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专稿】王赫:在“时光机”里开启一场严肃的游戏

2019-07-27 15:12:16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张桂森 
    收藏 评论

摘要:王赫在“时光机”展览现场艺术家生涯个展首秀“时光机”用了4、5年时间,王赫才办了艺术家生涯的第一次个展,展览主题取名“时光机”这样一个很能契合他作品特点的三个字。为王赫举办个展“时光机”的地方是时间博物馆,展览由保利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时间博物馆共同主办。展出艺术家从2015-2019年期间创作的…

对话王赫:游戏越来越复杂和严肃了

雅昌艺术网:这是您第一次个展,收录了大概跨度多少年的作品?

王赫:大概四年左右,主要集中在最近三年,展了34张。

雅昌艺术网:近几年比较满意的作品里挑出来的30多张作品?

王赫:是这样的。

89Vhe4IxYGV8n5Hiq2TOeyKUaGIIEg3rWeYyV61t.jpg

蓝胖子之南华秋水 绢本设色 35×43cm

YM56bQFvVcijihejUTgFkKj3FmjRDdeUXomI66Ba.jpg

蓝胖子之黄色潜水艇

雅昌艺术网:个展主题为什么要取名“时光机”?

王赫:我一开始大家比较熟悉的是《蓝胖子》系列,除了它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很多时候都是关于时间与空间的这样一个母题的关注、阐释和研究。所以名字定成这个主要一方面是对自己的作品做一个概括,同时也能够概括大多数作品的表达主题。

雅昌艺术网:您平时画画都是在工作之余吗?

王赫:创作是在工作之余。我的工作是做古代书画的复制,古代书画复制完全要求你尽可能和书画原作一模一样,通过这个东西一方面可以感悟到传统绘画的价值。同时作为一个现代人,一个年轻人,本身有一个自我表达的诉求在,但在复制古代书画的时候,这个诉求是没有办法达成的,所以我就通过自己的创作找到一个出口。工作本身的性质,又极大的塑造了我本身表达的一个方式,因为你认识到古代的价值,你的表达会大量应用这种东西,把那个时代比较经典的东西尽可能的表达出来。

oKAWG5v0hAfy1CYHAIoM5dF3ghDNrzHebarK3NKq.jpg

蓝胖子之纸鸢

雅昌艺术网:你大学是学习工业设计,怎么会想到要去从事这样的一个工作?

王赫:是机缘巧合开始做古代书画的一个复制。你能看到我的履历里有写,我从02年到08年是清华美院工业设计系,学产品设计学了六年。毕业以后开始做古代书画复制,08年我开始做这个行业,直到2014年我才开始做作品创作,这段时间主要是对古代书画复制的一个学习和积累。

雅昌艺术网:从工业设计系到古书画复制工作,这是兴趣使然还是偶然?

王赫:都是兴趣使然。因为我从小3岁半开始学画,家里没有做美术的,但我学的早,那个时候启蒙都是国画。只不过到了大学阶段,那个年龄阶段的男生会对产品、设计,工业的东西很感兴趣,当时选了一个产品设计系。但是自己对传统这个东西在心底里一直有,可能和我自己的经历有关系,我上小学的时候,周围都是古代建筑博物馆这些环境,可能天生对传统的东西有亲近感,临毕业的时候正好单位去我们那儿去招聘,他们觉得挺合适的就招进去了,兴趣使然,但也算是一个机缘巧合。

17s6htneN7xlWLHGNhsFoEAoiXITtal59fEiXHzG.jpg

新希望

雅昌艺术网:一开始进去这个工作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是个人的那个?

王赫:很多国人都觉得自己对中国的绘画好像很熟悉,实际上很多人不够熟悉。大众可能对中国绘画的总体概念被后来的写意绘画影响很深,一提中国画就觉得是齐白石那种,黄胄,张大千那种。实际上绘画发展上千年,有敦煌的大传统,有宋代的很写实的风貌,也有很恢弘的宋代大山水的东西。并不是后来说的,有一些人偏见是画小画,有一些人偏见是文人画。文人画基本上是元代以后,而且元代文人画的样貌和后来明代的又不一样。即便是往后发展,我接触了很多清代的宫廷绘画,因为受西方传教士影响而非常西化,也不是你传统刻板的中国绘画的概念,这一段经历给予我真正的能够说切实地去了解到中国古代绘画艺术的整个流变到底是什么样子,能有一个系统的接触和学习。

雅昌艺术网:古书画复制的工作一般是偏向哪个类型的风格多一点?

