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岳敏君:逃不脱自己是可悲的

2017-12-22 10:40:11 来源: 芭莎艺术
    收藏 评论

摘要: 岳敏君《逗号》,布面油画,250×201cm,2016年 “再偶像中的原形·岳敏君”于12月2日在湖北美术馆开幕,展览呈现了岳敏君近几年在创作上的诸多思考。其中包括53件架上作品以及3件雕塑作品,作为展览的同时,这也是艺术家对自我的再一次观察与思…

  

  岳敏君《逗号》,布面油画,250×201cm,2016年

  “再偶像中的原形·岳敏君”于12月2日在湖北美术馆开幕,展览呈现了岳敏君近几年在创作上的诸多思考。其中包括53件架上作品以及3件雕塑作品,作为展览的同时,这也是艺术家对自我的再一次观察与思考。

  直指人心的“傻笑”

  艺术家岳敏君就像他这代人一样,他的个人命运和艺术表达路径,无疑都是和社会结构的变迁有着密切的关联,个人命运的沉浮也和社会历史的巨变发生着这样或那样的关系。

  

  艺术家岳敏君

  谈起岳敏君,人们往往会想起他的“傻笑”。的确,岳敏君的崛起不能不说带有某种传奇色彩,这不仅仅因为他的“傻笑”已成为一种样式和符号,更因为这种样式和符号的简洁、直率始终散发着直指人心的力量。

  

  岳敏君《记忆》,布面油画,140×108cm,2000年

  岳敏君出生于黑龙江省大庆市,长在湖南、湖北,求学于河北师范大学,成名于北京圆明园。在这一系列动荡的迁徒过程中,不仅成就了岳敏君一种敏锐的观察力,更赋予他一种持久的忍耐力和顽强的意志力。

  

  岳敏君《朋友》,布面油画,88×114cm×2幅,1992年

  随着岳敏君和他的“傻笑”不断走向国内和国际的展览,它不仅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标志性符号之一,还带给岳敏君永无止境地充满精神困惑的寻找。

  

  岳敏君《宝座》,布面油画,248×200cm,2015年

  实际上,正是想象的力量赋予了岳敏君一种历久弥新的能力,使他一次次勇敢地尝试对自我的超越,使自己的艺术状态始终充满着冲动与激情。

  

  岳敏君《旁观者》,布面油画,230×200cm,2011年

  批评家栗宪庭曾这样形容他:“岳敏君是重要的玩世现实主义艺术家。他的语言方式是反复用自己的形象做模特,摆出各种怪异、可笑的动作和嬉皮笑脸的表情,并通过对这些动作和表情的自嘲性描写,表达出当今空虚无聊的精神世界。”

  

  岳敏君《无题》,布面油画,248×200cm,2015年

  这个当代艺术中标志性的“傻笑”,笑出了一个时代的百无聊赖,几乎被所有的世人追捧与赞扬着,它照射出一代人的精神模样。然而,对于艺术家来说这还远远不够,关于笑容背后的根源,一直都是岳敏君多年以来不断追问与探寻的难题,也是在他之后作品中陆续呈现的思考。

  再偶像中的原形

  

  岳敏君《凝视》,布面油画,200×240cm,2012年

  此次展览对于岳敏君本人来说,是一次安排给自己的再一次自我认知。在近几年的创作中,他做了许多不同角度的尝试,也针对完全不同的内容做了深入的思考。不同于在工作室中观看这些作品,一次正式的展览对于他来说就像一个舞台,一次上台表演的机会,他形容这有点像是“审判自己”的感觉。

  

  岳敏君《我是龙》,布面油画,220×300cm,2008年

  “再偶像”是一次对全局的关注

  芭莎:关于“再偶像”,其中都有哪些含义?

  岳敏君:我觉得“再”是一次对全局的关注,很多时候我们聊绘画或自身创作时,是掉入一个局部的感觉。我认为在中国文化的历史进程中,经常有进进退退的时候,时常需要再一次观看和思考。所以这次展览很多都是用“再”的概念来代替,作品与展览相对应,像一个镜面,在其中再一次观看自己的状态和问题。

  芭莎:除了再一次观看自己,还有哪些角度?

