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讲堂4023期】朱青生:从徐悲鸿和吴作人的通信原件了解档案的重要性

2018-06-12 08:46:52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樊玮
    收藏 评论

摘要:主讲人介绍: 朱青生:海德堡大学博士。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国际艺术史学会主席。艺术史家、艺术批评家、艺术家。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主任、汉画研究所所长。《中国当代艺术年鉴》主编,主持“中国现代艺术档案”。 朱青生 导语: 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悲鸿生命…

  主讲人介绍:

  朱青生:海德堡大学博士。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国际艺术史学会主席。艺术史家、艺术批评家、艺术家。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主任、汉画研究所所长。《中国当代艺术年鉴》主编,主持“中国现代艺术档案”。

朱青生

  导语:

  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 ”系列讲座,旨在从宏观研究与微观分析双向视角,考察徐悲鸿与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的关系,研究徐悲鸿作为20世纪杰出画家、美术教育家的历史贡献。系列讲座与徐悲鸿大展一起,作为献给中央美术学院百年辉煌之路的贺礼。朱青生教授拟以两个基本材料为切入点,展开对徐悲鸿年谱编撰新观念的探索。一个是1928年左右南国艺术学院与国立艺专之间的差异和冲突,以此反映民国“救亡图存”时期整体知识分子的心态;第二个是徐悲鸿和吴作人的一组通信,反映他们交往心态的延伸及内在的关联。两个问题都以新近发现的文献和图像作为佐证,以此推进徐悲鸿年谱编撰的深度。

  主题:档案学派—徐悲鸿年谱编撰的观念与方法

  第三部分:从徐悲鸿和吴作人的通信原件了解档案的重要性

  现在我来给你们看他的原作,这些信我们交给了美术馆,将会在展览中间展出。我今天来给大家讲,这个是一封信,它里边讲的是它是1930年3月25号的信,这个是它的编号,我不是说我们做档案,这个就是档案,你看到了这个信,这个信里面写的什么问题呢?在这儿都有个释文。

 

讲座PPT

  然后这个是3月30号又写了一封信,写的都是很细的事情,比如说在这个地方它有一些说明,他说自己家里的事情,很仔细,然后他就说,我希望你要发宏愿、立大志、成功可超什么什么,这个就是说吴作人马上要到欧洲去了,这一天他自己的内弟就是说妻子的弟弟生病了,他不能送他,还给他送什么,都是鼓励,全是正能量,满满的正能量,好好学习,为国家工作这些。这个都是原信。

  然后这个地方有一封信,讲的是1933年一个明信片,这个明信片这个地方是内容,他写的是我的画展16日举行,一切尚呈顺利,然后他在国外的情况,他说我在什么地方,他这个地方有一个地名叫“博物馆”,是战后所建,这个“战后”指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宏壮无比,他日不可不来一游。所以他就告诉吴作人一定要去柏林看看,所以吴作人后来多次去柏林也跟这封信有关。这个都是原信。

  那么这是什么地方呢?现在在柏林的国家博物馆,是个什么意思呢?实际上是现在在土耳其的一个小岛,这个岛上原来有一个和平祭坛是罗马时期的,希腊时期的,所以被德国人考古发掘挖到柏林去造了一个博物馆,博物馆就以它命名,所以我们就看到这个,那么这个作品里边是什么样子呢?明信片的反面就是这个作品,这个时候的我们看到了。

  我们又看到一封信,有很多很多的琐事,在这儿就不念了,这个是原信,这个是释文,我们平时做档案工作就很仔细了,就是慢慢地做这些。

  然后这个就是一封信,讲的是他们对于戏剧的一些概念。这又是一封信,这个信就很复杂、很长,讲的是他们抗战的时候要去做什么事情,他们要去找人,要能够实现在抗战期间怎么来工作,这个具体的事情都有考虑。

