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专访 | 范铁星:国际上更看重的还是中国画传统的东西

2018-08-10 09:58:20 来源: 艺术家提供
    收藏 评论

摘要: 艺术家范铁星 范铁星,1958年生于西安市,现为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美术师。早在少年时代他就对绘画有浓厚的兴趣,学生时代就长期坚持素描、速写、和色彩的练习,七十年代初曾师从康师尧、马云和温友言教授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八十年代初,入西安美术学院进修…

艺术家范铁星

  范铁星,1958年生于西安市,现为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美术师。早在少年时代他就对绘画有浓厚的兴趣,学生时代就长期坚持素描、速写、和色彩的练习,七十年代初曾师从康师尧、马云和温友言教授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八十年代初,入西安美术学院进修学习并得到张之光和丰兆民等老师的指导,后成为一名专业美术工作者。1996年在陕西省美术家画廊成功举办了个人画展。之后沉寂近二十年,潜心作画、默默耕耘至今。

  记者:您出生在50年代末期,当时是非常严重的自然灾害时期,人在时代面前面临着严峻的考验,那样一个时代对您以后的人生道路有什么重大的影响?

  范铁星:那时子女多,子女的吃饭问题都是一件大事情,根本就顾及不上孩子们的个人爱好。上学以后,学校有美术组,就开始学画了,觉得非常有意思。文革开始就满街上去画大字报里面的漫画,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喜欢这个。然后糊里糊涂就中学毕业,基本上大部分人面临的就是上山下乡,到我们下乡的时候基本上进入到晚期没有那么严格了,我母亲没有工作,父亲民主党派,也没人管,所以就没去。我是社会青年,第一次工作的时候,就是冒别人的名字干的临时工。一年后到一个社办厂去,因为我会画画,大部分工作是在做宣传工作。每个单位都有一块宣传板,我每天上班就画宣传画和写字。

丰雨楼景之一

  记者:在学画过程中受到哪些老师的教授和指点?

  范铁星:在工厂那边看到了康师尧老师用圆珠笔画的桂林山水写生,感觉非常好。然后认识马云老师,马老师教我素描,还有温友言老师教我素描和颜色,也就是从这时起开始正规的学习画画,从十几岁一直画到82年底,后来到黄河厂就搞专业,成为专业的美术工作者。在西安美院进修的时候,张之光给我们代国画,就这样一步一步画起来的。一个画中国画的人要有自己的感悟。我学花鸟画起手临的就是八大,还有李苦禅。当时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大写意。当时我拿着画去张之光那聊过一次,他说:“你就学齐白石的。”然后我就开始临摹齐白石,但是我临摹并不是照着画,我是临摹里头我想要的那点东西。我的画就这样过来的,但是我就没想这么多,也没想要卖过。

采访现场

  记者:你怎么看待那段时间自己的创作,为什么会有烧画的习惯?

  范铁星:我当时在吉祥村的时候,每年的画要烧掉很多,几麻袋全部烧掉。我们院子有个锅炉房,我每年攒一年,一到冬天一整理,多余的画的不好的全送到锅炉房烧了。我在那住了很多年,年年都是这样。96年我办了个画展,那时也看了好多很有名的原作,我就觉得想要的东西还很多很多,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一直画画,基本上在社会上就没有参加任何活动。

  我一直在吸收不管什么门派的画。一幅画从远处看好像有一种东西,从近处更要读出好多东西。笔墨纸砚能生出好多变化,这种变化是任何复制出来的东西达不到的,它有一种就是人和画的那种感觉,其实应该有一种生命的感觉,有一种活龙活现的东西,是一般用语言表达不出来的。

  在纸上一落笔,画面就定型了,其实就是开始那一笔,后面都是慢慢围绕着这一笔在创作的。然后再来不断弥补中间的缺点错误,把那些画画败的地方来再纠正它。每个人在一个阶段是一个阶段的认识,一个阶段是一个阶段的绘画,风格是不一样的。

  在画山水的时候,其实画的过程中脑子想了很多东西,画的过程中,有时候想到人生的感悟,有时候想到佛学的思想,那种思想的变化是无穷无尽的,在画里头无形中就出来。

  看八大山人的画,他的画很静。其实最静的时候心里是最复杂的时候,当一个人坐在那儿看着不动,其实他心潮起伏,他内心也是一种动。

  记者:您怎么看待时代的审美以及中国画创作的核心是什么?

