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栏】杨卫:我的中学

2017-12-13 08:24:54 来源: 未知 作者:杨卫
    收藏 评论

摘要:我的中学,像坐过山车,如果不静下心来回忆,自己都可能会忘了到底读过多少学校。这是顽皮少年的苦恼人生:年少时,让父母头痛;长大后,回忆过去,却让自己头痛。 我读书的时候,正值中国的社会转型,即从先前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转向了后来的改革开放。虽然我到1975年才发蒙读书,只…

  再次流入社会

  我离开益阳市一职中,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因为失恋。虽然我和肖肖,谈不上恋爱关系,但确实她令我牵肠挂肚,朝思暮想。本来,我幻想着这段感情,能够修成正果,我和肖肖可以结为秦晋之好。然而,因为我的各种粗疏大意,使她倍感失望,从而有意疏远于我。在我努力试图弥补,不断恳求而无果的情况下,我失魂落魄,陷入了极度痛苦之中,学习的兴趣,荡然无存。于是,我也就带着这份遗憾,于1986年初,悲伤地离开了益阳市第一职业中学。

  面对父母的追问,我谎称是一职中的教学质量不行;而对于父母的担忧,我则表示,将继续再考学。这样,我骗取父母的信认,让他们吃了定心丸之后,又一次走向了社会。这之后,我以外出画画,或以出门考学的名义,不仅又混迹到了益阳街上,而且还辗转各地,去过不少地方。其间,有几件事情,在1986年间先后发生,对我的人生,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其一,是我参与了一次群殴,因我方失利,我被对方绑架,打得半死。由此,我开始厌倦起街头生涯,对打打杀杀的江湖社会,产生了疏远心理。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某天,我们有个玩伴,在街头跟别人发生摩擦,受了对方的欺负;他极不心甘,请我们去搬本,打回尊严;我们邀了数人,一路喊杀过去,不想,对方早有准备,我们遭了他们的埋伏;结果,我和另外两个同伴,与自己的群体分散,被对方团团包围,一一擒获;后来,他们还把我们绑架到荒郊野外,数十人围攻,轮番对我们进行拳打脚踢,直至我们奄奄一息,近于休克。幸亏他们中,有我的老熟人,最终把我解救出来。否则,照我这样的体格,受此凌踏,可能真要命丧黄泉了。所以,我很感激当初救我的朋友。当然,也对抛下我们不管的那些同伙们,心生埋怨。

照片摄于1986年,前排左2为我,当时便常跟一些大哥大姐们“混”在一起。

  那时候,我们在益阳街上混社会,都是分地盘的,我们一般只在赫山庙和桃花仑一带玩耍,没有特殊情况,绝不越出这个范围。然而,欺负我们那个朋友的家伙,则是桥南一带的“名声哥”。所以,我们要去报复他,就要跑到他们的地盘上去挑衅。这实际上是冒了极大的风险,怪只怪我们太嚣张、太气盛了,也怪我们对势力没有估计。这个亏,是自己找的。这个血的教训,也是对我混社会的一种惩罚。

  如果说这次被打的经历,构成了我远离纷乱社会的心理原因,那么,还有一些事件,则直接促成了我浪子回头的外在动因。这个动因,跟我在社会上的几个好友,如熊亮亮、余勇、李斌等人先后被抓有关。这些人都是我最要好的少年玩伴,其中余勇还是我在大渡口中学时的同学。我们一起步入社会,混在益阳街上,共荣辱,同患难,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比如一起创建了赫山届的玩耍据点,也一起打过架,一起追过女孩子,甚至还一起与当年益阳最有名的准帮会组织“忍字帮”,争夺过地盘等等。但是,唯独在我的这群玩伴犯案之时,我却没有和他们在一起。说起来,这也是我的侥幸。或许,冥冥之中,命运早有安排,要把我的生存轨迹,从泥潭中拉出,回归于艺术人生。