  这个也是讲的一件事情,这个是1939年5月30号的一封信,你看他这儿有一句话,说吾非共产党,但吾予政治最佩服,反文正就是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指高贵精神吾以为事在平日,已需具有这种精神,况处国难严重之际,且让沉沦取义为大德也!大家一看就能够理解徐悲鸿当时的气质,他跟他最亲密的学生写的私信里边,写的像作报告,但是这个是真实的,这个是他们的私信,他们可能从来没想到这封信今天会在中央美院的这样的一个场合被拿出来念,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当时就是这样来做的,然后他又有另外的一些信,这些都有很多的事情,我在这儿就不细说了。

 

吴作人

  我是想通过这些东西来说几个问题,这个也是不同的信、不同的时间写的信,为不同的事情,比如说要做石膏像,怎么来画画,非常仔细的,怎么办艺术学院,怎么为国家做事,所以大家就能理解为什么这一代的人他们特别的热爱自己的国家,他有这个特点,因为这个国家太穷、太弱,他们觉得他们是国家的精英,他们要承担这个责任,所以他们很自以为自己好像是个人物,可以干点儿什么,他们就不知道有时候不能把自己当个人物,这个就是要好好的做好本职工作。

  也有一些很特别的时刻,吴作人先生的第一任妻子是一个比利时人,她跟他离开了自己的祖国,只身随他来到了苦难的中国,这个时候中国打仗,回来的时候还没有打,后来打仗以后就撤到后方,绝不和敌人妥协。她在重庆,缺医少药,在大轰炸期间生孩子、得病,就死了。那么这样一个人等于完全就是出于爱心和对自己家庭的一种忠诚,把自己的尸骨就留在了一个苦难的地方,最后坟都找不到,因为是抗战期间,连青冢都没有。

  那么这个时候吴作人,她当时过世以后给她画遗像,徐悲鸿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给他写的明信片,把自己的画送给他,写了一段鼓励他的话,而且告诉他只要一息尚存,必当极其全能贡献于世,这才是自慰之道。这是那个时代的人,大家突然感觉到这是另外一种,所以我们现在老讲民国,我们总想民国是一个非常优美和浪漫的,好像很温和的事,其实民国是一个非常强烈的时代,很刚烈,这些人都是在私人写信,是自己最亲近的朋友、学生,等于亲人死了,他就要叫他要一息尚存要为国家做事,这才是自慰之道,你才能够从悲哀中间解脱出来。

  写了很多的事情,我在这儿就不细细地讲了,这封信很重要,这封信就是教育部将聘我为北平艺专的校长,然后故必请弟为我助此事,关系中国艺术前途至大,欣弟误辞。这个地位有一个字,有固定符号,意思就是说我要来当北平艺专校长了,你一定要来帮我,这不是我要找你,是中国艺术的大事,你不能不来,这个说的我们今天听起来都有一点心情澎湃的意思,如果我要有一个事情,我要找我的一个学生说这件大事,我们做了以后对世界的艺术史有影响,大家就去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啊!就这样就去了,然后他说他还要找叶浅予兄为中国画系主任。

  这个时候他叫吴作人来干什么呢?就是当油画系系主任兼教务长,时间什么时候, 1946年6月10日,有意思吧,这个就是档案。

 

讲座PPT

  然后他又写了一封信,这封信是1940年写的,他这个里边用了一个词叫中国美术学院,这个时候我们不看信的内容了,看信的这个物品的很多痕迹,我们做艺术史的研究的时候,不一定都是看信的内容才叫史料,我们看到这个东西是一个信纸,这个信纸从哪里来的呢?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不是在杭州吗?这是中国美术学院是什么呢?我们一问就发现,徐悲鸿写了一个诗给吴作人,那么我们就要问这个“中国美术学院”在哪里?这个中国美术学院实际上是徐悲鸿失去了中央大学的教职以后,专门给他建了一个,建在重庆,就在这个地方,这个老房子还在,我和吴宁去考察就找到了这个老房子,就是“中国艺术学院”当时。

