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栏】杨卫:我的小学

2017-12-26 08:52:00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杨卫
    收藏 评论

摘要:回想起来,我的读书经历,非常曲折,单就小学而言,就读过好几所。这是移民子女,所普遍面临的问题。因为我虽然出生于湖南益阳,但籍贯却在山东泰安。作为山东人的父亲,当年被学校分配到湖南来工作,虽然与益阳人的母亲结合,落户在了湖南,但几乎每年都要回山东老家探亲。这期间,也常会把我带上。所以,每到这时,我都要…

在我少年时,桃花仑虽已看不见桃花,但桃花仑边上仍有许多田埂和菜地,还可望见一派田园秀色。

  到我记事时,桃花仑的桃树,基本上已经砍光了。故而,我没见过那种花团锦簇的盛况。不过,我虽然没有在桃花仑见过桃树,但当年挪威人随同桃树一起种植的酸枣树,我却是见过许多,而且也吃过不少树上的酸枣。由于酸枣树生长速度极快,待我懂事时,这些挪威人种植的酸枣树,大都已是参天大树了。我记得,当时的桃花仑小学、市一中学(原信义中学)、老地委(益阳原为地区,1994年改为市,此为原益阳地区革命委员会所在地,其大部分地块都是原信义中学的所在地)等大院内,都有大棵大棵的酸枣树。我还记得,我有几次逃课,便是和高年级的同学一起,偷着跑去地委大院里打酸枣吃。那种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情形,仿如昨日,至今仍还历历在目。

这是我们儿时常玩游戏的地方--益阳老地委。此照片拍摄于20世纪40年代,一群洋人的孩子正在此玩游戏,与我们后来在此嬉戏形成重叠,仿如前世今生。

  由于我小学总是转学,读书不连贯,再加上有点小调皮,所以,学习成绩一直不好。为此,父母也是伤透了脑筋。为了能使我的学习尽快得以提高,父母绞尽脑汁,也是想尽了办法。将我从大渡口小学转学至桃花仑小学,就是父母为提高我的学习成绩,所做的一种努力。现在说起来,可能转个学很容易,交钱便可以解决。但当时却并非易事,尤其是对我这样学习成绩差的学生,从较差的学校转入较好的学校,可谓是难上加难。

  说到益阳大渡口小学,算起来,我只在那里读过两年书,时间是1976年至1978年。此前,也就是1975年,因母亲在益阳缝纫机厂工作的缘故,我在其子弟小学发蒙,正式步入学堂。但同年底,因全家赴山东探望奶奶,只好中止缝纫机厂子弟小学的学业。待再回益阳时,已是1976年春,早就错过了开学。所以,父母开始重新考虑我的读书问题,干脆就此把我转到了离家较近的大渡口小学。

  再说说我们家,其实,原来并不在资江南岸,而是在老城区的大码头。1975年,首座益阳大桥修通前后,我们家由北岸迁至南岸,落户在了桃花仑的益阳邮电局。自此,我便在桃花仑一带读书、成长,度过了人生中最为美好的少年时光,以及最为骚动不安的青春岁月,直到20岁出头离开益阳。

  回到大渡口小学,它跟桃花仑小学一样,都离我们家不远,只是方向不同而已。大渡口小学紧靠资江边,因为依着益阳过去著名的大渡口而得名。在益阳大桥尚未出现之前,大渡口是贯通益阳南北两岸的重要渡口之一,过去也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不过,随着益阳大桥的修通,连接两岸的纽带,被转移到了桥南和桥北,大渡口作为传统的轮渡码头,也就日益冷清了。大渡口小学就是在此之前筹建起来的,是为了顺应北岸居民大量迁往南岸后,孩子们的读书需要。它出现的时间并不长,1963年建校,而且在1978年,即我离开的那一年,也取消小学建制,改为了初级中学。所以,包括许多益阳人,都不知道大渡口小学的存在。只是对于我,这所学校很重要,因为我后来又在这里读过初中。不过,那已是后话,此处按下不表。

这是从大渡口瞭望对岸的益阳古城,依稀可见一些教堂建筑,让人联想起老益阳的开放程度。(照片拍摄于20世纪30年代)

