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为了远方—赵宗团书法展暨书法作品研讨会在深圳艺廊成功举行

2018-07-26 10:26:33 来源: 深圳市书法院
    收藏 评论

摘要: 2018年7月21日下午,由深圳市文联、深圳出版发行集团主办,深圳市书协、光明新区文体教育局承办、光明新区公共文化艺术发展中心协办的“为了远方——赵宗团书法展暨书法作品研讨会”,在深圳艺廊成功举行。 深圳市文联名誉主席罗烈杰,深圳市政协常…

  2018年7月21日下午,由深圳市文联、深圳出版发行集团主办,深圳市书协、光明新区文体教育局承办、光明新区公共文化艺术发展中心协办的“为了远方——赵宗团书法展暨书法作品研讨会”,在深圳艺廊成功举行。

  深圳市文联名誉主席罗烈杰,深圳市政协常委、民革深圳市委会副主委陈锦华,光明新区文艺教育局副局长包小红,深圳市曲艺家协会主席吴金富,光明新区公共文化发展中心主任陈英,光明新区文艺教育局文艺科科长武玉蕾以及深圳书法界嘉宾:深圳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李静,深圳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王道国、刘勋勇、赵永金,深圳市人大代表、民革深圳市委中山书画院院长许介川,深圳三品美术馆馆长黄海林,深圳技术大学副教授、深圳女书协副主席徐磊,著名青年书法家彭双龙,宝安区书协主席李高扬,光明新区书协主席刘斌,著名书画家金威昕等文艺界朋友、书法爱好者二百多人出席。

  此次展览从作品创作、作品集出版筹备历时两年多,展出50幅作品,涉及多种字体,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前往观赏的市民络绎不绝,在书博会期间为广大市民送上了一份文化大餐。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雅昌文化印刷、当代书坛泰斗沈鹏先生题字书名,著名书法家、中国书协理事周祥林作序的作品集于当天首发,作品集收入作者60幅精品力作,包括当代名家题字、文字点评等。

  开幕式结束后,在书城多功能厅举行“赵宗团书法作品研讨会”,由深圳市书协副主席、深圳市书法院院长赵永金主持。王道国、许介川、徐磊、彭双龙等书坛名家以及三品美术馆馆长黄海林纷纷发言,他们从不同角度对本次作品进行评析,现场气氛热烈。市书协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李静作最后总结。

 赵宗团书法作品研讨会实录

  时   间:2018年7月21日  16:00—18:00

  地   点:深圳中心书城南区多功能厅

  学术主持:赵永金(深圳市书协副主席、深圳市书法院院长)

  实录内容:

  赵永金:今天来参加开幕式,并且应邀主持下午的学术研讨活动,感到很荣幸。刚才我们大家都看了展览,同时也拿到了作品集。宗团兄作为深圳中青年书家代表性书法家之一,也是我们在座书法同仁的老朋友。

  今天的展览氛围非常好,大家都非常熟悉,展览可以从作品上到作品集,到后续的研讨,还是层次很高的。我们整体上可以看到水平上也比较整齐,加上作品集的首发和这样的研讨学术活动,使展览得以扩展和延伸,进一步丰富了展览的内涵。

  “为了远方”我觉得这个名字提得特别好。高晓松所作的一篇歌词《这世界不止眼前的苟且》有一句: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我给大家套用一下: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书法与远方”。那么,“为了远方”这四个字也很朴实而丰满。这四个字也表达了宗团兄的人文志向,也表达了他的书艺求索追远、向古人经典书风的艺术追求。著名书法家周祥林先生在序言中说道:“书法就是他的生命,是他生命中最远最远的地方。”

  刚才李静主席在开幕致辞上讲到,对他的作品以及他本人都予以高度的评价,让我们对这次展览的作者和作品有了一定的认识。我本人也知道宗团兄筹备这个展览有两三年的时间,从筹备出版作品集到准备这个展览,宗团兄都很用心。今天如期跟大家见面,集中展示了宗团兄多年的书法成果,展览和作品集的首发在此成功举行。

  作为创作者来说,作品能得到社会的认可,通过组织、策划、展示、出版、研讨、交流和后续的宣传来推动其艺术的成长,我觉得这是对作者本人书法家艺术成长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他拿出厚厚的一本精美的作品集展示在大家眼前。规模不大,但层次较高,这个展览,加上学术研讨,这是一个很好的展览模式。

  今天大家可以根据书家本人的思想和创作状态,也可以就作者每一件作品,或者是某一件作品进行中肯的评价,也可以从书家的成长道路,艺术研究等等提出中肯的意见,各方面的意见汇集到一起,研讨的效果会好一点,对作者会起到更好提醒和建议作用。由于时间关系,建议大家发言时间控制在5分钟之内,首先请市书协副主席王道国老师发言,大家掌声欢迎。

