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撕裂的圣容 :京都西往寺藏宝志禅师像

2019-06-11 10:30:38 来源: 典藏-古美术
    收藏 评论

摘要:余见僧繇性希奇,巧妙间生梁朝时。道子飘然为殊特,二公善绘手毫挥。逞画图真意气异,龙行鬼走神巍巍。饶邈虚空写尘迹,无因画得志公师。——[唐]寒山《诗三百三首・其一九二》高僧的神通此首“寒山诗”最后两句“饶邈虚空写尘迹,无因画得志公师”,典出高僧宝志禅师“指剺面门”之逸事。传说,梁武帝(464—549)…

余见僧繇性希奇,巧妙间生梁朝时。

道子飘然为殊特,二公善绘手毫挥。

逞画图真意气异,龙行鬼走神巍巍。

饶邈虚空写尘迹,无因画得志公师。

——[唐]寒山

《诗三百三首・其一九二》

高僧的神通

此首“寒山诗”最后两句“饶邈虚空写尘迹,无因画得志公师”,典出高僧宝志禅师“指剺面门”之逸事。传说,梁武帝(464—549)曾遣张僧繇(479—?)为宝志禅师(418—514)画像,只见禅师用手指撕开自己的面容,从皮肉之中露出金光灿灿的观音相,变幻莫测,张僧繇竟无从下笔。

在南朝梁僧人慧皎(497—554)撰写的《高僧传》中,宝志禅师被列入第十卷《神异下》,以神通及不修边幅的言行而闻名。宝志禅师俗姓朱,出生于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北部)。他少时出家,拜京师建康道林寺的僧俭为师,修行禅法。

齐建元年间,宝志的举止开始变得怪异,他能连续几天都不进食而面不改色,时而胡言乱语,然而之后都会应验,使得京城的民众都开始崇拜他。齐武帝(440—493)认为宝志妖言惑众,将他收押在建康的监狱里,可是隔天早晨就有人看见宝志出现在大街上,官员到监狱查看却又看见宝志在牢中,种种神异事迹使齐武帝转而恭请他到皇宫。宝志曾以神通让齐武帝看见已逝的齐高帝(427—482)在地狱饱受锥刺、刀砍的折磨,齐武帝因此废除了锥刺、刀砍的刑罚。

至梁武帝登基,宝志依然出入宫禁,曾以神通解决干旱,梁武帝对他崇信至极,崇拜他的民众也不计其数。当时有一位名叫陈征虏的人,全家人都虔诚供养宝志,宝志曾为他现出真形,据说就像菩萨一样。宝志于天监十三年(514)冬季圆寂,《高僧传》记载其遗体香软,神情安详愉悦。

W6LjH4zXZ5dLJeuZAeI65szZvsQ42JB7D3ebLQ6C.jpg

宝志禅师像,上半身,平安时代(11世纪),木造,高160.9厘米,日本京都西往寺藏,现寄存于京都国立博物馆

名画家的挫败

《高僧传》并未记载宝志在张僧繇面前撕开脸孔现出观音相的故事,仅描述宝志曾在信徒前示现为菩萨,以及他在世时即被信徒视为菩萨的化身。倒是盛、中唐有数篇诗作都表述或隐喻了宝志与张僧繇的故事。根据杨明章教授的研究,除了前述的寒山诗,还有以下数则:

水中之月,了不可取。虚空其心,寥廓无主。锦幪鸟爪,独行绝侣。刀齐尺量,扇迷陈语。丹青圣容,何住何所。

——李白(701—762)

《志公画赞》

大动之地,我安其中。高景无氛,灵鹤在空。出生死阨,随物有终。剺形骇俗,借缋开蒙。常携刀尺,精意谁通。

——皎然(730—799)

《志公赞》

昔年我见杯中渡,今日人言鹤上逢。两虎定随千岁鹿,双林添作几株松。方瞳应是新烧药,短脚知缘旧施舂。欲请僧繇远相画,苦愁频变本形容。

——元稹(779—831)

《和乐天寻郭道士不遇》,

约作于元和十三年(818)

这些诗文都歌咏了张僧繇面对宝志频变形貌而无从下笔,可见这则逸事在唐代已有流传,只是诗文未能详细描述故事的情节。目前已知较早、详细记载张僧繇为宝志画像的文献可能是敦煌文书(S.1624),节录如下:

因诣贤圣者僧宝意处,见供奉张僧谣(繇)邈真,和尚曰:“可与吾写真否?”僧谣(繇)下笔。和尚或(惑)其形貌,莫能得定。僧谣(繇)变容誙言,和尚乃以爪厘(剺)面,开示十二面观音菩萨形相,僧谣(繇)乃哀求忏悔。却复本形,重归大内,且化缘毕,辞帝,归钟山入灭矣。

