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讲堂3756期】对话:意识觉醒与VR幻觉(中)

2018-02-09 08:11:09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高阳
    收藏 评论

摘要:主讲人介绍: 邱志杰:艺术家与策展人,1969年生于福建漳州。199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开始介入当代艺术活动。现为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授,总体艺术工作室主任,硕士博士导师,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与社会思想研究所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艺术院特邀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实验艺术委员会委员。 …

  主讲人介绍:

  邱志杰:艺术家与策展人,1969年生于福建漳州。199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开始介入当代艺术活动。现为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授,总体艺术工作室主任,硕士博士导师,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与社会思想研究所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艺术院特邀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实验艺术委员会委员。

 

邱志杰

  汪丛青:HTC Vive中国区总裁。毕业于华盛顿大学电子工程系,获理学学士学位,后就读于麻省理工大学,分别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和斯隆管理学院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

汪丛青

  杨洋:杨画廊创始人曾参与经营唐人艺术中心曼谷空间、北京总部,拥有丰富的与成熟艺术家合作沟通的经验。2010年创立杨画廊至今,致力于推广中国年轻艺术家。

杨洋

  陈抱阳:新媒体影像艺术家与策展人,于2016年获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他的创作力图营造一种新的关乎于认知与知觉的体验。通过将传统影像制作手段与新技术相结合,建立在体验与空间之上,他不断探索超现实与集体记忆之间的联系。他用多元文化间的思想对虚拟空间中的社交行为进行采样调查,以集体记忆和图像学为基础,尝试对更广阔的人类体验进行探讨。

陈抱阳

  导语: 本次讨论会的框架来自于陈抱阳在杨画廊的首次个展《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中关于VR本体论的思考。策展人邱志杰在策展前言《缸中之脑与皇帝的新装》中提到的VR作品中身体觉醒、视觉监狱、阶级影射之外,在科技与艺术不断跨界结合的背景下,VR行业内的发展对于艺术创作而言即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机遇,亦是一种羁绊。科技的发展不断为艺术家与科技厂商提供跨界合作的机会,但是对于艺术家而言科技仅仅只是一种媒介和手段吗?同时艺术家该如何面对同样纷繁而精良的VR游戏以及影视作品?

  主题:意识觉醒与VR幻觉

  第二部分:对话:对话:意识觉醒与VR幻觉(中)

  汪丛青:我给你一个例子,上个星期我刚刚去了上海,他们有一个新的话剧,其实在时兴,在美国已经播了好多年了。

  陈抱阳:Sleep No More

 

《无眠之夜》话剧

  汪丛青:对,就是这个Sleep No More,就是《无眠之夜》,这是一个多个小时的话剧,然后它是没有导演的,它是有四层楼,每层楼是一个话剧,有不同的故事情节,自己去走这个楼,自己去讲,但是到了最后大家都理解了整个故事,其实我觉得这个是,这种讲故事的方法会很接近,我们现未来的VR电影的这种方法,其实我觉得未来真正最有名的VR电影导演,可能不是现在的这种电影导演,他们可能是游戏的设计师,或者是话剧的导演,因为他们这种导演不是逼着你来看,一个一个窗口,它是让你进去以后,还可以让你在这个故事里面,得到他想要你得到的东西。

  而且你可以用程序来去改变这个故事,就像有一个最近在VR里面,讲一个小兔子跟一个外星人。你进去里面你就是一个观看者,但是你要是向后看,你看到这个小兔子,你要是不向后看的话,他就等着你,你一回去的时候,它就把它大眼睛打开,然后跟你有一个小互动,但是它是你不向后看的话,他一直在那里等着,所以你都不知道它在那里。所以这种就是程序可以去调整,它要安排那个故事,会把它讲给你,只是它会把时间段调整,这个我觉得是一个,我们还没有真正搞清楚,怎么去讲这个故事,但是在下面的几年,十几年一定会越来越清楚,这个是一个新的媒体,所以我觉得我们要给他一点时间,不要限制他。

