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原创正文

【雅昌专稿】城市景观是不是一种新的自然?

2017-12-18 08:57:55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邹萍
    收藏 评论

摘要: 2017“场所·空间·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嘉宾合影 某次大会后,杭州南山路便夜景璀璨火树银花。每次经过默对流光溢彩,便会偶尔想起尼采的那句话:人类正慢慢失去对自然的信仰。 这个时代,一切都迅速转化为景观。从自然名胜、历史遗迹到体育竞赛甚至集会游行…

2017“场所·空间·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嘉宾合影

  某次大会后,杭州南山路便夜景璀璨火树银花。每次经过默对流光溢彩,便会偶尔想起尼采的那句话:人类正慢慢失去对自然的信仰。

  这个时代,一切都迅速转化为景观。从自然名胜、历史遗迹到体育竞赛甚至集会游行,无一幸免,各种群体都在经历同样的社会、文化、心理巨变。

  不过,这种困惑并不能简单理解为否定。

  2017年12月16-17日,2017“场所·空间·艺术”国际学术展览与研讨会在中国美术学院举行,来自世界各地、各领域的学者齐聚,共商这一课题。其中,研讨会与展览为同时进行,于是理论本身也成为一件作品,这种设置很有现场性。而论坛主题则为“中国语境下的景观与自然”,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院长杨奇瑞认为其既熟悉又陌生,“既有理论深度和高度的学术研讨,同时也是艺术实践所面临的问题与遭遇,是超出艺术实践范围之内相对问题的碰撞。”

2017“场所·空间·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现场

  毫无疑问,中国已经进入景观社会。

  在这里,“景观”不仅指的是大城市的景观:商品,广告和媒介等作为城市面纱的景观,还指向许多中国所特有的人造景观,如主题公园、城市公共艺术、雕塑园乃至广义上的中国所特有的城市规划和建设等。如果说,景观社会在中国的出现意味着新型大都市的普遍崛起,那是否也意味着传统自然、乡村及风景的消退?自然和景观的关系如何?或者说,城市景观是不是一种新的自然?

  黄孙权来自台湾,现任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网络社会研究所所长。1997年,台北某区域690户居民被勒令一个月之内全部清空,原地要被用于盖公园(典型的人造景观)。“我本来学建筑的,就是因为踏入这个社区,从此以后就开始搞各种运动,因为我的专业并不能解决这些问题。”他不仅为此专门拍了一个纪录片,还带领三千多民众上街抗议,“但是并不能改变什么。”因为他很清楚“拆掉他们房子的并不完全是政府,也不完全是资本,而是政府、资本加上中产阶级贪婪性欲望的结合体。”在他眼里,空间生产作为现代资本主义生产的方式挽救了资本主义的停滞和灭绝,地景本身就是空间生产的过程和结果。“今天谈景观,我不觉得有任何理论改变的可能性,但重点不在于在理论上怎么谈景观,而是我们现在要干嘛?”如果没有办法避免星球的都市化,“那么应该让所有的人,包括二三级城市的人,包括乡村,都应该享受到自由。”

  《国际英语文学评论》(ARIEL)副主编谢少波则视“自然”和“景观”为相互排斥的概念。在他看来,人应在大自然里见证真与美的同一,而且在与大自然的关系中,经历人与自然和人与自身的同一。“可惜的是,人与大自然的这种使主体升华的良性互动和交流,人对自然的爱恋和敬畏,自然对人的心灵和精神的召唤和激励,在景观社会荡然无存。”如各种迪斯尼化的主题公园、民俗文化村、自然经典、名胜古迹,“他们都成了一片片被抽空了历史内涵的仿真时空,人们在游览这些景观时,感觉不到历史和文化的积淀,而是把它们当作具象和文化符号来消费。”

