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稿】邬建安:“无妄”一场近乎于道的艺术发现和心灵之旅

2018-12-10 00:53:52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裴刚 
    收藏 评论

摘要:从左至右:万营艺术空间艺术总监、策展人郑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嘉德投资控股董事总裁兼CEO、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艺术家邬建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席、展览学术主持范迪安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吕胜中教授,前波画廊创始人茅为清,冯雪,主持人曹涤非2018…

bZ9eQdf7eNFdTwokWY5vpPYNYCn4pY6oXS0G0Uft.jpg

从左至右:万营艺术空间艺术总监、策展人郑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嘉德投资控股董事总裁兼CEO、 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艺术家邬建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席、展览学术主持范迪安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吕胜中教授,前波画廊创始人茅为清,冯雪,主持人曹涤非

  2018年12月9日,艺术家邬建安的最新个人艺术展览“无妄”(Of the Infinite Mind)于北京嘉德艺术中心正式启幕。本次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和嘉德艺术中心共同主办,万营艺术空间联合主办,此次展览学术主持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教授,展览策展人万营艺术空间艺术总监郑妍女士。

  “邬建安把对于中国传统智慧的现代转换做了这么多年的努力,这种转换不仅体现在他的文字著说上和他滔滔不绝的经常的阐释中,更是在一件又一件作品中来体现,来实施出来,所以这里面的确就有一个怎么把制式的系统转换为一个视觉形象这样一种能力。”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席、展览学术主持范迪安教授在致辞中谈到通过这次展览能够进一步理解了邬建安的艺术方法论。

  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在致辞中向大家透露,嘉德艺术中心成立之后已经举办过十多场重要的活动,但作为当代艺术家的个展却是第一次,此次展览占了头一份。

  中央美术学院吕胜中教授致辞中谈到,“无妄”充满了一种碰撞,有为与“无妄”是对立的,人要作为,作为就会产生很多很多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为什么我有时候说要敢想敢干,敢说敢做,但是敢说是充满了很多可能性,展览反映了他对艺术的自觉,形成了对非常态的,对荒诞不经的想象的艺术语言。

4qikEiulVTb8fOYnvjwJ0XsojtY14iL0ASECJJTd.JPG

展览入口处海报墙

sv8AsuU9r96ac41UK22reGvwc7l80aBxnEsaWw9U.JPG

艺术家 邬建安在展览现场

UEcsND0Qk957mJd7xQN3s6peuU59BSdCPm1JOZSh.JPG

万营艺术空间艺术总监、策展人郑妍在展览现场

i9UbgIhO2zPEF7Y0BpJfdf5yuxBLkeG93xxz2Vku.JPG

aM9DQhF9LHPbOOMVbYsLVw6nz7GqNBQinscD3XTI.JPG

jrw5iS7au1kVltMfgEk1WBKESYjEZSUcSr6b0vvH.JPG

la1UuX2JIJE42cmhkivIfvh6R9J22uVDc9C4sq6Q.JPG

4mJFsjGpcARjueR6kGPJHFkgKqD5hVUZIDLPSiV3.JPG

cmjcPkw562bKbU4s0xw1tTvLlUQHNbSXIKxeVbYd.JPG

WVTYfNzVqOYfhY8vR4zXuXIdjEpctuOLBz2ikI4v.JPG

Q6h09rVXjtsRRLfntMZ66iVnteeZuHK7gmGNGDMt.JPG

guYUGq0j4fELxdAV3LzJ2DbBHtx7oxIJTeu42FBF.JPG

3NZkguw4LYxBdQcSOXmBPlVuXbZHIDHGtcTUlDHV.JPG

UkFJndeDobIKz5cU5ycuiBC4AsoFFqxdQWyDWT0r.JPG

F1KqtlVA4fP4QvWUO32ElSGyhFb8VWx8wzTtEvPI.JPG

KlW2NLiX8VT0us0c6t0h0TIajYnVO8M7GEchDK6B.JPG

KaYFphPB7cN1eh7YZlxvz7eWeesjFaV89LL3OR18.JPG

bN52SF3guLQlEp3yUZWrgmUQTuh2uoCD1uG48H5s.JPG

tRAR05KZdErPPsnSryEQL5dqLimThtL2E4K7kFNE.JPG

dfTUJ2sAkMLwgvYFEShka8A8spDybVd16y4pruNe.JPG

95Dedj31jtmFAQwrWAkCXv1olNYeEah74Eq6n3nz.JPG

gTWyjf8HlGXh2yOzN8nVzCkhcThOl2EKTADX6hZ0.JPG

b4b4HxnnkBOEcdRBHHC5lfvizAiS1dQXWWFFADVN.JPG

展览现场

  “无妄”是中央美术学院与嘉德艺术中心首次合作主办的大型艺术展览项目,也是嘉德艺术中心继推出《地标——测绘中国当代艺术》大展后的又一当代艺术家创作展。展览旨在通过不同的篇章,组织起邬建安新近创作的7个系列100余件/组作品,在嘉德艺术中心这座北京文化新地标当中,呈现邬建安在艺术思辨与视觉创造方面的独特路径和最新成果。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庸》中有言,“诚者,真实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也。”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无妄”首先是“真实”的代名词,更指涉一种追求本心,以真来破虚妄的精神境界。无论是以2003年北京“非典”疫情期间创作的黑白夹宣镂刻剪纸作品为原型,运用黄铜打造的类似汉代“摇钱树”结构的雕塑作品《白日梦的森林》,展现个体对现实危机感性回应的“精神图解”,还是在泡涨的水牛皮上用不同的利器捅扎、切割、戳刺,将意识里或隐或显的暴力和破坏欲望定格下来的《刀的影子—素色的面孔》,邬建安始终注重在强烈的视觉风格之下,以一种直接、坦诚的方式对精神世界进行解剖,为视觉艺术的创想和实验附着了心理学和社会学范畴的意义,同时,也让作品拥有一种纯粹的整体调性和撼人的力量。

