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新闻正文

【雅昌专稿】孙晓枫:拒绝“当代水墨”的成功学逻辑

2016-04-07 08:31:23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欧宝静
    收藏 评论

摘要: 孙晓枫 导言:在汕头,除了汕上空间及新水墨,孙晓枫还有“手象堂”与猫。他开玩笑说,告别大都市“短平快”生活回归这里,生命是延长的,甚至因为热爱家乡美食,这几年里自己没什么长进,倒是厨艺大增。曾在广州当代艺术潮流中心,批评策展抑或“卡通一代…

孙晓枫

  导言:在汕头,除了汕上空间及新水墨,孙晓枫还有“手象堂”与猫。他开玩笑说,告别大都市“短平快”生活回归这里,生命是延长的,甚至因为热爱家乡美食,这几年里自己没什么长进,倒是厨艺大增。曾在广州当代艺术潮流中心,批评策展抑或“卡通一代”等也频频记录过孙晓枫的名字。当“退居”汕头,他又以汕上空间里一系列新水墨展览,统筹区域文化资源,打开这个区域关于当代艺术的新视野与格局。

  无论是创作还是批评策展,或是资源统筹,水墨一直是孙晓枫绕不开的情感归属,却从不以此为使命或标签。今年2月底3月初,他先后在广州和北京举办个展。作为其北京个展“空线”策展人,艺术评论家、独立策展人鲍栋说,“孙晓枫看起来并不在乎积聚在‘水墨’上的种种话语累赘,在他这里,‘水墨’无关国族身份、文化位阶、趣味价值,因此也无所谓传统或前卫,墨守成规或实验创新。二十世纪以来发生在‘水墨’上的种种争论,以及这些争论背后理念建构诉求在他这里几乎都是失效的,因为他并不把自己放在那个叫做‘水墨’的使命感中,‘水墨’对他而言是具体的、小写的、个人的,也是字面意义上的——水墨即‘水’和‘墨’。实际上,这反而是一种踏实的态度。”

  创作上的进退亦如孙晓枫的人生。自2016年3 月起,孙晓枫再度受聘于广东美术馆,负责当代艺术的评论与策展。可见安于一隅并非孙晓枫之个性,他更适合“游离”,确切来说,是对现存状态的怀疑。早几年在创作“所在地”系列时,就有人说,“他出现在任何地方都不奇怪,今晚还在汕头的码头上饕餮着刚上岸的海鲜,明日清晨已经在帝都的各大美术馆晃悠。你问他此刻在何处,每一次的答案都不一而足。”或许那种游离于“在场”与“离场”之间可进可退的姿态,能令他对当下做更清晰的评判。

“手象堂”由王兰若老先生题字,充满童趣

“手象堂”内景,摆设着孙晓枫的美学“手作”

  “退”:为潮汕当代艺术打开一个新视野

  雅昌艺术网:2008年前后对于广州当代艺术圈来说,可谓一个力量的分流与调整时期,当年很多人去了北京。您为什么反而把重心转移回到看似更边缘的汕头?

  孙晓枫:2008年我离开广东美术馆,处于一种自我放空的状态。直到2009年,那时王璜生已经调到中央美院美术馆去,我很多好朋友包括魏青吉、江衡、李纲等纷纷到北京开设工作室,我也开始考虑要不要把整个重心转移到北京——毕竟北京平台大、辐射力强、机会也多。

  当时就做了一个决定,到北京环铁KU艺术城租了间工作室。后来转念一想,其实北京的艺术氛围,对于我这种不是很擅长在大场面打交道的人来说不是很适合,我更喜欢和三五知己相聚聊天这样一种沟通相处方式,这样我觉得可以更深入、也更实在;另一方面,北京平台大必然也人员众多、人才济济,从资源调配的角度上来说,北京不缺艺术家、不缺写作者、不缺策展人。我想那还不如回到家乡、回到汕头,可以更好地照顾家庭,成本也相对低一点,空气与水更宜人。

  更重要的是,汕头本身有很多文化资源,这种传统资源除了传统留下来的文化艺术财富外,还有新一代的收藏家、新一代的文化投资者。怎样去挖掘、怎样去培养他们的口味与品味,怎样去统筹汕头的这些资源、怎样把外面好的艺术推介进来……这样的工作切入点对我来说好像更明确,所以就回来了,回来打造一个更安静的空间,了解并整合本土资源。

  雅昌艺术网:回来后是否会感到失落?

