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雅昌观察】媒体艺术在教学中的新启示

2017-06-14 08:16:04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张桂森
    收藏 评论

摘要: 苏永健虫舱(摄影:李明威) 来自央美数字媒体艺术工作室交互设计方向的学生苏永健用了超过半年的时间做了一个“大家伙”,这个大家伙叫《虫舱》。 苏永健虫舱设计稿 作品以昆虫为核心,将它们的运动作为作品观念的运行主线,整体以机械装置为载体,其运行和发声的肇始由昆虫的无规律运动…

苏永健 虫舱 (摄影:李明威)

  来自央美数字媒体艺术工作室交互设计方向的学生苏永健用了超过半年的时间做了一个“大家伙”,这个大家伙叫《虫舱》。

苏永健 虫舱设计稿

  作品以昆虫为核心,将它们的运动作为作品观念的运行主线,整体以机械装置为载体,其运行和发声的肇始由昆虫的无规律运动连环触发。其时,人为预设的可控机制受到昆虫的不可控行为所支配,可控与不可控之间,隐喻着人工产物与自然力量之间的关系。作品创作过程中,屡次推导与推倒、重建与重见,主观与客观的可控与不可控,也贯穿整个创作过程而得以体验。

苏永健 虫舱 局部 (摄影:李明威)

  一个精密结构背后往往需要不止数种尝试支撑。作品创作过程历时超过半年,从概念构思到草图细化,从程序开发到技术调试,再从绘制图纸到定制加工,苏永健经历了难以计量的考验与坎坷。但貌似一切都值得,这件作品为他获得了2017央美本科毕业生优秀作品的一等奖。

安慧中 浮遊 (摄影:李明威)

  同学安慧中用了八万余根扎带编织了一个关于辽阔海洋却略显残酷的梦。她说希望能用最朴实手法,送给给予我们生活养分的海洋一份力所能及的保护。“这是一件关于海洋白色污染的作品。”

 

安慧中 浮遊 局部 (摄影:李明威)

  安慧中的毕业创作叫《浮遊》,在观者的宏观视野呈现可见的纯净蓝色海洋,置身其中后发现这些可以与之互动上下浮游的曼妙生命体都是由塑料垃圾构成。海洋生物在人周身曼妙浮动给人感动,可我们带给它们的却是有关生存的困扰。

安慧中 浮遊 局部

  “人们一直对美好事物充满向往,可美的背后往往并不完美。便利的生活可能会带来很多负面问题。时间带走的不仅仅是碧波,我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在海边捡到会吐泡的螃蟹、扇贝,取而代之的是塑料瓶子,这件事特别触动我,因此毫不犹豫选择了以海洋白色污染问题做为毕业创作蓝本。”安慧中说到。

  同学吴碧琳说,如果身在一部科幻电影里,她大概是第一个去招惹机器人然后开场10分钟就死掉的角色。

吴碧琳 颅内动物园 (摄影:李明威)

  她把自己的毕业创作叫做《颅内动物园》,这是一个人类意识遭到人工智能囚禁的未来动物园。作品分为眼镜中的影像和现场装置两个部分。观众戴上眼镜躺在胶囊之中时,便在意识和物质的层面进入了作者创造的虚拟情境。

吴碧琳 颅内动物园

  在眼镜中观众会依次进入6个同一主题不同风格的空间,当空间发生切换时,上一个空间会变成下一个空间中漂浮在半空的胶囊,彼此成为一个无限循环的牢笼,当然,你可能并不会意识到这一点,感谢我们的意识总是懂得欺骗与自我保护。