  陈抱阳:我觉得恰恰可能就是VR这个技术,它实际上是一个媒介,但是它的时间,就像邱老师说的,它是一种实时性,它的时间很紧密,和你现在真的活在这个世界的时间是有关系的,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个东西,它可能就会挑战现在,既有电影里面的这种蒙太奇,或者是既有这种身体语言的方法,就是你不能再通过黑场起来就是第二天,或者是比如说一些激烈的追逐镜头,可能我可以拍五分钟,但是实际发生只可以发生3秒,我可以通过蒙太奇的手段来拉长这个时间。因为我们提到沉浸式的戏剧,其实我在纽约看过两次沉浸式戏剧,其实我是知道这个故事本来是怎么样,因为麦克白这个故事,大致大家都会了解,但是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就是因为没有跟对主角在跑,就是导致我的体验,我参观一下他构建出来的,这个四层还是三层,这么一个酒店的空间。第二次我再去的时候,我朋友就告诉我说你一定要跟着女性角色跑,因为女性角色是串起整个剧情发展。

  其实这个我觉得也是,就是说我两次体验,我看到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然后这个戏剧就是一直在那里发展,就有点像是可能现在外面有条街上,正在两个人在吵架,但是我们不在那里跑,我们是看不见他争吵的这个过程。所以我觉得其实VR就是因为虚拟现实,它模仿的是一种现实,如果我们最后去做出这么一个戏剧的话,其实也是会产生我和你看到的东西不一样。但这个不一样不代表是我的VR里面的东西不一样。就比如说可能我看《麦克白》这本小说的话。

 

《麦克白》

  邱志杰:你把关键台词跳过去了。你看哈姆雷特没看到To be or not to be。

  陈抱阳:就是说我觉得这个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就是我看书我是一页一页往后翻,可能我有漏看的字,但是本质上,我看到的还是这本小说,但是如果一个沉浸式的戏剧,一个VR的戏剧,很有可能就是你根本不知道这个戏剧在演什么,你只是参观了一下,这个构建出来的空间,让你完全错过了整个故事的发展。所以我觉得一个新的技术出来,可能是创作者先去学习,一种讲故事的方法,再把讲故事的方法教给大众。可能如果大家现在去看二三十年代的电影,你会觉得这个电影没办法看,因为你觉得它很慢,所有镜头都是固定镜头,你觉得为什么镜头语言这么死板,两个人说话一定是正打,反打,可能连正反打都没有,就是一个现在记录的一样,拍我们三个人在那里说话。所以就是,但是你可能看一个好莱坞的制作,你就会眼花缭乱,因为你很适应这种平均镜头,时长只有2-3秒的这么一个镜头语言。

  所以我觉得显然就是,VR肯定讲述一个故事,因为我们生活里面就在发生故事。正是因为VR讲故事的方法,可能距离我们生活的方法太近了,你怎么分辨这个是生活,还是一个我们讲抽象的生活的,一个戏剧的形式把它浓缩化,有一个按照我们现在的说法,就是戏剧冲突的这种感觉,我觉得可能这个是VR制作品,可能会遇到的一个问题。

 

《Ready Player One》

  汪丛青:对,但是我真的觉得这个不是一个,不可解决的问题,你看下一年3月份有一个新的电影出来,就叫做《Ready Player One》,《玩家一号》,这个电影是斯皮尔伯格花4亿美金要拍的一个电影。整个电影就是讲VR,就是30年以后的VR,会怎么影响我们的社会,这个电影的全部VR内容,是我们公司来做的。所以我们跟他有很多沟通,关于怎么把这个故事再VR化,其实他在拍这个电影的时候,他就是戴上我们的头盔,进去这个虚拟空间,然后再指挥,我要这个人飞到这里,我要那个人飞到那里什么什么。所以现在讲故事的人,这种导演都已经用这个设备来去来讲故事,他只是用这种方法,来去未来把它传给他的观众。刚才我觉得,我们虽然不能说是完全用这种,沉浸式话剧的方法来去做这个比较,因为那个沉浸式话剧,它基本上是一直在轮流一个故事,你到那边就可以看得到,要你刚好悟到,你可能有一部分的故事看不到的,但是软件的好处,就是VR内容的好处,它是可以被编的。

  所以任何时候你要谁,我悟到了这个很关键的东西,我可能开了一个门,那个故事从那里就开始了。它就等着我,我还是可以像是读一本书,这个书可能我是先读三,再读第二集,再读五集,但是最后我还是全部看完的,我不会漏到东西,这个我觉得是未来VR故事的这种方式会有点,它的节凑会不同,时间限制不同,但是还是可以控制,让你可以有个完整的故事。