  范铁星:每个时代的审美观念不一样,他所要求的就不一样,但最美的东西就是善和真。比如说山水画应该是可观可游可居。风水就是自然规律,有山有水有院子,我能居住在这里。我的山水一般都不是那种非常雄伟的,但是仔细看一看,一定有那种生活道理的。墨色一定要有一种温润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出来。

  视觉艺术首先是你自己认为美不美,能打动自己的再想办法去打动别人。你不可能让所有人跟你的审美观念一样,只能是有一部分人能和你一样。一定首先要好看。然后在里头再加更深层次的东西。

  绘画不用太多的语言去说,它得让人去看。一幅画在不同的时代每个人解读不一样,这牵扯到一个人的风格问题,绘画风格是一个漫长的形成过程,这过程永远是不可能和古人一样,但是要学习古人。你的社会环境和意识形态和你所接受的教育一定和他们不一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所接触的东西和你所学到的东西和你所处的环境对你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有影响,那么它自然也就流入到你的画里面去。

  记者:在你整个艺术绘画道路上,有没有受到过一些重要人物和重要作品的影响,对你影响非常之大,能改变你的艺术探索转折点的?

  范铁星: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是没有。凡是要学花鸟画,有两个人永远绕不过去,一个是吴昌硕,一个是齐白石。这两个人在学习的路上是榜样同时,也会是阻碍你发展出自己艺术路线的人。那么怎么能面对,要学到东西,要学他的精神,这两个人是高产作家,也很勤奋。勤能补拙,再有天才你不画也是零。再笨画多了也能有一定的收获。如果你有天分又勤快,你一定能走的更远。不可避免地要吸收古人和今人的好多东西,尽量吸收前一代人的绘画,它是经过时间考验的。现在画山水画的人绕不开黄宾虹,这些人就是指路明灯。

  我最爱看名人的早期作品,看他的早期作品就知道他的晚年作品其实一切都是在完成他早期作品的梦想,走了一圈回到开始的时候。就像在爬山,最精彩的时候就是中间这段,当你爬到任何一个山顶高峰的时候都是雪山。不管西方的艺术也好,东方的艺术也好,任何艺术的一个最高境界应该都是通的。画画要追求境界,境界高了以后画就慢慢越来越高,技术是为画服务的。

采访现场

  记者:几十年在绘画艺术上可能有意无意的都会有一些阶段性的东西,比如说您在96年举办过个人画展,当时是什么情况,当时在绘画上的认知和探索以及现在会有什么差异?

  范铁星:说实话就是我当时就是想要办个画展,还有一种张扬自己的感觉,大家评价也还不错。办完画展的一两年,我就发现里头问题大,还是不行。我从开始画画到现在我没有画过重复的画,画完一幅画一收卷起来我就不看它了。每年在12月30号我就把全部的画打开开始整理,这一年画的好的就装裱,不好的就放起来或者当垃圾扔掉。然后第二年继续,一直这样。

  好多朋友找过我,说是想要一张和以前一样的画,那我是肯定画不出来的。我画画从来不起稿,有些朋友说给我画个什么,我想好了就画不了。我很少画过命题那种的,也没受过那种训练。以前画宣传画,我就感觉很不自由。我画画比较随性,所以很少画命题画。

采访现场

  记者:刚才您谈到现在一味的临古,但是我们也不可能回到那个时代,毕竟人是不一样的时代。您也曾经去过很多国际上的展览,看过其他国家的作品,就在当下您觉得中国画的发展或者水墨画的发展,未来有什么趋势?

  范铁星:应该还是像写书法一样,一直有一个正统的线,写出来的字要叫人能看懂,这第一步。第二步就是你所包涵的各种东西,画也一样。

  不能说你的画所有人都不懂,就自己这样跟人解释,这是不对的。首先你画要能打动别人。这画看着还好,还舒服。就像做了一个菜,比较合胃口。

  我看了好多日本人的画和还有参加征稿的中国画,能在世界上站得住脚的,应该还是中国传统的东西。不同地方的不同时候产生不同的美。社会上需要有花有草,有大花有小花,各种颜色都有。绘画就是体现你个人的东西,你就是你,绘画就是你自己的代表。你是要满足这个时代呢,还是一直坚持自己的东西呢,这就看个人选择的路。

