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蔡瑜艺术与人生座谈会文稿

2019-03-20 11:11:34 来源: 艺术家提供
    收藏 评论

摘要:万花敢向雪中出---韩川野老蔡瑜中国画巡回展(汕头)联合主办:汕头市博物馆天津美术馆协办:潮州画院蔡瑜工作室汕头市非石文化策划;何卫毛陈征鸿策展:许莉影彭晓斌展期:2018年6月23日至7月8日开幕:2018年6月23日上午9:30研讨会:2018年6月23日上午10:30地点:汕头市博物馆二楼展厅…

万花敢向雪中出---韩川野老蔡瑜中国画巡回展(汕头)

联合主办:

汕头市博物馆

天津美术馆

协 办:

潮州画院

蔡瑜工作室

汕头市非石文化

策 划;何卫毛 陈征鸿

策 展:许莉影 彭晓斌

展 期:2018年6月23日至7月8日

开 幕:2018年6月23日上午9:30

研讨会:2018年6月23日上午10:30

地 点:

汕头市博物馆二楼展厅

汕头市金平区月眉路与韩堤路交界处

研讨会: 蔡瑜先生的艺术和人生

地点:汕头市博物馆一楼会议厅

时间:2018年6月23日上午10;30

主持人:林伦伦-----原韩山师院院长

出席发言嘉宾:

程小宏-----潮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

陈延----原汕头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陈骏——-潮州画院院长

李小橙----潮汕水彩画院院长

王种玉---著名画家

赵橙襄----著名画家

陈志民-----原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

陈泽泓—-广州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

陈训勇——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研究员

林伦伦:在座各位汕头艺术家以及从潮州过来的著名艺术家,还有我们博物馆、非石文化的工作人员,还有蔡老的乡亲们,亲友们,抱歉我们蔡老的不但眼睛不好,耳朵也不好,这样的一个身体状态,出这样强大的画作,所以才震撼。今天在欣赏完蔡老画作后的这样一点时间里,让我们来谈一谈看完蔡老的画之后有什么体会、感想。那我们就开始,时间也不多,12点钟之前就会结束。那看看哪一位要先来谈谈,潮州市的文联主席,著名书法家陈晓峰先生吧,我们是老朋友了,我就先点他名了。

程小宏:今天来了很多书画界的名家大腕,对于画画,我是门外汉,本来应该先由各位老师说,既然伦伦校长要我先讲,那么我就代表潮州方面,先抛砖引玉讲几句吧。这一次参加蔡瑜老师的《万花敢向雪中出》的画展,感觉很震撼。这次画展,得到了汕头市和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和大力支持,汕头市的相关领导、著名艺术家和艺术界的朋友,我们潮州书画界的同仁都来参加这个展览开幕式,场面令人感动。在这里,我先代表潮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对这次画展的成功举办表示热烈的祝贺!

潮州是一座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人杰地灵,文化底蕴深厚,很多艺术家默默无闻地坚守在艺术阵地上,不事张扬,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蔡瑜老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说起蔡老先生,在潮汕的书画界,可以说是无人不晓,他是我们潮州的一张文化名片。

在这次蔡瑜先生艺术与人生研讨会上,我想谈三点感受。

第一个感受,就是他对艺术的坚韧不拔的探索精神。蔡老先生早年就很聪慧,青年时代到省城求学,得到了关山月、赵少昂、黎雄才等大师的指点,为一生的艺术奠定了基础。学成之后回到家乡,任潮安首任文化教育馆馆长。由于时运不济,命运坎坷。但是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他凭借着坚韧的毅力还进行着艺术探索,刚正不阿,愈挫弥坚,改革开放后,他迎来了艺术的第二个春天,拿起了搁置20多年的画笔,虽然年逾古稀,依然激发出很高的艺术才情,创造出一批为世人所称道的精品力作。

