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栏】李昌菊:“油画民族化”思潮

2019-02-15 08:44:45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李昌菊 
    收藏 评论

摘要:编者按:2017年11月,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李昌菊的最新著作《中国油画本土化百年(1900—2000)》在人民出版社出版。20世纪初,油画作为改良中国画的重要画种引进中国,参与到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经过几代油画家的努力,油画已成为本土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油画本土化百年(1900—20…

报刊间的学术探讨

1950年中国美协(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的机关刊物《美术》创刊,时为双月刊,出版6期后停刊,1954年改为《美术》,为单月刊。《美术》是当时最重要的专业核心刊物,承担着把党的艺术观念、政策、思想与指导方针传达给广大美术工作者的重任,同时也是传播各种观念、进行艺术争论和讨论的空间。在油画民族化思潮的形成中,《美术》扮演了重要角色。油画民族化口号在1956年的全国油画教学会议上提出后,《美术》侧重性的报导了艺术家对油画民族化的讨论,之后,它又围绕该话题不间断发表一系列文章,与《文汇报》等一起推进了民族化的理论探讨与传播。这些文章或围绕油画民族化进行了专题探讨其主要探讨的有以下几类:

一、油画技术第一:关于学习油画技术与中国民族绘画传统

这是一个高关注度的问题,关乎油画民族化的前提条件,即油画民族化应该建立在什么前提之下,它需要什么必备的条件?几乎所有参与者都对之发表了意见。吴作人说,“我们要熟练地掌握油画的技术,懂得和善于充分发挥油画的性能。在不断提高油画水平的同时,也不断滋长着油画的民族特色。”[12]他坚持认为,“中国的油画必须具备中国气派,但只有精通油画,才是油画民族化的先决条件。在每一个学油画的人说来,应当意识到这是油画,而不是别的。钻研透彻掌握油画基本技术,充分发挥油画的特性,绝非轻而易举。油画家一边认真学油画,一边认真学传统,为形成油画具有中国气派构成可靠条件。”[13]艾中信指出,“有两种意见,一种是主张先精通西洋油画技巧然后民族化;一种主张是拿起油画笔来马上要求民族化。我是同意前一种。不过所谓精通油画技巧是有程度的区别的。精通各家各派又是做不到的。我的意见是基本掌握油画技巧的一般法则就可以了,熟悉油画的特殊艺术语言就可以了。”[14]油画家罗工柳也指出:“变肯定是要变的。但变必须具备了条件,必须有准备阶段,不是想变就变,不是说变就变。没有那么容易。需要什么条件呢?第一,必须把外国的优秀技巧学到手,具备专业的基本能力;第二,必须懂得传统绘画的优秀技巧,不懂得也就很难吸收和运用;第三,必须有长期实践活动,在实践中把学到的技巧运用得熟练起来,”[15]可见,参与讨论的油画家与美术界领导都认识到,掌握油画技术是油画民族化的先决条件。所有专家都强调了油画技术的重要性,和学习油画技术与中国传统绘画的先后顺序,遵循了艺术发展的规律。

二、油画就是油画:对油画特点的强调与坚持

油画民族化涉及到油画与中国传统绘画的兼容与融合,这两者究竟要以什么为主?不能失去的是什么?民族化时如何保持油画的特点?这些问题显然值得思索。在这一点上,倪贻德认为,“油画上的表现民族风格,也不是削弱了它的特点,而是应该充实、发展它的特点。有人以为只要明暗减弱一些,色彩平涂一些,在物体轮廓周围加上一些线条,就是油画的民族风格了。这样做其实不一定真正能表现民族风格,而油画的特点却减弱了。正确的道路应当是油画的特点和民族绘画的特点的高度结合。” [16]吴作人的观点十分鲜明:“油画如果放弃自己的特性而模仿别的画种的特性,这就强制油画做它无能为力的事,会限制了油画的发展,也就可能取消了油画,以为不必一定画油画了。我们绝不能在排斥油画艺术的技法的前提之下,来求得油画民族化。”[17]艾中信认为:“在这个基础(笔者注:这个基础指基本掌握油画技巧)上来探索民族风格就不至于产生离开油画的特性片面追求民族风格,以至丧失构成油画所固有的特殊性能。这才是创造性地发展油画的民族风格,而不是满足于表面模拟某些民族特色。”显然,专家们的观点一致的表达了对油画特点的坚守。