  孙晓枫:当然有时候我也会有一种失落感,文化艺术这种东西有时候也是非常势利的,你一直在场、一直发声,别人就觉得你很利害;当你退开一步了,别人却认为你落伍了。我觉得无所谓,毕竟人一辈子时间非常短暂,并非必然要有伟大的使命去做伟大的事,具体的价值和意义不应由这些标准去评判,只要去做事肯定有它的存在意义。要不然你为什么去做呢?

  雅昌艺术网:当时回到汕头时,您了解到这边的艺术生态是怎样的?

  孙晓枫:整体来说对当代艺术的视点相对闭塞、不敏感。虽然这个区域走出去很多搞当代的艺术家,但他们更多是走出去之后受到刺激有觉悟的一批人,而在潮汕本土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及相关知识的储备还很有限。所以我想,能不能做些什么去打开一个新的视野,包括打开对当代艺术、新水墨的认知态度。

2011年,孙晓枫主持的汕上空间在汕头举办首个展览“潮上——广东新水墨”

  雅昌艺术网:您以怎样的线索或理念去实现这些想法?

  孙晓枫:我当时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汕上空间是地处汕头的一个小空间,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地点做一个毫无积累的新品牌,只能从几方面入手:一是做有影响力的潮籍艺术家展览,在潮汕族群的血统中建立联系;然后是打品牌效应,把名家引进来,用品牌的影响力来反哺这个名不见经转的空间,使空间的档次与品位讯速提升,而这其中串连起来的线索就是新水墨。

  在汕上空间推出的第一个展览叫“潮上——广东新水墨”,一方面取了“潮汕”的谐音,另一方面意为“广东的潮流之上”,由李纲、陈迹、方土、黄国武等颇有影响力的11位潮籍中青艺术家参展,比较集中地呈现出广东新水墨当时的创作面貌。第二个展览是“墨契”,当时有刘庆和、武艺、梁铨、魏青吉、靳卫红等比较有独立性和思想性的艺术家参展,而最近的展览是陈侗的个展“年货”。到目前为止六年时间里,汕上空间做了40多个展览,因为这些展览的缘故,这些年来有80多位以前从未到过汕头的艺术家来过这里,这对汕头整个文化推动来说还是很有帮助的。

  雅昌艺术网:很多人说潮汕还是相对保守的,他们接受这些艺术样式吗?

  孙晓枫:闭塞,却不盲目自大;保守,但其实它并没有一股很强的势力要反对什么、保护自己什么,不是的。对于本土原有的展览来说,“潮上——广东新水墨”算是一种修正型的、改良型的展览;而“墨契”参展的艺术家名气也比较大,他们也比较容易接受。如果展的是“垃圾”他们可能就会很激烈反对。汕上空间的这些展览,大概会让当地人提出一点点怀疑与好奇。

  新水墨其实是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一种方式,它是温和的、个人化的,不是一个集体式的推动,而是慢慢调整调整适合于这个时间的一种文化特征与品位,所以造成一种剥离式、断崖式甚至惊天动效果的情况很少出现,也很少有人对之产生极端态度。可能有会看后会觉得怎么乱七八糟的,但这只是个人判断,并没有转化为能量来对抗,反而看多了这些展览,他们会觉得有意思,给出“这个空间就是稀奇古怪”这样一个定位,但并不是排斥或恶意,可能是带着某种调侃甚至默认的情绪。

  雅昌艺术网:您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艺术经纪人?