——敦煌文书(S.1624),

约抄写于天福七年(942)前后(注1)

S.1624所记故事是这样的:宝志问任职于梁武帝宫中的张僧繇能否为自己画像,但是当张僧繇正要下笔时,宝志却不配合,惹得张僧繇怒而口出恶言,此时,宝志才以手指抓破自己的脸孔,从中现出了观音的形象,张僧繇震惊之余在宝志面前诚心忏悔,宝志却恢复了原本的容貌,向梁武帝辞行,入钟山圆寂。

GT5JPXTyE8ryCpIRSPrCNloUs9f8UZexKknTRFYa.jpg

宝志禅师像,取自《佛祖道影》

张僧繇是南朝时成就最高的画家之一,在世时已名动朝野。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将张僧繇评定为“上品中”,还记载了他画龙点睛的奇闻。据传张僧繇为金陵安乐寺画了四条白龙却不肯点睛,宣称如果点睛就会飞走,旁人不信,偏偏请他点上。不出片刻,忽有雷电击破墙壁,两条白龙乘云飞天,壁上只余尚未点睛的龙。这则故事固然有很多虚构的成分,但可以说明时人认为张僧繇的画功神乎其技。即使是张僧繇,也无法画出宝志的圣容,这个故事很成功地借由名画家的挫败来衬托高僧的神通。

宝志剺面示现观音相令张僧繇无以作画的传说,在南宋典籍中较为定型,例如祖琇撰《隆兴编年通论》、本觉编《释氏通鉴》都有记载,还进而描写宝志示现观音相之后,“妙相殊丽,或慈或威”,以致张僧繇无从下笔:

尝诏画工张僧繇写志像,僧繇下笔,辄不自定,既而以指厘(剺)面门,分披出十二面观音,妙相殊丽,或慈或威,僧繇竟不能写。

——[宋]祖琇《隆兴编年通论》卷六

除了文献记载,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藏南宋周季常于淳熙五年(1178)所绘《五百罗汉图轴:应身观音》(图1),也可以说明南宋崇信宝志的情况。画幅中央坐着的罗汉正以左手拉开脸皮,露出观音相(画家只画出八面,无法确知为十一面或十二面观音)。观音面容白皙,与罗汉黝黑的肤色形成强烈对比。画幅左下角两个人物正在交谈,一位拿着纸,一位握着笔,似乎面对这奇异的场面无从下笔。周季常《应身观音》的图像显然基于宝志的传说,可见宝志在南宋依然是佛教徒崇拜的对象,他剺面示现观音相的传说也广为流传,所以才成为佛画的主题。

Kx3c82VXgLkzeJQAdsngxmSO6dnoQZwBN664Nb4z.jpg

1.周季常,《五百罗汉图:应身观音》轴,南宋淳熙五年(1178),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藏

u6CoABeghuzIf7KXyUNWmVMJRckwPJEAlNXpa6ER.jpg

画幅中央坐着的罗汉正以左手拉开脸皮,露出观音相

东传日本

今日,宝志传世最有名的形象,恐怕是日本京都西往寺藏的宝志禅师像(图2)。这尊11世纪的造像使用“一木雕”技法,使用一整块木材雕刻而成,不加掩盖的刀刻痕迹,使得雕像本身具有自然素朴的质感。当观众欣赏这尊雕像,会感觉它正在眼前被不知名的力量劈开。裂开的脸孔中却出现观音,诡异的图像让它充满奇异的魄力,惊世骇俗到令人过目难忘的程度。

xS42NuHiVSjhjptWw00Uk1gcaiV72Ryr4lS9HBbd.jpg

2.宝志禅师像,平安时代(11世纪),木造,高160.9厘米,日本京都西往寺藏,现寄存于京都国立博物馆

日本现存文献中,关于宝志禅师的记载见于鉴真(688—763)的弟子思托于延历七年(788)撰成的《延历僧录》,载有奈良大安寺僧戒明在宝龟年间(770—780)入唐的见闻:“复礼拜志公宅,兼请得志公十一面观音菩萨真身还圣朝,于大安寺南塔院中堂素影供养。”公元838年入唐求法日僧圆仁(793—864),在《入唐新求圣教目录》中也记述在登州醴泉寺琉璃殿见到“志公影”,由于耳闻志公是十一面观音化身,故从长安寺院请得志公像回日本。

不过,在日本流传最广的宝志传说,应是13世纪上半叶《宇治拾遺物語》记载的《宝誌和尚影の事》,但是其中并没有出现张僧繇。故事描述梁武帝为了保证能客观记录宝志的圣容,一次派遣了三位画师,当画师们正要动笔时,只见宝志用手指撕开额前的皮肤,面容之中现出耀眼的金色菩萨。其中一位绘师看见十一面观音,另一位则看见圣观音。画师们各将所见画下来呈给梁武帝,梁武帝见他们所绘各有不同,大为吃惊,但已遍寻不着宝志的身影。