  正是因为我的不少街头玩伴,于1986年纷纷落网,相继被抓,后又被判刑,去了远方的监狱和劳改农场。我在益阳街上,失了朋友,感到一种空前的失落。于是,便心回意转,逃离街头,回到自己喜爱的绘画中,寻找慰藉,又重新升起了考学的愿望。父母看到我的这种回归,自然是喜出望外,但又担心我报考美术院校时,文化成绩不行。所以,便通过我母亲的一个远亲——曹舜英姨母的关系,找到她在益阳市第七中学教书的女儿肖老师,把我安排到该校去插班,补习文化课程。于是,我在离开学校近一年之后,又再次踏进了中学的大门。

  第七中学

  益阳市第七中学,位于益阳市志溪河,是离市区较远的一所中学。从我们住的桃花仑到那里,要经桥南,过著名的会龙山,再穿越一条铁路线,拐几道大弯之后,才能抵达。因地处偏远,过去我很少去那一带。那里的生态和景观,跟益阳市区也有所不同,基本上是山地,鲜有市民居住,只有几个大型工厂座落在山那边,如橡胶机械厂、船舶厂等等。因此,那里充满了工业化的气息,“三线”(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为防止战争爆发,国家将许多重工业都迁至偏僻的西南或西北山区,俗称“三线工程”,以此区别于以沿海为代表的一线和京广铁路之间的所谓二线)色彩浓重。

  益阳市第七中学的学生,大都是工人子弟,另有少部分农户子女,而像我这样从市中心跑来读书的,可以说是寥寥无几。不过,虽然从市里来读书的孩子不多,但从外地寄宿于此的学生,却有不少。学校不仅为他们安排了宿舍,也布置了大食堂。我因为住得较远,骑自行车到学校,要一个多小时路程;坐公交车,也要倒好几趟。故而,我中午就不回家,一般也是在学校食堂吃饭。而正是在这个七中的食堂,我认识了一个名叫惠惠的沅江女孩,并撞出火花,产生了一段隐约的恋情,从而也由此对益阳市第七中学,有了刻骨铭心的记忆。

1986年的我,虽然是在校外假装售货员,但表情确已日渐成熟。

  说是恋情,其实,不过是一种朦胧的好感,至少在七中读书期间,我和惠惠彼此都没有表露。至于我们相好过一段的经历,那是我们从七中出来很久以后,又鬼使神差地联系上,才继续得以发展的后话,此处不表。我在这里只是想回溯一下,初次邂逅惠惠时的心情,简直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以至于今天回忆起来,仍还有些怦然心动……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中午,我下完课,拿着饭盒去食堂打饭,正准备排队,突然,有个同样拿着饭盒的女孩子,快步走来,抢先一步,正好排队在了我前面。她清灵动人,短发,大眼睛,穿着微微的喇叭裤,半高跟鞋,更突显出窈窕的身材。见她第一眼,我便心动了,有一种如同置身于午后的阳光下,特别温暖的感觉。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有人质疑一见钟情,我不想争辩,我只想说,人生有过这样的体验,是美的!

  说来也巧,惠惠竟然跟我在大渡口中学时的一个同学相熟,或者更准确地说,我的那个老同学,当时正在拼命地追求她。这就是命运的埋伏,缘分也有许多岔路口,我们不知道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但总有一种力量,使有缘人相遇,而且相知、相守。我现在还记得,我认识惠惠的那一刻。是在一个周末的日落黄昏,放学后,我正准备骑车回家。突然,在校门口遇到我的那个老同学,他很远就喊我的名字,让我颇感意外。因为益阳市七中离城区较远,我的这个老同学,怎么会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呢?后来打听,才知晓,原来他是来这是找一个女孩。而这个女孩,就是我那天在食堂遇见的惠惠。

  经老同学的介绍,我就这样跟惠惠相识了。我还记得,那天,我不仅和我的老同学一起,在校门口等来了惠惠,而且还跟着他们进城,一起吃了饭,看了电影,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临别时,我的老同学,还一再嘱咐我,要我在学校里,多照顾这个从外地来益阳的小妹妹。这些记忆,我保留至今。

