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寻源追大美放笔铸新风 ——周韶华先生新中国画创作述评

2017-04-13 08:53:31 来源: 艺术家提供 作者:王平
    收藏 评论

摘要:当年,周韶华先生“大河寻源”展览的亮相,着实让中国画坛震撼了一把。有道是好汉不提当年勇,又有云江山代有才人出。确实,30多年过去了,当年中国画坛上很多活跃的画家经过大浪淘沙这样的洗礼,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可如今已经80多岁高龄的周韶华先生似乎是越来越勇,在中国画坛上的影响力也…

  当年,周韶华先生“大河寻源”展览的亮相,着实让中国画坛震撼了一把。有道是好汉不提当年勇,又有云江山代有才人出。确实,30多年过去了,当年中国画坛上很多活跃的画家经过大浪淘沙这样的洗礼,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可如今已经80多岁高龄的周韶华先生似乎是越来越勇,在中国画坛上的影响力也是越来越大。周韶华先生为什么一直没有被人遗忘?为什么一直没有被画坛抛弃?那是因为周韶华先生不断在超越自己,那是因为他的艺术创新精神一直让他的创作给人带来一次一次的惊喜,更是因为他的艺术创新精神照亮了那些志在创新者的摸索之路。一个艺术家能做到这样是很不容易的,但周韶华先生做到了。

  近30多年来,周韶华这个名字一直是与新时期中国画创新联系在一起的。这个军人出身的中国画家,创作时却是放笔直写,没有框框条条,作品前卫大胆,且保持旺盛的创造活力。是当代中国画坛创新派的勇将,倍受画坛关注。如果理性来寻找他军人特质的话,那就是他画画跟一般画家随缘任性不一样,他的创作似乎是按照他自己的战略、战术步步推进的。就像解放战争是由辽沈战役、京津战役、黄淮战役、渡江战役等一些列战役组成一样,周韶华的中国画创新是由《黄河》、《长江》、《大海》三部曲和《宇宙星空》系列等组成的。他的中国画创作过程,就像军人在攻占一个个山头,战术上各用各法,但有着明确的攻击目标,那就是要创造出契合于时代又根源于中国文化精神的现代中国画。他以豪迈的情怀、恢宏的宇宙观、宏伟的历史感,关注民族文化艺术的时代发展,他在他的作品中折射出一个中国画家的家国情怀和文化使命感。围绕着他的创作实践,他思考和总结提出的“全方位观照”、“隔代遗传和横向移植”等理论有力地支撑起属于“周氏风格”的新中国画创作。

  具体而言,周韶华先生的创作很大一部分作品是人文观照下的具有史诗品质的山水画。他的《黄河》、《长江》、《大海》三部曲系列作品,虽多以山水入画,但显然不是模山范水,也不是文人画笔致,甚至也不是李可染“为祖国山河立传”那样类型,他是借山水呼唤民族精神,呼唤中华民族曾经的汉唐雄风,曾经的阳刚豪迈。正是这样的艺术创作倾向,使得以往传统文人画的题材很难承载他的思想,他必然也必须要找到新的题材来承载和表达他的思想。他是站在传统与现代的连接点上,站在中西方文明的融合点上,寻求拓展自己的艺术题材和语言。如是黄河、长江,这在中华大地上流淌了亿万年的大江大河,进入了周韶华的画面,周韶华先生画黄河、画长江,不是为了再现黄河、长江,而是借黄河、长江表达一个画家对于祖国母亲深沉的赤子之爱。因为,黄河、长江对我们中华民族来说,更是孕育了中华文明的母亲河。今天来看,他的《黄河》、《长江》显然按照他的思想逻辑发展到《大海》系列,因为他的作品不断地往历史深处、往人性深处走,寻找直接触及人的灵魂的可能。以至于我们今天看他的艺术发展轨迹,似乎是理性的自我设计。或许,作为军人出身的他,自然地把宏观的战略规划和灵活的战斗战术结合到他的艺术创作当中了。通过《黄河》、《长江》、《大海》三部曲系列题材的深度挖掘和反思,向历史深处挖掘,通过黄河文明、长江文明与海洋文明的时代交替,揭示了一个古老文明的伟大复兴和走向世界的昂然姿态。这使得他的山水画成为人文观照下的具有史诗品质的山水画。