  邱志杰:我觉得抱阳所说的这个情况,是我们假设这么一种可能,我们戴上VR眼镜走入这个空间,这里面有个小孩出生了。你通过三维程序编这个小孩,在这一秒可能他刚刚出生,然后他迅速就长大了,我们假设带着VR眼镜,10秒钟之后他变成一个少年了,再过十秒钟他变成一个中年人,也就是他在一分钟之内变成一个老人了,开始是这个老人带着你走,老了,这个过程就相当于电影,很快就切成了他老年的样子。

  这个是可以做到的,就是一个三维形象,它迅速的在变。可是关键是用VR,所以这个时候抱阳好不容易,做三维民工做的累的要死,把那个人由小孩做成一个老太太了,然后这个时候我头在看别的东西,在地上看别的东西,这一切发生了,就完全没有知觉,抱阳说的是这个意思。就说你没办法就说,这就好像看书法的时候,你能够跟着它走,看抽象绘画的时候你不会跟着它走,有点像这个道理,因为它有一个时间的。

 

《Ready Player One》

  汪丛青:对,我觉得你说是360度的视频,我很同意你的说法。其实因为现在360度视频的话,只有大概2-3%的时间,人家会完全转成看后面,所以大多数还是看前面的,所以很少人会编故事放在后面。这是一个问题。但是那个3D的这种4D的内容,就很不同了,4D的内容一直向后看,一直向旁边看,而且一直互动,在前面互动,我向上互动,向下互动,而且你可以指导它用声音,这边这个小狗听的声音你就转过来,是小狗过来了,你蹲下来这个小狗开始跟你去笑,这种东西的话,其实你可以去引导。你可以引导这个观众。这个是在目前的二维的屏幕是做不到,他们基本是在切镜头,来让你看到你要的东西。但是未来你可以用光线,因为这边突然亮了你会转过来,或者这边有个声音,或者这边你可以听到后面,因为声音也可以有三维改变,你可以听到后面的声音你会转过来,可以看到后面是什么。

  其实要是你玩到这种恐怖片,恐怖片特别特别适合VR,你要是看到,外面看里面的人一直在笑,因为他们一直在吓得不得了。这个故事真的是可以用这个技术描述的很好,你只是要想一想怎么去用上,你全部可以去操作的这些方法,现在我觉得我们可能有这么一百年,在想怎么用一个大屏幕,或者一个小屏幕来去讲故事,我们真的在改变,为什么我说未来真正成功的这些导演,可能是现在的这些游戏设计。

  因为这些人就是在想,我有一个1万公里的一个社会,然后里面有上万个不同的角色,他们互相怎么沟通,然后他们互相怎么玩,他最后我要是从第一秒钟到一百个小时,他解决这个大的游戏的结果,他会经过什么关节。这个其实是我觉得是未来的讲故事。而且其实我们现在每天在生活,其实也是有自己的故事,这个也是一种讲故事的方法。

  早上起来刷个牙,吃个早餐去上班,然后在路上经过看到什么东西,这些都是故事,只是说这种故事的话,而且甚至我觉得我去度一个假,我可能会见到的很多东西,我会有很深刻的印象,我可能一辈子会记得它,这个是因为你是在这个环境,我觉得我看了上百个电影,可能上千个电影,但是我真正记得就是很多环节,只是很少数的。

  陈抱阳:其实我想,其实刚才我们讲的这么多的,例如我们讲到叙事,有讲到这些内容。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其实你看,因为我在念中学的时候,我是玩很多第一人称射击的游戏。

 

CS

  邱志杰:CS之类的。

  陈抱阳:对,CS之类的,其实也是一样,就是你听到,比如说你听到感觉右边有人走过来,你就会自然的向右转,所以我觉得我们前面讲的这种VR的体验,可能对于一个玩很多第一人称视角的电脑游戏的玩家来讲,他是非常适应的,你想给他一点点信号,这里亮一下他就知道要转过去,或者听到一点声音就可以转过去。但是我觉得比如说,我现在对着一个屏幕在玩,类似CS这样的游戏的时候,实际上我是很清楚我坐在我的桌子前面,因为这个屏幕它像一道墙一样,就是隔开了我和这个电脑里的数字的这个世界。就是虽然可能,你说这里突然有一个爆炸,我会本能的人可能往后缩一下。但是这种体验跟你戴上一个VR眼镜,去玩一个射击类的游戏,特别是你需要奔跑着去玩,就是你不是坐在这里,我是就按着键盘和鼠标人就会往前跑,当可能你真的就是要向前跑动人的角色,才会向前跑的时候,我觉得这个的体验,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全介入的时候,和你之前在打游戏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就自然就产生了一个,程序带来的一个叙事结构。