第二个感受,是老先生高超的造型能力和独特的笔墨语言。我们看他的画作,觉得他的造型能力特别强,功底很深厚。他的画作无不生动传神,笔墨酣畅淋漓。他的画作素材也非常丰富,比如花草虫鱼,山水人物,都能付诸笔端,而且工笔和写意都很擅长,随性浪漫,富有浪漫情怀。我们看他早年的作品,画得非常细腻,很传神,工而不俗。比如他的梅花图,尤其是G20峰会那一场表演,西湖上的菊花扇面,其实就是他的早年的工笔作品,惊艳世人。步入古稀之后,他的作品更率性自然,最擅长的就是梅兰菊竹,笔墨酣畅,自有法度。粗看起来好像是随意的涂抹,其实跟老人家交谈,他说表面是随意画的,其实由来有自,一枝一叶都相互生发。比如说画竹子,别人是一节一节间断地画,我是一笔连着一笔,直接画出一根竹子。看起来笔墨非常巧妙。而且越到老笔墨越酣畅、越老辣。我看他很多水墨作品,笔墨都非常老到浑厚。

第三个感受是,我很佩服老先生对中国画创作独到的见解。他能够师承传统,又创新求变。他的画作,年轻的时候就打下很扎实的造型基础。进入艺术创作的时候,他有一句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结茧和破茧。主张国画要有笔墨情趣,一笔一画一色都应该有它的出处和来源。艺术构思要有自己的思想内涵,表达他内心的真实世界。所以他一直致力于画外功的追寻,诗书画三者是交融在一起的。你看他每一幅画,几乎都有自己的自作诗,诠释了他独特的生命精神。人家看他的作品,觉得很有傲气风骨,我觉得其实是他自己人格精神的诠释,文化承载很厚重,令人敬佩。到现在已是人画俱老,形成有自己独特笔墨语言和人文意蕴的“蔡氏画风”,是当代潮汕书画界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他的画风是他一生坎坷历程铸就的,也是不可复制的。

近年来,蔡老先生的艺术创作备受关注,举办了多场次画展,已经取得很大的社会反响。潮州市文联2016年3月在潮州为蔡老举办“坐看云起时——蔡瑜水墨九十画展”,轰动一时,一个九十岁的老人竟能画出18米长卷,让人刮目相看。通过艺术的展览和欣赏,人们能够更深刻地了解蔡瑜老先生,他为我们带来一次次高品位的文化盛宴!最后,祝贺画展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林伦伦:谢谢程主席,他是潮州那边著名的书法家,词写得非常好。国际会议中心后面那个展览的书法作品是我们专门请他写的。刚才他对蔡老的画风和人生的履历都做了介绍。大家深有收获,看来主席是有备而来。我们每个老师就不一定能够说得这么严谨。那就先接过去吧,接下来有请陈延老师,陈延老师,是我们汕头大学原美术院的院长,是著名的画家,我原本在汕头大学工作,他是我的一个同事和前辈。前几年他也有一副画,轰动全国《习仲勋在南梁》也是我们中国的一个著名书画家。下面有请他来谈一谈。