符号帝国

符号是一种断裂,它只开展在另一个符号的面貌之上。

——[法]罗兰・巴特《符号帝国》

宝志剺面现观音相的传说,通过留学僧传入日本,宝志也成为日本僧俗崇拜的对象。西往寺藏的宝志禅师像,由于特殊的图像与表现手法,堪称日本最不可思议的佛像,形象深植人心。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1915—1980)研究日本文化的名著《符号帝国》(The Empire of Signs,1970),日文版就以西往寺藏宝志禅师像为封面(图3),足见其代表性。

HaUquCid7Q3tLcfUybnkb7L2xuaDPaWgVi88yv6o.jpg

3.罗兰・巴特《符号帝国》日文版书影

面容裂开出现另一张脸的场景也被日本动漫吸收挪用,例如在动画导演今敏2006年的作品《盗梦侦探》(パプリカ)中,被用以表现虚幻与真实互为表里的梦境世界(图4)。科幻漫画家星野之宣的作品《宗像教授异考录》第11卷以宝志为主题,描绘东亚文化大学的宗像教授在东京某寺发现疑为大安寺旧藏宝志禅师像,引发了难以解释的事件(图5)。除了动漫作品,日本当代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村上隆2015年在日本东京森美术馆举办的“五百罗汉图”展,展场入口的村上隆蜡像(图6)明显借用了西往寺藏宝志禅师像的图像。

UPaiXWubFNj0wNbN21DUI3ZNrEpeRs4WD4ZqoeTW.jpg

4.今敏,动画电影《盗梦侦探》剧照

vzQFYPoV71M9KoeMxGBBsYIQngcSwQftZsXqsAhV.jpg

5.星野之宣,《宗像教授异考录》,第11卷

Qu61mP47YKGtkBH6yrN3n9AcLMlHutyPLWxQowFh.jpg

6.村上隆,“五百罗汉图”展入口的村上隆蜡像

从当代衍生作品可知,宝志的传说成功地给古人与今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撕裂肉体之后,人身之中又出现观音菩萨,几乎像是恐怖电影会有的场景,却同时呈现骇人又神圣的气氛,造成了前所未有、令人难忘的戏剧效果。

最后,回到宗教层面来讨论,在佛教的观念中,人世间的一切都是梦幻泡影,宝志外在的形貌亦属虚幻,唯有内在的观音才是真实的存在。而宝志剺面示现观音相的传说,虽然惊世骇俗,本质却是为了更生动地向世人传达一种信念:众生的内在皆有菩萨,众生皆有可能成佛。若这样欣赏西往寺藏宝志禅师像,那裂开的恐怖面容,或许就是一道帮助世人窥见真实的裂缝吧!

文∣赖奂瑜

图∣本刊资料室

注释

1.此处校录版本取自杨明璋,《泗州僧伽和尚神异传说研究——以敦煌文献为中心的讨论》,《中国学术年刊》,2017年3月,第39期,第51—76页。

参考书目与延伸阅读

1.牧田谛亮著作集编辑委员会,《牧田諦亮著作集》第4卷,京都:临川书店,2015年

2.杨明璋,《唐宋志公神异传说与中日十一面、十二面观音信仰》,《汉学研究》,2018年3月,第36卷,第1期,第67—100页

3.崔小敬,《南朝僧宝志考略》,《觉群学术论文集》第3辑,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4年,第193—204页

本文刊载于《典藏·古美术》2019年6月刊。原标题:《撕裂的圣容 :京都西往寺藏宝志禅师像》。

(责任编辑:陈小利)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4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上海睿喜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0月16日-19日
预展地点:上海市徐汇区漕宝路
2019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山东天承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9月23日-24日
预展地点:山东济南马鞍山路2-
2019年秋季拍卖会
上海道明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12日-13日
预展地点:上海市黄浦区九江路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当前指数:6,403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展览 | 什么神仙物件才配得上故宫的宝
  2. 2 【2019年中榜单】中国当代艺术家TO
  3. 3 【艺术人物】师者,何家英
  4. 4 来自湄公河畔的清凉 宋清老挝水彩
  5. 5 【热点】古城遗址挖掘者讲述故宫良渚
  6. 6 【雅昌专稿】天下龙泉 谁是最完美的
  7. 7 【雅昌专稿】画吾自画,齐白石的超级
  8. 8 【2019年中榜单】45岁以下当代艺术家
  9. 9 【雅昌专稿】常沙娜:70年后 再与父亲
  10. 10 中国美术人物:罗霄冰雪山水画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