王赫:会偏类型。咱们说的是人工临摹,因为复制的方法很多,包括有新的数码喷绘,有传统的珂罗版,传统印刷。一般大家聊的这个复制是指人工临摹手画的复制方法,这个复制方法一般是针对于工笔类的,重彩一类的绘画,是比较适合于手工方式进行复制。写意的水墨是控制不住的,很多笔触都是随机的,根据你的材料和笔上的墨、水,同样一个画家,他自己都不可能重复自己。所以咱们说的这个复制基本上是传统的人工的,针对工笔类的手法来进行复制的。

WT5LmZoAbbWMvBJbM2qjJlZbhV2gjEbtV0UkTOVN.jpg

窗中景之江山秋色 双联画 

绢本设色 60×67.5cm/60×67.5cm

qoqK7lLW1u5hgftwW3FJIoEuG4StmlrvwmzQJ9bf.JPG

《窗中景之江山秋色》双联画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您差不多工作了有五六年的时间才开始自己的一个创作的开始,这段时间是相当于在做酝酿和准备,还是有一个强烈的刺激使得你想要创作表达?

王赫:确实酝酿了很长时间。一开始没有这个欲望,我一开始还是一个学习、吸收的一个状态。五六年的时间看似不短,实际上都不能完全说就完全了解了,或者是掌握得多么有信心了。只能是大体上我大概了解了这个面貌,熟悉了以后你可能会有自己的想法,思考,自主表达的意愿就会出来。

T568EBlwaD8OWTFuNudtXriMgpja9OvR0lxTw8FP.jpg

窗中景秋山红树 双联画 

绢本设色 65×79cm/65×79cm

93fhMG3TCJXWleohawfcxiVD092rd2bBFYjWhK8D.JPG

《窗中景秋山红树》 双联画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我比较好奇的是您是很小就有一个很强烈的想要当艺术家的愿望,还是慢慢的觉得可以通过创作去做一些自主的表达?

王赫:其实一开始是有一个自然的表达,我们也做练习,为了把工作做好,你要持续不断地来练习,临摹。画着画着我开始琢磨,自己感兴趣的是现代人熟悉的表达方式会是什么样子的。当时有这些想法那就试一试,业余时间画东西的时候试一试,然后发到微博上大家反映还挺好。最早是通过微博来让大家知道的,大家反映都挺热烈,我想这个可能是一个大家容易接受的方式,我又能表达自己,又能展现出传统绘画的价值。所以沿着这条路一直持续不断地往前努力,你也能看到我的作品里,最初现代元素的挪用会比较直接,它的阐释本身的主题和含义也相对来说比较单一,后来这些表达渐渐复杂和丰满,像作品《窗中景》里通过一扇窗,让人真正对传统山水做到可视、可观、可居、可游的状态。

kyqmPiIIc29I3RpQ3hYKg2wN8I2OMxXqtuHbKAYP.jpg

盥手观花新解

czQ3CzJDmcpn1ZxsjzkvVvm53mX6At0btiZn3YEI.JPG

《盥手观花新解》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表达的方式本身也在演化和发展。

王赫:像《盥手观花》,原来是一张传统宋代的册页,画的就是一个侍女观花之前要洗手,挺有仪式感的。那是静态的,我把它变成三个画面,类似三联画的方式,也可以解读成漫画的风格,或者解读成电影的分镜。这样就从一个静态的东西好像变成了一个动态,虽然还是属于架上绘画,但信息包含的量比单纯的一个单元要增加很多,你的解读方式也会增加很多。

hr5gdxC09FEZ21rkwMWxn9Ah7udcJzmjwYUJRFHa.jpg

望 双联画 绢本设色 34×33cm/23×33cm

雅昌艺术网:是有分镜的感觉,好像从2017年开始?

王赫:是17年,一开始是分成两个画面。比如加入一个无人机的视角,这个又和我原来学工业设计有关系,工业设计画一个东西是为了说明一个物体所有的信息,讲三视图,通过三个视图能完全说清楚所有表面的状态。

雅昌艺术网:所以您真正开始创作就是2014年才开始的是吗?

王赫:2014年。之前都是对传统技法的准备。

unr9LIds1zrc4ss0tWcaaYEfr6FXsb7NPTeKNRKl.jpg

蓝胖子之竹院复古 绢本设色 36×43.5cm

雅昌艺术网:所以一开始画一些“蓝胖子”发微博不是因为好玩儿吗?