  那么他当时去的时候就把吴作人、王临乙、冯法祀、艾中信、孙宗慰等等,文金扬、张安治这些人,对我们来说熟的不得了的名字都到了,现在这个房子还在,是一个私人捐出来的一个房子,借给他们用,这个房子进门的地方,我们找到了这个门,这个就是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原来有过一个,是在抗战期间的重庆,是徐悲鸿单独用庚子赔款来建立的一个学术研究组织,不招生、只做研究,有意思吧。

  我们看到很多的事情,觉得很有意思。然后,我们看到还有一些很多其他的事情,还有开除学生,这个都有,有一个学生不好好上课被开除了,学生的后人肯定看到了以后,觉得很不好意思,或者是这个是另外的事情。然后这个就是中央美术学院,我们这些信都是我来给大家来说的。

  现在我来给大家再看一封信,再说一个问题,徐悲鸿写了一封信,它里边说有什么事情你要去找一个人叫老田,看到没有,老田应当为此怎么怎么,他说这个。那么我现在的问题就是刚才那封原信的样子,我前面已经给大家看了一个长长的信,我现在给大家来说这个老田是谁呢?这个老田既然毫无把握要怎么怎么样,他都是讲的有一个老田,那么他们两个人叫人家老田,一定跟他很熟,而且一定是很重要,他们在反复的提,老田是谁呢?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这些信来找老田了。

 

田汉

  这个老田原来就是田汉,田汉就在这个里头,你们从这儿看,吴作人,然后这个叫冼星海,然后就是田汉,田汉就在这个地方,他就出来了,他就是武汉抗战时候的领导人,田汉就是我们国歌的作者,他作国歌的时候是在什么情况之下,他当时并不是在武汉的情况之下,而是在1928年的春天,距今已经好多好多年了,90年过去了,你们如果看1928年的春天,你们可能会想到一件事,这一年中国成立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学校叫国立艺专,就是中国美术学院的前身。

  4月份这一天出了什么事情呢?这个事情就有意思了,1928年的时候,他们办了一个南国艺术学院在上海,艺术学院里边成立了三个部,一个是戏剧部,一个是叫文学部,一个是美术部,美术部就是徐悲鸿在那儿教书,而徐悲鸿这个时候就在画这幅画,他当时画画的时候,觉得这个地方缺一个模特,他就画了吴作人,就是这张画叫《田横五百士》。画着画着,他们有一些学生在这儿学习,这张画里边就有徐悲鸿和田汉两个人。

  那么这两个人旁边吴作人到哪儿去了呢?吴作人在拍照片,这个是吴作人拍的照片,所以他们就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还有一个同志,这个同志就是蒋兆和,他画了吴作人,然后徐悲鸿给他题字说这个画法是对的,这就是我们刚才讲的国画的一个方法,然后他们同在一起,都是历史的照片,就出现了一件事情。

  到了4月11日的时候,南国艺术学院都要到杭州去,杭州4月成立了一个国立艺专,它的校长是林风眠,他的后台是本校的老校长蔡元培先生,建起来了。他们走的这条路当年是一个非常光辉,今天我们都赞许不已的时候,没想到这条路里边却隐藏着很多非常复杂的关系,这个时候就有一个学院,这个学院是在1928年就开始建,它完全是以一个公社的方式开始建的,它的这种方法是黑山学院的方法,但是比黑学院早七年,美国的黑山学院也是这样的建法,美国的黑山学院出了无数的大艺术家,约翰·凯奇这些人都在那儿,那个是1935年,而1928年在中国的上海由艺术家和学生们自己组织和自己建造的私立的艺术学院,对抗的目标就是国立艺专,这个学校里边的老师就是田汉、徐悲鸿和欧阳予倩,而他的学生中间就有王临乙、吴作人、刘庐礼等等这些人。