  就比如说,我可能打过一段时间CS以后,我就明白了,就是我要,可能我要怎么去控制这个抢,我才可以打死人,我要怎么跑动,我要躲在什么地方,这些东西可能不是我们现在讲的,某一些比较狭窄的叙事,但它实际上就是一个程序的逻辑。因为我觉得可能大家谈到叙事的时候,可能会谈到传统文学创作,包括电影这些东西。但是对于我来讲,如果你说到叙事的时候,我觉得程序的逻辑自然,就是一种叙事感,比如说我在游戏里,如果有人工智能,它算出来的一个东西,它跟我产生互动的过程中,其实我就在学习你程序的逻辑是什么。比如说可能我向前走一步,你的这个角色可能会退也可能会进,就这个也是,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叙事。就是说可能之后的叙事,不是建立在12345678910,而是建立在我和这个角色的交互过程中,最后拼成了一个故事,也就是可能你学会打一个游戏,你就自然懂了这个游戏里面,至少是代码的逻辑,你可能不知道它的代码是什么,但是你知道这个代码的逻辑是什么?我要怎么去应对你这个程序,提供给我的可能性,然后我去给这本程序去反馈。

  邱志杰:其实刚才汪先生说的引导,就是我说他是精心安排的独幕续剧,当然这个独幕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其实我们前面已经谈到了,还可以不独幕。但是这个引导,比如说小狗,或者那边光然后你头扭过去了,那边暗掉,等你头扭回来,这边光又重新亮起来了,这里已经换了一个场景了。那么可以把续剧的这个舞台的切换用光,用这个引导光亮,那这个就是属于所谓的精心安排,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实际上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我们原来的镜头切换的这个逻辑,可能是可以被空间切换所取代的。那天我和抱阳谈到一个可能,就是比如说我们走进第一个房间,有进一个大厅,戴上眼镜,我们已经处在这个大厅了,欢天喜地一个婴儿正在出生,然后接着我们大厅这边有几个门,我们推开其中一扇门走进了这个房间,这个小孩正在读书,这时候他已经10岁了,他是下一个空间。

  如果我们推开另一个门,走进另外一个房间,或者从那个房间再靠近第三个房间,他已经20岁。可是推开另外一个房间,是这个小孩子不学好,然后最后慢慢这个人变成了一个法官了,然后这个人变成一个罪犯了,他们最后可能会在一个绞刑架下,一个法庭上相遇了,其实他们是同一个人。当然你始终有机会,再退回到那个大厅重新走这个人的一生,或者趴个窗户,透过窗户来到这个已经40岁的,马上要犯罪的这个人的一生。这个叙事模型等于是用空间的套空间,套空间来取代镜头里面的一种方式。其实是有可能讲故事。

 

CS

  汪丛青:而且我觉得一个是用空间,一个也是你可以把你的镜头,跟这个人一起走。现在有一些新的这些软件,或者新的这种故事情节,他是按照你看哪一边,比如说我是在开一个车,根据我向左还是向右的话,那个他就向那边转,向右转的话的故事情节,跟向左转的故事情节就不同,但是我们又需要去按一个按纽,我只是根据我的观看,这种流畅性的互动,其实是微互动,甚至用户都不知道他在互动,但是他已经在改变这个故事,所以两个人可能在看同一个故事。最后到了结果其实是不同。

  邱志杰:这个精心安排,通过引导精心安排,独幕剧,其实让我想起杜莎夫人蜡像馆的恐怖洞,就是你走进去这边躲着一个人,吓唬你一下,那头躲着一个人吓唬你一下,然后那头灯光亮一下,它也是根据观众进来,可能一般来说怎么走,那么它在提前在这个路上,安排了一些环节。其实可能更多机会在您刚才说的,这个即时的去生成的部分,就是VR记录之后这个功能。

  汪丛青:对。

  陈抱阳:因为我的作品,其实也有用到很多程序生成的图象,就是怎么讲,当然的那个程序,可能连弱的一个人工智能都算不上,但是我在不断执行它的时候,它会产生不一样的这种结构,其实我去理解人工智能在产生内容的时候,我们在外部往里看的时候,它的逻辑就是不断的对一个规则去进行重复,它会产生不一样的变化。就是可能我在一个VR游戏里面,我进到一个空间以后,我所面对的是一个人工智能,它每次跟我说的话是不一样,因为他说的话不一样,带给我一个体验。那其实这也就是,我只有在我不断去体验的时候,我才会感觉到他每次跟我说的话不一样。所以,但是因为我之前刚看了一个短片,那个短片是这样,就是说讲可能再过20年或者30年,也是一样就是可能生活状况不是这么好的人,他每天就是吃饭睡觉,然后戴上VR的眼镜以后去打游戏。然后他可以在游戏里面,就像你正常的你可以去获得,很高的胜率等等。

