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专稿】杨国辛:颠覆与重建

2017-07-06 22:49:50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欧宝静
    收藏 评论

摘要: 艺术家杨国辛 7月初,连日滂沱大雨冲刷广州,大概是身体原因,杨国辛并不喜欢南方的湿气与溽热。 2017年,距杨国辛从武汉到广州已有二十余年;也距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四大金刚”——方少华、李邦耀、杨国辛、石磊搬到此处工作室整整十年;当然,距杨国辛最初…

艺术家杨国辛

  7月初,连日滂沱大雨冲刷广州,大概是身体原因,杨国辛并不喜欢南方的湿气与溽热。

  2017年,距杨国辛从武汉到广州已有二十余年;也距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四大金刚”——方少华、李邦耀、杨国辛、石磊搬到此处工作室整整十年;当然,距杨国辛最初画《传说-江南》系列同样已有十余年光景。

  六年前上海的“景深——杨国辛‘传说江南’作品展”,只呈现一个系列作品,就是《传说-江南》:钴蓝色的迷离雨季里,画面中有着实焦的镜头水滴与虚焦的神秘景深,并清晰地印着英译的江南古典诗词,婉约?朦胧?惆怅?……或许都不是。龙美术馆馆长王薇女士看中其中一幅并收藏了。杨国辛说,画得太过熟练,创作这件作品他几乎是一挥而就。

  熟练,是杨国辛从来都避之不及的。在画《传说-江南》之前,杨国辛天天都在画《好果子》,“每天画,人都麻木了,好像是个熟练工种”。2006年有一天,黄专先生到访杨国辛工作室。他边聊天边画画,最后因为“觉得色彩不够干净透明”而全部刮掉,须等一周后才能重来。黄专不经意问,“你是不是画烦了?”杨国辛答,“烦也停不住,人家要我就永远都在画。”那时当代艺术市场画卖得极好,作品一画完就被运走了。其实那时杨国辛已经在开始构思别的创作,要作重大的调整了。黄专这么一说,杨国辛就干脆把这种已成形的艺术语言断然放弃了,或者说,将从《好果子》中累积起来的视觉逻辑掐断了。

杨国辛工作室近照,正在创作的《传说-江南》整齐地摆放在地板上

工作室里的《好果子》

  然而今天,杨国辛还在创作《传说-江南》,只是此“江南”早已非彼“江南”。其实杨国辛笔下的“江南”,从来就不是现实里诗情画意的那一方富庶水乡,它不过是杨国辛在影像时代,从历史的景深中找寻的自我坐标与文化支点,以保持个人独立的观察与判断。

  工作室的地板上,整齐地铺开正在创作的类似《传说-江南》作品:形态与以往有些不同了,由单幅到尝试多幅画面的拼接;色调也与以往不同了,更粉更浅,那种神秘而疏离的感觉似乎已经被悬置了起来;材料也有了新尝试,意大利的艺术材料被杨国辛用到了绘画中……

  这些新作,是杨国辛为明年个展所准备的。对于这个展览,他并不希望以编年或回顾的方式去呈现,而是以创作的逻辑关系(包括视觉逻辑与时间逻辑)为线索,通过影像、装置、油画、电子绘画等方式,将一个展览打造成一件作品。

  在筹备作品的过程中,杨国辛也对自己目前的创作状态更明晰,他觉得当下创作要比以往更困难了,因为必须要有新的观念、新的材料以及新的语言方式去进行实践,否则于过去没太大改变,重复使自己提不起兴趣。近十年来他有意识地减慢了自己创作和展览的密度,宁可停一停,也要保持一种创作上的警惕性。

杨国辛正在整理用ipad pro绘制的作品

过去一年杨国辛用ipad pro绘制了五六十件作品

  这种“警惕性”,其实也是对“熟练”的恐惧,令杨国辛身上总夹带着一股“折腾劲儿”。曾为华师美院新媒体艺术系主任并从事该领域十年之久的杨国辛,创作媒介之于他来说可谓得心应手,觉得平面的力度不够,杨国辛就从平面走向综合媒材,再走向影像……去年一年,杨国辛甚至用ipad pro画了一年电子绘画,一画就五六十幅。

  杨国辛说,“我不是一个愿意将一件事做很久的人,阶段性的做做是必要的,但真正的艺术家就要不断的探索、前行,不断刷新、不断颠覆与重建,而不是把原有的方法固化,将自己符号化。”意大利策展人莫妮卡•德玛黛则认为,表面看来创作面貌一直在变换的杨国辛,其背后的思维逻辑却始终一脉相承。

