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揭秘故宫博物馆最大"堵点" 看故宫如何出招

2016-12-13 09:06:03 来源: 人民网
    收藏 评论

摘要:目前,故宫博物院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就是在保障观众和文物的双重安全前提下,使近600年“高龄”的古建筑群和馆藏历代珍品得到更完整和全面的保护,让每年上千万观众能够获得舒适而美好的参观体验。 近年来故宫博物院通过单向参观、扩大开放、增设展览等方式,减少排队拥堵现象;改善安检,避免…

  目前,故宫博物院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就是在保障观众和文物的双重安全前提下,使近600年“高龄”的古建筑群和馆藏历代珍品得到更完整和全面的保护,让每年上千万观众能够获得舒适而美好的参观体验。

  近年来故宫博物院通过单向参观、扩大开放、增设展览等方式,减少排队拥堵现象;改善安检,避免检票入口拥堵;试行单日内分流、主题免费日等措施;启动观众流量监测系统建设,实时掌控流量分布精确疏导;实行闭馆制度,保持古建筑文物健康状态和改善参观环境;提升安全、维护秩序、完善管理,为分流限流提供安全保障。

  自南向北,单向参观,有效疏导观众流量

  在故宫博物院实行单向参观之前,由神武门进入的观众(约占15%)与由午门进入的观众(约占85%),在主要参观路线常常“狭路相逢”,狭窄的通道被双向参观的观众堵塞,形成了极大的安全隐患。为了给观众创造安全、有序、舒适的参观环境,故宫博物院自2011年7月开始,在之前的“五一”和端午假期试行单向参观的基础上,将参观路线调整为自南向北单向参观,即午门(南门)只作为参观入口,观众一律从午门进入故宫;神武门(北门)只作为参观出口,不再设立售票窗口。为进一步缓解观众客流,后也将东华门设置为观众出口。

  扩大开放,增设展览,逐步引导观众分流

  随着古建修缮进展和空间布局的调整,故宫的开放面积得到逐步增加,由2002年的30%增加到了目前的52%。待全部规划完成后,故宫博物院将实现“红墙内无办公区”,把红墙以内整体作为故宫博物院的陈列展览、接待服务、观众参观的空间。届时,故宫博物院对公众开放面积会增加到近80%,开放区与非开放区的比例达到8:2。

  文华殿区域的文渊阁在2013年“五一”前向公众开放;改造后的承乾宫、永和宫作为青铜器馆于2013年7月下旬对外开放;修缮后的午门雁翅楼将成为大型展厅,于2015年10月前对外开放;外西路的慈宁宫将作为雕塑馆,寿康宫将作为原状陈列;东华门城楼将作为古建筑馆等,吸引更多的观众从中轴线分流过来,缓解三大殿区域的压力。另外,18项院庆系列展览将陆续举办,修缮中的大高玄殿、建设中的故宫博物院北院区等也将规划专题展览、宣教服务等设施,以适当的方式对公众开放。这些开放规划和展览设置等工作正在按照计划有序开展,将逐一与观众见面。今年,适逢故宫博物院建院九十周年,开放面积也将从52%增加到65%。

  局部分流、综合治理,缓解御花园观众接待压力

  御花园作为多数观众参观的最后一站,在观众流量高峰时段,往往都会成为故宫博物院最大的“堵点”之一,不但严重影响观众参观的氛围,更会对故宫世界文化遗产地造成损害。故宫博物院为彻底解决御花园观众拥挤、蹲坐用餐、攀爬假山等状况,采取一系列措施,整体提升园内景观效果和参观环境。

  为切实解决御花园观众高峰时段人员拥挤问题,杜绝踩踏隐患,确保观众安全、文物安全,满足观众对参观舒适度的需要,故宫博物院自2013年清明小长假期间在御花园试行分流措施。采取御花园内东、西分流,观众由南向北单向参观,打开启祥门,分流西六宫区域不准备参观御花园的观众,遇有御花园内特别拥挤的时段,还会对进入御花园的观众采取短时间限流等措施。实践证明,清明小长假期间此项措施实行的效果良好,故宫博物院也在之后的多个观众高峰日启动此项措施,达到加速观众流动、保证观众和文物安全的目标。

  改善安检,调整窗口,减少排队拥堵现象

  2013年7月1日,故宫博物院新的安检设施正式投入运行,安检设备前移,解决了检票和安检的存在的问题。验票通道增加,安检前移后,解决了检票口的拥挤问题,缓解了检票口的压力;安检通道增加,安检端口由午门东西门洞内前移到午门外广场,解决了安检空间狭小的问题,方便了安检工作的管理;安检人员增加,安检人员由本院职工改为专业安检保安人员,解决了安检人员不够专业、人数不足的问题,保证安检质量。