王赫:是因为好玩。那是一个情怀,咱们这代人的情怀。其实不在乎是哪个形象,它只是你童年的一个符号,一个线头。不在乎他是蓝胖子、粉胖子还是什么东西,重要的是它能够把你当时想表达的童年,大家对童年美好的回忆提出来就OK了。那个时候,微博算是自媒体的一个表达方式。

雅昌艺术网:你的这些画作好像尺寸都不是很大。

王赫:也是有一个过程,单独画心的有65×80cm,也有150×80cm的。对工笔来说其实也不算小了。

雅昌艺术网:你进入到艺术家的创作阶段,较早收到有一些艺术界的老师的反馈是谁?什么时候?

王赫:我跟徐累老师是师徒关系,算是私交,开始创作的时候就是。其他的艺术家朋友也会给我一些很好的建议和指导,大概是从创作开始就已经有了。跟徐累老师认识也算是艺术圈的朋友介绍,我希望有一个能够给我更多好的指导的这么一个老师,当时也是跟徐老师联系,见个面。我们就是2014年认识的,没有更早的,之前我等于完全是传统复制的这个工作的圈子。

2UwWDLCkNPSlMKQGXxSRrvmzqd8OcOhtTs7S0FIw.jpg

林中芭蕾

雅昌艺术网:他给你写了一篇很好的文字。

王赫:他的文字很好,等于算是从我开始真正做艺术创作就在给我很好指导的老师。不光是老师,包括师兄郝量他们,平时都会聊天交流学习。我会从他们这些艺术家身上学到很多。

雅昌艺术网:您现在对自己的创作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期待,会对自己有一个既定的要求吗?

王赫:既然做了创作这部分的工作,你也看到我的画面也是从小到大,从一些相对简单到复杂丰富一点,这是我给我自己的一个要求、压力。我要求自己能够不断地突破,我基本不重复画东西的。因为重复本身没有什么意思,是给自己偷懒的一个事,创作实际上也是很累的一个工作状态,但是我觉得值得,还是比较值得。你画完一张会有新的成就感,会往里融入新的东西,后来我的作品有点儿像搞文献学,有时候有点儿像写电影剧本。

RNirCVZii6loplgVTvOQhhV2nohQ4DdNcuZI9l3x.jpg

傀儡戏:搜山图  绢本设色 120×80cm

我会给画面安排一个自洽的逻辑在里面,然后我会把很多东西让它变得尽可能巧思地安排进去,像“傀儡戏”的整个画面来自于凡尔赛宫的一个场景,国王包厢的一个场景,原来的场景是西方的装饰方式,但是我整个换成清宫的装饰,这种东西叫贴落,贴上落下是一个装饰物。往往清宫所谓的贴落,所谓的壁纸都是大画家给皇家画的。这些信息尽可能融进去,这有两个小边一共是四张画,分别是四王的画,这些东西都有可以考证的,中间这是一个搜山图,不是故宫的本子,而是波士顿的本子,上面的天花也是故宫地毯上的一个样式。

lFHfdu3GonWXML40xlDUc4en4WsBgwXAtHPT666M.jpg

松荫摄影图

雅昌艺术网:你就像“傀儡戏”幕后的导演。跟其他艺术家不太一样,你好像不太热衷于创造新的图式或者样式,画面中所有的样式和场景都能在历史中找到出处?

王赫:至少目前这个阶段,不太做这种凭空出现的东西。实际上我的作品就是“捏造”,我自己分析自己的想法有点儿像学产品设计的出身的想法。我的创作有点儿像包豪斯的设计理念,包豪斯是功能主义,功能主义意味着设计的东西造型看着好像很艺术,设计的很好,但它都是有原因的。比如设计一张桌子,桌子的高度不是说我要设计多高就多高,而是因为人坐在这儿多高才舒服,根据人体工程学来定的。这个东西怎么说,比方我设计一个旋钮,因为需要旋转,而不是摁,我才安排在这儿。我希望自己的创作这个东西,这可能是设计师思维。设计师是一个戴着镣铐跳舞的人,没有哪个设计师说我接一个案子,你没有限制,预算没有,材料限制没有,任何限制都没有。所以我可能更习惯给自己设置一个要求,设计一个“限制”在这儿。在这个限制内,你尽可能的去突破。

O5dplrMTdg8HYXGcgk3B1MWV6dwQ69luGBOWtuD3.jpg

拼装白马驮经

it7QplPg1uGm2ityKpDnhfLZiqI1SJuKgN7GjNXZ.jpg

拼装惠山茶会

雅昌艺术网:你一般在创作一件作品的时候,是要想很久还是需要设计一些所谓的草稿?怎么进行这个工作?