  他们就决定要到杭州去一趟,这个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说,我要到杭州去写生,到了杭州,他们的行程就被林风眠知道了,林风眠动用了公安局长把他们要做活动的地方给封掉,这个时候他们就怒了,通过各种行为就跟他们开始了一种很有意思的交涉和对抗,这些东西都记下来了,我现在给大家看的都是当年的报纸,到了12号的时候,他们竟然划了一串小船,包了十数只,全体出发游湖,湖边名胜的莫不便利,但是每个船上都有同学,他们还唱歌,院长开始写了一个歌,这个歌写的时候呢他们到哪儿去呢?到某某院室,歌声尤烈,他们唱了什么,问西湖毕竟属谁家?是国立艺专还是属南国学院,到底是属于具有革命精神的一代,还是具有高贵品质的一群呢?这个问题他就发出了疑问,然后他们还拍手,这个时候,吴作人君还在这儿操琴,吴作人在这儿湖边上,一看就是西湖景色,唱完了还在湖边上,据说爬到树上是刘庐礼先生,但是这个看的太小了,看不见,那么他们唱的歌是什么歌呢?你们看到在这个地方有,叫做《伏尔加船夫曲》,这就是他当年和田汉用的曲子,但是词是什么呢?西湖究竟属谁家?这个大家听了很熟。

 

《伏尔加河的纤夫》

  那么当时他们都听说过有一张作品,就是《伏尔加河的纤夫》,但是徐悲鸿先生没有看过,吴作人先生也没有看过,吴作人先生第一次看到他作品的时候是在1953年,而在1933年的时候,吴作人先生在比利时留学的时候,心中依旧荡漾着当年的船歌,院长写着到某某院前面去唱歌的事情,所以他就画了这幅画,这幅画现在就藏在中央美术学院。

  他们跟他们斗争这些都写在这个地方,这个是当年的很多记录,也就是说当年的田汉带着吴作人,他们是在进行着对于艺术的一种态度的宣泄,和对于艺术的一种目标的张扬,他们要做什么,他们就是要用艺术来为社会服务,为底层的人民服务。

  那么这样的一种态度就构成了民国时期的一个主流的色彩,正是在这样的主流的色彩之下,才会有田汉写出来的“用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所以大家就能理解整个的事情是连在一起的,就是这个老田。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发现徐悲鸿先生在哪里,发现那一天徐悲鸿先生不在那个地方,但是徐悲鸿先生是不是去了研究院呢?就是国立艺术院呢?没有,因为蔡元培先生请徐悲鸿到那儿去做教授,徐悲鸿断然拒绝。所以他自己要在南国后来在中央大学任教,就在这个时候出了一件事情,当同学们高高兴兴的唱着歌儿回来的时候,发现人去楼空,徐悲鸿先生的画就是那个《奚我后》,《九方皋》,《田横五百士》,刚才我们看到的这张画,连画带他的画具都没有了,从此以后南国就没有了美术系。

  那么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我们看到在吴作人的一个回忆中间讲了这个故事,原来徐悲鸿的前妻叫蒋碧薇,带了几个人来到学院,把画室地徐悲鸿的作品全部拿走了。从此以后南国艺术学院就不成其为南国艺术学院了,它本来就三块,等于少了一块,后来南国就变成南国社,专门以演戏为主,因为田汉是写戏的,他是一个文学家,另外的人是演戏的,所以艺术这块就等于没有了。这个故事的话,在我们的这次展览的年表中间,我也看到了对这件事情的描述,这个地方他就写了这两天的故事,我们就可以印证了。

 

林风眠

  你看这儿就写了,他跟有西湖艺术院出了什么事情,然后罢课,然后聘徐悲鸿,徐悲鸿却之,这样的话,他就有了一个新的情况,这个时候我们突然感觉到,我们好像见到了一个不是太熟悉的林风眠,林风眠在年轻的时候,他也是非常的刚强和积极的,说实在话也蛮凶的,就是想要把田汉、徐悲鸿和吴作人都给干掉,就是这种感觉,根本不像我们后来看到的那个瘦老头的样子,这也很有意思,历史突然在我们的面前展现出另外的一种色彩和状态。