吴碧琳 颅内动物园

  在吴碧琳看来,现在我们的视觉技术自然是失真的,你能很轻易的区分影像与现实。但当有一天人类能够创造出完美的虚拟现实,那么在意识的范畴之内,物质现实与虚拟现实的边界在哪里?“我们对技术的需求看不到任何尽头,从平面到动态的,从抽象到直观的,从第三人称观察到第一人称体验的,人类的视觉环境近100年内被不断改造,同时观众对视觉对象的刺激诉求更加强烈,更难获得感官的‘高潮’。达到某种刺激强度所需的最低值越来越高。为了满足这种刺激诉求,技术又被不断更新。新的视觉手段经历适应期后会反噬旧的视觉手段,使部分观众深感难以‘回头’。”

于子漪 未来的低语 (摄影:李明威)

  另一位学生于子漪的作品叫《未来的低语》。他设想赋予一个无生命体与人对话的机会,平时作品处于静止状态,一旦作品感受到人的靠近,静止不动的“尾巴”便像有生命似的缓缓抬起,像是与观众进行一场无声的对话。“我并没有给观众展示作品内在的内容和形态,但是观众的反应都特别有趣,没有很多人问我‘你做的这个像什么’之类的问题,大家都因为这个小小的互动而对作品有自己的想法和认知,比如‘这个作品好撩人啊,像是在勾引观众~’‘触手是会随着我的手臂而抬起的吧?’‘这个居然可以动哎……什么原理啊?’等等,我觉得这样就够了,它是无生命体吗?当然不是,因为观众赋予了它很多生命和情感。我希望通过技术手段将一些‘普通’材料赋予‘生命’,以引发观众对生命及新的生活方式变革下,自身情感与客观世界演变之间的进一步审思。”

  材料一直是于子漪特别感兴趣的话题,所以在毕业设计中他选择了不常在艺术领域出现的材料——镍钛合金记忆线,一种通电受热后会收缩原始长度的百分之十的记忆金属线,靠着它自身的属性与合适的结构相结合完成了毕设作品的动态效果,整个交互过程只靠记忆线收缩的力,没有任何电机和编程。

  在于子漪看来,当我们面对一种“材料”,会自然引申出物质属性与情感属性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也都会随着时代演化。物质方向上,废弃物品的再生、人造器官的广泛应用、无生命体的仿生改造等等,都标志着材料在未来体系下具有“永恒”意识趋向的技术突进;而在情感属性方面,却似乎呈现出退化态势。于是,在当下的两者似乎需要人们重新建立连结。“科技发掘了更多未知的材料,而材料才是筑成我们生活的基本,所以一个新的生活环境的孕育也是材料应用的转变。20世纪常被人们歌颂为硅时代,是因为科技的巨大突破给人类带来了硅芯片和信息革命,于是各种新的事物拔地而起,人工生命、智能物体、杂交物种成为新的自然对象,生命的概念由生物学衍生到信息学,由自然体延伸到人工型,两者间相互融合、相互默契,文明时代也就是材料时代。”

苏永健 虫舱 现场 (摄影:李明威)

  在今年的央美本科生毕业展上,设计学院的数字媒体艺术工作室的毕业创作就是这样充斥着各种跨媒介的大型交互装置和新材料的创作,刷新我们以往对设计学院的毕业创作的认识。央美数字媒体艺术工作室的马刚教授说,“可能他们在大二大三时产业化应用能力学的太多了,学生想在毕业创作‘抱负性’地搞一次实验,过一把瘾,学校在对待学生毕业创作上非常尊重学生的独立性,让他们自由发挥一把。在央美,实验性是不需要鼓励的,因为不缺,我们经常还要捂一下。”

  设计学院的副院长靳军则提到虽然设计学院的教学里一直强调实际的应用和实际项目的工作,在毕业创作时则完全给学生一个无限的空间来表现他们各自的创新想法,包括对社会的关注,对自身的关注,涉及到跨领域、跨专业的一些思考,不同专业的导师就会参与进来和辅导,不同的导师会出不同角度的意见,学生也是来综合各个方面的思考和问题来解决具体的问题,去进行实践。“毕业创作是一个能力、审美价值以及关注度,以及创新探索等多方面的一个综合呈现,学生具有这样的能力,未来可以去做跟任何相关专业领域,就是实际产品的工作状态也是毋庸置疑的。”