  另一方面,在《史记·春申君传》和《战国策·楚策四》中,都有关于“世有无妄之祸,又有无妄之福”的表述,“无妄”也代表某种意料之外、“不期然而然”的状态。展览的英文标题“Of the Infinite Mind”更多地透露了“无妄”在这个层面的意义。

  在西文中,“infinite”(无限)指无法被明确定义的、超越时间和空间、突破边界限制的类似于“无形”的存在。在新近创作的《人造物》《奇珍》《五百笔》等作品中,邬建安从观念、媒材和语言几个维度入手,试炼“无限”的实现方式:《奇珍》《人造物》延续了对动物元素的运用,通过媒材的转换和对空间的重新处理,在具象和抽象之上又加上一个叙事维度,构成亦真亦幻的“神话”剧场;《五百笔》包容了每个不同的人留下的笔画,将水墨用剪纸来“拼贴”,让“二维”的画面变成人们凭借各自的笔画相逢的时空。

  用著名美术史家、艺评家和策展人、芝加哥大学教授巫鸿的话来说,“个体与整体、古代与当代、传统与未来、具象与抽象、平面与三维、文字与图像……邬建安的艺术想象力能够把这些概念都消解,不是搏斗、批判,就是很自然的消解了,又或者说,他能够把这些对立的概念连起来。”超越常规,不期而得,对于观者而言,这是艺术赋予的在智识和感官维度的双重意趣,而对于邬建安来说,突破边界,综合、打乱、跨界、超越既是制造这种不期而得的方法,也是艺术创作的必然过程。“创作的时候常常是期待和恐惧并存的,因为你不知道能不能成,甚至不确定那个实验结果会以什么方式出现。但这种结果的不可控制、猝不及防,又正是艺术最有魔力的地方。”邬建安如是说。

G7TtRcG0aM6Vu0y9kzmMroKXxX6FyoOqEvMEwCIl.jpg

艺术家 邬建安

  在策展人郑妍的构想中,本次展览“无妄”将充分利用嘉德艺术中心二层展厅的空间特性,用邬建安不同质感、尺度和语言的作品构筑起全新的视知觉场域,一方面,突出他在艺术创造方面多个层次与面向的张力,另一方面,也为观众提供不同寻常的审美和精神体验。与邬建安2年前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个展“征兆”相比,“无妄”既是“征兆”的对应,又是“征兆”的延续,“征兆和无妄犹如一个硬币的两面,一个不经意泄露天机,一个无来由不期而至,上古的神话、传说、预言、图谶……所有这些在邬建安用当代艺术的形式所构建的体系描述中,都可以有两种甚至两种以上截然不同的解释。无妄,其实是一场近乎于道的艺术发现和心灵之旅。”

fZMFp3LAWCYEox178I1eEppRpt2qXCsIkBM4rzRl.JPG

万营艺术空间艺术总监、展览策展人郑妍

  无妄,不期然而然的迷宫

  正如范迪安教授所言,“邬建安在思维上超越界限,他思考了许多关于人类从哪里来、又向何处去的形而上的、抽象的却十分本质的问题,通过超越具体的故事形态和手法,来追寻那些漂浮在形之上的‘道’。另一方面,他又十分具体,利用多种材料和媒介来实现并展示他的奇思妙想,因此他的作品营造出一个神话所能延展的空间范围,从而引起我们具体的思考,但更带来关于未知或远知世界的许多遐想,这正是他的艺术独具魅力的地方。”那么,到底是什么令邬建安在艺术实践中完成了其当代艺术的价值转换和语言建构,是源在灵光乍现的那一瞬间?亦或是思考和实践的沉淀?又或是某种冥冥之中无形的推力?对于邬建安创作方法的研究,显然不是某一种答案就能窥见其全貌,展览通过对不同篇章和作品呈现方式的精心设计,也正是希望为观者打开认识邬建安作品的多维视观,一步步,一层层,“浸入”由他艺术创想营构的感知世界。

yZGDkNdO4KxGuS8D7s1ry75KPzVvhqsYAsFMdY0A.jpeg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席、展览学术主持范迪安教授

  天道无常,宇宙万物既有玄机“征兆”,又有“无妄”而来。

  一入展厅的空间,是展览的第一个篇章“无妄,不期然而然的迷宫”,上百张刻有不同图形的深色牛皮被一张张平行悬挂,从顶到地,四处绵延,撑满了整个空间,把“白盒子”彻底改造成幽深而充满秩序感的素色“迷宫”——这是邬建安《刀的影子—素色的面孔》系列作品。《战国策·楚策四》云,“世有无妄之祸,又有无妄之福”,“无妄”代表了某种意料之外、“不期然而然”的状态。如果说,《刀的影子——素色的面孔》的创作和呈现方式,体现也更加强化了艺术生产与接受过程中的“不可预估性”,那么在“牛皮迷宫”中悄然潜藏着的各种“珍宝”,更为观者带来了无尽的不期而然的相逢。

