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讲堂4157期】盛葳:创新史之科技媒介与艺术范式转型的互动(AI)

2018-08-17 08:23:20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谭娟
    收藏 评论

摘要: 导语:2018年7月2日,由四川美术学院当代视觉艺术研究中心承办的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资助项目——“艺术与科技跨学科创新型创作人才培养”开班仪式揭幕,并开启了长达一个月的关于“科技与艺术”讲座活动。13位知名专家学者及艺术…

  

         导语:2018年7月2日,由四川美术学院当代视觉艺术研究中心承办的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资助项目——“艺术与科技跨学科创新型创作人才培养”开班仪式揭幕,并开启了长达一个月的关于“科技与艺术”讲座活动。13位知名专家学者及艺术家参与到此次活动中来,本期雅昌讲堂带来的是由美术史博士盛葳主讲的以“创新史—科技、媒介与艺术范式转型的互动”命名的主题讲座。由美术史博士盛葳主讲的以“创新史——科技、媒介与艺术范式转型的互动”命名的主题讲座。

  盛葳

  主讲人:

  盛葳: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博士、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美术》杂志副主编、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副秘书长、国际艺术评论家协会(AICA)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学术委员、曾获“王森然美术史奖”、“Yishu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奖”、入选“第二届中国美术奖理论—评论奖”、出版有《历史的错位:让.弗朗索瓦.米勒研究》《从超现实主义到自动主义》等著作、发表各类论文和评论近百篇。

  主题·::创新史之科技媒介与艺术范式转型的互动

  第五部分:AI

  正文

        盛葳(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博士、《美术》杂志副主编):除了这种识别以外,要进行下一步的工作,AI还有挑战是这个叫风格转换赛。风格转换是什么意思呢?

  

  波普艺术

  他就是通过AI的软件将原图片的风格合成进目标图片。换句话说,我们原来有一个图片,它有某种风格,然后A.I.会学习图片的风格,然后把另外一张图片变成这样的一个风格。他的这种从技术上讲,它的这种尤其是视觉方面,他用的技术叫卷集神经网络。他就把他的学习分成若干层,比如说首先他学习的可能是这个风格,其次他要学习他的内容,然后一点一点的分层来学习这个东西,在应用的时候,它不会改变目标图片的内容,它只改变目标图片的风格,这样的软件也非常多,然后当然也在进步也有问题,这是肯定的,这个是现在比较流行的一个软件,一个俄罗斯战斗民族开发的一个软件。这个软件非常流行,我们来看一下他为什么拿这个软件作为例子来讲,是因为它使用的数据库是艺术作品,以艺术作品的风格作为他的原图片。好,其中它有各种各样的风格,比如说其中一个风格是美国的波普艺术家利希滕斯坦的走向,巴洛克就是目前的风格,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能够对它来进行转换,这个是我然后在下面这一栏当中,你可以看到有利希滕斯坦的走向巴洛克这件作品。左图是原图片,右图是运用过后的图片,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种波普风格在对这种波幅风格进行运用的时候,软件能够相对来说比较好的完成。

  