  岳敏君:这个“再一次”也有再一次认识传统的含义。如今,我们越来越多地开始关注一度被丢弃的传统,社会的方方面面也都在提倡要再一次认识和重新解读传统。对于西方的文明,我认为也需要再一次重新吸取和接受。

  

  岳敏君《破碎的梦花园8》,布面油画,200×240cm,2015年

  

  岳敏君《破碎的梦花园11》,布面油画,异形框(200×200cm),2015年

  在岳敏君近几年的新作中,我们能够看到他在不断试图去突破自我,包括此次展览中他所谈到的对自我的再一次认识,都彰显出他虽早已身为一位载入史册的艺术家,但从未停止对自己、对创作的警惕与严谨;从另一个层面来看,这也是一种不可挣脱的束缚。

  

  岳敏君《破碎的梦花园9》,布面油画,200×250cm,2015年

  

  岳敏君《迷宫-3乾隆》,布面油画,240×200cm,2013年

  “迷”,是关于文化成因的一种疑惑

  芭莎:通过创作《迷宫》系列,你对传统具体展开了怎样的思考?

  岳敏君:《迷宫》的原形来自于传统文化,也来自于艺术与文化中的很多记忆。关于我所用的非正规方形的取景,是在创作过程中感知到的。规矩的方形运用最多的是西方人,中国人也用长方,但为了不显呆板多会装裱各种棂子来分割和破坏这种极为理性的形体。这其中体现出在观看视角上,中国与西方的不同,中国人更喜欢透过一个自然的形态去观看,总是带着自然形态的意味。

  芭莎:《迷宫》它“迷”在哪里?是继《笑脸》之后自我思考的某种外化吗?

  岳敏君:这个“迷”不是对表面某种现象的迷,而是对行为举止、文化成因等多方面的一种疑惑。在《笑脸》之后,我开始追问是什么造成我们这样的行为,为什么会这样理解事物?我认为这跟文化有关,是整个文化的成因等多方面因素造成了我们的迷茫。就像一个不知所措的人,需要借助外力的方式才能让我们警醒。

  

  岳敏君《孔丘》,布面油画,异形框(H:120cm,W:112cm),2012年

  

  岳敏君《八大山人》,布上油画,直径200cm,2011年

  岳敏君创作的《笑脸》与所处的社会和问题密切相关,但在那之后的几十年间,对于这背后的成因,岳敏君不断地追问着。“这种社会的状态是什么造成的,为什么我们是这样的呢?”岳敏君为了找寻到答案,开始了追溯历史和传统的足迹。在他发现传统和民族的过去究竟是如何时,他才依稀明白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所在,这些思考无不一一记录在作品的细节之中。

  

  岳敏君《起死回生》,布面油画,240×200cm,2014年

  

  岳敏君《草地上的打滚》,布面油画,280×400cm,2009年

  创作可以指向未来,但却需要未来的印证

  芭莎:作为载入史册的艺术家,如何看待自身艺术对创作的束缚?

  岳敏君:每个人都有一种自我的束缚,事物也都有两面。最成功的一面反而会是最束缚你的一面,它既给你带来了关注,又带来了很多障碍。我认为真正突破自己不是很现实,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人还是会不断地受当下以及“活着”这个概念本身的控制,与时代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有办法摆脱。可能你的创作可以指向未来,但却需要未来印证。

  芭莎:艺术市场等外在因素,对艺术创作的冲击是怎样的?

  岳敏君:整个艺术界的变化会对你有一种刺激,比如,越来越多视觉奇观,可能会影响你的判断。在政治面前,我们一直在讨论创作的自由表达,而商业的力量绝对不次于政治对艺术的侵害。你会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压过来,让你产生一种抗争的感觉,这种抗衡与撞击在画面中得以体现。

  

  岳敏君《笑的伟大,死的光荣》,布上油画,240×200cm,2012年

  

  岳敏君《公元3009》,布上油画,300×400cm,2008年

  无论哪个行业,在做出如此的成就之后,实际上要面临的都是巨大的考验。在谈到如今的创作和生存状态时,岳敏君笑着调侃道:“状态很正常,反正这么长时间了,只能继续进行下去了。也没有办法真正换个车道,除非你重新活一次。”

  