  在邬建安用上百张图腾般面孔建构的迷宫中,《奇珍》:金色的“象首”、五色“鹿”、金色的“虎”,戴着金面具的“红毛猩猩”,还有头尾对换的“猪”等等,无疑是最夺目的存在。人与动物的关系是邬建安创作的重要母题之一,本次展览中,这个主题也贯穿始终。邬建安用金箔包裹各种动物标本,把它们藏在“迷宫”深处,冠以《奇珍》的名字,在黑暗中乍现的闪着金光或通体炫彩的“动物”,显示出某种神圣、神秘、高高在上的感觉,它们是膜拜的对象,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超越人的存在。

zQXTaHdA4NKTKGC13eo74MCg65UJKAAFBSihFSni.JPG

ddfExlwisbUyUwx9igBolVX6zV0wYZ0QEXXKZFH4.JPG

znFrXjng9Tb62hL8vbuIrGtTmaxZO9QFGW05or1X.JPG

展览入口处带金色面具的“红毛猩猩”

  在幽暗的牛皮密林中,蛰伏在素色的巨幅《五百笔》旁边的,还有与《奇珍》同样熠熠生辉的《白日梦的森林》。这组黄铜雕镂的树状雕塑给人造型流畅而富于动态的整体印象,近观,则会发现支撑整个图形的是无数带有象征意义的视觉语汇。《白日梦的森林》的原型是邬建安在2003年北京“非典”疫情严重时期创作的一批剪纸作品,黄铜材质和雕塑语言让曾由脆弱的纸张承载的“精神解剖图”,成为空间中坚硬、甚至带有一定“危险感”的实体存在。观者走进作品组构的空间场域,也走进和共同参与了另一种迷离、虚晃、诡谲却又活生生的“真实”。

