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谢赫:成就千古诗篇的雅集

2019-09-09 09:26:22 来源: 北京画院
    收藏 评论

摘要:永和九年(353),暮春之时,煦风和暖,会稽山阴,兰亭水畔,此处此时,风竹相吞,草木自馨。文人雅士,汇于松桧梧竹间,成就一场流芳千古之兰亭雅集。他们高致卓然,沿溪而席,兰草净身,置酒觞于蜿蜒溪水中顺流而下,杯停处,其人取酒一饮而下,且赋诗一首,极尽风雅之趣。无丝竹以乱视听,诗酒俯仰之间,名士们纷纷留…

永和九年(353),暮春之时,煦风和暖,会稽山阴,兰亭水畔,此处此时,风竹相吞,草木自馨。文人雅士,汇于松桧梧竹间,成就一场流芳千古之兰亭雅集。他们高致卓然,沿溪而席,兰草净身,置酒觞于蜿蜒溪水中顺流而下,杯停处,其人取酒一饮而下,且赋诗一首,极尽风雅之趣。无丝竹以乱视听,诗酒俯仰之间,名士们纷纷留下英辞妙墨,吟咏诗三十七首。书圣王羲之酒酣耳热之际,乘兴挥毫,为诗集写下被后世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这篇区区324字的诗序,字里行间掩饰不住绚烂夺目、精妙隽永的文采,腕转飞白间,遒媚劲健、灵动绝美的书法跃然纸上。序,超越了诗集,成为这场雅集的最佳注脚,折射出名士崇雅之风尚,追逐诗酒相得、谈文论画的精致生活和风雅之趣,尽显魏晋名士之风骨。

雅集,总关乎时、境、人。兰亭一聚,既无鸿门宴的杀机四伏和惊心动魄,又无三国枭雄煮酒论英雄的霸气,也无让杨贵妃尽展醉媚那场酒席的妖娆,却成为文人心中一个神往的乌托邦,一种无法遗弃的精神依托。

rbe3lDtS88SfFCgzjJOVV5WhD1K7JWAumt37zIbe.jpg

(元) 钱选 兰亭观鹅图(局部)

纸本设色 纵23.2厘米 横92.7厘米

〔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时——难避乱世,偶得一方闲适,忆上巳好春光

回望这一场雅集之前的历史,可谓一代“乱世”,朝代的更迭带来不尽的对峙与征伐,百姓少有宁日,唯求在分裂与动荡之中苟延偷生。战乱使生命消亡,令身心备受摧残。穆帝永和初期,东晋统一南方,虽无强大的军事实力,但且凭长江天险,恰得偏安江南。各大族之间不能调剂的矛盾处于相持制衡之中,恰好形成了政局相对平衡的状态,可谓“中外无事,十有余年”。兰亭雅集发生于东晋中期,此时难得南渡以来少有的安定局面,致使士族名流之间的交往及逸事频出,恬淡闲适的精神追求成为永和士风的显著特征。

乱世之暇,恰逢草木一新的上巳佳节,会稽山阴此时春意浓郁,芳草如茵,花影摇曳,水石潺湲。名流雅士齐聚一堂,涤濯除秽,投身大化,饱览春色,吟诗作赋,比斗才情,难怪成就千古诗集。

hD8KNn2p3Q6nIwWUk0ZiGMR7aD6ifffCiQPqd0IL.jpg

(清)茂林修竹 朱文

青田石兰亭序印章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境——于山阴雅境,体流觞之韵,抒中隐之愿

释读兰亭,除将其放置于时序外,回归其历史原境显然也十分重要。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一段人文雅趣,脱离了历史语境,文学、艺术与社会生活、文化习俗的紧密联系便会变得隐晦不明。