  我在大渡口小学读了两年书。1978年底,全家再次赴山东探望奶奶,我只好又一次中断学业,随父母去了老家。这期间,我曾在山东老家的一所学校插班,读了几天书,但因为不习惯那里的饮食,又半途辍学回了益阳。父母看我这样来回折腾,学习成绩日益下滑,甚为着急。这才有了将我降级,转入桃花仑小学的想法。但要进桃花仑小学,绝非易事。因为桃花仑小学是名校,其前身信义小学不必详尽,已出过何凤山等著名校友,单只说1956年更名以后,桃花仑小学也一直是益阳的重点小学。所以,要入该校,确实需要一些门路。

  据我父亲后来透露,我当年入桃花仑小学,有好多人帮了忙。其中最主要的人物,是时任益阳教育局的贺局长。他是我父亲的老朋友,一直也很关心我的学习,为了能让我入桃花仑小学,他还专门给校领导写了信。其次,还有我父亲的另一位朋友姚医生,他夫人是当年桃花仑小学的教务主任。此外,知名儿童文学作家卓列兵先生,也为我进入桃花仑小学读书出过力。

  卓列兵先生是我父亲的文友,七十年代初就开始发表儿童文学作品,我很小的时候,便在《红小兵》等杂志上,读过他写的小故事。因为我父亲也爱好文学,过去,卓列兵先生曾来过我家,跟我父亲一起交流,这些我都还有印象。那时,我父亲和卓列兵,均是业余作者,除了文学创作,都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我父亲是邮电局的报务员,而卓列兵则是桃花仑小学的教师。因为这种背景和这层关系,为我读书之事,我父亲免不了要去麻烦卓列兵先生,而他自然也会鼎力相助。如此这般,有局长打招呼,有教务主任接收,又有老师的认可,我进入桃花仑小学,也就水到渠成了。

1978年,经过一番努力后,我如愿以偿地踏入了桃花仑小学。这是我刚入学时,被父亲的一个学生抓拍的照片,记录了我当时兴高采烈的样子。

  我在桃花仑小学读的那个班,名曰新46班。之所以“新”,是因为这个班原本不在计划内,而是为应时之需额外添加的:一方面集中了当年从外校转入的大批新生;另一方面也吸收了本校的一些降级生,可谓是七拼八凑的组合。称其为“新”,也纯属是无奈之举。因为前面已经有了46班,而后面的47班,则属于下一年级了。所以,加个“新”字轻装上阵,也就有了我们这个新46班。

  其实,不单我们的班次新、同学新,我们的班主任,也是新来的。她叫晏立新,原来在资江北岸的学门口小学教书,1979年调入桃花仑小学,首先就是教我们这批“杂牌军”。晏老师年轻漂亮,那时不过十七八的芳龄,正是美丽青春好年华。我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晏老师当时的模样:身材苗条,清丽雅致,透着一股清纯动人的美;她喜欢扎辫子,两根麻花辫,或垂于胸前,或耷拉于肩后,楚楚动人……多少年以后,我曾对外展示过我们的小学毕业照,有朋友看了当时的晏老师后,惊叹不已,追问我后来从事文艺工作,是不是因为当初受了美女老师的影响?我没有回答。但我想,人生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我后来走上文艺之路,与晏老师的爱美之心,以及最早对我们的审美熏陶,应该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关系吧。

桃花仑小学新46班毕业照,摄于1982年春。(一排正中为美丽的晏立新老师,我在最后一排右5)

  晏老师对教学很投入,其最大特点,就是能够与学生融为一体。也许是因为年龄差距不大吧,晏老师常能跟我们一起交心,甚至课后,还能跟我们一起玩耍。那时,晏老师就住在学校里面,而且她的宿舍就挨着我们教室。所以,我们有什么不懂之处,可以随时去向她请教。另外,晏老师的教学方法,也很灵活,懂得因材施教。我们班有个同学,严重偏门,语文和其他科目一塌糊涂,但数学却特别拔尖,经常能越过我们年级,做一些高等数学题。晏老师针对他的数学特长,不仅专门辅导,而且还推荐他去参赛,给他增加信心;再有,我和几个捣蛋鬼,不爱读书,倒是喜欢运动,晏老师就干脆把我们组织起来,成立了蓝球队,让我们发挥运动的特长;当然,对我个人而言,获益最多的,还是晏老师针对我们这些落后生,制定的一系列帮带计划。

