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我在吉大学考古

2018-07-11 22:12:05 来源: 吉林大学
    收藏 评论

摘要: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我们的实习,在去工地之前,无论是老师还是师兄师姐,总是会说,实习期是考古班的分水岭,是每一个学生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大多数人是在实习中确定了未来的职业选择。但它的意义又不止于此——在考古工地,你们会明白,考古不只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种情怀。 这些话,我是…

  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我们的实习,在去工地之前,无论是老师还是师兄师姐,总是会说,实习期是考古班的分水岭,是每一个学生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大多数人是在实习中确定了未来的职业选择。但它的意义又不止于此——在考古工地,你们会明白,考古不只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种情怀。

  这些话,我是在实习的过程中,才慢慢理解的。

  现在回忆起那四个月,艰苦的生活条件和枯燥的日常工作都被自动过滤掉了,所剩的,是澄澈的蓝天,流光溢彩的朝阳和晚霞,安静的树苗和微笑的向日葵,还有看着自己发掘技术一点一点提高的喜悦。

  (一)

  2017年7月11日,汽车载着我们远离学校,远离城市,看着公路两边绿油油的田野,兴奋、期待和一丝丝的忧伤混在一起。毕竟,这个暑假,在别人喝着奶茶逛着街的时候,我们要在太阳炙烤下劳碌。

  两个小时后,大巴车停在村头的一个院子门口,我们抻了抻几乎被那条乡村土路颠散架子的胳膊和腿,把行李搬下车,看见了我们即将生活四个月的地方:一组“凹”字形分布的活动板房。

  站在院子里,头顶是比城里更蓝的天空,眼前是一条乡村小路,左侧是水田,右侧是鱼塘,一群白鸭白鹅在鱼塘里悠闲自在地游着。

  工作的地点在一个种着玉米的低矮山丘上,玉米已经铲掉了一块,用钢筋和线绳布出一个个探方。

  四个月的生活,除了每周去一趟附近的镇上,主要是两点一线的生活。那条两侧青草及膝的小路,我们往返了不知多少次,山上探方四周的一草一木也都十分熟悉了。唯一每天都带给人新鲜感的,大概就是每天都在变幻的云。工作累了的时候,抬头看一看,仿佛看着一幅美丽的画卷,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二)

  日常的发掘工作,是从刮面开始,先把表层耕土清理干净,在较硬的土面上洒水,蹲在地上,拿着小手铲,把土刮掉一层,根据土壤颜色的不同,划分出不同的堆积。这项工作累得很——天最热的时候,我们为了赶在地上的水被晒干之前把整个发掘区全刮出来,整整一个上午没有休息,连喝水都忘记了。那天晒得几乎晕倒,被师兄递过来的一粒糖拯救之后,我忽然想到白居易的诗:“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一边活动着蹲麻了的腿脚,一边想,我也真的过上土里刨食的生活了。

  确定了遗迹范围后,开始拉上线绳,像切蛋糕一样把遗迹分成四份或两份,一铲一铲地发掘:动物骨骼和陶片分装,相对完整的工具和器物要单独写标签,遗迹内的土也要采样,带回去进行孢粉浮选,研究古代的植被、环境。遗迹清理干净之后要测量、画图,用全站仪记录位置,最后填写一张又一张的表。

  《田野考古操作规程》看了一遍又一遍,在实习之前,也上过赵宾福教授的田野考古学,然而动手发掘的时候,才发现每个人都是笨手笨脚的。在耕土里翻找遗物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手里拿的东西是石头还是石器,甚至有时候会把石头当成陶片装进袋子里;我们也不知道怎样画图,测量和描点连线都慢吞吞的,每画一遍都被师姐查出好几个错误。

  方启老师的怒吼经常响彻整个工地:“按你们这个速度干下去,12月也干不完!干不完到时候你们就穿着棉衣上来挖!”

  从什么都不会的新手小白,到现在可以眉飞色舞地给大家讲考古工地的工作流程,中间经历了什么?是日复一日的辛勤工作,皮肤晒黑了、手铲磨钝了的时候,我们也就变成了破茧而出的蝴蝶。

  在这样的劳碌中,所有的快乐,都来源于发现。在那一铲子没有挖下去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下面藏着什么——有遗物吗?今天会遇到骨针和纺轮吗?会出多少个石镞,又有多少个骨镞?还有,划线时对遗迹范围、叠压关系的判断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我最兴奋的事,是曾经在发掘区最大的房址中挖出一枚完整的骨针。那枚骨针细长而光滑,有穿线的孔,但已经被土填满了。那一瞬间,我心里的喜悦与激动无以言表。尽管我们被要求用科学的态度对待出土文物,见到器物的时候不要过度兴奋,可当时我完全无法克制住情绪,低声自言自语了好几遍:“我挖到骨针了!骨针!完整的!”