“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山阴,位于现今的浙江绍兴,这里崇山峻岭,吐纳云雾,霏雾成荫,这里翠竹茂林,潭壑境彻,这里文人墨客云集,古风依然,总令人不由心生神往。《汉书·地理志》有载:“会稽郡山阴县下班固注,会稽山在南,上有禹冢、禹井。”始皇亦曾东巡至会稽。晋时,北方世族为避开环居太湖的吴地大族,而迁至会稽。这里冠绝众地的美景,抚慰了士人客居篱下的漂泊之感,成为他们心灵的幽居之所。这里的水秀山明,亦让众多风神秀逸的名流时贵流连忘返。会稽,一度超越建业,成为一方文化重镇。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兰亭,就是在这山清水秀的会稽山阴道上。羲之之所以选择这“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南涧之滨,高岭千寻,长湖万顷”的地方行春禊之事,想必与士人对会稽之地的心理依赖有一定的关系。

记录岁时节令、风物故事的笔记体散文《荆楚岁时记》中曾有对于流觞曲水的著述。这萌发于周朝的行流觞曲水修之事的风俗,从起先临水沐浴、祈福消灾的巫祭活动,而后缓慢地朝世俗化衍变,因文人的参与,而被赋予了精神象征和审美体验,使原本带有巫术色彩的事活动退却神秘的面纱,成为他们临水饮酒、吟诗作赋的游戏。

《世说新语·言语》记载有西晋洛水之戏。可见,诸名士谈明理、论文史,在玄谈论道和宴饮恣意间,兴致盎然。此后,拔之事与兰亭的结缘,使“流觞曲水”甚至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印记,长久地植入后人的记忆当中。所谓流觞曲水,即文人雅士临水而席,在曲水池上流浮置酒杯,任其漂流而下,酒香四溢,杯停之处,此人饮酒赋诗,若才思不敏,不能立即赋诗的话,那就得罚酒三斗。这样的文人游戏缘来已久,西汉南越王宫苑遗址中有流杯石渠,以营造“曲池流水细粼粼”的光影。至北魏华林园则借真山真水进行疏源引流,亦有九曲回环的流杯池和流杯渠。唐宋以后,设流杯亭赏春禊饮者更是比比皆是。宋代《盘洲文集》载有引水以为兰亭曲水之饮之事。元代有“雩咏亭”立于龙泉左麓,以模兰亭之境,亦集有文士修禊赋诗。清代避暑山庄的“曲水荷香”、圆明园的“坐石临流”,甚至这样的游戏程式还远传到日韩等地,促成韩国的鲍石亭和日本的冈山后乐园的“流店”等的造就,这些皆是这曲水流觞的风雅之趣的延续和表征。

WZ6W3eydBoBrx6MLfNxvJr2u5Z0zqaIV3NXzCMIL.jpg

(明)文震孟 临兰亭序

纸本墨笔 纵18厘米 横57.2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水,显然是此处最重要的象征符号和托物言志的最佳对象。《淮南子》中有一段关于最早的人造水景的记载:“凿污池之深,肆畛崖之远;来溪谷之流,饰曲岸之际;积牒旋石,以纯修,抑怒濑,以扬激波……龙舟首,浮吹以娱。此遁于水也。”自秦汉始,因感怀于流水的自然韵律之美,以致人们开始理水造园,以人工的方式模拟自然,从体味流水之趣当中得以身心之愉悦。时至魏晋,世人的精神世界得到更大的丰富,自我意识不断觉醒,在文化及社会因素的合力下,人们对水的审美意识达到前所未有的阶段。水,成为承载美和寄托情感的载体,魏晋士人将自己的所思、所感寓于其中,表达自己的文化倾向与政治意愿。大量关于流水的文字与图像在此期涌现,是士人抒发社会动荡之下饱经忧患的士子情怀的最佳佐证,文人在山水治道中体悟着人生也应该像流水一样尽情自然,随遇而安。水,不仅是士人对自然“本我”的呈现,是对自我生命和动荡社会的重新认识与观照,更是隐喻性的“他我”被历史的大流任意摆布中无力之感的感慨。