  岳敏君《孤岛》,布面油画,300×300cm,2010年

  

  岳敏君《琐碎-2》,综合材料,200×400cm,2012年

  近几年,岳敏君的创作状态一直保持得松弛有度。在北京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会在工作室画画,其余时间里他很注重去保持活跃的观察。对于他来说,想法是更为重要的东西,在工作室创作的过程只是这些长期积累的思考的呈现过程。

  

  岳敏君《迷宫-5》,布上油画,异形框(161×108cm),2014年

  

  岳敏君《毛泽东在井冈山》,布上油画,257×376cm,2006年

  岳敏君在这些年的创作中尝试了许多其他的角度,思考了完全不同的内容。严格意义上说,从1995年,也就是从圆明园到宋庄以后,岳敏君就开始感觉自己总是被某种东西束缚着,所以他不断地大胆探索其它的可能性。

  

  岳敏君《破碎的梦花园12》,布面油画,异形框(200×200cm),2016年

  

  岳敏君《向井冈山进军》,布上油画,200×300cm,2012年

  当你发现终究逃不脱自己,不觉得这是可悲的吗?

  芭莎:在同一创作期,为什么会有完全不同的思考方向?

  岳敏君:这源于我感觉到的来自政治、商业以及学术描述的压力。今天,我们所谓的艺术学术都是按照西方的系统来写的,它包含一种强烈的线性因素。这个线索要求艺术家将他的创作一直贯穿。然而,仿佛所有人都知道这种方式有一天是会到头的。它屏蔽了许多其它可能性和艺术创作的感受,也造成每个艺术家的一生必须是贯彻到底的,如果改变线索,所有人都会认不出你。

  芭莎:你认为应当如何面对与规避?

  岳敏君:我认为要改变这个现状,需要从艺术家自己做起。应当为自己留有空间和可能去创作完全不一样的内容,这样会让我感到舒服一点。

  

  芭莎:你创作的这些不同类型的作品,它们深层是否依旧有联系?

  

  岳敏君:是的。起初我希望去创作完全没有关联的东西,但是时间一长却发现它们还是有关联,跟一开始的设想完全不同。这让我意识到人的局限性,这也是艺术家悲悯与痛苦之处。当你发现终究逃不脱自己,不觉得这是可悲的吗?

  

  岳敏君《古田会议》,布上油画,250×380cm,2011年

  不同于早期的那个岳敏君,一直以来,他都在深层次的思考中摸索着。过去,他将生活中的冲突直接呈现在画面里,饱满的情绪和思考直戳人心;在那之后,他开始了独自探寻究竟的道路,寻求深层的答案,这也给他带来了困扰。

  

  岳敏君《道者盗也A》,布面油画,200×400cm,2011年

  通过“再偶像中的原形”这次展览,岳敏君抽离出自我,再一次审视着不同类型作品间与自己的关系。对于始终对自己抱有着不满足的状态,岳敏君谈到大概是源于没有办法在他的人生中得到充分的自由。“好像生命没有惊喜了,是不是变得无聊了?尤其到了这个世界快要离开你的时候,大概是一种终极追求在起着作用。”岳敏君通过画画的方式,继续探索着他心中的自由。

  

  岳敏君《琐碎-5》,综合材料,200×400cm,2014年

  ▲▲正在展出▲▲▲

  

  

  

  展览:再偶像中的原形·岳敏君

  时间:2017年12月2日-2018年1月14日

  地址:湖北美术馆

  

(责任编辑:谭娟)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4%当前指数:6,91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2018年春拍艺术家榜单之二】中国当
  2. 2【战报】保利厦门2018春拍揽获3.5亿元
  3. 3【雅昌专稿】重返“动荡”?艺术品拍
  4. 4【2018年春拍艺术家榜单之一】“绝对
  5. 5【雅昌讲堂4095期】“与黄昏的友谊”
  6. 6【雅昌讲堂4097期】“与黄昏的友谊”
  7. 7【雅昌讲堂4102期】谭力勤:强人工智
  8. 8【雅昌讲堂4099期】谭力勤:强人工智
  9. 9【春拍总结之五】古籍善本逆势上扬,
  10. 10【雅昌讲堂4103期】陆兴华:论艺术教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