r0X89Et25gYXusEpXud66h1llOmoM6owDIOFgLM2.JPG

艺术家 邬建安在讲解作品

R0fRxyB4jiwWiN5rajT33OnDMyORnBV9zwL6faA8.JPG

WNdMs3eM4LRx8w2xm9g40ea2Fa6Gj6x40uviuo41.JPG

AcTJhqpj2n79HGGNd2BgS7RtfXKODHu8Hc184gpj.JPG

5mbRy5q5ErjQ45sAvXJSH810e96Q7qI5QglrXWSg.JPG

ZTiMGkQvoc4RZCEF2h7JtueGAkYdkb4SSdKKNSim.JPG

RFshDfWHeZV2DkCuTvRVjrEndBpuTnZ50oLBFnn0.JPG

gGBH3AxfiXLvBB3WcNv4UjaJhcjbFSkaMiVRKPna.JPG

5y5JoFtSggzGRdLkkyfB5g0Pm5FdWF72H1Zapols.JPG

LvAkk1hVWxjYrmvC7FKfI8JkMOBeXcQc8PmN2JYb.JPG

zrELVA5iHiBXwFuam90WgY6WkPtQz43NolzpvvSq.JPG

telQAt2XmkqlD62OcgEcpAraD7uxpHEmx4rOlsFL.JPG

fQ0ZDuS2i6kuKG4w1WyydTImNrZ9CehuSmfzqXPv.JPG

7jmSZO2dvdTOZx18WqAXIkQx8DdnGocDmJmWeuFg.JPG

SdJ7Nrrb5RQcIGJwaw68a9e6asgSoNWAmL4C6OwN.JPG

xKAI9j6a6Rc1kHcfDXplSro2721xdhlkiQWj3MxH.JPG

7wOD1kfw7dWQjCYSzQpms9raEAdn79pnZBl8Iy3J.JPG

uTo1eD4BeI04aYemS5JrjnIcyaW68OteS9ksFshw.JPG

NLqJRhf5juGW7IB8rqGLGvC7znxt9jG3EneQCkhR.JPG

BZ0BYfVxgTukP8x6AfQUTEiAf1HZirO10YqosvYH.JPG

yzHU1jgwgqdj8gx619IEzcaHpVfHFjNAkPkr0t9w.JPG

iz4rjDZFYvy0Vi1aLdhJFD8gnZdZDTmNGFsTz30q.JPG

atXmXbJFAesTLRbL9mPZakvwzNLJnPKjm2YytMfH.JPG

6qzGpU76fP15pGwWG7W5VjOpzg4E4npWYwq3vkCG.JPG

hYm5A5z3oC0Al5MNwAKYgNeZbZIMMuad9IPRXASz.JPG

kv2ausd4NC3Am6LbGAEA3Z2g8NRgyHmFuyJGiv7B.JPG

6LF7O3ACaj7LXHW0CSHvFbN1Oq4ozuAkmJPLFKoD.JPG

MqCXmKUpWfPFCLJWZ9enVfQwClBrZmst3kFKXaLA.JPG

o1iHHvc1fqFoEUPyNrX613F5ziLPqAK9xkJpDjO5.JPG

jQdesGbtrk6UXqqJUUENBarNwkvXnBbJ0FqBWeyl.JPG

zlFR6nA36h64oqqQMwLpLwTThBdBpzGBEwfWGZo4.JPG

kZ6yloO1seFiZiyx7vXiO8WnfJHdtkUDKVhUYSt2.JPG

A5ayN2kRXlZP3FMffax0iqIBb0fSf9VvPzo0Bg7A.JPG

vteW1tnL5YuPNiu7y4Pm6hRcD99eHXPVtor1uDXS.JPG

PXYemEsif7scAVerVUVUU3XjBhtS7sMfIKzKGJYs.JPG

mNjzG47IQdpuhywPkY1Dimn0lt5AyqjojKlCAIe7.JPG

yrvRJd3ih6913lRKlUTKsJki2sSDs6yWP9OTGKMH.JPG

CgZF3zUAPONwOSgdlX0V7zUBdQsyOglcNlySYddE.JPG

71UKm3oyhg8C6cpaHorP2nlSEtDhpMw1xPHFUiaL.JPG

OeDRb8jrxS9RrFunrO99nQCCRcFUa54xbICrkJGQ.JPG

第一个篇章“无妄,不期然而然的迷宫”现场,上百张刻有不同图形的深色牛皮被一张张平行悬挂,从顶到地,四处绵延,撑满了整个空间,把“白盒子”彻底改造成幽深而充满秩序感的素色“迷宫”

gg5ycTmBV3qTLYp4Ak3c8XFynrHGEI4uEQGmgmed.jpg

《白日梦的森林-》与《刀的影子-素色的面孔》局部2018

ku6kSuVgCjt6y3mKSvHutvY6DK5n2nA0MAlsKLQ4.jpg

《白日梦的森林-槿》(局部) 黄铜 321×100×100 cm 2016-2017

I2SDsoXaQXcrvPLw0qPPK0GUfOodNVkEYrgWF7hw.jpg

《奇珍-象首》(局部)邬建安 玻璃钢,金箔 230×130×100cm 2018 

utkqglEnCe3k6ukPb4KgarGeSKSQtnPeLKz7XMso.jpeg

《奇珍-象首》(局部)邬建安 玻璃钢,金箔 230×130×100cm 2018

46UEkjOjN8Ii6cuPAhEWw0sffVUryYrzzlG0boV8.jpeg

《奇珍-象首》局部 邬建安  玻璃钢、金箔 2018  

faMWe4griJNwpcIhM6fbXbRRlR0oXRWFGzTYGllK.jpg

《五百笔 #25》 邬建安 宣纸,水墨,彩墨,剪纸拼贴 250x200cm 2017

Naclb1vMUKs488zxFl9aKDVvk7PtTkQG3I0VCrwr.jpg

《五百笔 #51》 邬建安 宣纸,水墨,彩墨,剪纸拼贴 135x165cm 2018

 

  观无妄,造物者的意想

  穿出幽幂的迷宫,观者在狭长通道中被引入一个极度的“玄”空间,这里是展览的第二个篇章“观无妄,造物者的意想”。装置作品《人造物》专为展览空间量身打造。在连通一层和二层展厅的10米挑空区域中央,邬建安悬空铺设了8.8x16米的墨色镜面,宣纸和黑色绒布围起一方玄秘的幽暗空间。“云豹”、“斑马”、“角马”、“马鹿”、“老虎”、“秃鹫”、“孔雀”和若干“飞鸟”,以及其他同样使用人造标本材料做成的拟态的雕塑,以不同的姿态浮游在墨色的镜池上方,整个空间像是充满戏剧性的神话剧场。

  在《象辞》中,“无妄卦”被解释为:天宇之下,春雷滚动,万物萌发,这是毫无妄诞的真相。天地生万物,自然界中无论生存、繁衍还是消亡,事物都有自身发展的规律,万物的枯荣,天地的运转,既有石破天惊的轰轰烈烈,又有春风化雨的润物无声,《人造物》尝试制造的正是这种有关生命运转的意象。

  另外,如果说在“素色的迷宫”中,动物还处在一种超然于世的神圣位置,那么《人造物》则表现了人与动物关系的另一种状态——后者已成为可以被人类拟态、仿真的对象。仿造自然的行为本身可能是非自然的,即包含了向神话和宗教故事中的“造物主”看齐甚至挑战的欲望。但当时间的流逝和肉体的腐坏被奇迹般的阻止,倒置的现实在虚影中被纠正,原本“真实”和“虚妄”的定义还那么坚实吗?又或者说,虚妄是否也是一种真实?