  自然景观正在被景观自然取代。

  他还记得十年前去海南南山的经历。南山坐落在三亚西南20公里处,原本清雅幽静,水天一色,但他仔细一瞧:每一个歇脚处都是商品和商品行为,寺庙和佛殿成了商品场所,可以说整个南山佛教公园就是一座商品景观,被抽空了文化和历史内涵。一队队游客跟着摇旗呐喊的导游,满头大汗,匆匆从一处奔向另一处,手忙脚乱,手机和相机轮番上手,只顾拍照合影,把景观输入数码记忆,没有对自然山水的片刻流连和观照,更谈不上从高山流水和大海苍穹中寻求灵感和精神寄托。更糟糕的是,人们甚至省却旅途劳顿,只在大小各异的主题公园里游览苗家村寨、万里长城、漓江山水、橘子洲头。其实,不仅千姿百态、生趣盎然的自然风景被包装成景观,甚至游客本身也成了商业景观、仿真景观,因为访佛殿而无佛心,观沧海而不动情,登泰山只为某某到此一游的摄影。

  “这一切说明,自然不复存在,只剩下景观。”谢少波说。

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院长杨奇瑞

英国伦敦大学金匠学院政治学教授迈克尔·达顿(  Michael Dutton)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人文与语言学院教授保罗·罗伯特·帕顿(Paul Robert Patton) 


法国社会学家让-路易•罗卡(Jean-Louis Rocca)

 

独立策展人、自由撰稿人、艺术评论家汉斯-于尔根·哈夫纳(Hans-Jürgen Hafner)

同济大学特聘教授孙周兴

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党总支书记、副院长杨振宇

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场所空间艺术工作室主任赵明

  “我们真的能遇见自然?”

  在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党总支书记、副院长杨振宇看来,“自然”的概念十分复杂,它不只是作为现实的自然,也是作为观念被发明的自然,人们与自然的真正相遇其实有种种自我设置:“按照传统描述方式,自然另外一层含义是本质,它喜欢躲起来,不容易被看见。”因此,德波认为景观的出现伴随着世界的分离、真实事件与影像的分离。景观来自于对真实的再加工,而对于真实事件的认知又不知不觉掺杂进了对景观的沉思。世界分离的结果是其中景观的那部分掩蔽了事实,潜移默化地把制造景观本身作为合法的目的和意义诉求。

  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早期,环境灾难及气候变化带来不可逆转的影响,大自然不断枯竭的趋势让人类脱离早期黄金发展时期,人们对世界末日的焦虑逐渐产生。自1970年代起,非常多关于自然枯竭主题的电影上映,如《未来水世界》、《后天》、《冰河世纪》等。2009年,描述人类对大自然复杂情结的小说《The Road》出版,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世界上的灰烬随风飘逝,世界受到了灾难性的打击,人类所有物质和基础设施都被摧毁了。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有一些东西已经逐渐显示出“世界正在慢慢萎缩,慢慢地失去了它的颜色,包括鸟,这些生物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吃了,人们的思维变得非常脆弱,人类将何去何从?”

  现在,我们依然没有办法找到共同答案,但现状确实非常具有压迫感。面对今天的自然语境、山水语境、空间生产语境这类更加复杂的情景,我们和自然如何相处?艺术能够做什么?艺术家如何推进?“其实生活和现实远远比艺术更精彩。”在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文艺理论教研室讲师常培杰眼里,艺术和生活没有界限,所以“艺术家必须找到一个出路,不能滞后于生活的发展,生活已经远远打破了我们对世界的想象。”

  艺术家、艺术评论家姜俊的看法相对客观。他认为自19世纪以来有系统的城市大规模更新都可以被认为是吸收剩余资本和剩余劳动力的有效手段,且每一次的城市更新都带来了某种新的生活方式,从而开启了新的经济循环:大型的百货公司、咖啡馆、时装店、展示中心、剧院等拔地而起,低俗的消费和大众娱乐成为了新都市重要的性格,随之逐渐生产出大量的新兴资产阶级群体。新的生活方式被城市塑造出来,构成了新的经济形态循环——这便是景观的诞生。“从未知的令人恐惧的自然变成可以被美学欣赏的风景,其中包含了人对于自然的征服,自然只有被征服了,才可以呈现出美学性的欣赏价值,它至始至终伴随着一种不断升级的人工化。”

