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苏百钧:闳约逸致 守正超然

2018-03-13 14:26:34 来源: 美术观察作者:吴彧弓
    收藏 评论

摘要:苏百钧,1951年出生。1987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后留校任教。2000年作为重点人才调任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任花鸟教研室主任。现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广州美术学院客座研究员、四川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全国美展评审委员。作品曾获文化部、中国美协等主办的展览金奖…

  苏百钧,1951年出生。1987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后留校任教。2000年作为重点人才调任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任花鸟教研室主任。现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广州美术学院客座研究员、四川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全国美展评审委员。作品曾获文化部、中国美协等主办的展览金奖一次、学术奖三次、大奖两次、铜奖三次。《凤凰花木图》悬挂于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和平颂》悬挂于人民大会堂常委会议室。出版个人专集45种,其中《当代名家艺术观—苏百钧创作篇》被教育部批准为“普通高等教育‘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

  吴彧弓(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研究生,以下简称吴):苏老师,您好。您出身于广州花地的书香之家,首先请谈一谈您幼时的成长环境和学习经历。

  苏百钧(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以下简称苏):我的成长环境和学习经历在国画界是比较特别的。我祖上八代都是花农,父亲是花鸟画家,他是高剑父先生的弟子,30岁就在国际艺术博览会上斩获金奖。后来由于战争动乱,他选择隐居避世,在家养花、作画,自得其乐。他不喜欢与人争斗,不在乎个人名利。在战争年代他保持了民族气节,没有卑躬屈膝向侵略者低头。同时,他也没有追名逐利而抛弃自己的理想。他就是单纯地喜欢朴素的生活与人生,有一种超脱凡俗的感觉—这也是他绘画的理念,即追求品位、格调的高雅。我3岁开始和哥哥姐姐跟着父亲画画,一画就是六十多年。我父亲是我的启蒙老师,他带我走的是中国传统绘画的正道,让我读画论、背诗词,研习书法、白描、写生。我临过很多经典碑帖,中小学时期书法就获了不少奖,这对我也是很大鼓励。我15岁时勾的十八描,今天拿出来给美院的研究生看,他们都惊叹不已。我母亲是新中国成立前的大学生,接受了西方教会学校的高等教育,思想十分开明。我的悟性还不错,背书识字、吟诗作对一学就会、一点就通,母亲就经常鼓励我,希望我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耳濡目染,我渐渐形成追求高古、质朴的艺术倾向。另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是我接触到很多原作,可以直接学习前贤经典。除了我父亲作品之外,我还临摹过方人定师伯上百件作品,每画一笔都让我感到肩负着他们的期望。我父亲还时常带我去看展览,他对古今画作的品评也开阔了我的眼界,提高了我的欣赏水平。今天我取得的这些成绩,与我一路走来得到很多老师、朋友与家人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20世纪70年代,苏百钧在家作画

  您读硕士期间的研究方向是宋元工笔花鸟,但您的导师黎雄才、陈金章、梁世雄先生都是以山水见长,您是如何走上工笔花鸟这一研究和创作道路的?您平时也兼画山水、人物吗?如何来看待三者的关系?

  广东岭南一带有种花、画花的传统,从小我就跟着我的父亲学习花鸟画。“文革”期间八大美院都取消了花鸟科。有人劝我说,你画花鸟是没有出路的。但我仍然坚持画,一天不画都感觉缺少了什么,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文革”后恢复花鸟科,但缺少花鸟画教师,我考上了黎雄才、陈金章、梁世雄导师组的研究生,他们3位都是著名山水画家。我的研究方向是宋元工笔花鸟,导师们让我不要临摹他们的作品,而是要直追最经典的宋元作品。花鸟画是中国画的高峰,要达到高峰必须站在古人肩膀上。就全世界范围而言中国花鸟画也是独一无二的,与西方静物不同,中国画讲究主客观交融,把花鸟作为人来看待,画花鸟的过程是人与物之间心灵的交流。研究生阶段是我艺术生涯中很重要的一步。后来我在创作道路上以画花鸟为主,偶尔画山水,人物画的很少。