王赫:还是要以一个想法为出发点,后面就会跟做文献一样。有一些是本身传统母本很细腻,很吸引我,我就会以那个母本作为一个切入点进行创作。实际上里面经过了大拆大建,整个都变了,但是面貌上,因为手法上还是传统的,一般人看到面貌还是那个,实际上又不一样。

雅昌艺术网:很像一个小孩子在拆玩具。

王赫:有点儿像,后来专门有所谓拆玩具的东西,拼装本身就是一个主题。

UF0pE5NXFFHXKtgKrft8DOWYVaVM8R4852AGLHAY.jpg

四景山水-春 双联画 

绢本设色68.5×42cm/20×20cm

jUf4PK2dcdDJdIBG5pK60n0VzXIlAG1Zp4g0xImY.jpg

四景山水-夏

01UQPIOS7EjFKeIPnX2UCOztFz13DJXGcONwvHua.jpg

四景山水-秋

雅昌艺术网:有的画面是屋顶打开了。

王赫:对,屋顶别样的打开方式,那个桥是梵高画的朗格灵瓦桥,荷兰的一个吊桥,吊起来船能过去,我的作品画面中,不见得都是来源于中国绘画。

雅昌艺术网:特别80后的一个处理事情的方式,创作的时候不是为了所谓的后现代,或者拼贴,也不是为了所谓的反抗传统为出发点。就是没有那么叛逆,但也没那么循规蹈矩。

王赫:我不想给自己定一个标签,这是后现代的东西。

雅昌艺术网:没有一个很严重的责任或者大任务,丢在自己的创作里。

王赫:必须得是自己生长、生发出来的东西,不然不够真诚。

雅昌艺术网:接下来的创作想展开的课题或兴趣在哪?

王赫:“窗中景”系列刚刚画了两张,还会做一些其他的尝试,接下来我会尽可能淡化很直接的置入某些元素,比如二次元的这些东西。可能也还会有,但是只是为了表达服务的,并不是说为了画二次元。

yvrnR0mKUR2i0HByfMtTsVSWff1O0YjLUVWGpwXq.jpg

蓝胖纸之营建图

WpLrcigU1e4GFHNDY4iK51Ez3VV9gn8SCtcaJXGC.jpg

2018草堂漫游

雅昌艺术网:二次元2018年以后就很少出现了。

王赫:很少出现。相当于是我创作上的一个迭代,我在尽可能避免插图化,插图化意味着你的解读的方向相对单一。

雅昌艺术网:不想让某个元素太抢镜头太带流量。

王赫:本身那个元素只是一个桥梁,或者是一个表达的线头,就是这样的一个东西。

雅昌艺术网:可以这么理解吗,你想让大看到这个“游戏”更严肃了?

王赫:对,我尽可能。因为这些创作原来就没想让它们很幽默,很搞笑,这不是我主动在营造这个东西。

VVj887SWMFtMrUkxROi7DK97L5amIZnD8I3wTMCK.jpg

挥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桂森)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4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年拍卖会
墨尔本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日-3日
预展地点:澳大利亚墨尔本南岸
费立哲神父珍藏中国书画拍
邦瀚斯拍卖行
预展时间:2019年10月3日-8日
预展地点:Suite 2001, One
2019秋季拍卖
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9日-21日
预展地点:上海福州路108号国拍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当前指数:6,25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专稿】学艺路上遇名师 艺术大师
  2. 2 2019画廊调查报告二:哪些海外画廊签
  3. 3 【雅昌专稿】纸、银盐和一些梦想:马
  4. 4 【艺术人物】郑艺:欢乐着农民的欢乐
  5. 5 【雅昌专稿】《五牛图》《伯远帖》原
  6. 6 【策展人系列】冯雪&吴洪亮:策展是建
  7. 7 拍卖前瞻·香港蘇富比 | 2亿的“包袱
  8. 8 佳士得纽约专家解读琼肯三世旧藏唐代
  9. 9 万花敢向雪中出——韩川野老蔡瑜中国
  10. 10 中秋节特辑 | 月,真的是故乡明吗?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