三、资源的掘取:中国传统绘画的可运用之处

油画需要民族化,化的方式与途径自然是从中国传统艺术中寻找资源。中国传统艺术的表现特点有哪些,规律是什么,哪些方法与规律可以用到油画上去,那些不能用,能用的如何用?画家从各个方面进行了挖掘,倪贻德的思考是:“我们肯定油画上可以采用线条表现的方法,但必须对中国画上的线条运用作深入的理解。”[18]吴作人认为,民族绘画有洗炼概括的特征,他特别提到中国画绘画理论中的“意境”。“中国古人画山水讲‘意境’,其实不仅是指山水画,任何画都离不开‘意境’。[19]罗工柳说,“在油画创作上,也要追求诗与画的结合,”[20]吕斯百的观点坚持多样化,“在油画作品中可以吸取这种和那种传统,如国画、年画、木刻、窗花或各色民间艺术的形式或技法;亦可以完全不吸取。独创一种为群众所喜爱的新形式和技法。”[21]。

四、速成是不可能的:油画民族化需要时间

“1958年全面大跃进以来,在三面红旗的光辉照耀下,随着经济发展的大好形势,画家们热情高涨,投入了这惊天动地的社会主义建设浪潮中,因而也出现了美术大跃进。”[22]大跃进的战略目标是“多、快、好、省”,赶英超美。美术大跃进自然对油画发生着不可忽略的影响,如吴作人在《油画的新貌》中评价全国美术展览会时说,“十年来我们的油画得到党和国家的关怀与培育,得到不断成长;特别是大跃进以来更是突飞猛进,得到不断成长;”“好多幅油画明显表现出对油画民族化的探索作了进一步努力。”不过,油画民族化也可以速成吗?吴作人说:“使油画成为中国学派的油画的愿望是很好的。但是我们要认真对待油画的问题,不能主观地在今天给中国油画定下规格。在今天中国一切在大跃进,我深信中国油画的逐步形成不再向历史上学派的形成那样,需要一个不可测地慢长的时间;但也不是一朝一夕,三年五年,就可以如期形成一个学派。”[23]艾中信认为”“它要适应中国的土壤,在群众中扎根,和民族传统相融化,这就需要时间。”[24]

五、指正与反思:探索中出现的问题

探索中难免出现各种问题,倪贻德曾在《对油画、雕塑民族化的意见》指出:“有人追求油画的民族化,由于只搬用了一些表面的形式,……所要表现的主题内容,不是突出而是减弱甚至淹没了,”[25]吴作人也发现了两种错误的倾向,一种是完全放弃西方的造型手段,采用“格式”“单线平涂”等手法来改造油画,一种是认为以欧洲的写实主义反映社会主义生活斗争内容就是民族化。

六、基础与风格:教学中如何安排

就教学中如何进行安排以使油画民族化,意见主要有两种,以艾中信、罗工柳为接近,吕斯百为另一路。艾中信的意见是:“在油画教学中,如果头三年的任务是着重基础训练的话(我们的教学大纲是这样订的),那么四、五年级可以有区别的对某些学生开始引导他们探索民族风格。”[26]吕斯百与之有所区别:“在学习油画技巧的同时,注意民族风格的形成,是完全必要的。”[27]艾中信则坚持“油画和国画同时学习没有什么不好。但是这两门功课的体系不能打乱,油画是油画,国画是国画,各讲各的道理,不能过早的要求结合。”“教师在贯通中西上有心得,可以传授给学生,但以在高年级画室教学中传授为宜。”

油画家对油画民族化的讨论,涉及语言前提、资源借鉴、实践过程等各方面,这些争鸣是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文艺方针政策下开展的,画家们尊重艺术发展规律,尤其油画的语言特色,体现了踏实的学术品格,为中国油画本土化积累了宝贵的理论认识。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李昌菊专栏]