  正如策展人郑妍所说,邬建安的艺术作品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给观者呈现什么样的视觉感受,以及提供什么样的视角来理解传统和当代的关系,对于观者而言,更为有意义的则是通过理解邬建安的这种表达方式和精神内涵,抵达另外一片未知的神秘世界。

phbhLWJ7W0imrrVypMRfHad6WbHdmo8fNOa8qPyE.JPG

UBtJzWCyz7PAHEZWXDdtERs3Rzheor3vUaqyDBvr.JPG

qlco4sMnS4Ww2K81mbAVJgwtxHUe1UjKtWaofJwm.JPG

XjSYUWnzZjS6EhBUgKubqzd1sfpXCuMYB6o3JgKb.JPG

aJW9PmKxqT9mBt18wrez7u7vBpTJQYjPntC5Vyag.JPG

sOH7vUJHZmKrVkDCGAMxMVvEwrPithp2CuxzTI1S.JPG

ABtvHqZDdSixxukWEgZcXxXXslka6CJNraWe21v5.JPG

dEddL7mHzb6QqBybSdm1ldyjfnBPO2pWreZhUpd8.JPG

9r8iUg17sVMncI7u01GMLwjZN6KrDduOaEzBLNNH.JPG

5KFjHr879AdlIejBqHnBAJkEwBlsr8TvywGoqiXT.JPG

dCB0vjuu87xwb5fWIFegeDEBDjMmFNwAQ4zQR5KM.JPG

“玄”空间  展览的第二个篇章“观无妄,造物者的意想” 装置作品《人造物》专为展览空间量身打造

  无妄至诚,人造征兆的乍现

  脚步移转间,观者进入到一个光怪陆离的“炫”彩幻境。在观看方式上,“迷宫”给出的是相对狭窄的空间和规定的观看路线,“造物”板块设计以静观的方式与作品隔空对望,第三个篇章则如《庄子·在宥》原文所描述的,“游者鞅掌,以观无妄。”——观者在展厅中可以任意规划线路,换着角度观看作品,随心所欲,自在游观,透过形与色的纷攘,体察万物之真。

  在这方色彩明丽的空间,《五百笔》不再是黑白灰三色,而是多种色彩的交织与碰撞。题目来自古代印度“五百罗汉堂”的《五百笔》,经过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越后妻有大地艺术三年展上的展示,俨然成为邬建安创作序列中一个新的标志。敏感的宣纸和灵动的水与墨,透现着每个留下笔画的人一瞬间的情绪颤动,作品是唯有众多人参与才能形成的饱满的情绪聚合。

pT9WszWOqADQqip7EisoXGNvPIgxjFZXJ3m8MuOU.JPG

3HJOjMXCsvaZVu02lCFiMZXAUwCpGZP8d1k9JSad.JPG

彩色《五百笔》现场

  有趣的是,《五百笔》还有一个“无败笔”的谐音:邬建安用剪纸来拼贴水墨,在它们“合作”的全新的画面关系中,一个中国古代书画系统中的“败笔”,或许会成为画面中最引人瞩目的“明星”。在这个意义上,《五百笔》在形式与色彩的剧场之中,更包裹着真实的人性与社会现实:在群体关系的变化中,个体的价值与身份会发生颠覆性的改变。

baJUC9JnTK9WFC5G0ZOqfKd4BbUh55eZV1ynCcW7.JPG

v0T6VDQpi5GDRmUhBQQkaCnELp67auqXyoB6zchq.JPG

a5ZzpWWsvh4BenaBEFTNMLsRmHqdT8yrvJlBG1Lv.JPG

39frihdIJxomVQ9G0T1OsyABbE3GQfRkidMiGv0Z.JPG

6eeHlVebQzJ7w78cS2pvAcjm3lWIVNuhtH68r3AS.JPG

h9mzMFdqYugBtMsxUErkAJyRLLd7GIXIVFCC61kW.JPG

《兽笔》展览现场

  《兽笔》是人与动物关系母题在展厅中的第三次出现,与前面两组作品一起,共同完成有关人与动物关系的三段式叙述。这一次,邬建安用标本材料互做画笔与画布,搅动起数十公斤的颜料相互涂绘,它们因这种动作而粘接,如同古代文献中记述的造型奇诡、预兆未来的“征兆”神兽。在邬建安的认识中,“笔和颜料是有着强烈人类行为烙印的东西。不同动物的结合最初直观的可能只是莫名的‘怪物’,不断被演绎后就成为文献中记载的征兆。换句话说,征兆是人的选择,也是人的创造。”今天,很多技术真的可以造出如传说中一样的“征兆”,让它们变成物质世界中的实在。这无疑是最令人兴奋而刺激的“征兆”,却也如“无妄”一般祸福未知。

  同“色彩”一样,“笔”也是展览第三个篇章的核心元素:《五百笔》以笔画为媒介,显现和汇聚人们的意识;《兽笔》勾画的是人们掌控命运、驾驭未来的欲望;而在《面具》系列中,种种切口不再(仅仅)记录潜意识的暴力破坏,而是以刀为笔的图像经营。