  在作品的内容上或者说精神性上,他是寻源追大美,而在他的艺术语言上,他是放笔铸新风。对于周韶华先生作品的人文价值,大家是很认可的,但对于他的绘画语言方式,大家的看法还很不统一。之所以有不同的看法,是因为大家所依据的品评标准不一样。事实上,这个难题也是20世纪以来中国画品评当中的一个大问题。我们知道,“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由于近现代中国社会发展的需要,中国画走上了大众化与现代化的探索之路。这其中有一根发展主线,就是由传统文人画向画人文转变。从那时开始,一些接受了现代教育成长起来的中国画家,将中国画与现实主义、与现代艺术等多种艺术思潮相结合,创造出很多新的且富有个性的创作形态,衍生出丰富而多样的艺术表现样式。以水墨为材料的中国画,从概念来说,事实上已很难概括这样多样的艺术表现形式。于是,衍生出水墨画、现代水墨画和以水墨为媒介的非架上艺术等概念。改革开放以来,艺术家围绕着水墨,更加广泛地拓展水墨多种表现的可能性,呈现出多元并存、探索深入、互动并进的局面,这其中有坚守文人画阵地的画家,也有关注历史、关注人生的现实主义类型的中国画家,还有倾心乡土风情的画家,等等。画家个体基于个人气质、艺术爱好等而选择了不同的创作道路,他们的作品虽然同属中国画范畴,但他们中的有些创作方式适合于创作在美术馆展出的作品,而有些创作方法适合画一些在书斋展玩的作品,不同的创作方式下的作品有不同的欣赏空间,带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来评价这些艺术表现形式。以强调笔墨和意境塑造为核心的中国画,对在图式上借鉴西方油画及早期现代艺术的成就改造传统中国画产生的水墨画艺术往往表示出不屑,认为其笔墨经不起推敲。而被站在中国画立场上视为胡来的现代水墨画,在技法上不拘门户,喷、擦、拓、染什么都来,造型也显得夸张、怪异,富有视觉张力,他们从水墨的各个单元出发,以前卫的姿态探索并实验水墨新的语言表达形式。对于他们而言,不仅中国画已经迂腐,就是水墨画也已经落伍。但现代水墨画却又遭到一些试图把水墨这种凝聚了中国人智慧的材料带到一个新的艺术空间,作为中国艺术家与当代国际艺术对话的有效手段的前卫艺术家的嘲弄。于是,中国画、水墨画、现代水墨画和以水墨为媒介的非架上艺术在概念的纠缠中,相互之间“牛头不对马嘴”地争吵着,呈现出一片胡闹的热闹。显然,如今我们不能以传统文人画或现实主义之类的标准来衡量这多样的表现样式,我们要做的,是正视这些创作形态之间的或微妙或显著的差异,尊重它们之间的联系和差异性。我们希望每一个选择了自己艺术语言方式的画家都能够“自圆其说”,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就应该肯定他们探索的成绩,因为他们的探索就是明天中国画的传统之一。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可能需要对周韶华先生的艺术语言多点包容,尤其是应该看到,他的艺术语言的核心是建立在继承中国画的书写性和强调格调的基础上的。现在有不少画家花在作品制作上的功夫很多,作品越画越大,越画越细,但因为缺乏文化品位,作品显得苍白无力。事实上,水墨不只是一个材料、技法的问题,它事实也是一个文化概念,它与整个民族的文化心理相辅相成,是作为整个民族自身文化身份识别的有效手段之一。在当前全球经济一体化浪潮的席卷之下,网络、基因工程等等越来越快改变人类发展的进程以及人们的价值观念。中国文化该如何保持自己的地位?经济强权之后就是文化强权,中国的文化资源有可能被外来资金重新包装后,反过来倾销于中国市场,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文化何为?水墨何为?现在有人鼓吹笔墨,有人提倡多元,这其中都有一个文化取向问题,这种文化取向的背后是文化心理在起作用。作为一个水墨艺术家,其作品应该反映现代社会所引起的思想观念的变化,反映对艺术某些问题的思考。而作为中国文化精神中的核心——品位——如果不在其水墨形式中起到骨的作用,水墨即是烂肉。

  在继承中国画的书写性和强调格调的基础上,周韶华实现了个性的创造。周韶华先生好画宏幅巨幛,这些作品体现出他有很强的画面把握能力和造型功力。对于当下画坛来说,由于受到传统艺术思想中“轻技重道”的观念和西方波普美术思潮以及后现代诸多文艺思潮的双重影响,不重视艺术功力的倾向在目前很严重。艺术的泛化虽然让更多的人亲近了艺术,艺术不再高贵,但这是不是艺术的幸运呢?当然不是,甚至可以说是艺术的悲哀。我们不能因为群众性的体育锻炼的存在就认为提倡“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会不需要了,也不会因为小孩子也能踢足球,就否认贝利、马拉多纳等足球明星的意义。之所以这样比较,因为,体育、艺术作为人类的共同游戏,他们在存在的终极意义上是一致的。奥运会上每一次世界记录的刷新,于人类的不是获得金牌的名利,而是人类挑战自身,证明人类能够做到的可能。艺术是尝试和实现人类审美上达到的可能。一个优秀艺术家在艺术上前进一小步,都为人类有资格作为“万物之灵”增添了足以凭借的资本。那些为人类证明自己能力的艺术家是更应该让人尊敬的。因此,我们要旗帜鲜明地讲技术难度,讲技术标准。要敢于对没有功力、没有思想、没有创造性的画家说“NO”。