  李昌菊简介

  湖北荆州人。1994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2000年获该院美术学硕士学位。2008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获博士学位。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大学文理学院美术史系访问学者。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近年在《美术》《美术观察》《中国文艺评论》等专业刊物上独立发表论文60余篇。出版专著《民族化再探索——1949至1966年中国油画的重要实践》(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年),《中国油画本土化百年(1900—2000)(人民出版社,2017年)。主持并完成国家社科艺术学青年项目1项,2篇文章分别入选第十一届(2009)、第十二届全国美展(2014)“当代美术创作论坛”。曾获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优秀博士论文奖(2008年),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二等奖(2014年),2016中国文艺评论年度优秀评论作品,“历史与现状”首届青年艺术成果优秀论文奖(2017年)。

    注释:

[1] 会议过程为:文化部领导刘芝明副部长致以开幕词后,苏联专家马克西莫夫作了油画技法和教学问题的报告,油画家艾中信作了“访德观感”的报告,会议讨论了马克西莫夫的报告,特别着重谈了色彩问题和油画习作的顺序问题,接着还讨论了教学问题和风景画问题。随后,话题转移到“风格问题”的讨论,引起了与会者的“热烈发言”,之后,会议继续讨论了教学大纲、教学计划、及教师的科研问题,并再一次听取了马克西莫夫的关于油画创作的报告。会议最后,由文化部学校司副司长陈叔亮致闭幕词。见《关于油画教学、技法和风格等问题——全国油画教学会议的若干问题记要》,《美术》1956年第12期,第7页。

[2] 《关于油画教学、技法和风格等问题——全国油画教学会议的若干问题记要》,《美术》1956年第12期,第8页。

[3] 周功华:《“油画民族化”:董希文的理论与实践研究》,博士学位论文,中央美术学院2005年,第78页。

[4]《关于油画教学、技法和风格等问题——全国油画教学会议的若干问题记要》,《美术》1956年第12期,第9页。

[5] 董希文:《从中国绘画的表现方法谈到油画中国风》,《美术》1957年第1期,第7页。

[6] 比如,现实主义仍旧是唯一道路与唯一标尺,一切想援用的艺术资源要先纳入现实主义体系或拿到现实主义面前考量通过才行。如一直禁锢艺术发展的“形式主义”,几位专家在言谈间就极为谨慎。倪贻德说:“提倡了风格多样化,如果有人害怕形式主义将会乘机复活了,这也是不必要的,提出一些清规戒律来限制风格的发展也是有害的。” 他在对形式主义的谈论中似乎包含着某种努力:“究竟怎样的画是形式主义要弄清楚,作品是否形式主义要看表现形式是否能恰当地表达内容来决定,不能看到有些夸张、变形,或色彩强烈,笔触粗放一点的画就说是形式主义。对于西欧的许多画派也应该分别对待。”董希文在发言中第一句即表示:“对于任何风格和形式的追求,不能一律被看成是形式主义。”专家们回避着形式主义,仍然是在现实主义的安全界限以内谈论艺术、谈论风格。董希文将中国画中“一笔下去就要求形象、质感与生命的三个因素的结合,这种形神兼备的表现力,这种突出的追求自然界的生命特征和物性的表现方法,”归结为“极高的现实主义性”的创作方法。好象只有这样,才能在理论上可接受,在形式上可适用。李宗津对印象派表现的肯定就是被王挺琦以印象派不是现实主义否定的,文化部学校司副司长陈叔亮也在闭幕词中强调,应将风格多样化建立在现实主义基础而不是形式主义基础上。

[7] 浙江美术学院的前身,是1928年3月26日在杭州西湖成立的国立艺术院(1929年名为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简称国立艺专),[7]建国临近时,1949年6月,刘开渠、倪贻德、江丰、刘苇等人组成院领导班子,凭藉着在老解放区和其他美术战线上所获得的经验,在浙江美术学院有效地推行了现实主义的创作思想和实践。1950年11月校名为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1952年华东分院与苏联美术学院交换学生素描作业展览,接着又刊印了俄罗斯美术教育家契斯恰可夫素描体系的有关资料和契氏教学语录,对该院现实主义艺术教学产生了推波助澜的作用。50年代起,“苏派”绘画开始在浙江美术学院占据统治地位。学院选派王德威、王流秋等四位油画教师参加了中央美院的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并派肖峰和全山石赴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深造,1958年3月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改名为浙江美术学院。

