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访】刘若望:像普通人一样表达感情

2018-10-16 16:57:26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张凯
    收藏 评论

摘要: 艺术家刘若望 刘若望:这个是我从今年在国内应该是第一个这样的比较,相对我比较看重的一个个展,因为小的个展也做过几回,在厦门、在上海好像都有,但是那个规模都比较小,因为在杨艺术中心这个空间我在很多年前一直在关注这个空间,也跟这边多少有一些合作,所以觉得这个空间还是很棒的。把我近些年像绘画、雕塑进行…

  

艺术家刘若望

  刘若望:这个是我从今年在国内应该是第一个这样的比较,相对我比较看重的一个个展,因为小的个展也做过几回,在厦门、在上海好像都有,但是那个规模都比较小,因为在杨艺术中心这个空间我在很多年前一直在关注这个空间,也跟这边多少有一些合作,所以觉得这个空间还是很棒的。把我近些年像绘画、雕塑进行一个综合,到这儿来去展一下。主要展出的这些作品实际上都是我大概在近五六年画的一些画,还有是在近几天做的一些雕塑。这次这个题目叫“再造伊甸园”,这也是我这几年的一个思考,我这几年像国内的艺术圈子,我们说圈所有的东西大家都陷到了越来越小的一个范围所以叫做圈,就像体制内的或者是体制外的,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边,大家想把艺术做的越来越商品化,或者是越来越关注什么样的东西能够比较好卖,或者是什么样的东西能够工艺可能会更好一点或者是更亮丽一点。我是希望他是艺术应该进入到一种大众,应该跟大众有一种视觉和心灵上的交流,伊甸园是来自于《圣经》故事里边的一个说法。人类在上帝创造的世界里边这是一个没有罪恶,是一个理想世界。希望是这样一个状态,所以做了这么一个展览。

  最早其实我的理想是要当一个画家,并且我是在03年开始把我的画画的工具和画的所有的画都扔了,因为生活压力非常大,生活压力非常大。我要有一门手艺集中精力从雕塑上有一个突破,能够让我先能够活下去,因为我是怀揣着一个理想自己想到哪儿做到哪儿,怀揣着一个理想,从陕北是一个落后的地方,到县城到榆林,到西安、到北京,我从最底层到农村一步步去走的,走的过程中就是说慢慢会把人变得越来越现实。因为我一直希望自己是能够成为一个画家的,早年从来没有希望自己成为一个雕塑家,但是到了北京以后会发现画画其实是很难生存的,因为我不像很多艺术家,有的有一份工作,或者是支持,我是什么都没有的,在什么都没有里边自己会变得越来越现实。如果我不现实,可能就没有饭吃,我是经历过没有饭吃,没有地方住,被房东给赶出去等等这样的事。所以这是我要从我分析了一下形式,我觉得是这样,从雕塑上做起,可能会先雕塑能够帮别人做点儿雕塑和什么,能够先有一份工作,能够有饭吃,然后再来实现我的理想。所以从03年开始,我把我画的那些画画的工具全部点着一把火都给烧了。烧了以后我就说画画先放一放,到13年的春天因为我工作室变得比较大,我一直觉得画这一块是我的一个心结,我应该要去画。所以我开始从买点儿小的水彩纸,买一点丙烯颜料,一点一点去涂。因为我在我过去一直认为包括现在我一直认为我在画画上的能力应该比雕塑好得多,因为我不善于造型,更善于色彩的表现,但是由于生存的原因我很扎实的学习了很多年雕塑,也做了很多雕塑,心里我是希望画画或者是可以介入到其他更感兴趣的,雕塑也是我一直要持续的一个事情,从题材上来说这是一个互补,雕塑有时候不能够表达这些东西,可能更适合用绘画去表达,或者是绘画对雕塑有一个更好的填补。

  我希望绘画跟雕塑是一样的,只不过表面的像肌理这种方法有一些不一样。实际上整个感觉是一样的。我希望我在画的时候是非常自由的在那儿画、在那儿涂抹,自由的在那儿涂抹,雕塑也是这样的,雕塑我也不是一个很严谨、很拘谨,我希望一个东西放在那儿跟自然产生这个关系,绘画也是这样,我希望我在画的时候是完全自由的一个状态,我不考虑能不能卖得了,我也不考虑谁挂在什么地方,我只考虑我画的这种感觉是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再一个是说绘画和雕塑的区别是什么?因为雕塑每一个想法要去实现是需要很漫长的一个时间,比如说像我们的狼大概做了四五年,后来做《原罪》,做《渡渡鸟》、《百足虫》很多其他的这些作品,做的时间、制作的时间本身就非常长,需要有完整一系列的想法。才能够实现,首先在制作的手法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法来去表现;再一个如何确保你在几年内,四五年还有激情把这个做下去,还有是因为这个像一个信仰一样,你相信有,相信你做的是有意义的才去做,如果你自己不相信了,投入上几年的时间去做这一组作品,再一个需要投入大量的钱,这些钱投入进去就是每一年有一点收入全部放在这个里边,有一点收入全部放在里边,当你自己不相信的时候你根本做不下去,绘画会更自我一些,没有那么理智,就是当我想到了一个想法,我就很轻松的,像压抑了我吼两嗓子一样,吼的好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个时候想要以一个什么样的形式表达我的这种状态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是表面上因为我是做雕塑,所以我把这个绘画像好多体验,把雕塑的体验放到绘画里边,所以呈现出来画的比较厚什么的。因为我跟很多画家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追求一个厚或者是什么,因为我追求的是做雕塑里边有很多手法泥拍上以后就不管了,这种思维影响到了你的绘画,这块颜料就是这样涂上去,哪怕涂的太厚了或者是怎么样,我都不管它,只是继续往上去画。