吴碧琳 颅内动物园 现场 (摄影:李明威)

  “展厅里还有很特别的一个学生,他的作品呈现来自交通工具,但呈现的不是传统意义上认为的一个车的造型。其实在研究未来的语境下,房子可以移动后什么叫交通工具,在研究基于生物化的移动空间和人怎么交互,从这个角度重新定义交通工具。这样的研究在以往比较传统的专业划分里边是不‘合法’的,但在今天由于专业的‘打通’,有很多学生有这样一些跨专业的研究想法,很大程度上都得到支撑。”数字媒体艺术工作室的费俊老师补充道。

  在费俊看来,这是教学改革所导出的一种新的趋势。因此在本届毕业展上,观众可以看到一个学生的创作上同时有几个指导老师。原因很简单,因为跨了很多媒介,学生需要从不同方向的导师寻求“帮助”。“由于有了这样一个跨专业导师的结构,导致了学生在作品创作时候的研究方向以及表现手法也被大大拓宽了。”费俊说到。

徐筱荃作品现场 时间是6.25平米 获本科毕业生优秀作品二等奖

  “这也是今年毕业展比较重要的,首饰专业有一个学生是历史上第一个没有做首饰的学生,他(她)做的是一系列游戏,这个很挑战、很颠覆。首饰我们理解无论形态怎么变化,无论是加电子不加电子还是一个首饰形态,但他完全用了虚拟游戏方式作为一个首饰专业学生的毕业设计。大家认为非常优秀,这也体现出跨专业所形成一种新的评价标准,在以往他的作品可能会被叫做不合格,但在今天可能会成为优秀的作品。”

  在数字媒体艺术工作室的费俊老师看来,从一开始数字媒体艺术与设计,其实就涵概了艺术性的输出和设计性的输出,从某种意义上并没有有意的做一个特别硬性的切分。“我们认为现在要培养人的核心能力是创造能力,这种创造能力可以直接输出到实验性的艺术,进而由实验性的艺术输出到实用领域,我们叫应用设计领域,甚至有时候直接输出到市场。有一些学生自己做了游戏直接进入到创业环节,可以输出到市场。”

于子漪 未来的低语 现场 (摄影:李明威)

  费俊把这种趋势叫做多线程输出模式。学生可以把想法直接输出转化成一个实验艺术作品,完成第一种线程的输出,同时可以通过将艺术作品再进行产业化转换成一个可以被复制的产品或者服务,这是第二种线程输出模式;第三种线程是通过创业模式直接输出到市场,这样就形成了学生培养思路上的一个多样性和开放性。“不像以往我们认为你就是搞艺术的,而他就是搞设计的或者搞创业的。现在为学生提供基于创造力内核的复合能力培养,来适应未来职业发展的多样性,这是开放性的好处。从教学角度涉及了几个‘跨’,第一个‘跨’是数字媒体一开始就具备了跨学科属性,艺术和科技这样的一个跨学科的架构,到今天这样一个趋势越来越显性了。越来越多的学生会自觉性地去把艺术和科技进行融合的方式来作为艺术创作的一个重要策略;第二个‘跨’是跨专业,跨专业跟整个设计学院现在倡导的新的教育改革思路有关,体现到毕业设计过程中,每个学生可以选择三位导师,而且我们鼓励三位导师来自于不同领域,鼓励学生比如说选一个数码的,加一个交通工具的导师,甚至加一个服装的老师,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在为他预设了一个跨专业的研究语境;第三个‘跨’是跨媒体,以往数字媒体的学生更多擅长于在影像、数字媒介,今天会发现和各种现成品、材料、空间等等这样一些创作物理材料的融合,形成跨媒体创作的特征,也是今年毕业展比较明显的特征。”费俊说到。

(责任编辑:张桂森)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5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