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新闻正文

安徽东歌2017秋拍丨四海丹青——中国书画(一)部分作品预览

2017-07-19 18:38:01 来源: 雅昌艺术网华东站
    收藏 评论

摘要:安徽东歌2017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预展时间:2017年8月4号-8月5号 拍卖时间:2017年8月6号9:30 预展/拍卖地点:安徽省合肥市梅山路18号安徽饭店四层安徽厅 Lot001 王己千(1907~2003)春江暮色 立轴设色纸本丙寅 1986年作 款识:丙寅七月二十二日,王己千…

  安徽东歌2017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预展时间:2017年8月4号-8月5号

  拍卖时间:2017年8月6号 9:30

  预展/拍卖地点:安徽省合肥市梅山路18号安徽饭店四层安徽厅

  Lot001

  王己千(1907~2003)春江暮色

  立轴  设色纸本  丙寅 1986年作

  款识:丙寅七月二十二日,王己千。

  钤印:王季迁

  50×49cm 19 5/8×19 1/4 in 约2.2平尺

  RMB:8,000-12,000

  Lot002

  宋文治(1919~1999)云壑飞流

  镜片  水墨纸本

  款识:云壑飞流。写匡庐佳胜,文治于金陵。

  钤印:文治、宋灏之印、风景这边独好

  32×45cm 12 5/8×17 3/4 in 约1.3平尺

  RMB:8,000-12,000

  Lot003

  魏紫熙(1915~2002)黄山行云图

  镜片  水墨纸本  1984年作

  款识:黄山行云图。一九八四年春,魏紫熙。

  钤印:老魏

  32×45cm 12 5/8×17 3/4 in 约1.3平尺

  RMB:8,000-12,000

  Lot005

  王学仲(1925~2013) 青城观日峰

  镜片  设色纸本

  款识:青城观日峰。述平同志,夜泊。

  25×38cm 9 7/8×15 in 约0.9平尺

  RMB:8,000-12,000

  Lot016

  陈金章(b.1929) 云山一色

  镜片  设色纸本

  款识:晨光同志嘱,金章。

  钤印:陈

  37×40cm 14 5/8×15 3/4 in 约1.3平尺

  RMB:3,000-5,000

  Lot025

  曾宓(b.1935) 国色天香

  立轴  设色纸本  戊子 2008年作

  款识:1.戊子腊月,左海三石楼主写于浙江画院。

  2.数朵红云静不飞,含香含态醉春晖。东皇雨露知多少,昨夜风前已赐绯。冯琦诗。

  3.何事天香欲吐难,百花方奉武皇欢,洛阳一贬名尤重,不媚金轮独牡丹。清丘逢甲。

  4.数朵欲倾城,安同桃李荣。未尝贫处见,不似地中生。此物疑无价,当春独有名。游蜂与蝴蝶,来往自多情。唐季裴说《牡丹》诗录。

  钤印:三石、无可亦不可、志在青云、一切吉羊

  72×44cm 28 3/8×17 3/8 in 约2.9平尺

  RMB:20,000-30,000

  Lot026

  尉晓榕(b.1957) 阮籍寻芳图

  立轴  设色纸本

  款识:1.阮籍寻芳图。

  2.西方有佳人,皎若白日光。被服纤罗衣,左右佩双璜。修容耀姿美,顺风振微芳。登高眺所思,举袂当朝阳。寄颜云霄闲,挥袖凌虚翔。飘飘恍惚中,流眄顾我傍。司雨堂主潇乙并记。