r2pVrDm51wk1XyeUGTAm1w83C2sOaj9tY7vdKOvm.JPG

oI3ug5GXNfayeovCqfXXHzMU5PDhZsGiuG97pDbA.JPG

EPxsvSlA2mQSFqxebXVsgUNZkSfJYsr4PjcscHUd.JPG

Hx7fdfCgiNfyN4qqtuhM4l4neADBZDBq9q2vJJYR.JPG

bGRwA10oSwpwsCUmE0fjUczDSpPfBt7ZxCLKDciO.JPG

ExIheK5l3CMwB8Y4GbpVg8TqZEI8wxKbVhhK3giU.JPG

mSguxCDF1V5yV9AUJ9Hl1PN3QDRt5pfsP1ZZybNp.JPG

MXyldMWusELspGCm5WVsV72DdcfA31NAcvoXp1t7.JPG

dz14gZonMQMxaSAu4CIumvAY6eGSn1qJY4gdCjuC.JPG

bwNlxDxpvgYgZWDxdMWKe6eWzKf3sFjxtldy5JqH.JPG

uVir1K8KguC3XFr9MX2J6abK2AibCCkvUdPHQk8S.JPG

Y5HatOTk9aitkdKEVvB75HW9eWrsHObHmxPyMKEP.JPG

yhgHU4pKSGNY6skJioFGS6s8Gh4vIGz0KaTJDq0e.JPG

Z4q6K11gYqW1cMbhHOSnHMxtKOmJE1hmLPDd7g7z.JPG

ghyyUTx6pZyXZQhmdW9o0eHZ2ObtGlu1C25roQfs.JPG

TinefUkIXmfl4HBtVfI4LieeeFlOReyInuWM8hqn.JPG

BjL8ihBJgUhwRt0ETI260cqf1IPEMIWzDeIaXi8A.JPG

OqAdLRkpzN7W01qSNflrYdnRVOolp76jOFMt3x9A.JPG

bUVHiXNjbsSODTGjjpehiRHiNW3nJxOmmFR4iLh0.JPG

UqkMKTtV0cmV4fPF93kUZMYEvjGPMClRRl35LWqh.JPG

rJyb2Y5Aw7hurqw8AvEuaY3rJc1fimrIyE8uTWTg.JPG

KxXecMqx6qVQ84Z8Pv1hEBCoCkvfHA92QV1H7jd8.JPG

lVjtdLLYPukO4hFEvT4fCA7ZZ2fu53WJcQHPTMuI.JPG

nohacMqWJurTGhYbvUDP67LTY5kLESh4ENxcGAuJ.JPG

《面具》系列展览现场

  当邬建安在纸上设计这些牛皮的切口时,发现整张牛皮越来越显现出玛雅、迈锡尼等古老文明才有的图形。用邬建安的话来说:“我原本并没有想过要去绘制某种神秘古老的面孔造型,想的全是牛皮切开后的样子。这些图像更像是一场偶遇或者说命中注定,而非预期、设计、追踪或寻觅到的。也许我们与上古文明根本就血脉相连,生长在一起,只是我们自己并不知道,自以为与他们相差千万年的光阴。”经由内心的指引进入到忘我状态中,或者说是无妄的状态,似乎是穿越时光的“心灵之眼”,在炫目的色彩和光影里,与记忆以外的自己重逢。

  在策展人郑妍的构想中,邬建安在理性世界中所积累和梳理的知识以及视觉形象,叠加并发酵,他所表现出的是一种“超自发”状态的创作。也许这正是艺术家在无意识下打开的一条通往远古世界的精神通路,这条通路会经由一些神秘的仪式感,以可被感知的精神力量传送到多维度的时空中。当这种仪式感以闯入的方式连接了远古、现在到未来的平行世界,让不同时空的灵魂达成了某种心意相通。尽管这种闯入让人有点措手不及和不可控制,但却犹如神秘世界的召唤,吸引我们跟随邬建安一起,体验一场近乎于道的心灵发现之旅。

  Q&A

  Q:雅昌艺术网 裴刚

  A:艺术家邬建安、策展人郑妍

  Q:展览大致的结构是怎样?

  郑妍:整个展览分了三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是无妄,不期然而然的迷宫,是迷宫;

  第二个部分观无妄,造物者的意想。

  第三个部分是无妄至诚,人造征兆的乍现。

  从颜色上分第一个盒子就是一个素空间,是物质的本色,指向过去;第二个空间是玄空间,是黑色空间,象征现在;最后一个是炫空间,是彩色的空间,指向未来。

  Q:此次展览的空间搭建构成有哪些特别之处?

  郑妍:第二个部分观无妄。整个镜面的墙壁都是后来搭建的,原本一层和二层是通的,这里是个天井。人们在迷宫里可以跟很多奇珍相遇,五百笔相遇,可能这个部分结束的时候突然发现第二部分,发现了第二部分也是一个不期然而然相遇的过程。

  Q:此次展览是对现实的回应,也是对未来的某种预言?

  邬建安:我对于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的一种不安,这种不安也许是我们每个人心里面都有的一种意识,大家都能感觉到对这个时代的一种颤抖,这个颤抖可能是因为人工智能,可能是因为中美贸易战,可能是因为太多的因素,总而言之它形成了我们对于未来的某种颤抖,某种不安。这种不安可能正好在一个艺术家的身上,也许是我,也许还有其他的艺术家,在我的身上他表达出来,他被放大出来,这种不安就因此得到了归纳,我想一个艺术展览或者是说我们在做这种艺术表达可能是对我们身处时代这种不安进行某种形式化的归纳,当我们以一种形式看到,当我们以一种具体的形式感知到的时候也许就纠正了你的不安,或者也许我们有机会改变这个可能并不令人期待的未来,最后我要感谢我的这个学生们,我美术学院我自己工作室的学生和我自己的研究生,他们为这个展览付出了太多,太多日日夜夜我们在一起战斗,我们在一起工作,我们在他们身上看到中国当代艺术的某种未来,这种未来是积极的,这种未来是充满朝气的,这种未来是充满了责任和担当的。

  Q:在这次展览中用到了大量的牛皮,这些牛皮面具看上去非常坚硬,制作起来是怎样的方法?