  从周韶华先生的彩陶等作品来看,他有很强的写实能力,我们在看周韶华先生很多新潮画法的作品时,也有这样的感觉,确实,他的艺术确实是技术生成的,是“形而下”的多种技术手段实现了他对“形而上”精神追求。在他的创作中,他是一切为我所用,在他的艺术语言应用上,他有如下特点:

  1.  将局部写实与整体写意结合起来;

  2.  将意象与抽象结合起来;

  3.  将构成装饰与象征结合起来;

  4.  将笔意与墨彩结合起来;

  5.  将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起来。

  还有一点,就是他的作品在创作思维上指向当代性。对于一个以水墨为艺术材料的当代艺术家而言,承继传统表现力是必要的,但笔墨当随时代,为丰富和发展水墨这个古老材料的表现力的艺术家也应该得到尊重。我们应该有宽广的胸怀接纳以水墨为材料的新的艺术形式。真正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在创作思维上必然是指向当代,必然有文化的先进性,必然要反映当下人的情感,艺术语言的推进要以精神的探索为目标,要能反映现代社会所引起的思想观念的变化,反映对艺术某些问题的思考。吸收传统的营养也是为了“借古开今”,是为了更好地为当下服务。为古而古是笨子孙,是不孝子孙。但我们总是能听到很多人以传统的标准,甚至是历史上已经被淘汰的标准来观察当下的水墨艺术,并常常作“今不如古”的感慨,这未免有点可悲。这种看似爱国的行为事实上是一种狭隘的保守主义,抱住教条不变不是尊重传统,相反,这是毁灭传统。我们不能因为他们的出发点可能是善良的,就因此不批判他们,甚至模糊自己对艺术的认知。对于传统而言,它从来就像一条流淌的河流,虽然不断汇聚溪流,但仍然是河流。事实上,如果翻一下中国美术史,也会看到古人经常作“今不如古”的感慨,但每一个时代都不乏大家和名作,即便是在本世纪初“西学东渐”的浪潮中,中国画在一片否定声中,仍然有黄宾虹、潘天寿、齐白石等大师的存在。有道是,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真正的艺术家就是经过历史大浪淘沙而留下的。

  最后,要指出的是,寻源追大美、放笔铸新风的周韶华,不仅是个中国画革新的健将,是画坛的“千里马”;他还是个画坛的帅才,是个“伯乐”。当年作为内地城市武汉的新潮美术能够比较活跃,如今我们的画坛上能够看到有一批从湖北走来的艺术家和理论家活跃的身影,跟当时周韶华先生主政湖北美术有着很大的关系。

  

  王平字乔笙,1971年生,安徽桐城人。现为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研究员、艺术信息中心主任、《中国国家画廊》执行主编、《中国美术报》执行主编,文化部中国画学会理事,文化部青联美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大事记》特约副主编,扬州大学艺术学院兼职硕士研究生导师,安徽大学兼职教授。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美协主席团委员、杭州市美协副主席、浙江省中国画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兼副秘书长、浙江画院特聘画师、杭州画院特聘画师、浙江省政协诗书画之友社副秘书长、西泠书画院特聘画师、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于1995进入中国美术学院与浙江日报社主办的《美术报》工作,历任采编部主任、总编助理、副总编。

(责任编辑:张彦红)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2019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上海中福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12日-13日
预展地点:上海南新雅大酒店4楼
2019年(三周年)庆典大型
安徽晨飞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9月14日-15日
预展地点:赤阑桥文玩大厦23层
海纳百川第18届艺术品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0月23日-24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4%当前指数:6,254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雅昌专稿】2019半年报 | 艺术市场的
  2. 2 【雅昌快讯】中贸圣佳2019夏拍预展启
  3. 3 【雅昌专访】大肉庄竹林:如何把蘇富
  4. 4 当艺术品可以避税时,捐赠还纯粹吗?
  5. 5 【战报】总成交逾7.01亿元!华艺国际
  6. 6 刘益谦2019年春拍入手四件重器,总价
  7. 7 【展览预告】人间值得吗?大肉庄年度
  8. 8 【雅昌专稿】“天才”雨果:一位被文
  9. 9 【雅昌快讯】中拍协发布2019春拍十家
  10. 10 【雅昌专稿】长安来的邢庆仁 在北京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