  钤印:尉、司雨堂

  69×49cm 27 1/8×19 1/4 in 约3.0平尺

  RMB:8,000-12,000

  Lot028

  萧淑芳(1911~2005) 欣欣向荣

  镜片  设色纸本  壬午 2002年作

  款识:欣欣向荣。壬午,萧淑芳。

  钤印:萧、走过九十

  51×32cm 20 1/8×12 5/8 in 约1.5平尺

  RMB:18,000-28,000

  Lot046

  孙其峰(b.1920)  清供

  镜片  设色纸本  丁丑 1997年作

  款识:惠中先生正之,丁丑霜降写于归园,其峰。

  钤印:孙、其峰之鈢

  68×46cm 26 3/4×18 1/8 in 约2.8平尺

  RMB:8,000-12,000

  Lot068

  徐庶之(1922~2002) 村姑归来

  镜片  设色纸本  己巳 1989年作

  款识:村姑归来。己巳年八月于乌鲁木齐,庶之。

  钤印:天山南北、新疆好、徐庶之印

  68×68cm 26 3/4×26 3/4 in 约4.2平尺

  RMB:20,000-30,000

  Lot076

  范扬(b.1955) 誌公和尚

  镜片  设色纸本  癸未 2003年作

  款识:誌公和尚飞锡腾空。癸未,范扬仿马远法。

  钤印:江东范氏

  46×34cm 18 1/8×13 3/8 in 约1.4平尺

  RMB:无底价

  Lot082

  谢振瓯(b.1944)观世音菩萨

  镜片  设色纸本

  款识:1.南无观世音菩萨。振瓯敬艁。

  2.观自在菩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礼嘉谢振瓯抄经时客江上书屋。

  钤印:谢振瓯、礼嘉、礼嘉谢氏、平常无事

  120×51cm 47 1/4×20 1/8 in 约5.5平尺

  RMB:28,000-38,000

  Lot093

  林雪岩(1912~1965) 昭君出塞

  立轴  设色纸本  丁亥 1947年作

  款识:汉王嫱,字昭君,齐国王穰女。端正闲丽,未尝窥门户。年十七献之元帝。帝后宫既多,披图召幸。众赂画工,昭君自恃其貌,独不与,乃恶图之。匈奴来朝,求美人为阏氏。上按图以昭君行。临辞,丰容靓饰,光动左右。帝大惊。而重信于外国,遂与匈奴。昭君戎服乘马,提一琵琶,出塞而去。帝回思不置,为诛画工毛延寿等。塞外草俱白,惟明妃冢青,号曰青冢。丁亥仲冬写于海上,蜀冈林雪岩。

  钤印:雪岩

  说明:文物公司旧藏。

  103×35cm 40 1/2×13 3/4 in 约3.2平尺

  RMB:28,000-38,000

  请横置手机屏幕观看!

  Lot159

  韩天衡(b.1940) 花红叶碧

  镜片  设色纸本

  款识:花红叶碧。天衡写意。

  钤印:天衡

  68×132cm 26 3/4×52 in 约8.1平尺

  RMB:220,000-280,000

  Lot161

  谢稚柳(1910~1997)芙蓉蝴蝶图

  立轴  设色纸本

  款识:潘飞同志属正,谢稚柳陈健碧和写。

  钤印:稚柳、健碧、壮暮堂

  鉴藏印:冯峰鉴藏

  68×38cm 26 3/4×15 in 约2.3平尺

  RMB:60,000-80,000

  Lot163

  刘旦宅(1931~2011) 太白醉酒

  立轴  设色纸本

  款识:对酒不觉暝,落花盈我衣。醉起步溪月,鸟还人亦稀。太白自遣。旦宅作。

  钤印:刘旦宅

  120×50cm 47 1/4×19 5/8 in 约5.4平尺

  RMB:80,000-120,000

  Lot168

  赵望云(1906~1977) 南宫写生

  镜片  设色纸本 1933年作

  款识:民廿二年 三月在南宫,望云。

  钤印:赵氏望云、旅行写意

  著录:1.《写生通信第十一辑——赵望雲》,大公报,1933年5月21日。

  2.《中国名画家全集——赵望雲》P9,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4月。

  出版:1.《从学徒到大师——画家赵望雲》P54,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1992年7月。

  42×68cm 16 1/2×26 3/4 in 约2.6平尺

  RMB:60,000-80,000

  Lot220

  张大千(1899~1983) 牡丹

  镜片  设色纸本  庚申 1980年作

  款识:百宝阑干护晓寒,沉香亭畔若为看。 春来谁作韶华主,总领群芳是牡丹。六十九年庚申岁不尽日,写为建华吾兄、京生仁嫂。辛酉开春百颂,八十二叟弟爰。

  钤印:张爰之印、大千居士、摩耶精舍、春长好

  出版:《花魁——国画牡丹百图清赏》P3,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2013年1月。