陈延: 先向蔡瑜老先生致敬。今天第一次见到认识了蔡瑜老先生,也是第一次见到蔡老先生的作品。确实是一个缘分,机遇。这样的一个传奇人物。我们夫妻在汕头也接近30年了。应该说是29年,明年就30年了。画家,我们认识很多,但是像蔡瑜老先生这样一个榜样式的画家,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这样一些原作,蔡老师是非常非常的低调了。稍微有点名的画家我们都会知道,也是这几年才隐隐约约知道潮州有一个90多岁的老先生。无论是理论上还是艺术的实现上,都有自己一些独到的见解。我今天看的画有许多感触,其实我也是一个上了年纪了,78岁的人了。蔡老先生确实有很多方面值得我学习,是一个榜样。在绘画的技法上,他确实有好几张画很像赵少昂先生。有一句话叫做得真传,我感觉那几张小画确实是得到了赵少昂先生的真传。赵少昂先生的中国画在我心目中是很厉害,很独特的,既新颖又传统,就是把传统一套全都吃透,再中西合并,赵少昂就有这个本事。在岭南画派里面,我是非常佩服的。蔡老师有那么一两张画,我在看的时候真的得到了真传,就是全世界都会被震撼到的18米长的、画了两年的巨作。虽说画了两年,但其实是集了一生的功力,涵盖了老先生所有的知识见解和绘画艺术,加上两年来的投入,表达出了老先生的内心世界,叙述了自己人生的苦难、历练和美好,还有对这个世界的爱。所以说这张画传达了人生很有哲理的意义,它的规模之宏大,是我们这些人亦或者更年轻的人也没有去完成过的。这样又有规模、有气势,又有很好的技术表达,各方面都很全面的作品,才很轰动、很震撼、很值得我们学习。这里面有精神的,也有技术的,像我们做种工作的就知道,这些技术非常重要,但是看了蔡老师的画之后我感觉到精神也非常重要。如果让我们去画一张画,用两年的时间去做这么一件事情,用梅花的各种形态来表达一生的种种,其实是很巧妙的,也需要考虑的非常仔细,才能传达给每个观众,让大家感受到老人家的内心,尤其是他坎坷的经历。其实坎坷也是一种锻炼,一个有铁柱般精神的人,没有经历过这些苦难是不可能的,在温室里是出不了这样的一个人,所以说苦难其实也并不是一件坏事。蔡老师如今已经90多岁了,他可以说是一个很完美的艺术家,有了完美的人生,还有很完美、很震撼人的作品。这就是我看了以后的一些感受,其实我的感受也不止 这一点,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就不能讲太多,最后祝蔡老师万寿无疆!

林伦伦:陈老师是画家、行家,讲的都是门内的话,我们挨个来吧,接着是潮州画院院长、美术家协会主席陈骏老师。

陈骏: 各位艺术家大家好,我作为蔡瑜老师的老乡,跟蔡老接触的比较多,跟征鸿兄和莉影姐都有经常联系。讲到画展呢,在天津已经首展了,引起了轰动,今天在汕头博物馆的展览也是很轰动。其中我感觉最最震撼的就是长卷《梅花传奇》,有十八米长,在画这幅画之前,蔡老创作的《梅关精灵秀》也有18米长,这两幅画给我的感觉很强烈,第一幅画他是在91岁的时候开始酝酿的,我看了第一幅画感受到最多的是有“情性”,而今天的这幅画让我感觉到的是“人性”。“情性”的那幅画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也接触过几次,他是在小画室画大画。展厅的幅那巨作,他是怎么画出来的呢?他是平着画出来的,而不是竖着画的,还要一幅一幅接过去画,可以看出他真的是用心去画,而不是单纯的画梅花。蔡老的眼睛不好,画梅花的时候他是用“情性”画出来的。蔡老对作品也是很严格,他不是画出来就满足了,而是要看两三张大画接起来的效果。第一幅画《梅关精灵秀》就改动了几次,接起来的效果不好,就要重新画,所以他对整幅作品的构思都很严格,对自己还有作品表达也都很严格。最后的这一幅画也是在今年才完成的,其实是在天津展览之前才完成的,很紧张,他画这一幅画的时候也是在预先看了两三遍,最后一次把想所有片段接起来看的时候潮州文化长廊展厅刚好在展览,所以只好到学校里面拼起来去看效果,他这一幅画的成熟程度就更高了。这一幅画更多的是表现了他人性的问题,从红梅到腊梅的变化、从季节和表现技巧来看,更多的是在表达他自己的人生。最震撼的是蔡老在最高峰、90多岁高龄的时候,才把自己全部的艺术通过这两幅画表达出来。我就从这个小的点来说,谢谢大家!