  王道国:很感动,本来今天有安排,宗团兄很早就发了微信,跟宗团是2007年认识,宗团到今天也是十年磨一剑,这次是比较全面,还有作品集出来,这是他用了好几年的时间。他是专业搞书法的,很早就出来了,而且接触的老师都是圈里面的名家。人的积累,一个是除了自身读书、阅历,跟你交的朋友圈也很重要。经常跟这些人打交道,说明他的起点和脉络是比较清晰的。今天比较全面看到他的展览和作品集,这个作品集更丰富。

  我简单地看了一下,整个主调行草书为主,这是最难的,也最容易发挥个人性情的书体,这里面楷书只有两三篇,隶属两篇,其他全是行草书,行草书占主要部分。而且他的格调,除了原来的地域书风之外,加上深圳的包容,他的格调还是宋人的情趣加上魏晋,他临的二王手札用了一些。路子很正,而且取法也比较靠前,也深入到了一定的程度。目前这个风格看起来好像没有脱开明显的个人风格,这种东西在全国,甚至在深圳也很多,当然基础摆在这里,不用着急,我们都一样,都在路上,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有你面貌的时候。

  他在教学,有很多人搞书法教学,对少儿教学,跟成年人专业的书法教学体系还是不一样的,从作品里面我们能够读出来,宗团是比较矛盾的,过去的书法,去书法院也学过,没有受书法院的很多影响,这跟你个人做人也有一些关联。但是你的作品集里面,可能无意识的,这些作品写的虽然都是行书,流露出来的对楷书和少儿教学的痕迹还是比较明显的。我们可以看到大字对联楷书的写法,凡是大字的,第5页,还有第115页,唐楷的痕迹还是比较明显的。里面有一些行书的用笔就是刻意的钝笔、凹角还是比较明显的。这个痕迹可能是无意的,如果长时间对少儿进行规范教育,唐楷教育,在创作中很容易流露出相应的东西。但是你的理论有的又特别精彩,里面有两个扇面,写得很潇洒、很随意,书写性很好,89页和113页,这种痕迹相对来讲少一些。专业作者写出来的东西,从技法层面走向自我修行的过程,是比较流畅的体现。通篇来看小段行草书比大的要成熟一些,尤其是大字的对联这种,在转折上感觉到有一些生硬。

  篆书没有看到,隶属有两篇,任何一个书家,你主攻写草书,最后肯定是五体皆通的,单纯写某一个书体肯定写不到一定的高度,还是希望全方位打通,为你的行草书增加营养。还有临帖,这是我们一生中必须的功课。看了你里面临的二王的手札,这个大家都很熟悉了,做得很精道、很精细。对帖的理解,你这属于精临,完全照原贴精临,《二谢帖》,一个是字法,一个是笔法,笔法里面可能理解的还是有一些偏差,像左边《二谢帖》“左边剧”这几个字,用笔还是凹点太多,圆浑不够。另外《快雪时晴帖》,实际上是王羲之里面的古法,你也把它写成了今法,《行穰帖》、《快雪时晴帖》和《姨母帖》这三个帖属于古法,就是篆、隶的写法写得比较古厚,写出这种风格。当然你这种尝试,把它写成今法,写成很流畅、很潇洒的方法也是一种尝试。但是作为一种精临的话,还是遵照原帖,在这里面去挖掘比较好。

  整体来说非常好,路子很正,书卷气也逐渐体现出来,也不杂,尤其是看展览格调都很统一,主调归在魏晋宋人小行书这一路,向你学习。

  赵永金:感谢道国主席的精彩评析,从宗团的学术交游,再到书风主调的评价,从格调到个人风格的不足都提了意见,道国的评析是非常有学术价值的,值得宗团兄,也值得在座的书法同道深思。

  黄海林:大家是专业的,我们只是一个平台,专业上的东西我就不说了。我对宗团兄的感觉,他对书法有敬畏之心,每一个书家都应该有这种敬畏之心才能走得更远。因为他有敬畏之心,所以他能够对同道们,对老师们特别谦恭,能够得到很多名家和老师的指点,这是他能够走得更远的保障。我们作为推广书画的,光明区算是深圳市一个比较薄弱的地方,希望今后在这方面做更多的努力。