  波普艺术

  盛葳(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博士、《美术》杂志副主编):我们给他的这个要求,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右图上测的云那一部分,其实完成的并不够好。它之所以能完成得好,是因为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这个作品本身是写实的,后面我会谈到这个问题。这是另外一张图片,是康定斯基的叫横线这么一件抽象的作品。当我们用抽象的作品将一件抽象风格的作品来应用到同样一张图片的时候,就出现了问题。按道理说,他计算的结果应该是一个抽象的东西。但是AA的前提它指学习风格不改变内容,因此当我们看到右边这个图像的时候,基本上很难跟康定斯基挂上钩。不是同一个东西,所以这个时候AI的设计依然在视觉方面还是存在一定的问题。这个是还有一种风格是蒙克的呐喊。那么像这种艺术作品,它并不能适应适用于所有的场景,它是一个比较焦虑的,带有一定恐慌的这么一种情绪,那么这种情绪不能不可能被应用到所有的目标场景当中都是用。所以当我们在应用这样一张场景的时候,可以看到左边是爱情片,右面是恐怖片,又变成了这样一种结果。所以软件在目前在这个领域应该算比较好的一个软件做得比较好,但是他也并不能让我们感到满意,它并不能让我们感到满意的原因并不仅仅是技术原因,还有对艺术的理解。就像文科的绘画一样,这个并不是技术问题。那么还有举到的一个例子,就是它的关于AI的绘画的稳定性问题。在2017年也是去年的时候,波兰的画家科比他也是一个电影导演,他就创作了一部电影,可能去年很多人也看,今年很多人也看过叫挚爱梵高这么一部电影,这部电影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不是实拍的,它是画把所有的场景每一帧都化成了凡高的绘画的风格,以绘画的方式来讲述凡高最后几个星期的人生,最后几个星期的经历!按照每秒钟12层计算,最终公映的版本是95分钟,它会包含6万多张话。那么如果这6万多张话,我们通过刚才那样的AI去实现的话,成本特别低。但是这个导演最终并没有用,AA因为就像我们刚才看到的一样,AA它目前的稳定性还是有问题,另外他对艺术的理解和人还是不一样,如果说我们说它是人工智能的话,只能说目前的AI还不够人性化,还不够人化,所以作者导演最终他就在一个众筹平台上来获得投资,并在15个国家招募125个画家,在对这125个画家进行凡高的绘画风格的训练以后,让他们来为他进行每一帧的创作,最后创作了6万多张手稿出来,才做成了电影。那么在之前我们看到的所有的AI它都是模仿性的,它并不能它也可以创造,但是它的创造特别有限。后来我们说艺术家能不能被机器所取代?

  

  至爱梵高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AI能不能有艺术的原创性?如果AI她只是能够模仿,那显然它并不足以取代艺术家。如果AA她所创造的东西具有原创性的话,它是不是能够取代艺术家?当然现在我可以把它作为一个问题提出来。那么在美国的罗格斯大学,它的人工艺术人机计算机艺术与人工智能的实验室。查尔顿学院的艺术史系,还有Facebook的一个人工智能团队,这三个单位就联合创造了一个AI的画家,叫根。GAN然后后来叫深层式对抗网络,后来他又做了一个升级版,叫Can就是创造性的对抗网络。那么这个东西就变得很有意思了。他们让他们学习,学习了现代艺术,大概学了8万多张现代的抽象艺术的绘画,在学习的基础上让它来进行创作。这是这上面的图都是机器创作的。然后在创作完以后,他们组组织了一场图灵测试。所谓图灵测试是什么意思?就是指的机器的创造的一个结果出来以后,通过人工去识别它。如果它被判定为这个结果被判定为世人创造的,那么它就通过了这个测试,如果他仍旧被判定为是机器创造的,那他他就不能够通过这个图灵测试这种东西,在我们打电话的时候特别明显,比如说你打过去,对方说让你按什么需要更多服务,请按及,这肯定是机器,你作为我们作为人类的裁判,一下就能听出来,当他说的是更人性化的话时候,有的时候你不能分辨,那么这个时候他就通过了所谓图灵测试。那么在图灵测试在这一场图灵测试里面,它有一个对照组,这个对照组是当年的巴塞尔博览会上的艺术作品,一组是巴塞尔博览会上的艺术作品,一组是机器人,Can创造的艺术作品,作为两个对照组,然后有同一个评委,会是由人组成的去判断他们。结果这个结果非常意外,就是巴塞尔博览会这些人画的画家只有41%被认为是人类创作的,而这个AI的作品有53%认为他们是人类创作,所以他通过了图灵测试。这说明它具有比较高的原创性。但是我想艺术家到底能不能取代人类的艺术家,可能还是非常有难度。首先因为艺术它并不仅仅是绘画,如果我们把上述的一切规划了置换成雕塑的话,那艺术家AI那是很难去又需要更大的升级去做他。如果对于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纷繁复杂的当代艺术,我觉得今天的AI根本就束手无策,没有办法去处理,也没有办法学习,因为在当代艺术和当代艺术作品之间,他们完全不存在关联,也无法把他们判断为从形式上判断为都是艺术,因为现在AI只会从视觉上去学习什么是艺术,而没有办法从理论上理念上哲学上和美学上去理解什么是艺术。这种区别就像下棋和打仗的区别。下棋,我刚才最开始的时候说,AI为什么总是跟骑手们过不去?因为第一这是一个高智商的活动,是一个很好的方式。第二,它并不需要太复杂的,他没有太复杂的干扰,它特别单纯。一旦当它变得复杂的时候,AA可能就非常有困难。非常有困难的意思是指今天的AI可能束手无策。同样它也可以指它需要无比的进化,到未来,AI才有可能对复杂的局面作出综合的判断,那么打仗就是这样,战争。