林伦伦:陈老师在潮州经常帮蔡老做一些服务的工作,所以他比较了解蔡老创作的整个过程,也有助于我们理解和阅读蔡老的美术作品。还有一点我补充一下,刚才陈延老师跟我说:“蔡老真了不起啊,不知道我90多岁的时候还能不能这样。”我就说陈老师肯定行,因为他现在正是创作额旺盛期,只要身体健康,在座的各位美术家画到多老都没问题。刚去世的饶公也是到了100岁了还在写字。那我们接着来讲,李老师是不是也来讲两句。李小澄老师是汕头职业技术学院唯一的教授,也是潮汕著名的水彩画家。

李小澄:谢谢林校长给我一个机会,我是怀着崇敬的心情来看这次展览的,我岁蔡老先生也是仰望已久,这一次看完展览我觉得蔡老不仅仅是个很著名、技巧很高超、很全面的画家,在他的画作中还体现出一种文化跟历史的沉淀。我觉得他提供了一个宝贵的“文献资料”,在我们潮汕地区,当代的老一辈的画家讲到历史的时候都没讲到“海派”,上海的很多画家都说是海派。但是我今天看到的是“岭南画派”,对潮汕当代老一辈画家的很明显,这也是很宝贵的历史资料。“岭南画派”的撞粉、撞水和对造型的观察,用也很零碎,而不像“海派”用笔都是很完整的一笔,这些笔法色彩都在蔡老的画作中体现出来了。可以说,潮汕地区的“岭南画派”和“海派”同时在在蔡老的创作中体现出来。这是今天展览中最有历史文献意义的一点。第二点就是本次展览展出了六张水彩画,这是所有的国画都不可能有的。因为国画特别强势,当代的国画家都吸收了水彩的戏法,但是他们不说,就是老大,但是蔡老的这六张水彩画都有各自的风格,有点彩的、有写真的、还有带意象的,他半个世纪多久可以创作出接近一个世纪的东西,当时水彩引进来是作为基础教育的,但他已经很全面的掌握了水彩的多种风格,而且在他的画上体现出来了,他有一些画的色彩很微妙,而且用水来顶替笔,来冲撞还有色彩的微妙感都是用水来画的,这就体现在他国画技巧突出的组成部分, 那是在吸收水彩的养分,而且他明明白白的就把六张画摆在那里,我们现在中国的高考都是考水彩画,就算是学国画也是考水彩。因为“岭南画派”也是吸收了很多水彩的绘画部分才得以形成,蔡老在所有作品中已经有很好的吸收,也得到了很大的成果,这是一份很宝贵的历史。所以,蔡老不仅仅是一个艺术家,他在潮汕地区的艺术培育方面,吸收了外来的、传统的文化,通过自己一生的经历不断地追求,才有了今天摆在我们面前的所有作品,这种文化的包容性很值得学习,也很有历史文献方面的研究价值。谢谢大家。

林伦伦:陈老师的说的一样就是,刚才陈老师特别提到的,蔡老的画里面受赵少昂先生的影响很大,其实就是受师于赵老师,所以刚才小澄老师说他是“岭南画派”,在我们粤东老画家大部分是“海派”,所以有这么一位将“岭南画派”体现的这么出色的画家,是我们汕头乃至粤东地区的一枝独特的大树。现在也请著名的画家王种玉老师讲两句。