  彭双龙:宗团兄的展览很早前就知道了,出书很早之前就有交流,后面让我写一点评的文字,这是前年写的,包括中间办展的过程中我们也交流过,这次终于看到了展览亮相,非常开心,去年做展览,我就深知做展览的疲惫与不易,特别是从三年前就开始筹划,一直到现在,这中间的煎熬可想而知,我特别感动,他在精益求精,包括场地的选择和时间的选择,经过不断打磨,最终把展览和作品集展现在大家面前,这种工匠打磨的精神特别让我佩服。展览不要拖,拖到什么时候就煎熬到什么时候,不如早点办,早点办了后面就轻松,他这几年为了展览操心不少。

  看到展览和作品之后蛮感动的,作品量不少,能够感觉到他的几点气息。第一个是“净”,用笔也好,气息也好,特别“干净”,不杂不乱,让人一看,铺面而来一种清净、干净的气息。第二个是“静”,整个作品的风格、面貌,包括体现出来是一种“不激不厉、风规自远”的安静的感觉,看了之后也能让人感觉到像书生一样对传统充满了敬畏。第三个是“敬”,他内心对传统,包括文人的雅趣、雅意是充满敬畏的,所以他出来的东西让人一看有敬畏之心,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这里面表现出的几点气息也是值得我好好学习和研究的。

  具体看作品,我早期有一个小的随笔,看了周国平的散文《丰富的安静》,他讲的是人生,他说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我早期也想着追求安静,但发现这个安静是经历过岁月,经历过丰富之后,然后再去找安静,那才是真正的安静。我看宗团兄也是这种感觉,目前的安静也是他一种积淀的体现。但是这种安静是以丰富为前提。宗团兄在安静的基础上再找一点丰富性、变化性,在变化性、丰富性的基础上再把安静融合进来会更加有味道。这是我个人的体会,不一定对,也是互相学习。

  因为今天都是自己人,没有外人,可能要注意的一个点,有一句毛泽东的词“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郁郁”两个字要用繁体的,你用的是简体。因为当局者迷,我做展览的时候也是请很多人看,提了很多建议,然后回去修改。

  还有一个书写性特别好,里面大部分都是古人的诗词和文章,97页写的信,我刚才一看觉得非常轻松,这种轻松是你自己在书写当中真正体现了自己。我在创作展览作品中总想给别人看,想把自己最好的东西展现给大家,但是一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创作的时候肯定会拘谨,肯定会放不开,所以表达的并不是真实的自己。但是这个信暴露了自己的内心,还是比较轻松、雅意,没有那么注重讲究。恰恰是这种东西,我觉得体现了“日常书写”,包括我自己也在加强这方面,“日常书写”,抄抄笔记,写写信,非常雅意,更加轻松。

  赵永金:刚才双龙兄评析谈到宗团兄胸怀敬畏之心面对书法,包括他对本次展览的展出和作品的出版都跟我多次沟通,两三年来,我非常理解宗团兄为这次展览和作品集所付出的心血,他是以敬畏之心面对书法的,这点让我非常敬佩宗团兄。双龙也提了他的观点,对书风清净、安静和敬畏。在作品集里面双龙也写了评论,最后用两个字“清雅”。

  下面有请深圳技术大学副教授、中央美院书法硕士徐磊,徐磊也是深圳女子书法家协会的副主席,请她来评析一下。

  徐磊:刚才听王主席和双龙兄讲了非常专业的意见,我和宗团不是特别熟,我们只是在一些展览上见过面,简单聊过几句,知道他很早就来光明新区,那时候还不是区,是很偏远的一个小地方,他就搞一些书法活动,我觉得这个人很为公益,做很多事情。今天才比较系统地看了他的书法,以前是比较零散,今天看了印象最深的,他的书法和他的人,从外表看还是很有文气的,他的书法也特别有文气。这是中国文人书法中最重要的气节,不管是篆书、隶属、楷书、行书,甚至是草书,即使是狂草,也要有文人气,我觉得这是中国书法最核心、最灵魂的东西。不管写什么东西,如果缺少了文人气,只在狂野,只在洒脱,我觉得就失去了书法的核心气质和气息,这点是特别珍贵的。当然“静气”、“清气”、“正气”这些大家都说了很多了,我也特别赞同。一看你的书法,一个文人文质彬彬地站在你的面前,一丝不苟地书写,这种书写还比较靠近古人,不是为了展示而去写,我就是把书写当作自己的日常修养在进行。和我们提的书法艺术,把它作为艺术形式来展览,还是有一点区别,你是在勤勤恳恳地耕耘书法这件事情。对于我们这种表现型的书法还是有一点区别的。我觉得这一点非常可贵的。表现型的书法,以形式为主的书法,也是要有文人气质和安静写字的气质在里面的。