  73×40cm 28 3/4×15 3/4 in 约2.6平尺

  RMB:300,000-400,000

  《牡丹》赏析

  大千大约在九岁时开始随母姊学习工笔花卉,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基础。后致力于研习石涛、八大、青藤、白阳诸家,继及宋元各家。大千先生的花鸟画如同他的人物画,情远绝俗,婀娜多姿。张大千的可贵之处在于每画一花鸟必先穷极物理、物态和物情。按照绘画技术来区分,大千先生的花鸟大致可分为粗笔写意和细笔着色两类。因画家年龄的变化和阅历的增加,两类画法与表现出来的艺术旨趣,虽有先后不同,但工写皆不落俗套。先生常所描绘的花卉传统的梅兰竹菊、牡丹、山茶、水仙、芙蓉、青杠和柿子等等,范围广,皆信手拈来,涉笔成趣,饶有诗味,馨香满帘。大千的写意不似齐白石那般不求形似的大写意。在经过了中年时期敦煌临摹写生之后,悟出了宋朝院体勾勒填彩的源流。大千绘画的物象造型主要取法宋人院体,元代钱选、明代陈洪绶等。在大千看来,文化墨戏的水墨大写意根本就算不上花卉的最高境界。张大千评价历代花卉境界的高低:“花卉当然要推宋人为第一,画的花卉境界最高。他们的双勾功夫,不是后人所能赶得上的。到了元人才擅长写意(宋末偶亦有之),到明清,渐至潦草,物理、物情、物态,三点都失掉,独有八大山人崛起,超凡入圣,能掩盖前代古人。”

  此幅没骨半写意的设色牡丹,作于民国六十九年(1980年),时年大千八十二岁,是大千的晚年之作。此时大千作画技法炉火纯青,造型准确且生韵,笔墨淋漓两拨开。画中的枝叶、花瓣的造型都是一撮而就,一笔而成,造型生动准确,加之水墨与宣纸的自然晕染,添加几分生气,虽为人造,却宛如天开。此作近看信手涂抹,退步观之,却栩栩如生,熠熠生辉,是大千先生晚年佳作。

  请横置手机屏幕观看!

  Lot221

  张大千(1899~1983) 红梅

  镜片  设色金笺  庚申 1980年作

  款识:松摧竹折雨翻澜,夜半号呼警梦残。棔恐梅花吹落尽,明朝不敢在门看。六十九年庚申元月,恭介汉春吾兄七十晋二降诞之辰,大千弟张爰。

  钤印:西川张爰、金石同寿、以介眉寿、摩耶精舍

  出版:《台湾省文物艺术收藏学会收藏展》P22。

  49×74cm 19 1/4×29 1/8 in 约3.3平尺

  RMB:300,000-400,000

  《红梅》赏析

  四君子之梅花,因其岁寒傲雪、挺拔不屈为古今文人雅士喜爱。张大千先生喜弄花草、栽树木,置园林尤以初春的梅花、盛夏的荷花、冬天的水仙为最爱。他栽梅、赏梅、画梅,被誉为“现代梅痴”。在张大千的园林中、盆景里,时时可以见到梅的影子,闻到梅的芬芳。张大千从敦煌返川深居青城山后,在上清宫附近广植梅树达百余株。隆冬之际,一片寒香在上清宫的山岭间飘逸,这一景象,可以媲美他以前常去欣赏的苏州香雪海。犹如“黄昏片月,似满地碎阴,还更清绝。枝北枝南,疑有疑无,几度背灯难折。依稀倩女离魂处,缓步出南邨时节。看夜深,竹外横斜,应妬过云明灭。窥镜蛾眉淡扫,为容不在貌,独袌孤洁。莫是花光,描取春痕,不怕丽谯吹彻。还惊海上肰犀去照,水底珊瑚疑活。做弄得、酒醒天寒,空对一庭香雪。”可谓“自嫌尚有人闲意,峨眉雪、巫峡云、洞庭月”。

  大千一生画梅当在百幅以上,笔下的梅气象万千:或以虬枝老干傲立沧桑,或是斗寒凌霜意态茫茫,时而忽地雪绽、流韵溢香,时而花开万朵,累累枝头。张大千一生爱梅如痴。在风狂雨骤的夜晚,他因挂念风雨摧残下的梅花而通夜不眠,拈诗曰:“松摧竹折雨翻澜,夜半号呼惊梦残。默念梅花讫落尽,明朝不敢启门看。”晚年,张大千生活更是寄情于梅花,如思乡之情“百本栽梅亦自嗟,看花堕泪倍思家。眼中多少顽无耻,不认梅花是国花。”更如思故土之情“片石峨峨亦自尊,远从海国得归根。余生余事无余憾,死作梅花树下魂。”一九八零年,独具风情的“梅丘”石由美国跨海运至台北“摩耶精舍”,被安放在默林中,最终成为大千归土处,真所谓“独自成千古,悠然寄一丘”之超然心曲。