王种玉:蔡老师的作品,一直都很震撼我,在每一次和蔡老师的交谈中,我都能够学习到很多东西。我觉得蔡老师的修养非常全面,他对事物的感受和观察都非常敏锐,说起事情都很中肯。我这几年跟蔡老师接触了很多次,每次跟蔡老师的交谈都是我很好的学习机会,蔡老师的画都是在画他自己内心的东西,他是借助一些题材来表达自己的经历和思想。他的人生经历非常丰富,刚才陈老师说了蔡老师的苦难都是他的经验和修养,而这些经历都非常特别,蔡老师所经历的肉体上和心灵上的苦难都是常人难以承受的,这些苦难和折磨化作一种悲愤的力量在他作品中表达出来,我们作为观者都可以感受出来。这次展出的由15张八尺宣纸拼起来的大画《梅花传奇》,从气魂和精神的力量都很震撼人心。我母亲今年3月份在潮州开画展的时候,蔡老师就跟我母亲讲他在创作这一幅画的构思和用意,怎么用梅花的精神来表达某种境界、起伏和转折的结构,蔡老师是带着一种非常强烈的意识来表达他老人家对人生的感悟和不屈的精神。今天看到这幅梅花确实是很震撼,而且整个画展的作品都充满着生命的活力和个性力量。我还看了那幅菊花(《霜华赞》)长卷,据介绍是从天津回来几天的功夫画出来的,我非常的佩服蔡老师这种强大的精神。祝蔡老师画展成功!祝蔡老师健康长寿!林伦伦:接下来还是女画家,赵澄襄老师,著名的国画家,她的画在全国都能发现盗版的。

赵澄襄:今天看了蔡老师的画展,这也是我第二次看原作,第一次是在潮州文化广场,也是长卷,蔡老师就是以画巨幅长卷着称,我这几年一直都在关注蔡老师的作品,蔡老师送给我的大画册我都认真的看读了。我在想一个90多岁的老人,画了一生的画,从画里还能看到一颗年轻的心,这个是非常重要的,画了几十年的花鸟画,有的人画的只是一种很熟练的技术,但是蔡老师是画出了自己强大的内心世界,他真正的情怀是以梅花、竹为载体,画出了自己的思想和精神,这么大的年纪能够有这么坚持不懈的探索精神是最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也一直在画画,一直在探索,但是一看以为长辈到现在90多岁到现在还在探索,他的每一幅画都认真的去完成。比方说画竹子,他喜欢画很粗矿的,就像有风吹向竹子,能够看到情绪的流动,在画面上能展现出他的情绪,这里面有感性也有理性,感性和理性组成了蔡老师画里边的思想性和他的精神境界。比方本次展出的巨幅梅花(《梅花传奇》),我上午在看的时候有人问我你怎么看的这么认真?我说因为能够感动人的画才能认真的看,要不然铺天盖地的花鸟画,都是技术很熟练的、很大同小异的,感动不了人。蔡老的画里有他真正的情感,才能受感动,有自己的个性。我站在长卷的前部分,我觉得最精彩的前面的5张,我感觉就是站在一片花海前面,而且这里面非常丰富,这里边有蔡老丰富的人生经历,几十年的积累,笔墨的探索,所有东西都凝聚在这幅画里,所以我们在能被感动。蔡老师除了真正的情怀和年轻的心灵,还有他的探索精神和文化修养,我听说蔡老师在诗词方面的造诣也非常高,几乎与他的话齐名,我想有机会也要学习一下。从早年熟读诗书跟后来才补上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要多多向老前辈学习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真正的积累诗词和古汉语知识,我们缺的就是这一块。现在很多年轻人或者同龄人,他们画的花鸟画没办法表达深沉的东西,很多都是大同小异,就是缺了深厚的文化修养,我想,在这方面林院长会有共鸣。最后希望蔡老师能够健康长寿,不断地创作,给我们输送这些难得的精神财富,这就是我今天的深刻感受,谢谢大家!

林伦伦:刚才赵老师最好的一句话就是:蔡老的画室理性和感性的结合,画出了他自己的思想性。每个画家都有自己的精神内涵在里面,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风格,赵老师的是岁月静好。不信的话大家哪一天夫妻吵架了、被领导批评了,看看赵老师的画就不生气了,那接下来就请原汕头大学美术学院的副院长陈志民老师给我们讲一下。