  孙晓枫:其实我很少涉及到利润的获取上,应该说,我更像是一个地区里对有关资源的统筹者吧。

  雅昌艺术网:在这样的环境下,成功主持一个有学术操守的当代艺术空间,主要的因素是什么?

  孙晓枫:首先要对自我的这种统筹有一种实验性、试探性的精神,其次是对当下文化里个人人脉有一个明确的认识,然后要了解到在潮汕地区真真正正的文化资本的流向,这一点很重要。这五六年坚持下来,我觉得汕上空间投资方挺不容易,他或许对当代艺术、当代文化并没有进入到一个特别深入的理解层面,但还是能这样走,这是一种胸怀。

  雅昌艺术网:您最本质的身份还是一个艺术家?

  孙晓枫:我觉得不一定要把一个人限定在一个点上,身份只是社会分工的一种方式,使工作更便捷。我最本质的身份就是“孙晓枫”,即整个阅历里都是在塑造我自己。其实人每天都在变换角色,既是父亲又是儿子,是朋友又是敌人,甚至还是假想敌……唯一不变的是本源,这个本源就是自我,一个有独立性格、并有特定工作方式、特性思维方式的“孙晓枫”。

孙晓枫 空线NO.1  60×97cm  纸本水墨  2015

孙晓枫 空线NO.3  70×46cm  纸本水墨  2015

  “守”:拒绝“当代水墨”的成功学逻辑

  雅昌艺术网:从您的创作来说,从早年的“卡通一代”到如今的水墨,这个转变期是怎样的?

  孙晓枫:“卡通一代”是在一个很好的契机里诞生的,我那个阶段的创作,一方面是受李邦耀老师影响,另一方面也与生活环境相关。应该说,“卡通一代”这个阶段是我进入艺术圈里很重要的一个起点。至于后来转向水墨创作,其实是一个抽离过程,或者说是对文化根性的皈依问题——因为水墨之于潮汕的历史地缘、之于我的成长经历都有着一种情感的认同。以前我对中国画有一些偏见,认为它没办法表现消费文明那种光怪陆离的色彩。后来这种情绪慢慢柔软了,我不再像之前那么偏执与犀利,反而重新发现了自己对水墨的感情上的改变。大概在2001、2002年以后我经常画水墨涂鸦,在与水墨对话的过程中,觉得里面有很多我想要的感觉,那种材质、视觉与亲和力,相比起油画,我发现自己更愿意去驾驭水墨,更愿意用它去解决一些问题。

  雅昌艺术网:记得早几年你创作“所在地”系列时,有人这样说您,“他出现在任何地方都不奇怪,今晚还在汕头的码头上饕餮着刚上岸的海鲜,明日清晨已经在帝都的各大美术馆晃悠。你问他此刻在何处,每一次的答案都不一而足。你问他究竟生活在哪一个城市,可能他也无法肯定地回答你。”其实您的创作也是,不固定在一种轻易被人认知的个人符号里。您其实是一个比较游离的人吧?

  孙晓枫:其实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人大多是“怀疑主义者”,因为70年代本身处于两个时代的交接点。当这一代为开始懂事的时候,既有对过去十年“文革”的反思,也面临着80年代“改革开放”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试探性、实验性的状态下生活、赚钱的这个阶段,刚好也是这一代人形成世界观、价值观的结构点,所以“70后”身从大多带有一种比上辈或后辈更强烈的怀疑主义情绪。

  另一方面,我的性格是比较忧郁的,一是我对体制美术那种一贯的腔调抱有一种怀疑,以及对西方艺术在中国的适应性持保留意见,中国的文化语境所产生的当代艺术跟西方当代艺术是否必须在同一种方法论上?这也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再有是关于地方艺术中心论的问题,比如是北京的中心、上海的中心……艺术创作是否必须在中心,像候鸟一样,哪里好就飞到哪里去?类似这些,我都会提出怀疑,这些怀疑,形成了我性格特质中你所说的“游离”。

“空线”展览现场,从左到右依次为:曾健勇、孙晓枫、梁克刚、翟耀南

  雅昌艺术网:这种“游离”的性格也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您的创作。您在今年2月底3月初分别在广州和北京密集地办了两次个展。这两个展览有什么异同吗?