  此幅梅花正是创作于一九八零年,画面一株梅的虬枝老干傲然挺立,表达出一种挺拔、不屈的精神意态,风雪摧残过的古干老枝开出些许花朵,呈现的是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观;《红梅图》一折、一横、一转,真如虬蛟一般,这分明是一种向严寒岁月无言地抗争的气度和积极向上的人文精神写照。

  张大千于《题李顺华画梅花》寄言:“古人画梅,以繁枝密萼取胜,如元之王元章,明之陈白沙,其最著者也。扬州八怪之冬心,以文人余事,号称雅淡,亦复千葩百萼,不能弃之旧套”。而同治年间的赵之谦用生宣纸画梅,线条俊挺,墨色浓郁淡清,略施赭颜,别具一番味道;清末吴昌硕用写石鼓大篆的笔法画梅,最重“气”迸发,诗有“苦铁画气不画形”,醉后画梅,题曰:“三年学画梅,颇具吃墨量,醉来气益粗,吐向苔纸上”,他不画拳曲的残枝朽干,常用重拙的线条直贯纸顶,有空气之气势;张大千画梅,兼工写意,注重神韵,《红梅图》是为诗、画、书、印溶于一体的人文雅作,兼具金冬心之古雅,赵之谦之优美,吴昌硕之沉雄。

  请横置手机屏幕观看!

  Lot223

  齐白石(1863~1957) 群鸡草虫图

  镜框  设色纸本

  款识:八十七岁白石。杨銓弟喜吾添虫。

  钤印:白石、木人

  出版:《中国书画作品集(四)》P51,西泠印社出版社,2013年5月。

  22×47cm 8 5/8×18 1/2 in 约0.9平尺

  RMB:180,000-220,000

  Lot224

  徐悲鸿(1895~1953) 神骏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46年作

  款识:卅五春,悲鸿自以为佳。

  钤印:东海王孙、游于艺

  109×54cm 42 7/8×21 1/4 in 约5.3平尺

  RMB:600,000-1,200,000

  《神骏图》赏析

  徐悲鸿(1895-1953)汉族,江苏宜兴人,生于中国江苏宜兴屺亭桥。中国现代美术事业的奠基者,杰出的画家和美术教育家。自幼随父亲徐达章学习诗文书画。1912年17岁时便在宜兴女子初级师范等学校任图画教员。1916年入上海复旦大学法文系半工半读,并自修素描。先后留日、法,游历西欧诸国,观摹研究西方美术。1927年回国,先后任上海南国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1933年起,先后在法国、比利时、意大利、英国、德国、苏联举办中国美术展览和个人画展。

  骏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马是徐悲鸿最擅长的题材,《骏马图》作于1946年,是徐悲鸿绘画中的精品之作,而他自己对于此画也颇为自赏,跋写道“自以为佳”,益见悲鸿先生珍爱之意以及画作之精湛。马,又被称为“房星”,房星是天上的二十八星宿之一,马是房星的精魄。《晋书•天文志》中记载:“房四星,亦曰天驷,为天马,主车驾。房星明,则王者明。”古代圣贤把“房星”和“王者”以及天下的兴衰直接联系在一起,就是说房星的明晦如何与王者的明暗、国家的治乱息息相关,可见马的重要性之一。由此亦可以判断,徐悲鸿在1946年这样的战争环境下绘制此作的深厚意义。所谓“青骊八尺高,踏雪生珠汗”,悲鸿的马,可以发胸中块垒,掘民族精神,徐悲鸿以精湛技艺和开拓精神,开辟了画马的新传统,创造了新高峰。

  1938年,43岁的徐悲鸿接受印度诗坛领袖泰戈尔的邀请,赴印度举办展览。10月,徐悲鸿携带大批代表作品从大后方重庆出发前往印度。在印度期间,徐悲鸿与泰戈尔结下深厚的友谊,在加尔各答等地举行作品展,引起轰动。1941年徐悲鸿由印度回国,并将几年来游历卖画所得近10万元美金全部捐出用于抗战救灾。徐悲鸿的爱国行为印证着他的内心世界,期冀自己也像骏马一样报效沙场。所谓“行天莫如龙,行地莫如马”,马是甲兵之本,国之大用。古往今来名马留垂青史者无数,周穆王有八骏,秦始皇有七骏,汉文帝有九逸,唐太宗有六骏,吕布有赤兔,刘备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