陈志民:今天很高兴来参加蔡老师的画展和研讨会,开幕式的时候林校长讲到,蔡老师是他的老乡,对于蔡老师来说他就是小朋友,其实我也是。过去作为在澄海长大又爱好美术的小青年,从来没有听过蔡老的名字,这几年突然冒出一个蔡老师,感到非常的震撼,特别的惊讶。蔡老师的画我看过好几次,最大的特点就是他的画里面透着一种风,这种风对过去的文人画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们对文人画的理解过去总是停留在:这个人是“海派”出生,这个人的笔墨不错,这个人也是用梅兰竹菊来表现某种情怀,小笔墨小情怀。很多人标榜自己是文人画,其实我觉得有人多人根本够不上文人画,因为他光有技术性表现的东西,但是他的画里没风骨、没内容,没有一种傲气,也没有涵养和修养,但是看蔡老师的画显然有所不同,他每一幅画里都是他人生积累有感而发的,他的画从来不做那种无病呻吟的小趣味的东西,他的画里透着一种人生的沧桑,这跟他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他画里的风骨就是他人生的经历,经过了很多的苦难后不断的积累、挤压到一定程度所爆发出来的,这种爆发力非常惊人。刚刚赵老师也说过,蔡老师在文学知识方面的修养是我们这辈子所无法望其项背的,我们在该学习这方面知识的阶段时时比较困难的,错失了很多好时光,所以在这方面很欠缺。另一方面我们也没有经过过像蔡老一般坎坷的人生磨炼,他的风骨是经过千锤百炼创造出来的,我们这辈人很难去重复,我们只能好好的学习,抱着敬佩的心情去揣摩,去吸纳。刚来李老师讲到文献性,我深有同感,我觉得潮汕过去有很多学画的小青年被突然冒出来的老画家吓一跳,包括潮州庄华岳、吴田石、洪风、李开麟这些老前辈都让我们感到很惊讶,怎么潮汕还有这么多人,这么厉害,过去我们接受的美术教育都是高大上、活跃在政治舞台上,为政治服务的画家,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他们。但是却忽略了潮汕这一批这么有分量,重量级的画家。通过观察和思索,我发现这批画家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历经磨难,几乎全是右派,包括,王老师的父亲,我们很敬佩的王兰若先生也是右派,吴长石、吴芳国老师都是右派。为什么有这么多右派取得艺术上的成就,我觉得他作为文献性来讲就很值得我们研究。另外一点,我们过去对潮汕老画家的认知好像就只有一个“海派”,其实不然,我们看庄华岳老师就是杭州美专的,蔡瑜老师就是“岭南画派”在广州求学的,所以说潮汕地区在过去的美术史上市多姿多彩的,他是不同的右派的,潮汕美术史的文献方面这一点很值得我们研究,就因为有这种多样性,才构成潮汕美术史多彩多姿的一面。而且这些老先生的人生历练、修养、画风,他们所呈现出来不同的艺术面貌,都很值得我们好好去研究。像我们比较熟知的“海派”,“海派”求学的人很多,但是庄华岳老师杭州美专的,他呈现出来的东西跟“海派”有很大的区别。蔡老师是属于“岭南画派”,讲到“岭南画派”,现在在广州活跃在现代画坛上的有很多,标榜自己“岭南画派”的画家真的还不如我们的蔡老先生,其他人只是继承了“岭南画派”的躯壳,没有“岭南画派”的精神,真正具有“岭南画派”的技法,又有“岭南画派”的精神,又能体现文化风骨的,我很认可蔡老先生这一位。跟蔡老先生比起来我觉得很惭愧,但是我没有羡慕。羡慕,嫉妒、一点都不“恨”,很“爱”,就是“羡慕嫉妒爱”。看了展览之后我深有感触的就是这两点,谢谢。

林伦伦:今天我们著名的艺术家都来参加蔡老的画展,我们请蔡老的长公子,但是他姓陈,他其实是我这一行的,他是岭南文史的著名专家。他的姐姐和妹姓王,因此也可以看出来蔡老人生的丰富多彩。蔡老的长公子有很多话想对大家说,也讲一讲对自己长辈的理解。有请陈老师做个总结