  

  绘画机器人

  盛葳(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博士、《美术》杂志副主编):战争影响它的因素太多了,不仅仅是两方军力的简单对比问题,也包括政治问题,外交问题,天气问题,士气问题,都会影响到一场战争的结果,并不仅仅是说你有一个什么枪,我有多少子弹能够解决的,你有F16,我有F22就一定能打赢你,未必。这个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的一普雷毒气战。那么战争天气也有可能会左右左右战争的局面。那么如果当我们把AI直到战争当中来的时候,他不仅仅要向下棋那样去判断每走一步怎么样,每走一步的影响因素太多,他还要去需要去学习和判断天气,外交政治等等因素都需要判断,那么AA肯定是一个特别强大的AI,至少现在还没有地儿有一点根本性的问题,在不同的时代艺术它有着完全不同的哲学内涵,物质形态和视觉样式。不同时代的艺术之间它的转换,所谓范式的转换,其实是让人匪夷所思的。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完全是基于人文主义的人为的结果。直到今天为止,我们所有的艺术根本上都不是基于技术的,而是基于人文主义的。因此技术AI能不能对人文主义作出判断,对人的行为作出判断。人的行为有时候很诡异,很难去预测的。就像是达芬奇能不能预测速度上,我觉得非常困难。他甚至不知道小便池是个什么东西,更不会预测这是一件艺术作品。那么A.I.能做到吗?如果能做到,它的计算能力一定非常超超长。第三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从技术影响艺术的角度来看,像比如说以视觉机器为例,视觉机器一方面它会辅助艺术家,而一旦视觉机器可以创造出来以假乱真的艺术的时候,比如说一开始方格子都是丢了的,这个事例就是怎么样?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怎么样画画,它是一种辅助手段,一旦这种辅助手段,比如说变成了照相机,它可以完全替代艺术家的时候,人类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人类的解决方案从来都不是试图比机器做得更好,而是去改变游戏规则本身。我并不去说我人要比机器做的更好,而是说我改变艺术本身,我改变的艺术,你照相机就做不到了。比如说我们的艺术从逼真变成了表现,那照相机就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人的方案不是去比机器做的更好,而是去改变游戏规则,换一句话说是改变艺术的规则,那么这种艺术的规则显然是跟人文主义有着极其直接的关系。因此从以上三点来看,艺术呢目前来看或者是在相当长的时间来看,都无法被AI所取代。当然从理论上讲,AI有可能会取代,也有可能会取代艺术家,但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有超强的计算能力和算法,能够判断人世间的一切。每一个只要存在在人世间的任何因素的现状以及未来,他都能够凭借他超强的运算能力和运算框架去预测。

  