  邬建安:这次展览用的都是水牛皮,牛皮在日常生活里有漫长的使用历史,比如皮带、皮绳子、皮衣等等。我们把这些牛皮用水泡发,牛皮就变成很厚状态,很软像凉粉。然后我们就在上面用刀切口,牛皮拉抻张开,它干燥的过程就会收缩成现在的样子。所以在这个牛皮的作品里边,我们没有去镂刻,或挖掉任何东西,都是自然收缩成的样子。这个造型的时候有一部分是我们控制的,但是更多的东西其实不能控制,你不知道收缩后会变成什么样样子。现在造型像一个人的面具造型,其实在设计的时候并不是这么想的,但是在干的过程里边就拉成了这个样,所以就说里面有很多说不清是对什么力量介入进来,共同完成的形象。

  Q:在第一部分,牛皮面具的迷宫中可以看到《五百笔》、《白日梦森林》等等之前的作品,在这个展览中有哪些构想?

  邬建安:《五百笔》的作品在这个牛皮面孔一样的迷宫中,让它们有一种共鸣。在《五百笔》的作品里边,每一笔不同的人用墨画的痕迹,画好之后每一笔都是单独的刻出来。所以都是白压黑,浅色的压在深色上,之后再把它们拼贴起来做成这样的一整件作品。这样的作品好像是混沌的人群,许许多多的人集体起来共同形成一种能量场。大家在这样的一个空间范围里边形成某种聚合,形成一个聚落。在我们现在身处其中这个黑暗的丛林里边,牛皮面孔也像是每个个体的人。但是在这样的一个阶段,在人膜拜动物,膜拜自然的这个阶段,这个体的人似乎并不突出,个体的人并不独立,大家必须要形成某种社会一样,某种聚合的状态他才有力量,他才能够形成一个空间的关系,形成一种像建筑一样,像迷宫一样的一个状态。

  铜树《白日梦森林》那个系列作品里边的几件,这些作品是明确的表现的是通天的逻辑,就是地天通,人想要跟另外一个世界,一个超越人之上伟大的世界进行沟通、进行联系,就是这样一种心理的欲求,在这里边我们能够看到一些古老的神话的形象。人身蛇尾的女娲,下边还有一些舞蹈,好像是很神秘的形象,他们这种构造的结构是和四川地区在汉代非常流行的摇钱树的结构高度近似的,我也是参照四川古代的这种青铜的摇钱树的造型来的,这种树,汉代的摇钱树就是通天的,就是一种设计,这类作品就是通天的象征物,人与另外一个世界,人与神仙的世界进行沟通,进行联系的,就是这样的一个逻辑。

  Q:在展览的第二部分,有很多标本的半成品似乎是某种创造的过程?

  郑妍:观无妄,造物者的意想。造物者而不是造物主,是造物者向造物主的模仿和学习。从人类开始模仿自然物,自然界的这些行为开始,人就有这种欲望和野心,但是随着科学科技的发展,人的制造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也因为科学的发展就是一个双刃剑,你怎么去善用科技。希望让观者通过这个作品去想象人类的发展跟自然规律的关系。

  Q:在展览的第二部分,有很多标本的半成品似乎是某种创造的过程?

  邬建安:第二部分,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从窗口能够看到身处‘迷宫’一瞥所窥见的场景。在这个场景里边,人对动物有平视,但是更多的开始了俯视。我做的形态很像是动物标本在制作的环境,还有很多蛋形的东西,蛋在我看来好像是一种原型。很多东西都是从这个简单抽象的蛋形慢慢演化、变化来的。

  这里边刚做了一半的动物看不太出来是什么,有两个身子连在一起的动物也看不出来他们是什么。从人类崇拜仰视伟大的自然造物的阶段,进入了另外文明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人们试图去模拟自然,人们用雕塑的方式,人们用制作标本的方式尝试着模拟自然,尝试着去做一个像自然一样逼真的生命体,但是可能不会动,不是活的,不是真的一个世界。在我看来这可能是人类文明非常关键的转折点。

  从人类最早开始画下一条牛,在岩壁上画下一条牛,最早的人类用石头开始刻一个小小动物形象的那个瞬间开始,人类未来的走向,人类文明未来的走向或者是人类命运的走向就已经写定了。当人们用稻草外面蒙上了一张兽皮来做一个模拟一个真的好像一个老虎,一匹马的时候,人们的未来一定会用各种各样先进的科技技术去造真的,这个逻辑说的是人试图向造物主去分享造物主的特权,或者说曾经只有伟大的自然,只有伟大的造物主才有资格去创造了世界。

  在这个瞬间,在人类创造形象,创造雕像的那个瞬间开始人们已经不再满足于仅仅臣服于造物主假象,人类想要像造物主一样去造什么东西。这个瞬间可能也是弗兰肯斯坦的故事讲的那个原形,人类欲望的原型或者是人类产生这样一种企图的原型,就在那个瞬间已经发生了,这个阶段动物跟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天翻地覆的变化了,动物再不是高高在上的,人们去膜拜的偶像,或者说是像图腾一样被人们像神仙一样去膜拜的对象,而是开始变成人试图去证明自己,证明自己能够像造物主一样发明创造的一个证据。

  Q:在第三部分炫彩的空间里,牛皮都被染成了现代酷炫的色彩,已经分辨不出是什么材料,但在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装置,有各种动物的标本组合在一起,并且是油画颜料,在呈现什么?