陈泽泓:尊敬的主持人,各位专家,今天的座谈会作为蔡瑜先生的长子,我首先要对主办这次活动的潮汕两地的相关机构,特别是汕头市博物馆表示感谢,同时对刚才发言的各位专家给予我父亲热情洋溢的高度评也表示感谢,确实是恰如其分。刚才在陈延先生的发言里我听到一句话:在我父亲的画里不仅是技法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精神,我想用我自己的理解来表述,我从作为儿子的角度来讲,我父亲画里的精神,我的理解是“不变以变”。首先“不变”的是,首先我跟父亲接触的时间比较多,我感觉到他的画里体现出关注社会、爱国忧民的心态是始终不变的。不是开始画一些画,到有想法再去改变画法,他最早接触美术的时候,在艺术学校上学没多久就参加革命,就是这种关注社会和爱国忧民的情怀才使他走上了这条路,这种心态和情怀一直到现在90多岁都是始终不变的。还有一点不变的就是,勉励我们在艺术上力学向上的心。我本人受到父亲的教育就是“大学能够关你的门,但你不要把自己的门关上”。所以我自学的动力是来自父亲的勉励上。他在那样的人生道路上始终秉持着这种态度,他有一颗在艺术上不断力学向上的恒心。“变”的是什么呢?就是他不断的执着求上,在艺术上“求上”、“求变”。我们是从很具体的事情看到,在座的各位可能会觉得我父亲画画的时间、机会不多,但是我所看到的是,他只要觉得画不满意,不管是画了多长时间,都会往纸篓一扔。刚才陈老师提到水彩,我小时候看过他画的素描、国画和水粉画,我多少也学到了一点点,只能说很可怜的一点点。刚刚也有老师提到了在文学诗词方面的积累,传统的文化让他有了比较好的基础,但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我觉得很重要的是要“求变”“求上”,总觉得不满意、觉得还应该有所变。他前期的作品,从人物、山水、花鸟到后老都越来越集中,而且这种集中除了菊花还有精神,到了今天还能经风雨的竹子,我们看到的竹子不是在风和日丽下的,而是有暴雨下的竹子、有大雨下的竹子也有狂风下的竹子,也有几支潇洒的飘扬向上的竹子。我们在广州办画展的时候有一些散文家说,这个远看像一地鸡毛,但仔细看了之后就知道了,这幅竹子这不是纯粹技法的问题,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几年前我父亲在广州办画展,主题叫做“作茧破茧”,用传统文化把自己武装起来,把自己提升起来,在这个基础上又表现出自己的风格和追求,我想这个也不需要我讲了。我最后想说的是,我总觉得他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这个我们所说的“岭南风骨”的问题,岭南画坛、文化和岭南的诗文都渗透了这样一种精神,如果有这种东西那么我们的艺术作品和文学作品就是有生命的,这就是我的一点体会,跟各位共享一下。

陈训勇(微信贺词):

喜闻,蔡瑜老师《万花敢向雪中出》巡展,在津门成功圆满,凯旋故里于汕头博物馆展出。蚁民深表祝贺!这是我们陈氏的骄傲,也是蔡氏的福份!因特殊原因没能前往现场鼓掌祝贺,特付数字为宗兄感叹喝彩!

蔡老近百年丹青生涯,特立独行、刚正不婀、寻求真正艺术本质。求真写心,画路甚广,然竹梅乃为蔡老笔歌墨吟之最爱。风、晴、雨、露诉之笔墨,任所欲为,三十年写竹颂梅不倦。400多平尺巨制,93高龄,沙场点兵,以兵法入画,虽种种疾病交困,终成世纪高龄画家巨制纪录。令蚁民不得不发出赞叹: “丹青不老,野老瑜儒。耄耋之寿,御笔统墨。鸿编梅雪,四百余尺。游刃有余,身健心洁。梅魂茫雪,冰洁精神。”

宋代诗人卢梅坡有诗曰:“梅雪争春不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蔡老两易春秋,抱一息尚存,信念不改之笃定,与梅雪两相忘。耄耋写梅耄耋心,骨沁其香非梅芯。平生未眸梅雪景,胸臆成然满纸馨!梅之不屈,傲雪凌霜。蔡老是在讴歌生命、讴歌梅之高洁品格,亦是蔡老一生的写照,也是文人画的本质。蔡老一生对艺术的虔诚追求,矢志不渝,永不休画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愿蔡老身笔双健,才思永畅,为后人留下更多的不朽力作!