  所谓帮带计划,就是组织几个家住不远的同学,由成绩好的带成绩差的,成立学习小组,放学后集中到某位同学家,一起做作业,一起讨论,一起学习。这种办法确实很奏效,因为人是环境的动物,尤其是孩子,特别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晏老师把我们这些调皮鬼,放到优秀学生一起,不仅可以让优秀学生帮助我们,而且还可以增加我们学习的信心。

  关于我们这个学习小组,我必须要隆重介绍一下。因为我们小组,不仅集中了我们班的几个班干部,而且她们也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晏老师的特意安排,总之,通过美的感召,我们几个调皮捣蛋的家伙,终于循规蹈矩起来,心悦诚服地开始学习了。

  若干年后,随着微信的出现,我们失散多年的老同学,又通过微信建立了联系,并且还组了“新46班”的微信群。这之后,我回过几次益阳,也跟当年我们一个学习小组的几位女同学,如刘小燕、汤晖等一起聚过。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我依然还能从她们身上,看到过去的那种纯真与秀美。只可惜,我们小组的另一位美女同学张冰,很早就因病去世了,想着她的早逝,再想着她美丽的容颜,我不禁怅然若失。故人已乘黄鹤去,随之而去的,还有我们许多美好的时光……

小学毕业离校前夕,我与几个同学在教学楼的楼道旁合影,同学陈全胜手指着前方,似乎预示了彼此不同的人生去向。(照片拍摄于1982年春,居中是我)

  不过,时光流逝,虽然改变了许多,但对于多数从桃花仑小学出来的师生,后来都还是往好里变了。学生们自不必说,从小到大,就是一路向上的过程。单只说我们的老师:后来,我们的班主任晏立新,调到了广东,以优秀教师身份在深圳退休;美术老师盛景华,后来成了知名书画家、作家;音乐老师易可可,后来也调入湖南卫视工作,成了重要的记者;体育老师周建安,后来走入仕途,担任过益阳公安局副局长……由此,我想起了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的那句名言:“上升的路与下降的路,都是同一条路。”或许,桃花仑小学,就是我们这些人的必经之路吧。

  只是对于我,还是有些遗憾。遗憾的是,我儿时上学走过的那条路,已经不复存在了。随着后来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我的家乡益阳,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我曾经走过的上学路消失了,桃花仑小学的小洋楼、老校门等等,也都一概毁于现代化的轰鸣中,早就没了踪影。现在的桃花仑小学,被淹没在高楼大厦之间,据说,已跟周围楼群连为一片了。不过,我只是听说,却再也没有回去过。

  2017.2.12于通州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杨卫专栏]

  湖南益阳人。先后毕业于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与吉林艺术学院,1991年开始工作生活于北京,为较早一批职业艺术家。现为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秘书长,国际艺术评论家协会(AICA)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学术委员,中华国际科学交流基金会科学与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湘籍艺术家联谊会会长,天津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吉林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

上一页 1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艺术教育
10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永恒的丝线
    永恒的丝线

    地址:北京松美术馆

    时间:2019-03-24 - 2019-06-23

  • 妙笔传神
    妙笔传神

    地址: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8-18

  • 陶韵瓷魂
    陶韵瓷魂

    地址:武汉博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6-20

拍卖预展

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广东省拍卖行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6日-7日 上
预展地点:广州市天河区华穗路
华韵天承亚洲艺术品春季拍
英联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5日
预展地点:台北市中山北路四段
2019春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北京鼎兴天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6月19日-20日
预展地点:北京京瑞温泉国际酒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6%当前指数:6,52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头条战报】莫奈《干草堆》7.6亿元创
  2. 2 雅昌月度(2019年4月)策展人影响力榜单
  3. 3 杰夫·昆斯凭6.26亿《兔子》再回世界
  4. 4 【雅昌专稿】五分钟速览第二轮香港春
  5. 5 广东古今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5月
  6. 6 【拍卖前瞻】日本顶级私藏再释出:是
  7. 7 【雅昌专稿】博物馆日高峰论坛:如何
  8. 8 相隔11年,邓国源大型个展再次在德国
  9. 9 世人谁识吴迂叟 铁画银钩五色光——吴
  10. 10 中国流失文物,在他国还好吗?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