  人工智能

  那么如果真正能够出现这样一种AI的话,AI肯定不是AI,它肯定是上帝。只有上帝才全职全能什么都能知道,如果出现了这样的AI还会有人类吗?那么如果没有了人类,也谈不上艺术的问题了。所以我想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至少不在我们目前的预期之内,在可预期的范围之内,艺术不会被AI所取代。但是同样反过来说,这种影响是互动的,AI肯定会变成影响艺术范式发展的一个要素。就像什么呢?就像照相机出来以后,它虽然艺术没被照相机所取代,但是照相机的出现显然改变了艺术的方式,就是这样一个逻辑。A.I.对艺术就目前而言,他们的关系大概就是这样一种关系。所以当我们在看科技和媒介的时候,它只是其中的一个动因。当它改变社会生产方式的时候,才会产生全面的影响。如果它只是一种技术本身并没有改变社会生产方式,它就不能够对艺术范式造成巨大的影响。他也许会局部的改变某种某个艺术家或者是某种艺术风格,但是他一定不会全面的改变我们的艺术范式。一方面它会改变艺术生产方式,从而改变艺术范式,同时它也会直接的对艺术范式的转型形成影响,而在艺术范式和社会生产方式之间同样会形成一种关系,所以这是一个三者之间的这么一种方式。那么我们之所以之前一直会对这个机器或者是对高科技有一种信心,它是基于前卫艺术的理想。

  

  智能机器人

  盛葳(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博士、《美术》杂志副主编):那么从头看来,从印象派开始,一直到录像电视到互联网,再到AI其实艺术家们对他们所寄予的这种希望,都是一种前卫艺术的希望,是一种左派政治的,希望,他们变成一个大众的乌托邦,而且还具有批判性。这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困难的,但是作为一种艺术理想而言,它似乎一直潜藏在前卫艺术的前卫艺术家们的心里,但现在支撑他们的左派政治正出现问题,全球化正在遭遇一个被逆反的这么一个状态。在90年代初期的时候,在法国巴黎举办过一场这个叫大地魔术师的展览,在这场展览上就有50个非西方艺术家和50个西方艺术家共同来参与这个展览。那么那个时候我们对全球化充满了信心。但是在今天我们可能很难想象在巴黎的恐怖袭击以后,在巴黎在组织一个中东艺术展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所以这就是所谓利全球化。那么今天贸易战所有的问题都在围绕这个状态解决,都在围绕这个状态展开。那么左派政治一直是在持批判的,对这种包括拒绝伊斯兰难民进入这些问题是持批判态度的,而一旦让他们进入之后,变成一种灾难以后,所谓这种理想派的左派政治本身也变成了自己有点打脸。那么这种大众和乌托邦能不能实现也是个问题,而我们对科技的信心正是来源于这一点,对艺术的信心,也是对艺术未来的信心,正是来源于这一点。所以上一届的威尼斯双年展的名字叫艺术万岁,他是希望为我们的艺术重新来找回一个自信。在今天很不利的这么一个局面下面。但是我想反正从艺术和科技的角度来讲,还是应该对它保持信心,因为在座的很多都是艺术家,艺术技术它既然不会取代我们,我们就应该对他保持信心。

(责任编辑:谭娟)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AI 技术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文雅致趣——中国古代器物
北京惜奇堂国际文物鉴定有
预展时间:2020年8月18日-21日
预展地点:惜奇堂网拍
2020年秋季亚洲古董艺术精
金洲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8月31日-9月5
预展地点:2255 Clement Str
2020季度网络大拍
上海呗美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8月10月-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呗美网拍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23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艺术头条研学游】顶级学者带
  2. 2 吴鸿:沙数
  3. 3 烟云过眼山犹在——画家何昌林先生杂
  4. 4 【艺术号·专栏】季涛:“结构牛”下
  5. 5 【雅昌快讯&视频】重装上阵再出发 20
  6. 6 【雅昌快讯】上海匡时春拍:刘广云《
  7. 7 【雅昌快讯】北京诚轩拍卖2020年春拍
  8. 8 【艺术号·专栏】马学东:直播带货艺
  9. 9 “宝丰大博瓷画文化”董事长张柳松先
  10. 10 嘉兴这八景,因吴镇而永载史册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