艺术是艺术家时间的产物,艺术的传承需艺术大家矢志不渝之坚守。同时也需有如蔡老之小儿(陈征鸿)媳(许莉影)老师一样,为父亲的艺术发扬光大,不遗余力,这并不只是在为父亲做艺术推广与传承,这亦是弘扬着,对于真正艺术的一份社会责任与担当。为你们的双重倾情付出点赞喝彩!

林伦伦:其实我跟陈老师是几十年精神上的朋友,今天使我们第一次握手,但我们会在同一个会议上开会,我们也是老乡……今天我们就谈到这,最后有一点体会就是,蔡老师用心在画画,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蔡老的画里有一句话:“我画梅三十年,现在觉得越画越通灵。”他的心就是和梅花连在一起了。他在画梅花的时候我相信梅花是能够和他汇报的,所以他才能够用剩下的一只眼睛把梅花画的那么生动,所以他画的是梅花,梅花是他老人家一生的象征,最后我想说的是他画梅花,梅花体现的是他一生的阅历。上一次展出《梅花精灵秀》的时候,我们谈的时候蔡老就说:“我不满意。”不满意是他的口头禅,这次画的不好,下次我就一定要画更好。他就开始构思,他连五部曲的五首诗,他都自己在斟酌,刚才赵老师说出来这一点,他满肚子的诗文被他美术的才华掩盖了。刚才陈志民老师说,我们这代人没有这种才华。如果再早生十年,如果再民国读书的话我们就是满肚子的古诗文了。但我们都是五十年代以后才出生的,就没有这回事了。我们恰逢先天性的缺钙,老人家告诉我是在广东十大古村落的程洋冈里读的小学,都是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老一辈的古诗文都很好的,现在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的学生,老师抱怨最多的就是,这位学生会画画但是不会命名,也不会题诗,为什么?因为根本就没有这种训练。所以我们欣赏蔡老师的画除了心灵和精神的感受之外,自己作的诗也非常好,他自己说的方言也很棒,他讲过很多澄海的方言俗语给我听,所以他是很有文化情怀的。今天就祝贺本次文化展览成功,也感谢在座的诸位,我们一起祝贺蔡老的画展圆满成功,也祝蔡老越活越健康,为我们创作出越来越好的美术作品。

(责任编辑:莫世昆)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永恒的丝线
    永恒的丝线

    地址:北京松美术馆

    时间:2019-03-24 - 2019-06-23

  • 妙笔传神
    妙笔传神

    地址: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8-18

  • 陶韵瓷魂
    陶韵瓷魂

    地址:武汉博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6-20

拍卖预展

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广东省拍卖行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6日-7日 上
预展地点:广州市天河区华穗路
华韵天承亚洲艺术品春季拍
英联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5日
预展地点:台北市中山北路四段
2019春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北京鼎兴天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6月19日-20日
预展地点:北京京瑞温泉国际酒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6%当前指数:6,52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头条战报】莫奈《干草堆》7.6亿元创
  2. 2 雅昌月度(2019年4月)策展人影响力榜单
  3. 3 杰夫·昆斯凭6.26亿《兔子》再回世界
  4. 4 【雅昌专稿】五分钟速览第二轮香港春
  5. 5 广东古今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5月
  6. 6 【拍卖前瞻】日本顶级私藏再释出:是
  7. 7 【雅昌专稿】博物馆日高峰论坛:如何
  8. 8 相隔11年,邓国源大型个展再次在德国
  9. 9 世人谁识吴迂叟 铁画银钩五色光——吴
  10. 10 中国流失文物,在他国还好吗?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