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原创正文

【雅昌专稿】荣荣:三影堂能“活”到今天本身就是个奇迹

2017-06-28 21:47:03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张桂森
    收藏 评论

摘要: 三影堂创始人映里&荣荣 导言:2017年6月28日这天,三影堂迎来了它的第一个十年。三影堂用“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来呈现它的十周年特展。展览从“民间摄影社团和展览的浮起(1976-1979)”起梳理,一直到“…

三影堂创始人映里&荣荣

  导言:2017年6月28日这天,三影堂迎来了它的第一个十年。三影堂用“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来呈现它的十周年特展。展览从“民间摄影社团和展览的浮起(1976-1979)”起梳理,一直到“摄影新潮(1980-1989)”、“实验摄影(1990-2006)”及“实验性摄影机构的发展(2007-至今)”,全景式的展开。荣荣和映里请来了老朋友巫鸿作为特邀策展人,借此梳理中国当代摄影艺术发展的脉络。在展览开幕之际,雅昌艺术网和三影堂的创始人荣荣聊了聊。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荣荣依然饱含着对摄影的激情。提到十年这个词时,他满怀感恩的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民间摄影社团和展览的浮起(1976-1979)

  雅昌艺术网:我们先从展览结构聊起,这次的十周年特展分成四部分,第一部分从1976年开始,为什么是1976年-1979年这个时间段?

  荣荣:1976年很重要的是四人帮下台,然后最重要的是1979年的第一个民间团体叫做“四月影会”。这个时间点来看是非常重要的当代摄影的萌芽期。“四月影会”经过40年再来看,它的意义还是非常重要的。三影堂跟顾问巫鸿先生也有过很多的探讨,十周年要做什么样的展览?更多的结构由他来划分,这方面对我们来说帮助是非常大的,他会有一个宏观的视角来呈现中国40年来的摄影。

  雅昌艺术网:这部分的作品是怎么去找的?

  荣荣:这个作品是经过很漫长的时间,从零星的手里头找,别人手里头借,还算是比较不错的。虽然时间很有限,大概呈现的轮廓应该是最重要的开端。最早的那批东西真的很不容易找到,特别是“四月影会”的很多作品都是找到的原作,这个是非常难得的,我想应该也是第一次有这么完整的一个呈现。

摄影新潮(1980-1989)

  雅昌艺术网:而第二部分“摄影新潮”是到1989年这么一个临界点。

  荣荣:对。因为80年代初有很多民间的团体,比如说广州的“人人影会”,陕西群体,包括厦门的“五个一”等,这些民间团体在80年代初都是非常活跃的,还有后来的“现代摄影沙龙”,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这部分是80年代很重要的一个生态。

  雅昌艺术网:这个时期摄影的时代特点是什么?

  荣荣:从“四月影会”开始关注自然、社会、人、生活,到80年代初的理想主义,自由的一种精神。经济是发展了,其他的精神也解放了,敢自由去表达。比如说北京当时有“裂变群体”,包括当代艺术界“85新潮”的很多东西也都是息息相关的,摄影在当时是非常有力量的一个传播媒介,所以涌现了大量的艺术家,像“陕西群体”的胡武功、侯登科、于德水那些人。厦门的“五个一”也有意思,厦门达达的照片是“五个一”帮助发稿的,照片也是他们拍的。很有意思,你想想看星星画会是在四月影会之后,而星星画会和四月影会这些人在那个时候都有很好的交流、交往。通过一个时间节点,一个十年跟下一个十年,那个生态是什么样的,我觉得梳理起来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生态。包括到90年代就更有意思了,圆明园画家村跟很多摄影家都有交流,还有东村,都是90年代初。

  整个是到了一定的时候,大家在尝试着做不同媒介的艺术,90年代初很多艺术家不是摄影家,他们是运用摄影这个媒介来表达,比如《新摄影》的很多摄影家从来不用相机,但是他们用影像这个媒介表达,这已经超越早期的纪录、纪实摄影的传统概念,是更多元的一种挑战。

实验摄影(1990-2006)

  雅昌艺术网:《新摄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荣荣:是1996到1998年。很多艺术家是第一次发表,像洪磊、蒋志、邱志杰、赵亮,包括颜磊,郑国谷,还有很多。十几个人都是第一次用影像在我们这个很地下、很简陋的方式来呈现。

  雅昌艺术网:后来包括办了三影堂,你觉得现在中国的整个生态怎样?

  荣荣:中国整个摄影生态还没有那么健全,目前为止还有很多很弱的地方。我经常说中国摄影家没有“家”,中国有非常优秀的摄影,但是他们的作品我们在哪里能看得到?

实验性摄影机构的发展(2007-至今)

  雅昌艺术网:其实你不只一次强调,即使现在三影堂已经十年,你依然觉得整个生态还是很“弱”?