  然后4月中旬他为什么没有去呢?在这儿就写出来了,他就去中大上课,然后他在南京的时候,他不再上课,而学生们在杭州唱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来了,把画也搬走了,画室也拆了,等他们回来的时候事情就过去了,你想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的事件,但是我们有了这些记录、报纸、日记、回忆、信件加起来,、整个的一个历史的情况就出来了。

  那么这个就是,我要给大家讲的另外一个故事,我们做档案就是这么做出来的。

  我现在再给大家来看,我们在做徐悲鸿展览的时候,实际上在2009年的时候,我是炎黄艺术馆那个大展的学术主持,所以我们实际上面讲了徐悲鸿的一些重要的学术,和艺术史上的一些关键性的问题,比如说他的国画中间引入了透视。

  这个就是我们这一次展览中列出的作品,我借用一下。然后解剖的引入,这个就是解剖,你看它的结构,这些都要把它画出来,然后实际上还有一个就是现实主义的观念,什么叫现实主义的观念,比如说在德语中间有一个词,实际上不是一回事。意思就是他画的东西,一定要是一个当下的普通人的生活,而在中文中间,在法文中间又是写实的意思,站在德文和中文之间都有严格的区分,这是两个概念,一个翻成中文非常清楚,一个叫现实主义,一个叫写实主义,而徐悲鸿实际上他是把现实主义的艺术态度带入了国画,带入了中国这个方面。

 

 徐悲鸿《九方皋》

  最后有一个问题,也要在这儿专门给大家讲,就是徐悲鸿画的是马,画的是国画,但是他这个时候的画马是一个图像学的概念,是一个ICON,就是说他画的这个东西,其实并不是一个概念性的马,这一批马在这个画中间出现,有它直接指向的象征和意义,而这一点的话,我们过去在研究的时候,不强调这个方向,而这个方向我们在2009年的时候已经把它作为一个问题提出来。

  比如说你们看到的这匹马,这是吴作人先生和萧淑芳先生结婚的时候,他给他们画的,你看这两个马哪像是马,简直好像是一个美丽的故事。那么这就是我要给大家讲的关于徐悲鸿的问题,当年我们在一起讨论徐悲鸿的,最后就是他的一个最重要的一次决定,他要把北平艺专留在北京,迎接解放军进城,他就做这个决定。

  当时参加这个事情的人,在2009年还有三个人健在,就是冯法祀、廖静文和侯一民,三位先生在,那天他们两个人就在回忆的时候发生了重大的出路,两个人想的事情不一样,就吵起来了,冯法祀先生说,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事情了,这个话一语成灾,一个星期以后他就过世了,不久以后我们的廖静文先生也过世了,不是不久,很久以后,现在我们侯一民先生很健康,他依旧用他强烈的责任感和很好的精力在继续着跟我们,一起讨论着徐悲鸿先生的问题。

  而我今天把这个档案的故事讲出来的时候,其实我在路上也给他发出了一个通知,我说我们正在到美院去,为美院来重讲徐悲鸿。好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樊玮)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3%当前指数:6,92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专稿】林寿宇:为何在白色的天
  2. 2【雅昌专栏】孙欣:空行 写于“祝铮鸣
  3. 3佳士得香港中国书画香港秋拍精选拍品
  4. 4【雅昌讲堂4270期】苏磊:混合景观和
  5. 5【雅昌专稿】尹秀珍之创作方法论:搜
  6. 6【雅昌讲堂4272期】张辉:传统书房的
  7. 7【雅昌专稿】即将出发 请带好这一份日
  8. 8佳士得香港秋拍中国瓷器及艺术品精选
  9. 9【雅昌讲堂4276期】张辉:书房家具及
  10. 10【雅昌讲堂4274期】张辉:传统书房的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