“……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羲之《兰亭序》中这寥寥几句关于流水的描写,文字虽少,却可听出羲之笔下的流水清音,感怀其中的隽永意蕴:一则是以抒隐逸之愿。社会的动荡,致使人们开始质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精神追求,汉儒的皓首穷经不再有定于一尊的地位,而重自然、轻名教,重精神、轻形骸的玄学之风盛行,玄学之妙深得人心,时人开始追逐自我的身心愉悦和人格的飘逸和洒脱。士人主动脱离喧嚣的士途纷扰和道德的条条框框,纷纷归隐田园。王羲之受隐逸世风的影响,在流水间,苦闷之心得以解脱,无处释放的人生诉求得到排解;再则是感怀时间流逝的无奈,悲叹于“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的转瞬即逝。曹丕笔下的“人生如寄,岁月如驰”使人颇感恐慌和不安,士子们企望在雅集宴乐中忘却时间,却反而落入对时间与生命流逝的失落和忐忑当中。

R5tO9xvWl92QLRSmNblUvEgww9Yd5TI1DstSiNb3.jpg

(清) 群贤毕至 白文

青田石兰亭序印章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人——吟诗畅叙,风度翩然,感怀生死之悲

兰亭,是暮春时节的一抹青绿;兰亭,是山阴道上的一席风物;兰亭,是曲水流觞的一场雅兴;兰亭,是灿若星辰的一篇名帖;兰亭,是彪炳千古的一部诗集;兰亭,更是魏晋士风的彪炳千古。兰亭雅集,以时任右军将军、会稽内史的王羲之为主,客人则由琅琊王氏、陈郡谢氏、高平郗氏、颍川庾氏等世家大族以及孙绰、孙统等名士组成。其中,王羲之一族人数最多,他七子中有六子参加了兰亭集会,即长子王玄之,次子王凝之,三子王涣之,四子王肃之,五子王徽之,七子王献之。郗昙是羲之夫人的弟弟,即太尉郗鉴的次子。孙统与孙绰、谢安与谢万是兄弟关系,孙绰、孙嗣则为父子。与会者可谓皆是羲之的亲朋挚友。聚会在野,名士们耳听百鸟絮语,身沐徐徐清风,仰观万里晴空,身环百媚山川,必觉心澄如镜,心朗如月,流觞曲水之戏间,诗兴泉涌,留诗三十七首,句句畅叙幽情,借会稽山水,以抒郁结。

羲之领衔,有十一位名士成四言、五言诗各一首。而后,有十五人各得诗一篇。惜侍郎谢瑰、镇国大将军掾卞迪、王献之、行将军羊模、行参军事卬丘髦、参军孔炽、参军刘密、山阴令虞谷、府功曹劳夷、府主薄后绵、前长岑令华耆、前余令谢滕、府主簿任儗、任城吕系、任城吕本、彭城曹礼作诗不成,罚酒各三斗。诗毕,羲之因领袖群伦,被公推为《兰亭集》作序,微醉之中,振笔直遂,一气呵成千古名序,此处便不再赘列,孙绰则为诗集作有《三月三日兰亭诗序》。

这群独步当时的名士,枨触万端,吟留的诗文疏爽自然,不事修饰,而又通达古今,意蕴隽永,情味幽远。兰亭诗集之妙,在于将人、风物、情怀在自然律令的抚慰之中所发散出的丰富情感。兰亭诗三十七首,其中四言诗十四首,五言诗二十三首,四言、五言风采均分,诗风清简平和,意蕴悠然,多压“尤韵”,颇具唱和的韵律之美。虽众名士身世、才情各异,诗作亦个性迥然,却内含诸多共性追求:

一是醉心林泉,着墨于描画山水美景,诗风上体现出“文贵形似”的山水诗特点。如孙绰清新流畅的五言,“流风拂枉诸,停云荫九皋。莺语吟修竹,游鳞戏澜涛”一句,以骈句绘景,不落窠臼,工丽精巧,莺语吟唱、游鱼戏水的生动景致跃然行间,“拂”“荫”“吟”“戏”几字,轻巧地将山野中的勃勃生机生气表达描绘得淋漓尽致、悠远壮阔。再如,谢万则以“肆眺”与“寓目”起领,文笔娟秀,清雅动人,王夫之评此诗“不一语及情而高致自在”,并誉其为“兰亭之首唱”。会稽山之山谷、修竹、山峰、云雾等奇景在谢万笔下,仿佛一一错落有致地渐入人心,“秀”中含有“隐”的韵外之意,诗人旷淡清逸的胸怀得以舒展。孙统的“地主观山水,仰寻幽人踪。回沼激中逵,疏竹间修桐”亦旨在择景状写,辞采华茂,音韵工整。以诗写景、以诗入画,是当时士人审美情趣趋于风雅,注重个人外显风度的体现。兰亭诗中出现寄情山水的取向,可以想见,不只是少数人鄙薄现实污浊以示高情远志的一种方式,而是崇尚亲近山水、娱情自然的闲雅生活风尚的抬头与发展,以求在自然中安身安心,恬然自得。

gXLtGhfDWcOUbhOVqbMz5lOqtHngMAQAXoCwlJgh.jpg

(清)八大山人 临兰亭序

纸本墨笔 纵89厘米 横32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二是对高情逸行、散怀一丘玄理的追摹。以求“高”和“逸”,是魏晋文坛刮起的一股清风,是魏晋士人哲思情怀的展现,在传世的诗文中,大量可见运用“豁”“散”“畅”“任”“肆”等文辞。在兰亭诗中,“散”出现频率最高,萧散之感夺人眼目。诸如,羲之所写“携齐契,散怀一丘”“谁能无此慨,散之在推理”“合散固其常,脩短定无始”,谢安所言“迥霄垂雾,凝泉散流”,王徽之的“散怀山水,萧然忘羁”,袁峤之所赋“激水流芳醪,豁尔累心散”,镇军司马虞说则有“神散宇宙内,形浪濠梁津”之句,曹茂之赋有“时来谁不怀,寄散山林间”,王元之则得“萧散肆情志,酣畅豁滞忧”,王蕴之所赋“散豁情志畅,尘缨忽以捐”,以及王肃之的“嘉会欣时游,豁尔畅心神”,等等。“散”,是目的,是境界,是追求。士人体悟“散怀”,是祈愿消散郁结,纯净心性,抒发情思,超越尘俗,摆脱物累,以达精神之自由。为达萧散之境,魏晋士人竟有服“五石散”之风尚,渴求超迈现实、行散浊气。而“散”在兰亭诗中频繁出现,是名士们沉静清虚的人格体现,是他们散淡飘逸的山水观,是他们齐以达观、高远出尘的人生态度。

三是弥漫俯仰一世、生死之悲的低回慨叹。王羲之及孙绰之为兰亭诗所写的两篇序,虽出自不同人之文笔,却不约而同地浸透着对生命无常的飘忽感,对人生迷茫的惶惑感,对岁月之短暂、情事之变迁的悲叹,以及对生与死的深刻思考。羲之的前序,前半部分还沉浸于“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的愉悦与欢畅的情感基调之中,透露出恣肆享乐的闲情逸致,文藻素雅练达,而后文风急转,突然发出“自然有成理,生死道无常”般的哀叹。这般乐极生悲的突然转变,令人费解而又迷人心扉,使人不禁想探究其中要义。“取诸怀抱”“晤言一室”是志高怀远的抒发,“因寄所托”“放浪形骸”是移情自然的自我放纵,“老之将之”“情随事迁”“修短随化”是物是人非的恐惧,“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是对生命易逝的钝痛!羲之从山水之乐转至人生之患,由浅渐深,先喜后悲,跌宕起伏,抑扬缓急间,不由触动人心。不愧谈及此序文时,《古文观止》有道:“通篇着眼在死生二字……但逸少旷达人,故虽苍凉感叹之中,自有无穷逸趣。”而在孙绰的诗序中,“于是和以醇醪,齐以达观,然兀矣,复觉鹏之二物哉!耀灵纵辔,急景西迈,乐与时去,悲亦系之。往复推移,新故相换,今日之迹,明复陈矣”,无一不发出乐天知命的感怀。