  我们说写古人,要日常书写,要当作自己的修为,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回不到古代的,不管是生活,还是人的思想,还是时代的变化,已经回不到农耕时代,也回不到那种安安静静,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事干就写写画画,已经回不到那个时代了。在急速发展的时候,我们当然希望有古人的心境,心态,但你要知道历史的长河会裹挟着我们,不管是往好处走,还是往坏处走,我们都是要跟着走的。在这种情况下,时代性也很重要,我们不能刻舟求剑,还是要跟着时代走,我们在这样的时代需要什么样的书法艺术,我们需要努力去理解一些时代的东西,这是我们下一步要努力做到的。当然做不做得到,或者我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去体现这个东西,可能每个人理解不同。我觉得作为搞书法的人要有这样的思想和目标。宗团的书法,下一步还可以再思考一些当代性的东西,跟随时代的东西,可以尝试一下。

  还有小字、大字的问题,你的小字是很明显的,帖学的,或者是日常书写的小字写法,小型书写非常安静,非常秀气,非常有气质。但是到大字的时候,还是不是用写小字的方式来写大字呢?我觉得有几幅大字,你是用写小行书的方式来写大字,可能就有点显得力不从心,或者用笔或结构会有些跟不上。这一点也可以尝试一下,或者改变一下思路,因为由小写到大,用笔上或结构上都有一些不同的东西。    今天看这个展览挺成功的,挺精彩的,而且在这个地方展挺好,个人展,像双龙在大展厅是很费心的,一个人的作品总会有面貌比较单一的顾忌,面貌不可能很多样,在这展就特别好,作品不是特别多,把自己仅有的面充分展示了,但又不会显得特别枯燥和雷同,这样的展厅搞个人展还是蛮好的,我们以后也希望在展厅搞个人展,既不枯燥,也能展示自己的面目。

  赵永金:徐磊对宗团的评价充满人文的气息,谈到书法的时代性,每一个时代都有不同的特点,这是每一个书法家都要思考的,这个理想可能不一定能达到,但是我们在这个路上,为了远方前行。

  许介川:我跟宗团兄认识是在中山书画院,我跟他认识是2017年,成立在中山书院的时候把他挖进来当我们的副院长。我今天看了这个展览,他虽然写的是二王和宋人这一路,他的书风还是有一点民国文人的味道,不张扬,写的书法小字比大字好,所以还是要好好努力。

  赵永金:许老师言简意赅,总结的非常好,民国的风气、气息。我们再回顾去看看当时的馆阁体,现在很多书法人都做不到,其实是挺好的。有一次我跟李静主席讨论,当今书法的 “展览体”,展览体或许也是一种体,也是成立的,馆阁体也是成立的,就像我们看民国时期馆阁体的对联,现在虽然价钱不是特别贵,格调不是特别好,相比当代不少书法家作品却显得很耐看,很厚重。可能每个人的高度不一样,有的人会说我们追求书法要高古,但是不是容易达到呢?是不是魏晋好了,明清就不行了呢?也不能这样妄下结论,艺术有不同的风格和面貌,有不同的追求,每一个点都需要有人去尝试去追求,如果全国书法家都写魏晋,都写得一模一样也不一定是好事。有了明清的书法家的充实,才使得中国书法史更加璀璨、更加丰富。

  许介川:上海一个书法家说过一句话,他说我为不学王羲之这一路的书家点赞。就是说大家不要挤在这条路上。

  赵永金:我也跟学员们讲,我们当然知道魏晋很好,但找一个适合自己笔性、风格的书体可能是最好的。

  金威昕:在座的都是书法家,我是做雕塑的,我是1979年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1984年毕业,一直也没间断过,写书法、画画。宗团那本书出来之后就给我拿来了,我看了一下,文人气很足,很扎实,刚才徐老师讲,现在时代发展很快,但是人的心很难静下来。从他的书里面能够看到他在静下来写书法。我几乎是每天上午写书法,下午画画,为什么呢?下午用新墨画画,第二天剩下的墨写书法,常年就这么坚持下来。我是我搞雕塑的,我喜欢北魏的东西,它是半生不熟,感觉这个东西特别好,从印度进来的佛像特别好,但是又不是像唐代那么熟,熟了反而感觉不好。宗团的作品里面就有一点北魏的感觉,就是半生不熟,我倒感觉很有意思。像二王的东西,我天天写《淳化阁帖》,从那里面吸收了不少好的东西,所以看他那个东西,完全融到我们这里面,我实际不想当一个书法家,我就是往画上题。由于我写《淳化阁帖》和二王的贴,在画上题字挺好看,我就挺自信,我就想在画上多题字,很多人不敢在画上多题字,因为字写得不好。我这个字是为画服务,而宗团的字,在字里行间有一种书生气在里面,而且把文人的书画融合到书法里面,这个是很不容易的。