  我一直认为绘画是一门冷艺术,不像影视作品它属于热艺术。绘画艺术一定需要多少年的沉淀。但是现在媒体很发达,现在的画家很好成名,但是也有一个缺点,相似性太大。

  一个获金奖的作品,就有一批获金奖的作品,个性化东西少了。为什么古人绘画的差异性很大,半年都见不上一次面。见了面就是我拿你几张画,你拿我几张画,因为没有印刷品,都是自己在自己的地方画画。清朝的八大和石涛,他俩的风格差异有多大,那四大高僧的,风格都差异很大。但是要仔细看着他们,每个人的作品都很好。但他一定都有共性,他们都继承了中国传统绘画,那么当代的大画家大师都是继承传统的。

  要见证一个伟大的画家只能交给时间,谁说了都不算。现在当代很多画家只有几百年以后的人说他影响了几百年,作为画画的人你就认认真真的来画你的画。以后能是什么样子那不是你来决定的,那一定是要叫时间和历史来说。

  记者:艺术的名声只是留后人来评价,您其实把自己归属在传统的路上,那您觉得在日本获奖这几幅作品是哪些特质或者风格打动了评委?

  范铁星:还是中国传统的东西,日本人对中国传统是非常认可的,他也能看懂。日本的绘画受西方冲击比较大,它画出来东西和中国人是不一样的,但他老想去追求那一点,追求不出来。但日本书法真能打动我,看到好多日本人写的书法有的比中国人写得好,就写得中国传统那些东西。民族性的东西一定是世界性的东西,中国山水画也好,但这种传统不是僵硬的彻底地模仿古人,你一定在里头吸收掉你所需要的东西,来走你自己道路。

  日本人画的浮世绘比不过几百年前画的浮世绘,不是技术水平达不到,其实是意识形态不一样,它也不可能回到那个时代,这就是时代的差距。能从前人遗留的东西吸收到给我们后代人,而得到新的东西,这就叫传承。复制祖宗是没有意义的,要有自己的风格,不要和他人太接近了,走自己的路。

丰雨楼景之二

  记者:2018年也是您离开社会工作岗位的状态,其实在绘画艺术上来说可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更自由地进行探索和创作,那么就是在个人绘画道路上探索有没有一些主题性的或者说是方向性具体计划?

  范铁星:我没有很具体的很细化的计划,我时间比较充裕,安静以后我的绘画就可以画的更细更深入。今天画一张有些地方还没达到满意,再来还没达到再继续,不断地来达到一个渐进的过程。一张画很难按照设想的方向走,在偶然间画了很多很多作品以后,有一张作品比较满意,这就很了不起。

  绘画应该是一门遗憾的艺术,一定不可能把它画得完全达到你的意思,那样也就没意思了。天地本来就不全,宇宙里头也没有绝对的圆,只是在无限的接近。永远有追求永远达不到你要追求的东西,就是你快到快到了永远是到不了,你在追赶自己影子一样,永远就因为这个才不断的在追求,永远是不可能完成它。理解这一点以后你就可以很轻松的绘画。画的过程中是一种享受,就像看球要去享受踢球的过程。画画的人和观画的人感觉也不一样,画画去掉名利心就行了,多享受画画的过程。

  画挣多少钱跟你画画的过程没有关系,一定要剥离开这点。轻松了没有那么多负担,绘画的思路就打开了,精神负担一旦背上就跑不动。

丰雨楼景之三

  作品欣赏

(责任编辑:张媛)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中国画 专访 范铁星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4%当前指数:6,922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专稿】重读陈逸飞:海上旧梦过
  2. 2【雅昌讲堂4144期】梁超:麻木的神性
  3. 3【雅昌讲堂4146期】张尕、王郁洋、张
  4. 4【雅昌讲堂4140期】梁 超:麻木的神性
  5. 5【雅昌讲堂4135期】Giovanna Berta
  6. 6【雅昌专稿】今天该以一个什么市场高
  7. 7【雅昌带你看展览】吕敬人:从书籍装
  8. 8【雅昌讲堂4134期】对话:逸韵飞语—
  9. 9【2018春拍热门艺术家】庞薰琹:就是
  10. 10【雅昌讲堂4133期】Giovanna Berta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