  自2013年8月1日起,故宫博物院正式关闭午门东西侧的售票处,售票口全部移至端门西朝房,共计30个售票窗口。这比过去的16个售票窗口多了14个,售票接待能力增加87.5%,大大缩短了观众排队的时间。同时,售票处南移后,也大大缓解高峰时段午门外广场的观众拥堵压力。

  单日分流,群体免费,推广故宫网络预售

  故宫博物院每天的观众参观时间分布变化具有一定的规律性,观众参观高峰往往集中在10:00至13:00这一时间段。为了合理地将高峰时段的观众引导至客流较少的时段,从而让更多观众获得更加舒适的参观体验,故宫博物院在2014年9月12日至14日期间试行14点后门票优惠方案。三天内,通过网络预约14点后“特定时段优惠票”的数量分别为1083、3338、4561张,共计8982张;在此优惠票的带动下,三天网络预约各类故宫门票的总数也达到了1950、4609、5925张,共计12484张,其中“特定时段优惠票”占七成之多。此次试行分流措施成效显著:一是方便观众参观,二是培养网上购票意识,三是新的验票系统得到检验,四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观众压力,五是各项应对预案得到了实践检验。

  为了满足观众的文化需求,吸引部分观众在淡季前来参观,故宫博物院于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淡季期间,在每月第一个星期三试行了5个“主题免费开放日”,针对教师、大专院校学生、现役军人和公安民警、医务人员及志愿者群体,分别接待免费参观群体3899人次、1126人次、530人次、5141人次、1321人次。

  升级售检票系统,为限流提供科技支撑

  2015年,根据限流新方案和实名制售票计划的推进,现有的售检票系统再次进行了较大规模改造,涉及整个系统的方方面面。主要有:根据此次限流工作要求,系统设置单日限流8万人次功能,每日出售门票数(网络预售及现场)达到8万张时将弹出停止售票提示;网络预售系统增加分时段门票(分为上午票和下午票)和旅行社用户购票限制,严格控制旅行社团队购买上午门票数量,以引导其避开上午的参观高峰;实现实名制售票,全部参观人员的身份信息都需录入系统,同时为了方便观众检票,普通观众一笔订单中的任意一个身份证件都可以作为检票凭证;现场售票设备整体改造升级,原有界面全部重新设计,并在每个售票窗口配备身份证读取设备;增加了对护照等二代身份证以外证件的支持,为港澳台同胞及外国观众购买门票提供方便;同时,新的售检票系统将与端门地区电子信息屏数据接口对接,可实现每日余票信息的实时播报。

  征求公众意见,实现科学限流分流

  2014年2月27日的咨询会上,就故宫博物院计划进一步拉大淡、旺季票价价差,调整淡、旺季时间段、推行年票等手段进行票务调整的方案征求公众意见;2014年3月26日限流分流咨询会上,根据上一次咨询会意见和建议补充修改之后的限流分流方案,经过筛选和梳理后形成了年票、淡季试行2天“故宫免费日”、全年试行7天单日内分流方案、客流高峰时期鼓励网上购票四个方案,再次广泛深入征求意见,促使相关举措尽快完善和推出;2014年6月30日,根据前两次咨询会的成果,制订了一系列分流限流措施:年票、主题免费开放日、14点后全价大门票半价优惠方案,并随后一一付诸实施。

  2015年5月17日,故宫博物院在国际博物馆日前夕正式宣布:自2015年6月13日,即第十个中国文化遗产日起试行每日限流8万人次。故宫博物院此次限流的目标是:实现单日接待观众不超过8万人次,全面推行实名制售票,旅行社团队全部实行网络预订门票,取消旅行社团体现场购票,提倡散客通过网络预订门票,逐步提高网络预售比例。以组合拳方式采取多项措施,全力推动限流工作。除了对售检票系统的全面升级,及对限流相关措施进行的多频次、高密度、大范围宣传,还在端门区域设立电子信息屏,显示动态余票数据,滚动播出各类观众服务信息和文明参观导语;端门-午门区域广播系统用中英文循环播放,宣传限流措施;30个售票窗口全部做好准备,根据观众流量调整窗口数量和服务内容;增设专门窗口,为观众提供退票、补差价票、更改订单信息、开具发票等服务;增加工作人员进行观众疏导、答疑解惑、调解劝导、秩序维护等等,以保持良好的观众秩序和参观环境,及时处置各类突发状况。

  从6月13日和14日试行情况来看,故宫博物院新售检票系统运行平稳、部分旅行社团队网上预订门票、购票现场观众有序排队、观众普遍认可实名制购票,故宫博物院接待工作经受住了首次考验。两天中,现场售票7.4万人次,网络预售门票总数达到近1.4万,约占总参观人数的15%,是平日预约数量的7倍多。另外,故宫博物院自6月13日起实行购票实名制后,如发现有非法一日游揽客、散发小广告、无资质导游揽客、黄牛倒票等违法行为的人员,将对其进行记录,被记录者将无法再通过网络及现场等任何方式购买到故宫门票。

(责任编辑:郑晓芬)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故宫博物院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