  赵永金:很感谢金教授,金教授虽然来深圳的时间不长,但深圳有一句口号,来了就是深圳人,金老师刚才讲到宗团的书生气字如其人,书生气不是贬义词,其实是挺好的,在当今聒噪的社会,在纷繁复杂的世界还能保持书生本色,也为宗团兄感到骄傲,这一点很难,我们有时候都搞得四不像了,宗团兄还能不忘初心,保持自我的本色。

  刘斌:在这里我应该算是一个新人,我是第一次参加学术研讨会,所以没有经验,也没有太多的资格说话。我今天有幸参加赵宗团老师的展览,看到这么多书法作品,我是非常激动的,很佩服他的精神和能力。关于赵宗团老师书法上的技法,我作为新人来讲没有资格对他的书法进行评判。我跟他认识是从2012年就认识了,因为他是光明新区书协最早的创办者之一,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默默无闻地在书法教育战线上,用自己专业的书法知识,还有孺子牛的精神培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书法学子。他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他在《青少年书法报》、《书法导》报等也发表过很多作品,这证明他平常的学习是非常努力的。从此不难看出赵老师对书法是有追求、有思想的书法家。王阳明在谈书法的时候说到“古人随时随事只在心上学,此心精明,字好亦在其中矣,”意思是说无论什么事情都在心上去学习,等到心静了,透彻了,你的字自然也就好了。他把这种方法总结为八个字叫“凝思静虑,拟形于心”,我觉得这八个字对赵老师的书法是非常贴切的。

  赵宗团老师为了自己远方的梦,不仅仅是用毛笔在书写,更是用心在书写,用生命在书写。

  赵永金:刘斌主席作了书面的发言稿,他是一个非常称职的主席,对宗团兄的书法精神都做了评价。宗团在光明培育和影响了一批成年的学员和许多中小学生,可以说桃李满天下。刘斌主席也讲他不仅用手在写,用心在写,而且是用生命在写,老天爷是不会辜负宗团这么努力,这么一以贯之的,相信他的未来一定是会有成果的。

  李高扬:首先表示祝贺,宗团能够在这里展览,而且出了这一本厚厚的,装帧精美的作品集,说明他付出的精力、心血是不少的。前面几位专家都讲得很好,我都有同感。宗团在追求书法方面孜孜不倦,在目前书法界那么喧嚣的情况下,能够一直坚持自己的观点,这条路走下来是不容易的。我陆陆续续搞了几十年的书法,经常受一些干扰,以前写大字报,后来又看到新魏体,看到什么就弄什么,当时还没有什么主见。这几年来跟着在座的兄弟,这几年走的路子比较正。宗团这么多年来一直按照这个路子走,而且不受现在书法界喧嚣的干扰。刚才王老师讲到中国书法院的东西,他作为一种艺术探索,曾经我也受过一些影响,但是走不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宗团兄一直没有偏离,这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对传统的敬畏,对正统的国学文化的坚持。

  现在这个时代像古人那样一年365天有300天拿笔是很难的,没有这个条件,也没有这个必要,如果要更丰富一点的话,我觉得是可以做一些努力的。比如从用材方面,我觉得还比较单一,双龙和道国的比较好,他们已经搞了,你为什么不学一点呢?道国的除了书法下了很多的苦功之外,从策展到用材的创意也可以学一点,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当然也不可能像双龙那么丰富。

  孙晓炜:今天在座的都是书法界的大咖,我是书法爱好者,我有幸加入了许院长为首的民革中山书画院,我跟宗团是去年认识的,也是因为这本画册而结缘。书法这个东西,很大程度上也是一见钟情的感觉,美的东西是有共性的,现在也有很多丑书,让人看了很不舒服。虽然我上升不到理论的水平,但是看到宗团的书法,感觉很文雅,看了很舒服,又能感受到他对书法的执着和热爱。任何事情一定是坚持不懈努力的结果。在这点上,作为书法爱好者来说也是非常好的学习榜样。今天非常开眼界,能够一次性听到这么多书法大咖的精彩点评,对我个人来说也是非常难得的机会,所以非常感谢宗团组织了这次非常精彩的研讨会,能够让我有机会学习,谢谢!