创作经历:不断颠覆与重建

  上世纪70年代末上大学期间,杨国辛的创作明显带有苏俄式学院面貌——用笔追求率意,色彩讲究“重、灰、亮”,作画时情绪饱满,一气呵成。“到了80年代初,因受文化寻根热的影响,他曾多次去西北地区,认真考察了中国民间文化与艺术形态。那个阶段的作品有了较为明显的变化,注重吸取传统与民间艺术的元素和原始生命力。”杨国辛说。此时的创作用色单纯,画面笔触由“摆”过度到“写”,并增加用线成分,创作的《钟》《绿光》《回声》等作品后来参加了著名的1986年“湖北青年美术群展”。

《绿光》 布面油彩 80x100cm 1985

  “20世纪80年代末期的中国社会进入一个相对沉闷的阶段,左冲右突的中国现代艺术也趋于一种沉静的状态,不过,实验艺术并没有停止,而是以一种踏实和更为理性的状态进行着。就我而言,主要还是想为语言转换摸索出一套新的表现方式,并从以往的现实主义语言框架中摆脱出来。”杨国辛说。受西班牙画家塔匹耶斯的影响,杨国辛当时创作的《迷墙》大量运用了石膏、沙子、煤炭和工业焦油与油色等混合媒材,批评家祝斌称之“对笔触和画布上的颗粒有特别的偏爱,并十分讲究色层微妙无穷的变化和笔触的玩味”。那时杨国辛已体会到,过分追求“语言”的精到实际上是一条死胡同,此后开始从传统语言范式中“逃”出来,转向对文化问题的关注,而创作也变得相对自由了。

  1991-1996年这个时间段里,杨国辛的作品更多是从现有文化物中提取文化符号进行观念的表达,并在表现技巧上彻底超越了传统油画,其中《参考消息》《莉达夫人给孩子准备了奶粉?》参加了1992年的“广州首届当代艺术双年展”并获提名奖;《父母必读》等三幅作品也参加了香港的“亚洲国际艺术博览会”。由于杨国辛与其他湖北艺术家的作品具有明显的波普倾向,所以被人称为“湖北波普”。杨小彦评价道:“细心体察杨国辛近20年来的作品,我以为‘波普’之于他,与其说是一种视觉风格,不如说是一种不得不如此表达的表达,代表了他的一种姿态,对物象世界的姿态,唯有通过一种彻底平面化、器具化、局部化与复制的方式,他的物象姿态才能得到完整的呈现。”

《遗产》之二 布面油彩 405x105cm 1996

  至1996年杨国辛的创作经历了又一次转变。在鲁虹与杨国辛的一次对谈中,鲁虹说到,“与1992年相比,杨国辛在1996年创作的作品显然已调整了图像符号的取向即放弃了具有明确政治寓意的现成图像,而将图像的隐喻范围延伸到诸如社会生态、历史、新闻媒体、平民图像等范围中,越来越注意从大众文化与消费中提炼图像……”《遗产》系列、《进入程序》正是在此时创作的,采用拼列方式,丝网版方式逐渐减少,改为将放大的黑白照片裱贴于画布再进行绘制,看起来如同大幅彩色印刷广告。杨国辛说,“这些创作也是表达了我对即将结束的20世纪的回望与思考。”

  2000年黄专策划“社会——上河美术馆第二届学术邀请展”,杨国辛后来广受关注的《好果子》系列作品在这个展览中首次展出:那些水果已不是自然状态下的水果了,鲜艳、光滑,如同美术的塑料装饰品,并以闪亮的光班刺激着人们的眼球。皮道坚说,“杨国辛在用他的《好果子》提醒人们理性地审视我们所处的消费时代及其消费文化的同时,也在向人们发问:是什么令图像时代的绘画成其为绘画?或说是在引起我们思考:在我们这个因新媒体手段层出不穷而充斥着形形色色虚假时髦图像和泛滥着各种各样惊世骇俗观念的时代,绘画何为?”《好果子》之后,杨国辛又创作《天使无言》《城市表情》等作品,而《城市呼吸》尝试了用水墨的方式创作。

《好果子》布面油彩 280x140cmx4 2005

《好果子》系列 布面油彩 2003-2005年

  大概在2004-2006年,杨国辛彻底“扔掉了”《好果子》系列作品的视觉语言,转向《传说-江南》系列,杨国辛对这组创作的解释是“日益浮躁和表面固定符号化的当代艺术现实令我有点厌倦了”。黄专说,“与杨国辛过去的波普主义作品比较,《传说-江南》中最大的变化不是制作方式的改变,而是视觉逻辑的更替:意象性照片替代现成图像的挪用、英译唐诗宋词替代无所指的新闻文字、钴蓝色的统一基调替代斑斓的色彩效果这种转换终结了波普主义反意义的图像逻辑,从而为文字、色彩和图像元素间形成某种新型的、有意味的‘诗画关系’带来了可能,而这种关系正如作品标题明示的那样:它与‘传说’和‘江南’这两个传统意象有关……”而鲁虹则认为,“这种艺术家的深层历史记忆超出了地域意象,体现出了更多对传统以及现实文化的关怀。”