  但他后来突然发现,当这个游戏的最后就是,这个游戏的玩家发现,其实他是真的在操控一个机器人去杀人,也就是说,在那个未来的世界,是一拨人去进到VR游戏里面去,去杀另外一拨人。就是当他游戏出现Bug的时候,他就真的看到,他操作那个机器人在杀一个,妈妈抱着一个小孩的场景。就是说我们现在既有的VR技术,我们想让它的屏幕分辨率变成更高,这些都是一种技术的要求,包括我们可以进一步,在嗅觉上介入以后,可以让你闻到不一样的东西,其实最后的可能某种终极形态,就是《黑客帝国》所描述的,你是直接连在后面的一个插头。我觉得其实在那个状况的时候,可能听起来像这种阴谋论者说的东西,其实你真的是分不清,可能当你所谓虚拟现实,到终极的状态就是,你根本不知道你现在是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

  邱志杰:不是,最大的Bug肯定是身体,就你看电影的时候,突然间肚子疼了,你戴着VR眼镜的时候,突然间想撒尿了,你的身体肯定把你拽出来。所以肯定是要解决身体的问题,才可以出现那个情况,那个情况当然是的传奇,就是人们夸大,除非你用化学的手段,物理手段,大家嗑一颗药,然后high过去了。然后醒来这个电影拍的不错。

 

VR游戏

  汪丛青:要是两三个小时,类似这样的一个体验,这种身体的问题应该平常不会这么急。

  邱志杰:会啦,撒尿我现在就想去。

  汪丛青:可能有时候有这种特殊情况。但是其实因为我可以跟你讲,有我们现在那些很多开发人员,他们一整天8个小时,10个小时里面,他们都没有觉得很大的问题,他们真的就是忘了他们在那里。所以再过一会儿的话,这个会越来越难记得你在那里,其实人的脑是非常灵活,很容易改变你的脑,会变成你相信这个是真的。

  其实好多次我在测试一些,新的软件的时候,我会看到一个桌子想结束,我可以把我的手表拿下,放在桌子上,然后就会啪就会掉到地上,因为我已经在里面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半个小时,我都已经忘了,我这是一个虚拟的桌子,或者有时候我在这种虚拟影院,我进去以后,我就想坐下这个位子,坐下会坐到地上,这种情况,就是说。

  邱志杰:你是一个轻信的人。

  汪丛青:有机会你到我们那边多玩玩,我觉得多用VR的人,他就会真正认识到这个,对你的脑的这种影响力是多大,我给你一个很有具体的例子吧。其实最近在的大学,他们出了一个新的研究结果,一个医生他们拿了好几个这种,以前左手是完全动不了,因为太痛了,他这个人有长期的痛,然后他右手是没问题的,然后他用了我们投资的公司的一个软件,他看到什么,他就在画,但是他两个手在画,或者两个手做一个雕刻,虽然他左手不在动,但是他眼睛看到是两个手一起做这个画,或者做这个雕刻。过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以后,他把头盔拿下来,他的左手已经开始动了,而且他的左手以前的痛已经不见了,他说过了两三个月以后,他都不回来,这个其实是人的脑其实是很神奇的东西,因为他看得到,我看得到我左手在动,所以我应该是没问题的,所以他就想可能我的那个神经,可能我哪一块神经不好了,我去调一调,最后调到他的左手真的开始动起来。所以这个就是,很多东西,肯定现在还早。就是刚才抱阳说,我们现在还是前面那么一两年开始在研究,怎么去用这个技术在我们生活的哪一面。以后真的会改变相当多,我们现在不理解的东西。我们可能都没有想象这种用途,他就会出来。其实我们现在像是做了一个,可以让女生看到她要是瘦了10公斤什么样子。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邱志杰:伤人了。

  汪丛青:不是 这个很关键很关键。就是戴完以后,她真的瘦了。因为她就觉得,我看到了我的未来,我看到了我可以这样子。

  邱志杰:提供了心理暗示。提供了心理激励激志了。

  汪丛青:是。

  杨洋:老师我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每天都在P图,也是一种心理暗示,我觉得这是一种自欺欺人。