  正是受老同学的嘱托,这之后,我和惠惠每次再到食堂打饭,都会相约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往返,还一起到校外去散步……如此一来二去,悠悠忘返,我们便成了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朋友。我记得,我们在一起时,彼此的话,都特别多,而聊得最多的话题,就是未来的人生理想,关乎学习,关乎事业,也关乎爱情。虽然每每聊到动情之处,我们都会欲言而止,但彼此心照不宣,完全明白对方的心思,也明白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位置。然而,遗憾的是,我们之间,隔着我的一个老同学。所以,在七中读书期间,我和惠惠虽然彼此倾心,彼此爱慕,但却秘而不宣,始终没有把“喜欢”两个字吐露出来。

  大概正是因为左右为难、进退不是的缘故。后来,惠惠干脆向我介绍了她的沅江同乡,一起在七中读书的燕子认识,想以此化解我们之间的踌躇。我心里虽然惦记着惠惠,但还是勉强接受了她的介绍,跟燕子交好了一段。不过,也正是因为燕子的缘故,我被迫离开了七中。说起来,也都是年少荒唐。因为燕子在七中读书时,已有校外的社会青年在追她。当他们知道我跟燕子相好后,便纠集起来不断找我麻烦。我经常受到他们的挑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已无法再继续正常学习。所以,便于1986年深秋,再次弃学,离开了益阳市第七中学。于是,伴着一段早恋的结束,我的中学生涯,也由此划上了残缺的句号。

  这之后,父母怕我再次流向社会,便通过各种关系,把我送进了母亲的单位——益阳地区缝纫机厂做过临时工;不久,又经过短暂的培训,我正式进到父亲的单位——益阳地区邮电局工作,当了一名送信的投递员;再后来,我厌倦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主动辞职,绝意要继续考学,并最终如愿以偿……但这些都已经是后话,在此之前,我所经历的中学时光,竟是如此曲折辗转,如此跌宕起伏,甚至是如此的荒诞不经。不过,这也是我的人生财富。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财富”,使我今天打开记忆的抽屉时,总能看到一些别样的人生,以至于每每整理起来,常有许些意外,也有许些惊喜。

  2017.11.30于通州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杨卫专栏]

  湖南益阳人。先后毕业于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与吉林艺术学院,1991年开始工作生活于北京,为较早一批职业艺术家。现为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秘书长,国际艺术评论家协会(AICA)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学术委员,中华国际科学交流基金会科学与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湘籍艺术家联谊会会长,天津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吉林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

上一页 123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85新潮 绘画
6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永恒的丝线
    永恒的丝线

    地址:北京松美术馆

    时间:2019-03-24 - 2019-06-23

  • 妙笔传神
    妙笔传神

    地址: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8-18

  • 陶韵瓷魂
    陶韵瓷魂

    地址:武汉博物馆

    时间:2019-03-22 - 2019-06-20

拍卖预展

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广东省拍卖行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6日-7日 上
预展地点:广州市天河区华穗路
华韵天承亚洲艺术品春季拍
英联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6月5日
预展地点:台北市中山北路四段
2019春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北京鼎兴天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6月19日-20日
预展地点:北京京瑞温泉国际酒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6%当前指数:6,52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头条战报】莫奈《干草堆》7.6亿元创
  2. 2 雅昌月度(2019年4月)策展人影响力榜单
  3. 3 杰夫·昆斯凭6.26亿《兔子》再回世界
  4. 4 【雅昌专稿】五分钟速览第二轮香港春
  5. 5 广东古今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5月
  6. 6 【拍卖前瞻】日本顶级私藏再释出:是
  7. 7 【雅昌专稿】博物馆日高峰论坛:如何
  8. 8 相隔11年,邓国源大型个展再次在德国
  9. 9 世人谁识吴迂叟 铁画银钩五色光——吴
  10. 10 中国流失文物,在他国还好吗?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