  举个例子像我早期做《狼来了》,狼来了好多人也有各种各样的争议,其实我基本上不关注这东西,因为当时我在创作《狼来了》的时候是06、07年的时候,全世界的经济都是非常好的,中国的经济也非常好。我当时工作是在索家村,中国第一个比较像样的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室的一个群落这么一个地方。在那儿,我当时在那儿的时候,过去很多比较好的朋友,大家想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大家都好像是掌握很多商业秘密,大家互相没有实话,大家都是我现在非常好,我怎么样。你会感觉到你在这个世界上看到一个你在一个中国最繁华的城市,或者是文化人艺术家最多的一个城市,你的生存是非常孤独的,这种孤独会觉得你是一种非常无助的,看上去在一个热闹非凡的地方,但是大家其实不能够,我们不能够简单的来去交流我们到底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在这样一个环境里边当时我就觉得内心有一种恐慌,因为我从小没有这种安全感,没有安全感,在这样一个环境里边,可能会有很大的问题,因为我们人与人的交往没有这种真诚,整个世界都在这种快速地转,到最后我们将会走向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所以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当时是一种孤独无助的环境里边,我就做了一个人,因为这个人实际上我当时做的是,我是用中国人的方法,中国古代雕塑方法去做,但是这个人既不是中国人,也不是外国人,他实际上是我们做的是一个人,我们想象的一个人,就是一个人就行了,然后和一群狼的一个关系,当时是这样,由于环境造成了这种危机四伏和热闹非凡的环境里边会叫你更加孤独,所以我做了这样一个作品,我最早做东方红的时候,我其实用了一些中国陶俑的手法去做的这个作品,后来用狼用铸铁或者是耐候钢去做的。我已经想到这作品如果放上五十年、一百年,在一个环境里边有很多人去触摸在上面去骑,这个里边的材料、环境和人的关系,这个是我一直比较关注的,我也没有探索什么材料。

  我现在做《渡渡鸟》因为我没有钱了,所以做的小一点,其实我做了很多大的,我慢慢的有钱去实现去铸造,我用不锈钢去做不是说我在赶一个时尚,而是因为《渡渡鸟》是我看到有一本书一个国外出版的一本做《渡渡鸟》模型的书,因为这种鸟由于自身能力退化而消失的一种鸟。在这样的一个鸟,我就用不锈钢来做,一个是表达人类不断地向自然索取去向自然开发,把很多物种的灭绝。另外一块是因为不锈钢这个材料是一个冰冷的,因为不锈钢这种材料给人感觉是没有生命的。你要统揽起来给人感觉是有生命的,因为跟环境,如果一个雕塑放在你家里边经常触摸,是有变化的,是跟环境产生变化的。只有不锈钢永远保持是一种亮的,像一块冰一样,是没有变化的。我们现在看到这种鸟的形状,他就是一个很漂亮的,不锈钢给人感觉很漂亮,很漂亮没有生命的一个形象,并且不锈钢是能够有这种反射像一面镜子一样。我们看这个鸟的时候,这个鸟的身上又有我们自己,又有整个环境,所以希望是有一种互动和人能够参与进来,一方面我们对人不断地对环境的破坏,有一些担忧,第二方面是我们中国人讲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如果我们自身不努力,如果我们自身不去提升自己,的确有一天我们也会像这种鸟一样被淘汰。所以从这样的,我没有说这个东西好或不好,这个作品用这样一个材料他的这个故事和他跟大众体验的关系,看这个作品的关系,我觉得是比较相符的,所以有一些新的探索和尝试。我很在乎的是说和大众的关系,包括像后来做的鸟,还有一些没有完成的已经做完了,但是没有铸造出来的一些作品,我一直希望是与大众有一种趣闻,比较轻松一些,大众在接受这个艺术的时候不是说我要怀着一个什么样学习的心,而是像进了一个游乐园一样,很有趣、很好玩,这个里边我在威尼斯展的时候,西方很多媒体也在,西方很多艺术家和媒体在探讨这种形式把作品放在这儿大家在那儿坐着聊天,手伸到狼的嘴里边,这样的这种形式,是他们原来没有关注过的,他们觉得他们应该要在这种形式里边吸取一些新的方法,对于我们来说当我们不要去做那么所谓的故作高深,而是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说正常人的话,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表达自己的情感就可以了,把作品放在那里,叫大家去体验,叫大家去评判好还是不好,而不是说像我们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专家或者是很多权威,觉得这样的作品是好的,那样的作品是不好的,我觉得交给大众,让大众来体验才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张凯)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年秋季拍卖会
上海道明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12日-13日
预展地点:上海市黄浦区九江路
敬华集粹第十三期拍卖会
敬华(上海)拍卖股份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9月4日-5日
预展地点:上海敬华艺术空间
2019香港拍卖会
贞观国际拍卖(香港)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9月20日-21日
预展地点:香港旺角城景国际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当前指数:6,403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展览 | 什么神仙物件才配得上故宫的宝
  2. 2 【艺术人物】师者,何家英
  3. 3 来自湄公河畔的清凉 宋清老挝水彩
  4. 4 【热点】古城遗址挖掘者讲述故宫良渚
  5. 5 【雅昌专稿】画吾自画,齐白石的超级
  6. 6 【2019年中榜单】中国当代艺术家TO
  7. 7 【雅昌专稿】常沙娜:70年后 再与父亲
  8. 8 【雅昌专稿】天下龙泉 谁是最完美的
  9. 9 中国美术人物:罗霄冰雪山水画
  10. 10 【雅昌快讯】第十三届全国美展版画展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