  荣荣:在三影堂创办不久时我就说过像三影堂摄影中心这样的规模在中国应该至少有十家以上。目前还是太零星了,这个土壤还没有那么好,肥料没有那么多,土质还没有那么优质。中国有十几亿人口,是全世界相机消费大国,所有的品牌和相机都是中国人买的最多。但是相机是工具,最终相机为什么而存在?就是说现在还是在初期阶段,大家在发烧相机,但是相机后面的东西是什么?是不是作品要留下来?我们不只是去触摸它的机器、技术的精密,相机是否能创作传世的佳品?

  但是我想慢慢会有更多的人会创作非常棒的东西,更有个性化的摄影。因为以前可能都是一种大潮流的跟风,你去拍这个,我去拍那个,现在应该是回到非常有个性,个人的一种视角来表达,所以我觉得未来应该会有很多很棒的艺术品被传播出来。作为我们一个机构,其实我们现在所选择的中国摄影40年,难免遗漏掉很多,因为我们的空间有限,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囊括所有。但是中国还有太多优秀的艺术家,我们可能在未来有很多机会通过个展、群展去帮助呈现和传播出来。而且我们也不可能做得十全十美,还有太多不足的地方,如果只有我们做,那只是我们的视角,如果有更多的人做,就会有更多的角度。这样才能丰富、才能多元,每一个机构不要跟三影堂一样,应该有自己的切入点,这样生态会好起来,植被才会好。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致辞

三影堂十周年特展特邀策展人巫鸿致辞

  雅昌艺术网:那如果让你来给三影堂做定义的话,三影堂关注的是怎样的一个群体?

  荣荣:我觉得三影堂已经太棒了,超出了所有,超出了我的能量,为什么这么说呢?三影堂首先到今天还能活着是不是一个奇迹?

  雅昌艺术网:我一直想问三影堂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荣荣:你在北京这么多年,我想问你怎么活下来的?我想是一样的道理。有时候就能活下来,有阳光就能活下来,你会经过黑夜,经过冬天,但是冬天过去之后就有春天,就是这样的。对我来说,三影堂已经是一个奇迹。我从不敢想象三影堂能到十年,为什么这么说?三影堂从开馆那天起都是明天怎么办?这过程有无数的危机,但是我们坚持下来,挺过来了。既然我们能挺到十年,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吗?所以这个是我不敢想象的,因为它经过了很多的黑夜,很多的艰难。但是它在慢慢的成长,我看着它慢慢的在独立。应该说有很多热爱摄影的人,包括我们的团队,对摄影的热爱,喜欢来三影堂这个地方的人,所有人的贡献,它才能走到今天。

中国资生堂信息沟通本部部长久保井一裕先生致辞

京都便利堂铃木巧社长致辞

  雅昌艺术网:在国内来讲,摄影的整个土壤应该没有比当代艺术的画廊业更好。

  荣荣:对我来说,正因为这样我觉得才有意义。三影堂首先这个空间最初的时候不是想做一个画廊。我的定位、我的兴趣就是摄影,之所以土壤没有那么好,我觉得作为这个空间的一个创办者,是一个挑战,也是意义所在。

  今天如果三影堂不存在了,我也不会去后悔,我也觉得也完成了它的使命。为什么这么说?它有存在于那个时间,对于公众或是对于任何一个人,我觉得它已经有它的价值。所有的生命都有长有短,一样的,今天还能延续下来真是非常幸运的。

  雅昌艺术网:厦门也有三影堂了,目前来讲效果怎么样?

  荣荣:厦门完全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想到有第二个“小孩”,一个意外的礼物。

  雅昌艺术网:在我看来,那个地方应该也是没有什么土壤的吧?

  荣荣:对。如果有土壤,我们再去做也没有多大意思。其实整个南方,整个福建,这种国际交流,包括艺术生态都非常缺乏。因为我从那个地方出来的,所以我很了解。但我觉得还是需要给它们一种冲击,包括把阿尔勒摄影季带过去,就是希望有一个碰撞,包括跟台湾、香港、澳门,跟广州都会产生一种非常好的互动和交流。其实中国有太多的地方需要有摄影空间了,你说成都不需要吗?上海不需要吗?广州不需要吗?西安不需要吗?西安有太多的摄影家了。但是其实我说摄影家没有“家”,没有他们呈现的平台,所以我觉得这个方面还没有开始。

艺术家黄锐致辞

左:范迪安 右:栗宪庭

  雅昌艺术网:三影堂后来有摄影奖,是用来挖掘年轻人的,现在来讲,形成不一样的气候或面貌了吗?