mhp6X4Kt0ZVBjWSJog4yMSMLqHdkzQ7tDrhs1hPE.jpg

(明)董其昌 临柳公权书兰亭诗卷

纸本墨笔 纵27.2厘米 横1070.5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雅集,史上有“建安七子”为主的“邺下之游雅集”,西晋权臣石崇为王翊践行的“金谷雅集”,以及“西园春色才桃李,蜂已成围蝶作团”的西园雅集,等等。名士于雅集之中纵情山水,游心翰墨,清谈释老,饮酒长啸,吟诗作画,一派雅韵氤氲。最负盛名的兰亭雅集至今仍清辉熠熠,成为千古美谈。品读兰亭诗集,不由被其中对生命的喟叹,对人生逍遥无累的畅快,以及文情并茂的文采所折服,它是士人幻化对自由的向往,追求不羁精神的外现。“兰亭”,在后世的诗、词、文、画中不断地被重现和表述,留下大量灿若星斗的作品。单绘画一科,据《宣和画谱》载,自宗内府藏五代《山阴宴兰亭图》始,描绘兰亭雅事历两宋至元、明、清,不乏其人。如有阎立本所绘《萧翼赚兰亭》,北宋李公麟有《兰亭图》,南宋有《俞紫芝兰亭序》《明益王刻兰亭流觞图》,元末方从义有《东晋风流图》,明代仇英有《兰亭图扇面》、许光祚有《兰亭图》,清高其佩有《兰亭雅集图》,等等。其中佳作频出,如文徵明的《兰亭修禊图》,成于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兼工带写,雅丽明洁,工秀清苍。并且,兰亭这一绘画母题在20世纪传承下来,文德兼美的文人理想情结得以舒展,如傅抱石于1944年夏日,画就令人叹为观止的《兰亭图》,深得兰亭幽致,情境宛然。画中嘉树扶疏,溪石灵动,各方名士或饮酒赋诗,或挥墨泼墨,或清谈名理,或寄情山水,重现了兰亭那群贤闪耀的一刻,是兰亭意象得以传承的一大幸事。

全文刊载于北京画院《大匠之门》⑳

(责任编辑:王璐)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兰亭集序 雅集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年拍卖会
墨尔本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日-3日
预展地点:澳大利亚墨尔本南岸
费立哲神父珍藏中国书画拍
邦瀚斯拍卖行
预展时间:2019年10月3日-8日
预展地点:Suite 2001, One
2019秋季拍卖
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9日-21日
预展地点:上海福州路108号国拍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当前指数:6,25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专稿】学艺路上遇名师 艺术大师
  2. 2 2019画廊调查报告二:哪些海外画廊签
  3. 3 【雅昌专稿】《五牛图》《伯远帖》原
  4. 4 【雅昌专稿】纸、银盐和一些梦想:马
  5. 5 【艺术人物】郑艺:欢乐着农民的欢乐
  6. 6 【策展人系列】冯雪&吴洪亮:策展是建
  7. 7 拍卖前瞻·香港蘇富比 | 2亿的“包袱
  8. 8 佳士得纽约专家解读琼肯三世旧藏唐代
  9. 9 万花敢向雪中出——韩川野老蔡瑜中国
  10. 10 中秋节特辑 | 月,真的是故乡明吗?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