  黄戈:谢谢各位,我跟宗团认识时间不长,才三个多月,对他的作品是第一次比较整体地看到他的面貌,我的感觉对帖的功夫下得比较深,比较纯正。刚才有几位老师提到小字比大字好,我个人也是这个感觉。

  符定平:我讲一讲跟赵宗团老师的接触,我是新区文艺中心的工作人员,从每一次展览,包括这一次的展览宣传推广是我负责的,公众号的推广,包括作品集,里面的每一个文字,赵老师每一次都跑到我们单位来进行更改,特别细心,亲力亲为,这种精神,对每个细节的要求,特别值得我们年轻一辈学习。学书法不仅仅是要学得好,态度也很重要,引导、鼓励年轻人学习也很重要,祝贺赵老师的展览成功。

  赵永金:下面有请深圳市书协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李静先生对展览和研讨作一个总结。

  李静:我要讲的话挺多,分两部分,前面一部分简单说一下,后一部分是关于宗团的书法。

  前面一部分,大家刚才谈到搞展览,特别是搞活动、搞展览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为什么要讲这个?大家今天不管多忙,都能够来,其实是对这个活动的支持,是对宗团的支持。里面很多东西是大家根本看不到的,我讲的都是实际例子,他自己的书,真是三四年,他跟我说的时候,我都觉得是假话,都不信了,因为太多了,就像蛋迟迟下不来是假的。我到今天知道他当时讲的东西是真的,中间纠结于细节,今天一看是让我眼前一亮的,因为我对书是比较挑剔的。宗团作为书协的理事,从工作的角度来讲,很多东西是看不到的,比如背景版,就几行字,调了两个多小时。书博会我们之前是不知道的,前天早晨突然通知我们书博会期间是不允许来布展的。他们调整完了以后,说得11点之后来布展,就得后半夜来布展。从我的角度来讲,人家做一个展览,我觉得还是要尊重艺术家,不能完全听工作人员。什么叫尊重艺术家?不是等艺术家获奖了,这一点一滴就要尊重艺术家后来我直接找了他们上层的领导,他说没有这样的,艺廊是书博会必走的一个路线,当成是书博会的一个特色,他说只要避开19号开幕的时候肯定要走的,那时候保持完整性,第二天就不太重要了,但是也有各个省的会在这里走,他说开幕都没问题,但就是上班时间,正好哪个领导来他们也控制不了,要从这一走,正好弄得乱七八糟,印象就非常不好。他说这样行不行,晚上6点钟布展,到10点钟左右差不多,我说这样可以,这样就往前推了将近5个小时。我说这可以。为什么要推到11点钟之后呢?前一个部门的人推到后一个部门,因为那个时间段不归他管了。所以做事情多不容易,他给你推到后面去了,我保证这段完成任务了,后面那一段归到安保公司了,已经不属于正常运营的这部分了。安保公司对所有人员要身份证,要登记,因为那时候书城已经关门了,再进来人怕有安全问题。我后来还是不甘心,我说不能这么干,这样才弄到6点多钟,他们昨天搞到了将近12点。

  我讲这个不是说我们在诉苦,我站在宗团的角度来理解,搞一个展览,不管大小,谁都不希望搞得乱七八糟,尽管活动小也不希望搞得乱七八糟,这是脸面问题,都希望大家来捧场,都希望把这个活动做得没有瑕疵,很圆满。第一做展览非常不容易,第二非常感谢大家在百忙的情况下来支持宗团的展览,支持深圳书法,我们所有的付出,包括宗团的付出更多,他心里才是安慰的。

  第二方面回到我们今天这个主题,我刚才听了大家讲的,包括我在开幕式上讲的,我的想法很早之前就有了,我们在讨论书法的时候,跟我们生活当中的很多事情,包括人生上的很多事情,是非常相通的。它其实是一种纠结的状态,是矛盾的状态,我们作为讨论的一方都希望怎么样,你是站在你这一方。比如你最好写小字跟大字一样。但是事物有的时候,你要考虑不是按照你一方讨论的概念,还有另外一方,另外一方增加的东西就不是你可控的东西了。还有这两方纠结在一起的时候,它的变数就非常复杂了。这样就导致一些东西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了。当然我们很希望、很清楚、很明白地讨论。讲到这里有朋友感觉会有点糊涂,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前几天泰国沉船事故,当时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很多指责的,要么说船怎么样,要么说导游怎么样,要么说天气预报怎么样,要么说政府怎么样,肯定都不希望出事。但是那天我听了一个专家站在中立的角度讲的,从天气,从轮船制造,到船员,到船长,一个记者采访,当时让我感触很深。他说就在出事最后的一刹那,谁来决定要不要跳船,要不要给他救生衣,这个船能不能翻?谁最后下达这个指令的问题,船长。前面那些都好办,让你穿救生衣,判断天气,但是在船长在一刹那要做出决定的时候,有人就问船长为什么不通知我跳船?有的人说为什么不通知我穿救生衣?为什么这个天气要出来?当时专家就站在中立的角度来说,这时候船长是很难判断的,他让你跳船,他发出指令很简单,万一他让你跳了以后船没翻呢?这时候船长是非常难判断的,他也不知道这个船是不是一定要翻。等他真正判断船要翻的时候,他通知人是来不及的。我刚才讲的是什么例子呢?这种平衡、这种纠结不是单一方面的东西。