  汪丛青:对,但是这次差别是什么,你在P图的时候你是在骗自己,你也知道自己骗自己。但是你在看到一个,一个三维的你,你可以走一圈跟她互动的时候,你真的把你的脑都骗好,你说这个就是我啊,我看到这个镜子,这个就是我。为什么我不能达到这样子。你下次看到那个蛋糕,你看到那个点心的时候我就不吃了,我就想要看到镜子里面的我。另外一个研究,他们最近出来了,就是让年轻人更多可以存款,他们会看到一个30年以后的我,把他的脸,他的身体,30年以后的我,他们就是一点一点进去一点,你现在会存每个月多少你的工资,可能是5%3%这样子。但是他们做完以后他们问,你现在你愿意存多少的款,未来了你的未来,他说20-30%,就是说会多5倍到10倍的影响,对于他的这个行动,我觉得这个就是VR可以做的。因为它可以让你真的相信这件事儿。它会给你一个深刻的后脑的改变,不只是一个很表面的一个。

  邱志杰:其实最理想的应该是用来传教。天主教、梵蒂冈应该。

 

梵蒂冈

  汪丛青:对,要是想用VR来去洗脑,这个东西我可以保证很好的效果。

  杨洋:每天半小时。

  汪丛青:对,其实他们现在用来干什么。

  邱志杰:其实传统的教堂,就是一个低级的VR,弄个管风琴,画点壁画,做点雕塑,声音一弄,就是一个Low版本的VR,这个沉浸式的体验最早的缘起就是教堂。

  汪丛青:真的我们有很多很多用途。不一定是你这种说法。但是真的是对社会好的用途。

  邱志杰:这个对社会好吗?

  汪丛青:我觉得任何东西,让整个社会有幸福感是个好事儿。其实说实话,信仰也是一个就是为整个社会更和平、更有幸福感,让你困难的时候痛苦的时候,你有一个人会有一个东西,给你一个方向。这个本来就是。

 

VR

  陈抱阳:因为其实我们也讲到,就是人会适应这个新的技术带来的可能性,就是比如说苹果刚出来的时候,应该是把这个所谓的多点触控屏,做了一定的普及,那么它可能第一版的VR的设计的时候,是尽力的模仿,就是你真实去操作某些东西,比如他那时候做的开关,就是向左拨向右拨,和你去拨真实的开关是一样的。它这个技术看起来我尽力的模仿你生活中有的体验,比如说我去推这个纸,往左就是往左,往右就是往右,我们去划照片也是一样的,但是它夹带了一个东西,就是你双指并拢,然后再分开可以放大这个照片的东西,这个我在2013年2014年写论文的时候,我有举到这个例子。

  邱志杰:他一看照片就这样。

  陈抱阳:对,他用了很多这种多点触控的屏幕的之后,你给他一张很模糊的照片,他的第一反映就是把手指放上去,然后分开。就是技术很多时候都是模仿,像VR一样,他是在模仿我们很多真的东西,但是他有时候会夹带一个私货,或者他会走私一些,其实这就是技术,他在给我们提供便利的时候,他也教会我们别的东西,可能作为触控屏来讲,是教会我们你要学会放大照片,你要怎么做。我觉得VR,它其实也是教会我们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其实我觉得,不一定是好的或者坏的,它没有这么清楚,它其实就是改变我们生活的一个经历。就是比如说我们之前看到有一个,现在可以让你戴着VR眼镜,去登这个珠穆朗玛峰步,比如说我觉得我的身体状况,是不具备登珠峰的这种条件,但是我也愿意戴上VR去体验一下。

  邱志杰:作为一个穷人,王石就不一样。

(责任编辑:樊玮)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3%当前指数:6,92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专稿】林寿宇:为何在白色的天
  2. 2【雅昌讲堂4280期】吕成龙:瓷器发展
  3. 3佳士得香港中国书画香港秋拍精选拍品
  4. 4【雅昌专栏】孙欣:空行 写于“祝铮鸣
  5. 5【雅昌专稿】尹秀珍之创作方法论:搜
  6. 6佳士得香港秋拍中国瓷器及艺术品精选
  7. 7【雅昌专稿】这一次,中国嘉德拍卖接
  8. 8北京保利第43期古董精品拍卖会重要作
  9. 9【雅昌专稿】即将出发 请带好这一份日
  10. 10【雅昌快讯】清华大学雪花秀非遗保护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