  最近,姜俊在北京大栅栏城市更新项目中看到了张柯的建筑改造项目《微胡同》(Micro Hutong)。他认为《微胡同》不应该被理解为一种建筑的实验,而应是景观的构造。“由于它低廉的成本,建筑物无法真得住人,卫生间甚至只是一个无功能的摆设。营造这一景观项目是为了对整个历史街区的定位和重新活化,有助于招商引资,它被土地所有者的大栅栏发展有限公司定位为一种showcase,即全面文化艺术士绅化的展示橱窗。”

  当浪漫主义的补偿性成为一种可以贩卖的东西,多元文化在后现代的景观化就成为今天熟知的创意经济,景观化只是一种过程,是一种浪漫主义和消费注意的二合为一,所谓创意经济的创意正是使得多元文化进入到一个贩卖的框架当中。

  “今天中国天地合一的思想已经成为过去,而中国整个对待事物的现代性状况也正是我们看到的二元分离。”在姜俊看来,今天中国都是所谓西方化的东西,但人们在不断地用中国的方式喝茶,用中国的方式品画,“这其实是对于中国身份的一种认同,在这个过程当中强调所谓的今天的山水其实是一种补偿性,特别像浪漫主义的一个强化。”

《国际英语文学评论》(ARIEL)副主编谢少波

南方科技大学教授唐克扬

华东师范大学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马钦忠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吴士新

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网络社会研究所所长黄孙权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王志亮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文艺理论教研室讲师常培杰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汪民安

艺术家、艺术评论家姜俊

  明暗并置的风景异托邦

  论坛进行时,“重返风景”文献展也在同地展出。主办方别有用意地将展厅处理为一明一暗,两处展览空间分别承载不同的意趣指向,也相互构成了貌似矛盾并置的异托邦。

2017“场所·空间·艺术”国际学术展览与研讨会现场

  明空间里,呈现了3个从人的角度(艺术家、社区居民)出发的艺术实践:或与人打交道,梳理在地社会历史脉络;或与由物及人,用物来构造不在场的、虚构的社会关系。两种向度在作品《城市魔方》的结构中相互折射,构成反思都市化,勾连集体记忆的装置。艺术家建构情境,让社区关系再发生,共同想象新的地方。

  暗空间则从此在转向存在,从个体 - 社会,通向人 - 自然。这里的自然并非西方工业化所构造的文化与自然对立下的自然主义,而是从万物有灵和创世的角度,把人视为宇宙中的一种信息。在两件作品中非人的声音营造绝对场所里,人不再是施为者(agent)而是被造物。一明一暗两个空间并非相互隔离,日常生活实践中展开的活的空间(livedspace)突破现成景观,异质的时间相互交融,打开多元自然的想象,照亮现实场所里不可能的潜能。作品《存在巨链》、《.zip》和《城市魔方》从分量和感受上实现了巧妙的平衡过渡,这几个作品主体间用异托邦并置或拼贴来形容是贴切的。展厅亮空间和暗空间并置,相互批判且互为存在:《存在巨链》的感觉是人离开了世界,是另一个尺度上的废墟,最后的演出,有点像在说宗教拯救的力量。《城市魔方》等强调社区在地参与的作品,也并不一定是全然真实的,也如异托邦说的「异托邦的重要特征是它有‘创造一个幻象空间的作用,这个幻象空间暴露了每个真实空间其实更加虚幻’」。《.zip》希望邀请人们进入后工业时代的地下废墟,发现人类的另一种形态,世界的另一种可能。要让做这几类作品的人形成对话,从观看顺序上,从亮厅进到暗厅,最后还得从亮厅走出来。


(注:文中图片拍摄者为孙国虎、黄敬涛、廖心宇;本文内容源自2017年12月16-17日举办的2017“场所·空间·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速记稿,因时间之故未及审核,如有遗漏请谅解。)

(责任编辑:邹萍)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当前指数:9,249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