《传说-江南》系列 布面油彩 2007-2011年

  2011年杨国辛开始以实验影像的方式创作新媒体短片,通过《蛰》《无喻》等融合拓片、碑铭、书画等元素的影像作品,传达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新凝视与思考。此后,结合油画、影像、装置,甚至用ipad pro作电子绘画,多种媒介成为了杨国辛创作手段,以此承载他在大时代之下的视觉与思考逻辑。

用ipad pro绘制的作品 2016

“有思想深度的创作,终将会被时代留下来”

  雅昌艺术网:2007年您的工作室搬到这里,距今恰好十年。这十年来您感触比较深的一些事情是什么?您的创作又经历了哪些变化?

  杨国辛:这十年来整个社会文化形态发生了极大变化,商业氛围越来越重了。十年前我们谈市场还没有今天这般习以为常。当然如今我并没有刻意的回避市场,只是警惕商业的主导作用对艺术家的影响。另一个大变化就是,年轻艺术家一批批出来了,他们中出国学习的多、回国的也多。他们与我们不太一样,接触的层面、思考及创作方式都很不一样,作品很具国际化语言,炫、漂亮与小趣味,好看、好玩,但普遍缺陷是思想的锐度减弱了,价值判断与时代、以及历史感的缺失,这与市场有关,也与我们目前的社会文化语境有关。

  而在这十年里,我的平面创作较少,很多时候我都在做影像作品,或寻找以往没有用过的材料和媒介去进行创作,希望保留一点实验精神。不管外界是什么状态,我能表达的就表达,如果表达不了,我保持我的态度,宁可少一点创作。

  雅昌艺术网:您觉得艺术创作需要具备文化批判精神和社会学层面的丰富内涵吗?

  杨国辛:在艺术创作中,文化批判精神和社会学层面的丰富内涵并不是一种表面的呈现,它不是口号。有思想深度的创作,终将会被时代留下来,并成为这个时代的标志。

杨国辛不同时期的工作室创作现场

  雅昌艺术网:正在创作的类似《传说-江南》的作品与以往的有比较大不同,为什么?

  杨国辛:当初以“江南”为题材做思考,谈的是文化意象而非具体的江南。这个系列中很多素材都取自与都市有关的人、景与物,其实这是对现实的一种反思——从文化意象上讲,今天我们所面临的物质世界,在与西方文化博弈过程中,很多东西已经不存在了,而过去的,是回不去的。我并不是惋惜旧有文化的逝去,亦不是简单针对现实的不满,而是对全球化及现代性的质疑。有朋友看到我现在的创作,说曾经的那种情绪已经被我悬置起来了。大概是我对现状出现的很多事情的态度,已由原来的矛盾冲突到今天已逐渐消解,放下了一些,平静了一点,不想搞得那么沉重而已。

  雅昌艺术网:如今在创作过程中,您似乎对媒介已经达到信手拈来的程度了?

  杨国辛:从平面走向综合媒材,再走向影像……甚至去年用ipad pro画了一年画。我不是一个愿意将一件事做很久的人,阶段性的做做是必要的,但真正的艺术家就要不断的探索、前行,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改变,艺术家就应该不断刷新、不断颠覆与重建,而不是把原有的方法固化,将自己符号化。

  雅昌艺术网:当下你最关注的是什么?

  杨国辛:目标很简单,就是为明年的个展做准备工作,对展览的作品方式进行调整,将整个展览当成一件作品去做,希望最终呈现出来的是一个与我以往的作品多少有点不一样的展览。

  雅昌艺术网:谢谢杨老师!

(责任编辑:欧宝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华师美院 杨国辛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20年秋季书画精品网络拍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10月17日-19日
预展地点:赏苑艺拍网拍
北京2020年秋季艺术品拍卖
福建瀚成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20年10月12日-13日
预展地点:北京亚洲大酒店(三
横滨国际拍卖&日本美宝会(
横滨国际拍卖
预展时间:2020年10月19日-22日
预展地点:日本横滨国际艺术中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81%当前指数:6,137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市场观察】红色经典,悄悄成为收藏
  2. 2 吴鸿:沙数
  3. 3 保利香港与北京保利携手合作将举办珠
  4. 4 白石老人与京华艺友 ︳蘇富比十月拍卖
  5. 5 【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画阁烟云供 书仙
  6. 6 华艺国际北京首拍 | 亦师亦友——齐白
  7. 7 “绿水青山新画卷 生态文明新标杆——
  8. 8 【保利拍卖十五周年】家声写照尽精微
  9. 9 时光圳好 在深圳他从设计师成长为国画
  10. 10 2020拍卖榜⑭:最贵红色经典作品之书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