  我对山水、花鸟、人物画都做过研究,和我的父亲、老师们也探讨过三者之间的关系。花鸟画是中国画中内涵与技法最丰富的,因为它与艺术本体的联系更深刻、更直接。山水画主要表现宏大的格局,把大山大水浓缩到画面中,以小见大。人物画相对严谨,通过每一条衣褶的描绘就要把内在的人体结构表达出来,锻炼造型能力。花鸟画在宏观、微观上结合了山水、人物画的特点。作画首先画准,然后才能发挥,在解决造型问题的基础上深入到主客观交融,把眼中的竹转化成心中的竹,再形成笔中的竹。

1974年,苏百钧与弟弟、侄儿一起作画

  吴:两宋院体画注重写生,刻画生活景物细致而有情趣。您的作品题材也更多地来源于生活,每一个题材系列的每一件作品都有不同的视角,真实而有生活气息。听说您最近又准备去写生,请您谈谈对写生的看法及写生的体会。

  苏:我一直很重视写生,现在画坛对写生和创作的关系也展开了很多讨论。我把写生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解决造型、构图的问题,处理好点、线、面的疏密、节奏关系,这样的作品至少是一件“能品”。第二个阶段是进入主客观交融,在认真观察物象的基础上,打通主观情感与客观物象之间交流的脉络,解决画面的精、气、神问题。到了第三阶段,经过长期、大量的写生训练,“搜尽奇峰打草稿”,目识心记,有感而发。

 

1980年,苏百钧与夫人雷承影旅行结婚

  宋人小品不是简单的对景写实,而是目识心记后的创作。《出水芙蓉图》的荷花在自然中找不到,却没有违背自然生长规律。花瓣、花蕊的造型在对称中寻找不对称的美感,经过岁月磨砺,荷花的颜色依然保持鲜艳而不艳俗。这完全是画家在大量写生的基础上,在千万朵初开、盛开到几乎凋零的荷花中,选择最美的一枝进行艺术加工,呈现出心中最美的荷花。画面让人感觉真实、协调、统一,成为花鸟画史的经典。经典的作品往往没有写实、抽象的剥离,而是主客观交融后的表现。《夜合花图》、《白蔷薇图》等宋画中枝、花、叶的穿插、向背、疏密都是画家巧妙的安排,从待放的花蕾到绽放的花朵,姿态曼妙、神采各异,这也是最接近艺术本体的。

20世纪80年代,苏百钧在黄山写生

  吴:从作品《小憩》在画坛崭露头角开始,三十多年来您一直保持着雅致、清新而带有朦胧色彩的抒情风格。您从广州到北京已经十多年了,这些年来您的作品似乎用墨、设色较以前更加古淡,这种风格的趋向与环境的变化是否有关?

  苏: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广州阳光灿烂,四季如春,植物常绿。在色彩斑斓、生命力旺盛的环境中,画风会浓烈一些,而浓烈的画面要尽力追求脱俗。我父亲常说,离世俗远一分,画的品位和格调就高一分。在他的影响下,我一直追求高雅,做人、做事都要高雅,真正的好作品也是由内而外的高雅。在不断地修身、修心、修学中,渐渐褪去世俗尘杂。艺术是人精神灵魂的结晶,修得高雅的艺术才能达到精神的享受。到北京以后,生活环境彻底改变,生活圈变得更安静。我不太喜欢应酬,在家看书、听音乐、喝茶、画画,专心创作,享受人生,这才是我更舒服的状态。北京是中国文化的中心,我得以接触到更多的传统经典,故宫博物院展出的历代书画我都去看。北京一年四季变化分明,我的画风也往高古的方向前进。当然,早年探讨的色彩研究也还隐藏在画面里。人到了六十岁,看的书多了,画的画多了,经历的事多了,在今后的创作中我会多用减法,去掉冗杂,沉淀精华。在一定程度上,艺术创作的减法比加法更难,我追求简约而表达出深刻、广博、丰富的内容。

1985年,苏百钧全家与黎雄才(左二)合影

1987年,苏百钧全家与关山月(左一)、陈金章(左二)合影

  吴:对于中国画专业学生,西方素描作为考试科目却在学习中占了很大比重。2016年您在广州美术学院的个展中展出了很多件白描作品,这在其他画家个展中并不多见。您是如何看待素描和白描在中国画学习中的作用?