  荣荣:第一届开始时是我的个人干涉,因为第一届的时候我们是寻找年轻艺术家,后面就慢慢让公众来投稿参与。当时有一个担心:每年一次,会有那么多优秀的年轻人吗?后面我就觉得每年都能看到新鲜的面孔,每一年都有不一样的地方。像我们以前在做《新摄影》的时候,一年就那么几个人,还是那几个面孔,没有新的。但摄影奖到现在,很多人我根本叫不上名字,当然除了得大奖的艺术家。他们都太年轻了,很多新的血液,对我来说是挺大的惊喜的。

  当然第一届、第二届有很多雷同的,到第三、第四届就拉开了距离。年轻人已经有非常清晰的创作思路。摄影真是到了一个时间,基本上年轻人有自己独立的语言,我甚至觉得自己都很落伍了。真的!所以我才觉得三影堂摄影奖应该是更多的专家来参与,所以每年邀请不同的专家、评委。三影堂从第一年开始就没有参与投票的,我们自己一票没有。后来很多专家建议,作为发起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一票,第二年我们才参与,所以每年三影堂只有一票的权力。

三影堂十周年特展现场

  雅昌艺术网:三影堂的未来,下一个十年你有不一样的一个设想吗?

  荣荣:当然是有。会不一样,可以这么说三影堂现在有非常棒的团队,三影堂已经慢慢的独立,然后在成长,它就像一个小孩,经历18岁、25岁、30岁……所以未来的很多方面,我应该慢慢不会去参与管理,它应该有一个独立的团队去运营和管理。

  雅昌艺术网:你是说可以慢慢放开很多具体的事务。

  荣荣:我更多的是在学术上会给他们把把关,包括三影堂的发展和规划。现在每个部门都有一个团队。其实我是很弱的,我不是一个管理者,三影堂既然到今天还能活着,这也是一个老天爷给我们的一个厚爱。总是让我们有惊喜,所谓的惊喜是什么呢?这可能应验了我们所起的这个名字,因为“三”是非常有益的数字。

三影堂十周年特展现场

  雅昌艺术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荣荣:这个名字是跟我太太共同选取的。有时1+1>2,不是=2。空间是我们两个人创办的,就像是新的生命,会生出来很多生命一样。“三”对我来说是一个可能性,无限的可能,无限的可能对我来说是未知的,未知对我来说就是挑战。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预见的结果就没有意义。未知对我们来说是想去探索,有激情去尝试、去实验,这个是在做的过程中身体力行的一种调节,而且是作为一个摄影家,可能你所不具备驾驭一个机构的能力,都是从不懂到学习了很多东西,去做好一个空间的运营跟管理。

三影堂十周年特展现场

  雅昌艺术网:今天中国的摄影力量跟国际交流之间,你认为实力和差距有吗?这方面你应该最有发言权。

  荣荣:我每次去国外就感到悲哀,所谓的悲哀是什么?你会看到不同国家的机构,在摄影方方面面的细节看到差距。我每年会参加国际策展人专家会议,每一年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城市看他们最棒的摄影之旅,摄影的空间,对摄影的保护,摄影的呈现,摄影的教育。比如说在巴黎,你会看到第一张照片在哪个博物馆保留着,去MOMA会看到谁的原作,去蓬皮杜会看到什么样的东西。但是中国摄影家的影像在哪里?可以说是0。我们没有关注和重视它。

  21世纪是一个读图的时代,在今天我们还有很多人是图盲,我们读不懂图。很多观众会问这张图是什么意思?其实图片是不需要用文字去解释的,图片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语言。但是在教育的系统里,我们对图片、视觉的培养是非常弱的,我们没有去重视这一门视觉语言。今天通过摄影来传播国家的文化,我们是不成功的。日本就非常成功,他们拍出来的东西就是他们民族的东西,像森山大道、荒木经惟、细江英公、杉本博司等,这一说就是日本的风格和摄影师。今天中国的摄影师还有这样的人吗?我们差他们非常远,这也是我们在这方面不去重视,不去做功课,然后忽略了。但对于很多国家,要了解中国文化,有时候一张照片胜过很多语言。因为照片是最直接的,没有任何语言的障碍,不用通过翻译,影像一看就能让人过目不忘。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责任编辑:张桂森)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荣荣 三影堂
1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3%当前指数:9,14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携超
  2. 2【对话春拍】甘学军:华辰拍卖如何打
  3. 3【雅昌专稿】徐悲鸿“平生第一快事”
  4. 4【头条战报】谨慎乐观中的坚持 北京匡
  5. 5【雅昌快讯】北京匡时2018年春拍大幕
  6. 6【对话春拍】郭彤的嘉德“大观”方法
  7. 7【雅昌带你看展览】“造物与自然” 都
  8. 8北京荣宝2018春拍总成交额以6.4亿圆满
  9. 9雍正皇帝的内心世界:《十二美人图》
  10. 10【雅昌讲堂4026期】易英:波普艺术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