画家深居山林、寄情山水的那份深邃宁静的心情,属其晚年安居于五明寺时的简约风格。

q6a1LxNHSFtbX9QmxxPBKlZHDCMQH2DpEt3KnXX4.jpg

龚贤《钓罢归来图》轴

1672,水墨纸本,131×51厘米,香港艺术馆至乐楼藏

半千之画,纯以法胜,此所谓六法具足者。其用笔施墨,或谓其秀韵未足,抑知其源实出于范宽,一变其法,遂开千古未有之局。其胜处实在于厚重,而不在秀韵。

——至乐楼跋语

在这个独特的历史时空下,哲学、宗教、诗文、书画均得到突破性发展。就绘画而言,区域性流派相继出现,其影响一直延续至清末民初的艺坛。如南京的金陵画派,以龚贤、吴宏、张风等为代表。龚贤(1619—1689),生于明末战乱期间,晚年隐居南京,以卖画课徒为生。所绘山水布局奇特,意境苍茫,用墨层层积染,黑白对比强烈,有所谓“白龚”“黑龚”两种面貌。龚贤这种“积墨”技法,对后世影响甚大。

此水墨作品是龚贤53岁时作,绘画出一河两岸的湖边景致。画面近处的堤岸有一房舍,从大片蒲草延伸至河岸边,只以寥寥数笔勾出孤舟。全画构图简洁,景物远近疏密有致,笔墨层次丰富。远山与近景的土坡墨色层层积染,黑白浓淡对比强烈,山石阴阳向背明暗分明,呈现出很强的体积感。画中虽有房舍、孤舟,但空无人迹,意境清冷,予人萧瑟凄冷之美。

南隅寄情——20世纪

抗日战争和后来的国共内战,导致大量移民南下香港避居,当中有不少权贵、富商名流和实业家,他们带来的珍贵财物很多是书画文物,使香港一度成为文物的避难所。20世纪50年代,何耀光先生涉足收藏圈,在搜求书画的过程中,广泛结交南来的书画家、收藏家,至乐楼藏品中有些便是来自他们,包括张大千、陈仁涛,广东人士如香翰屏、李研山、黄般若等。此外,何耀光先生一生积极参与慈善工作,故在其六十大寿时,香港各界人士纷纷向他致贺,当中不乏文化界人士所送赠的书画作品,如冯康侯、许菊初、陈荆鸿、劳天庇、苏文擢等。从至乐楼所藏的这批20世纪书画作品中,可了解到何耀光先生的交游及艺事行谊,亦从侧面反映了广东及香港书画的发展与收藏历史。

RTL48slsvzYqeNBkl6zlfIbEwLEbMvmXLg27R15C.jpg

张大千《泼彩山水》轴

1966,水墨设色纸本,86.5×50.8厘米,香港艺术馆至乐楼藏

此画是张大千(1899—1983)祝贺至乐楼主人何耀光六十大寿而作。彼时张氏刚从香港返回巴西,此画绘于他在巴西的旅居之所摩诘山园(又称八德园)。张大千在传统山水方面的功底毋庸置疑,此为他走向抽象的尝试和开拓,以粗笔泼彩的技法,结合传统青绿山水的形式,在近乎抽象的画面中保留着具象的笔触。故此,画中只见大片的青绿色块,形态沉厚而随意流动,其上偶见勾勒山石的肌理和屋舍树木,其效果在“似与不似”之间,让观者以较开阔的想象空间感受幻变无穷的山水意境。这种手法在张大千60年代的作品中渐渐成熟,并成为20世纪中国画的一种崭新面貌。

张大千,原名爰,四川内江人。1917年随兄善孖赴日本京都学习绘画及织染艺术。1919年返上海,先后拜曾熙及李瑞清为师,习诗书画艺。1941至1943年赴敦煌临摹壁画。其后曾居巴西、美国等地,1977年定居中国台湾。张氏画风多变,人物、花鸟、山水皆擅,能集古人精粹为己所用,画艺蜚声国际。晚年以青绿水墨作大泼墨泼彩,别开新风。

1WTgjB5ogQ6z9ltai0G9xJ8s8kxnMHe44eeA0WoF.jpg

李研山《双竹》轴

无纪年(1957后),水墨纸本,116.2×50.8厘米,香港艺术馆至乐楼藏

余与研山论交,已七阅年,其间数数相与论书画。余所弆藏,十有八九,经其品定。研山诗书画三绝,复精鉴古,为人律己以严,待人以恕,高士传中人也。

至乐楼跋语

李研山(1898—1961)出身广东的书香门第,在爱好诗文书画的父亲李载枰及名家潘龢的熏陶下,他对传统画学产生了深刻的认同感和浓厚的兴趣。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修读法律系,于1925年回粤后参与由潘龢等传统派名家主持的国画研究会,同时任广州市立美术学校的校长,对粤、港两地的艺术发展有深远影响。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只身赴港与画友李凤公在湾仔设立凤研楼画室,以课徒作画。其后十余年,漂泊于港、澳两地并回新会。1948年重临香江,1953年间始定居于九龙钻石山下元岭一所平房石屋,故此后题画亦多署“九龙山居”,此水墨《双竹》正是定居于此后所画。

从李研山传世的笔记中,发现其曾细心抄录元代画竹名家李衎的《画竹谱》《墨竹谱》,不仅细心揣摩古人画竹的心得及技法,更效法其以竹寄托道德情怀的精神。此幅作品贴近元人画家自然淳朴、淡雅清秀的风格。竹节、枝叶用笔瘦劲挺拔,用墨浓淡富于变化,干湿相宜。竹竿造型瘦细,坚韧挺拔。

众乐乐——至乐楼藏品选

2019年底起 | 香港艺术馆至乐楼藏中国书画馆(四楼)

图︱香港艺术馆

文︱王雅君

作者短介:王雅君,香港艺术馆(至乐楼)助理馆长

(责任编辑:陈小利)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至乐楼 香港艺术馆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艺道长青”
    “艺道长青”

    地址: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2019-12-10 - 2020-02-09

  • 三少
    三少

    地址: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

    时间:2019-12-07 - 2020-02-06

  • “美育人生”
    “美育人生”

    地址: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9-11-01 - 2020-05-03

拍卖预展

2020年迎春艺术品拍卖会
上海金沪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3月4日-5日
预展地点:上海市黄浦区王宝和
四季雅集·新春 精品拍卖会
香港华辉拍卖行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2月17日-19日
预展地点:香港上环皇后大道中
2020新年线上拍卖会
日本京都瑞龙株式会社
预展时间:2020年1月1日-2月4日
预展地点:http://www.uniaukt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8%当前指数:6,478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快讯】抗击病毒!武汉多家博物
  2. 2 【艺术播报】 “开车进故宫”事件发酵
  3. 3 【艺术城市之六】杭州:少年心气犹在
  4. 4 春和景明——第二届中国美术博士高峰
  5. 5 【2020新春展】广东省博物馆:春节我
  6. 6 热点|刚成为世界首富的LVMH老板
  7. 7 【雅昌快讯】国家博物馆2020年春节19
  8. 8 【雅昌快讯】李世南艺术研究中心西安
  9. 9 北京保利总经理王蔚:拍卖就是在做平
  10. 10 【雅昌专栏】朱浩云:“南张北溥”谁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