  苏:我是从练书法、白描开始花鸟画学习的。中国画以线结构表现为主,西方绘画则是以面结构表现为主。中国的线屹立于世界艺术之林,一根线既能表达物象的造型,又能表达物象的质感与结构。这样的观察方法和表现手法与西方绘画通过面的表现方式是完全不同的。白描是中国画的基础,其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是有艺术高度的,而不是简单的草稿。现在研究白描的画家很少,画得好的更少,授课老师也不多。要画好白描,我认为应该循序渐进,从书法入门。来到中央美术学院后,我就建议所有美术方向的招生考试都增加书法科目作为录取参考条件。

苏百钧(中)在全国美展评选现场

苏百钧作画示范

  吴:您在构图中常以“不完整性”带来画面之外的想象,您是怎样平衡中国传统章法和西方现代构成的?

  苏:我在读研究生期间做过东西方艺术平面构成的比较研究。现在是展览时代,每年都有许多全国性大展,作品想在大展厅中脱颖而出需要更多的视觉冲击力,因此构图上需要更多的设计巧思。作为当代画家,要在认真研究东西方传统经典的构图基础上,用自己独特的视角去观察,表达内心所想,表达内在情感。“不完整性”构图比全景构图更难,在求得视觉冲击力的同时,仍然要保持画面的完整性,保持画面的想象空间,否则就是失败。

苏百钧在创作《凤凰花木图》

  吴:您发表有《试论“意”是工笔花鸟画的灵魂》、《随“意”赋彩》等论文,强调“意”是中国画血脉的根本。如何看待工笔画中的写意性?能结合具体作品谈一谈意境的表达吗?

  苏:艺术创作中出现矛盾越多越复杂,解决得越好的画家水平越高。矛盾也是促成中国画达到艺术高峰的重要方面,大小、远近、枯湿、浓淡、疏密、虚实都是矛盾。工笔画的“工”要求精致,但容易呆板,也是一对矛盾。我发现很多画看过一遍并没有很大触动,没有意犹未尽的感觉,主要在于画面表达的意境不够动人,流于面面俱到而缺乏深度,因此缺少回味。我小时候背诵过古代画论,后来也做过一些研究,“意”的表达是古代画论中很重要的内容,“气韵生动”就是“意”的表达,听起来很虚,但确是很实的。作为“六法”的第一点,解决好“意”的问题,工笔画就能生动而不呆板。读研究生期间,我还研究了随“意”赋彩的问题。“六法”中“随类赋彩”的方法是把物象分类,根据类别设色。中国画讲究正色、原色,不考究太多复合色,很多古画是看红画红,看绿画绿。我在研究色彩构成中发现色彩本身是能够独立表达情感的,色彩也可以随着情感的变化而变化,而不一定是随“类”的变化而变化。这种主观的色彩表达是值得研究和挖掘的。

苏百钧  小憩  绢本设色  80×160厘米  1988

上一页 12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花鸟画 苏百钧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3%当前指数:9,14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携超
  2. 2【头条战报】谨慎乐观中的坚持 北京匡
  3. 3【对话春拍】甘学军:华辰拍卖如何打
  4. 4【头条战报】保利拍卖11.66亿的成交单
  5. 5【雅昌专稿】徐悲鸿“平生第一快事”
  6. 6【头条战报】郭彤:用真实的态度面对
  7. 7【雅昌快讯】北京匡时2018年春拍大幕
  8. 8【对话春拍】郭彤的嘉德“大观”方法
  9. 9北京荣宝2018春拍总成交额以6.4亿圆满
  10. 10【雅昌专稿】北京保利春拍中国书画超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