[8] 从1956年1月14日到20日知识分子会议的召开,到1956年5月“双百”方针的提出和宣传贯彻,短短的半年时间,焕发出广大知识分子高涨的政治热情与学术热情。遗憾的是由于国内出现了极少数有害于党的领导的右的言论,毛泽东立即将之与国际上的反共逆流联系在一起,从而重新把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提升为新中国的重要矛盾,并从根本上否认了这个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正确结论,因而把几百万知识分子划到了资产阶级一边。1957年6月“反右”运动正式开始,打击面逐步扩大,十分之一的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严重挫伤了知识分子的积极性。具体到美术界,也出现了反右派的斗争。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对江丰、莫朴的“右派集团”的批判,这次批判,涉及两大美院的领导和众多的美术家,这些为新中国热情工作的艺术家一夜之间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反动分子。

[9] 原魁英,孙美兰,佟景韩:《回顾美术战线上的思想斗争》,《美术》1957年第2期,第3页。

[10] 江丰被打倒以后,以西洋素描改造中国画这种做法,就因为“虚无主义”的缘故而遭到否定。此后,潘天寿把中国画的基础训练改为从临摹入手,以笔线造型,就顺理成章了。1957年11月,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的彩墨画系改为中国画系,并改革教学制度,实行分科计划,分人物、山水、花鸟三科。见邹跃进:《新中国美术史:1949-2000》,湖南美术出版社2002年版,第66页。

[11] 原魁英、孙美兰、佟景韩:《回顾美术战线上的思想斗争》,《美术》1957年第2期,第3-4页。

[12] 吴作人:《对油画的几点刍见》,《美术》1957年第4期,第5页。

[13] 吴作人:《对油画民族化的认识》,《美术》1959年第7期,第10页。

[14] 艾中信:《教学札记—中央美院油画系在石景山模式口村试点教学中的一些体会》,《美术研究》1960年第1期,第7页。

[15] 罗工柳:《谈变》,《美术》1961年第4期,第50页。

[16] 倪贻德:《对油画、雕塑民族化的意见》,《美术》1959年第3期,第8页。

[17] 吴作人:《对油画民族化的认识》,《美术》1959年第7期,第18页。

[18] 倪贻德:《对油画、雕塑民族化的意见》,《美术》1959年第3期,第8页。

[19] 吴作人:《关于发展油画的几点意见》,《美术》1960年第8、9期,第24页。

[20] 罗工柳:《谈变》,《美术》1961年第4期,第49-50页。

[21] 吕斯百:《谈谈油画民族化和提高油画质量的问题——兼和罗工柳商榷》,《文汇报》1961年11月22日。

[22] 吴作人:《关于发展油画的几点意见》,《美术》1960年第8、9期,第23页。

[23] 吴作人:《对油画民族化的认识》,《美术》1959年第7期,第20页。

[24] 艾中信:《油画民族化问题探讨——教学札记》,《文汇报》1962年2月25日。

[25] 倪贻德:《对油画、雕塑民族化的意见》,《美术》1959年第3期,第7页。

[26] 艾中信:《教学札记—中央美院油画系在石景山模式口村试点教学中的一些体会》,《美术研究》1960年第1期,第7页。

[27] 吕斯百:《谈谈油画民族化和提高油画质量的问题——兼和罗工柳商榷》,《文汇报》1961年11月22日。

上一页 1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油画
1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年秋季拍卖会
北京际华春秋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4日-5日
预展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二层国
艺术品和古董拍卖会
Auktionshaus Blank Gm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4日-18日
预展地点:Friedrich-Ebert-
2019年秋季拍卖会
北京东方大观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1日-2日
预展地点:北京凯宾斯基饭店二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14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头条战报】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嘉德现
  2. 2 【拍卖前瞻】短视频目不暇接的时代,
  3. 3 【雅昌快讯】中贸圣佳2019秋拍精品展
  4. 4 【雅昌快讯】一年两破纪录!冷军《小
  5. 5 文化点亮苏河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6. 6 田主席诗词
  7. 7 【头条战报】好作品谁都不想放弃!亲
  8. 8 【雅昌快讯】东方色彩:视野与观点 “
  9. 9 澳门瑞麟拍卖2019秋季拍卖会部分精品
  10. 10 【项目预告】“2019年西安国际公共艺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