  发现骨针并不算是个意外,早在旧石器时代,山顶洞人就已经会制作骨针,使用骨针缝制简单的兽皮衣服。几千年前漫长的冬天里,人们只能披着厚重的兽皮,蜷缩在半地穴式房子里的火堆边,享受一点点温暖。几千年之后,我拿着手铲坐在这里,通过一枚骨针,和那些或许连骨头都已经化作尘土的人们相逢,通过一枚骨针勾勒出他们生活的一个细节。

  有所发现的那一刻,那份狂喜,真的足以抵消所有的疲倦。就在我们实习期间,我在微信上读到了刊发于《吉林日报》的文章《东辽河文明的第一缕曙光——长山遗址的历史和考证》,原来我们是在探寻和见证六七千年前新石器时代东辽河流域最早的人类活动记忆碎片。

  (三)

  发掘区内有一条长长的壕沟,几乎贯穿了整个发掘区,当把沟内的剖面全部清理掉之后,交通顿时变得十分不方便,于是找来木头,在上面架了一座小桥。某个早晨,方老师站在那座桥上,沉吟片刻,说道:“就叫贱桥吧,起个贱名好养活。”

  至于我们发掘的房址,在发掘报告上规规矩矩地写着编号,然而我们平时称呼的,都是自己给房址起的别名:第一批发现的房址名都取材于影视作品,比如快乐星球、爱情公寓、同福客栈、青青草原。后来又发掘出一些小房子,偶尔也有别名,如西区的一处房址被叫做勤政务本楼,自带君临天下的霸气。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这句诗,最能形容在考古工地的心态了——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心态也被磨炼得分外平静,每天伴着朝阳与晚霞上工下工,倒真的能找到几分隐逸的感觉。

  (四)

  我们离开的那一天,发掘工作还没有结束,我们坐在房址里、跳到大壕沟里,以各种姿势合影,想到这些曾经杀死了我们许多脑细胞、也曾经让我们快乐的遗迹即将重新隐藏在泥土之中,在回家的快乐之余,心里也有些酸酸的。

  那天晚上,方老师喝了酒,红着眼眶说,我真的很为你们骄傲,虽然平时总是凶你们,但你们真的很优秀,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好的一届学生。

  看着大屏幕上回放着四个月的点点滴滴,看着一桌丰盛的菜、手里的酒杯,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我想到了很多很多……

  所有老师都说,实习工地条件是最艰苦的,以后的每一个工地,都会好上很多。可是,在这个最艰苦的工地,陪伴我们的,是亲老师和亲同学。相识两年,朝夕相处四个月,那份感情慢慢地就渗到心底最深处,甚至会把考古队里的每一个人都当成血脉相连的亲人。也正是在这个最艰苦的工地,有许多已经在考古界享有盛名的前辈——朱泓老师、王立新老师和井中伟老师,以及吉林省、四平市考古文博机构的领导——来探望我们,带来物质食粮(每次都特意带些工地上不常能吃到的美食)和精神食粮(有趣的讲座)。听到他们的赞许和勉励,心里真的会涌起一股暖流。

  长山这个小小的村庄,我可能再也不需要去了,但这个村子,是我考古生涯的起点,在这里度过的四个月,也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光。

  吉林大学考古系有着深厚的底蕴,而我们能感受到这一点,除了老师平时课堂上的讲授,更多是在工地——老师们通过言传身教,让我们感受到考古人的情怀,薪火相传,即是如此。

(责任编辑:梁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吉林大学 考古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3%当前指数:6,92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2018秋拍】蘇富比上拍3.5亿的赵无极
  2. 2【雅昌专稿】卓民:在复兴中找寻重构
  3. 3吉莲·艾尔斯亚洲首次画廊个展
  4. 4夏理斌:以丹培拉的独特语言方式谱写
  5. 5【雅昌讲堂】吕成龙:瓷器发展史和黄
  6. 6残缺的实质 艺术数字展的那些事
  7. 7中国艺术家群展 诠释“漂•浮”
  8. 8【雅昌专稿】蘇富比纽约亚洲艺术周收
  9. 9【雅昌专栏】盛葳:当代性 重建中国抽
  10. 10【雅昌带你看展览】陕西重点文物进京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