  邬建安:展览进入在人跟动物之间关系的第三个阶段。是人跟动物之间完成叙事关系的第三个阶段,《兽笔》动物被作为了一种画笔和画布,人们用油画颜料,把它们粘在了一起,一直鹿好像是一只笔,一种形状很奇怪的笔,起来几十公斤的颜料在另外一个动物身体上边画了一个痕迹,之后粘在一起,粘了很多其他动物的标本和颜料,所以变成了一个不伦不类很古怪的一团东西,似乎也很抽象。在这个地方其实讲的是人的这种创造力或者是人的欲望、人的企图达到了另外的一个高度。颜料在我看来是人造物最典型的一个象征,因为他是人从自然当中提纯的物质,颜料都是人类从自然界提纯就得到的。

  当人用颜料粘合两个动物的时候,其实是人用所有种可能的技术,人造的各种可能的技术,人发明的各种可能的技术去完成这样的一个工作。这种动物的拼贴其实有点儿像我们在第一个单元里边看到的那种神秘的神圣的异形的东西。这本来是神或者是上天的特权,是自然规律、伟大的自然界的特权,但是在这个时候人已经通过他们的这种手段,人类的技术、想象,已经像那个自然规律,向那个伟大的自然世界挑战,既不是在臣服和膜拜的自然脚下,也不仅仅满足于模拟自然,想创造一个新的自然,想创造一个自然当中没有的东西。

  这个东西可能是福也可能是祸,这个也可能是说我们这个展览叫做“无望”这个核心的含义。

  究竟人会把自己带向什么方向,其实我们不知道。但是人似乎从最原始的阶段走到现在,通过人跟动物的关系,这样的一个视角,来观察的时候我们已经能够看到了端倪。这是人的命运或者是人的宿命。

  我们为什么是这样一种生物,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但是从我们在几万年前开始在岩洞的石壁上面刻画动物的那个瞬间开始,我们未来的命运一定会走到这里,我们不再满足于老虎是老虎,大象是大象的那样一个世界。我们想要去创造一个完美的东西,或者是对某些个体的人来说完美的东西,尽管这种完美不一定是对人类整体有意义或者是有好处的东西。

  可能这就是人类这个物种的命运无可奈何会在几万年后走到这样一个处境当中,这样的一个东西也可能是人类世界的一个纪念碑或者是人类世界证明自己炫耀自己曾经达到的文明高度一个标志。整个这个空间里边,用的彩膜,当你在背后看的时候有一点点像手术室,有一点点像一尘不染的,做科研,或医疗手术的环境。但是透过这层薄膜你会看到那些炫彩的,像神的脸。

cXqyTJPmK74HIQdM6Y8lUgySWRin0RAMNEEV4NXn.JPG

《面具》创作现场 

qCppJCgB2aipTKh6V2np2c16XcXp76SXBUBO9fWd.jpg

《面具》系列 邬建安  水牛皮,烤漆,丙烯   每件约 260x10x280cm,2018  

7o8dho470UZZgEuS1Cd3zXaXNQ60RBQl64lQPyKV.jpg

《面具》系列 邬建安  水牛皮,烤漆,丙烯   每件约 260x10x280cm,2018.   

QSac0QrlRuE2Eq0ycP8Xqpalu5Q1tjHlkPS7Du2r.jpg

《面具》系列 邬建安  水牛皮,烤漆,丙烯   每件约 260x10x280cm,2018

BgSQQiTRcCYrU47SinCiazXzdXj3iQ2GODixmVWG.JPG

《面具》系列(局部) 邬建安  水牛皮,烤漆,丙烯   每件约 260x10x280cm,2018

hpVfolAAFaOp5lyv7ceE027Exk2AwTAvUE2jjihv.jpg

邬建安在创作《面具》系列作品(致谢:邬建安工作室)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1月5日。

(责任编辑:裴刚)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永恒的丝线
    永恒的丝线

    地址:北京松美术馆

    时间:2019-03-24 - 2019-06-23

  • 妙笔传神
    妙笔传神

    地址: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8-18

  • 陶韵瓷魂
    陶韵瓷魂

    地址:武汉博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6-20

拍卖预展

2019春季拍卖会
景薰楼国际艺术拍卖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14日 10:0
预展地点:富邦大楼国际会议中
2019年5月拍卖会
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5月20日-28日
预展地点:香港
2019年春季拍卖会
北京中汉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1日-3日 上
预展地点:北京宝格丽酒店 二层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6%当前指数:6,52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头条战报】莫奈《干草堆》7.6亿元创
  2. 2 雅昌月度(2019年4月)策展人影响力榜单
  3. 3 杰夫·昆斯凭6.26亿《兔子》再回世界
  4. 4 广东古今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5月
  5. 5 【拍卖前瞻】日本顶级私藏再释出:是
  6. 6 【雅昌专稿】博物馆日高峰论坛:如何
  7. 7 【雅昌专稿】五分钟速览第二轮香港春
  8. 8 相隔11年,邓国源大型个展再次在德国
  9. 9 【雅昌专稿】濒危工艺如何在新时代起
  10. 10 中国流失文物,在他国还好吗?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