  回到我刚才的话题,宗团兄的书法,这里面也有很多平衡和矛盾的问题,当然可以展开的话题很多,我就不过多展开了。比如自然书写,比较平淡、平和的,和一些刻意的追求,其实这是矛盾的问题。恕我直言,宗团兄的书法里面写得很自然、很流畅、很轻松、很质朴,但是反过来说他缺少一种人为的,或者缺少一种特色的东西。这两者之间怎么把它平衡。如果一直顺着这样的方向走下去,会不会最后走得悄无声息,这个在历史上是大有人在的。再刻薄一点说有点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少了一种艺术上激荡的东西。我们刚才谈到书法院的特色,那种视觉冲击力,你感觉它很过分,但是它确实给了你一种不安的东西,这在艺术里面也很重要,当然不可否认它是过激的,过犹不及,但是不是一棍子打死那种东西不要了呢?我个人感觉也不是这样的概念。

  回到宗团兄的书法,我个人感觉,你现在这种写法是不错的,包括我在开幕式上讲的,你带着本身在深圳这么喧嚣的、绚烂多彩的环境下,能够保持泰然处之的初心,这个是非常可贵的一种精神。但是这里面是不是一定就这样走下去,这里面你怎么丰富、怎么培养、怎么把它立起来。你个人风格的建立也好,还是艺术语言特色强化也好,还是内心里面张力也好,怎么样在作品里面表达,这个是可以思考的。是不是一直平淡下去就能写出来东西?我感觉不一定。当然过激的也是值得商榷的,也不是马上让你做过激的东西。这两者之间,这种矛盾、这种纠结是需要深入思考的。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不是说你个人的问题,其实所有的都有这个问题,并不是我自己做到了,我也有我的问题,其实也是在艺术的纠结过程中。至于说哪一笔写得好,哪一笔写得不好是另外一个概念。

  包括刚才讲的教学和创作的问题,是不是绝对对立的,我感觉也不完全是对立的,包括碑跟帖的问题也不全是对立的,这些问题怎么解决是我们很多人都要追求的。但如果全部偏向一个方面,最起码目前的认识状态还是有失公允的。刚才金老师谈的,包括碑里面的生,它就是可贵的东西,它就是比较优秀的一种东西,生在碑里面不需要吗?如果回避这个的话是不科学的,是不全面的。

  每个人找到一个最佳的,最适合自己的渠道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每个人都在找那个点。

  第一个问题是自然书写行不行,这需要引起你的反思,有的时候是可以的,有的时候不是说自然状态就一定行的。第二个是最佳途径,我怎么找到途径,就像有的人我知道有病,但是治不了,找不到医治的方法,你还得找到医治的方法,这是我们每个人探讨的路数,大家通过各种手段。有的人找一块新的碑或者新的材料一搞可以了,但现在这种可能性不大了。还有是不是回到古人的状态去书写,我个人觉得是理想状态,这种状态还能不能回去,这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东西。回到当时那些人,他们也会面临很多纠结,真正让你回到魏晋时代是不是这样?我感觉也不完全是这样。包括前几天我看一篇文章讲到王羲之这个时代,讨论的很多东西很有启发,他讲王羲之那个时代连王羲之的真迹都没有,是靠后面转接过来。我们现在跟王羲之是隔空对话,是一种穿越式的东西。当然这不是宗团一个人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在这个路上,可能最后有人找到恰当的成分多一点,有的找到的少一点,有的人根本就没有找到,所以取决于它的高低。当然合不合适也是多角度的,是不是跟人合适,是不是跟时代合适,有的生不逢时也没有用。我们每个人都在路上,只是说找的多少或者深浅的概念。正是从这点考虑,我估计永远都不会找到一个完全吻合的你心中理想的百分之百的没有任何毛病的书法创作的点或一件作品,从这点来说也证明了艺无止境,所以我们还是永远在路上。尽管我提出的这个话题有点沉重,但在宗团的这种书写下,他可能没想那么多,我刚才讲了那么多,可能他内心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是“你想多了”。我就讲这么多。

  赵永金:感谢李静主席对这次展览筹备的付出,我也代表宗团兄表示感谢。青年书法家能得到市书协的大力推动、支持,使这次展览得以在书城艺廊圆满举行。李静主席也谈到宗团兄目前自然书写状态下的质朴、淡然,是不是在今后的书写过程当中加强一些自我风格的追求,或者说加强一点冲击力,在古人或借鉴当代一些书法名家的做法,当然这是尝试,自己的本色还是要保留的。李静主席谈到碑帖的关系和书写的途径和方法,这也是大家面临的问题。李静主席对这次展览付出了很多,也对这次研讨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我再收个尾,谈一下本人对这个展览的看法,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高质量的展览,而且出版了一本精美的作品集。今天各位书法家同好、各位专家就展览各方面谈了体会和认识,大家坦诚相见,都说的很中肯,涉及的范围也很广,信息量很大,很多观点谈的很深入,也有些观念的碰撞,这对于学术交流来讲是非常有价值的。很多内容也会引发我们新的思考,对于本人来讲也很受启发。

  听了大家的发言,一方面讲到作者在继承与创新的看法,也谈到当前客观环境下时风流俗与经典书风的碰撞,从作者的简历中也可以看到宗团兄是转益多师,在交游、交替学习的过程中成长、发展。

  还有一个重要的观点,这个社会也不是自己可以闭门造车,脱离群众,做到像金老师这样毕竟要有年龄的积淀,中青年跟社会,包括工作、生活,包括历史担当和责任是分不开的。我们在世俗的社会不可能做到跟古人一样可以很专注地做好一件事,我们可能要面临很多的事情。在我们现实当中,大家都有深刻的体会,我就不一一赘述了。

  由于时间,我谈两点感受:

  第一,从展览的水平来说,我觉得宗团兄是深圳书坛代表性的中青年书家之一,展览的层次还是很高的,并且很多作品风格与时风拉开了距离,有些作品逐步有他个人的风格,这是非常值得祝贺和肯定的地方。

  第二,整体作品的水平比较整齐,整体实力比较强,大字见气势,小字有神采、很流畅,行草见性情。作为宗团兄20年的老朋友,我看到宗团兄有明显的变化,之前觉得宗团兄的书风比较单一,以前感觉他的楷书,大楷、中楷、小楷用功非常多,我今天看到展厅现场,虽然风格相对比较统一,但是也有不同的面貌,这也是非常肯定的地方。

  最后我谈一点对这次展览的小遗憾,这次展览宗团兄篆隶的作品没有展示出来,这可能与他个人学有专长有关系,篆隶没有拿出来,这个作品集也想表达自己更精彩的艺术语言。宗团兄个性化的符号和笔墨语言也要加强锤炼,使自我的风格逐渐凸显。

  总的来讲,宗团兄正值盛年,艺业精进,大有希望。所以我们也由衷地祝福宗团兄“为了远方”更上一层楼。“为了远方”,我再送宗团兄四个字“行者常至”。最后感谢大家近两个小时的研讨,研讨会到此结束。

  赵宗团

  字和融,号兼堂。民革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深圳市书法家协会理事,民革深圳市委中山书画院副院长,广东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深圳市光明新区书协副主席。

  师从著名书法家韩历君先生,后进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生课程班,荣获中国国家画院和中国书法家网授予“支持社会主义农村建设艺术家”称号。

  作品先后入展深圳首届中青年书法作品展、广东省“南雅奖”书法展、全国第三届扇面书法展、龙年“龙岗杯”国际书法大展,沈鹏诗词书法展、“清溪书韵”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邀请展等。

  作品发表《青少年书法报》、《书法报》、《书法导报》《书法》、《中国书法》等专业报刊。

  作品获中国书协培训中心学员作品展二等奖,首届“林散之奖”南京书法传媒展优秀奖(最高奖)、现代金陵书法传媒展优秀奖(最高奖)等。作品被中国国家画院、中国书法院、江苏省国画院、广东省书法院等机构收藏。

部分展览作品欣赏

(责任编辑:张彦红)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秋季拍卖会
艺诚国际拍卖(北京)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12日-13日
预展地点:京瑞大厦二层宴会厅
钜鑫缘2020年第一期文物艺
北京钜鑫缘国际拍卖有限公
预展时间:2020年1月17日 上午
预展地点:湖北省武汉市
2019秋季拍卖会
景薰楼国际艺术拍卖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5日 10:0
预展地点:台北富邦国际会议中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14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头条战报】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嘉德现
  2. 2 【拍卖前瞻】短视频目不暇接的时代,
  3. 3 【雅昌快讯】中贸圣佳2019秋拍精品展
  4. 4 田主席诗词
  5. 5 【雅昌快讯】一年两破纪录!冷军《小
  6. 6 文化点亮苏河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7. 7 【雅昌快讯】东方色彩:视野与观点 “
  8. 8 澳门瑞麟拍卖2019秋季拍卖会部分精品
  9. 9 【项目预告】“2019年西安国际公共艺
  10. 10 【雅昌快讯】北京保利2019秋拍新闻发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