  孙晓枫:其实水墨本身在绘画上有一定便利性,在广州的由胡永坚老师策展的“原象”基本上来说就是一种日常记录,比如说我身边有玫瑰花我就画玫瑰花,以一种注视、观看的方式,用笔墨呈现它。这是我现阶段一方面的创作方式。另一方面更多是一种有关于文化经验的转换,比如《打开的城》系列。应该说整个展览方向分这两个方向进行呈现,相对轻松一点,比较像开放式思维的立体呈现。

  而在北京由鲍栋先生策展的“空线”则建构在一个他提出的学术立场上,从他所操持的文化品质出发来规划的一个更为纯粹的展览,呈现当下的文化思考或个人状态这样一个方向性。呈现的作品以城市与山水之间的交互来进行处理,或者说,用一种文人画的笔墨与线条去表现城市,其实这种线条应该是来自中国传统山水画里的一种诉求,当把它呈现在钢筋水泥组成的城市里,我就有了一种非常理性的界尺,在密密麻麻的线条中造就一种疏离跟对抗的感觉,而这种疏离和对抗在某种程度上又有着视觉的核心……这样的探索是我目前阶段坚持的一个方向。

  雅昌艺术网:您怎样理解“当代水墨”这个概念?

  孙晓枫:我觉得“当代水墨”在当下更多是为了区别于以前所谓的现代水墨、近现代水墨等等,是商业系统里的一个时间概念,不是文化概念。要介定一个文化概念,必须要一个文化上的上下文关系。其实回过头来,我觉得每个艺术家都应回到文化的系统中。“艺术家好像面对一个时代,必须为时代去做些什么、成为一种标签”,这其实是一种成功学的逻辑,同时也是一种强盗逻辑。艺术创作最朴素的精神是回归哲学的原点,当回这个原点,最终其实你关心的就是当下生存的状态,在一个时代的经纬线里、在文化的经纬线里去发现问题,包括与个人息息相关的问题,也包括水墨技法要达成的画面效果,其实最后都能在自己的一套话语系统中得到解答。我觉得这种水墨、这种艺术都是有价值的艺术,同时也是时代里值得留下来的。

孙晓枫 空线NO.2  60×97cm  纸本水墨  2015

孙晓枫 空线NO.5  70×47cm  纸本水墨  2015

  “进”:对现阶段问题须有敏感判断

  雅昌艺术网:有人说广东老是强调岭南文化,显得有点小家子气。对此您怎样看?

  孙晓枫:其实我们无须总是喋喋不休地强调我们是谁,过分强调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说法。这些年少数人占有了社会资源、社会地位,他们的发声会让人觉得,广东艺术就是这个样子了。其实不会的,广州乃至广东文化都在自己的轨迹上走着,并不会因为某一些人的意志而作转移。因为即使他们在某一时间段里有一定的力量可以扭转一种风气,但如果这股力量是腐朽的,有一天依然会被清除掉,会被抛弃掉。

  雅昌艺术网:自3月起您重新被聘回广东美术馆,负责当代艺术的策展与评论。您怎样看广州三年展这个品牌的发展方向?

  孙晓枫:广州三年展出现在广州并持续做了多届,确实不易,因为广州整个文化艺术生态与北上深都不太一样。广州三年展发展到现在,每个阶段都会面对着一个不同的文化情境,包括不同的文化政策,所以说这个针对性是不断地在变化的。然而,广州三年展的目的并不是要在三年里完成一个大型展览,而是每个阶段里有所聚焦,寻找到探索性的一个点——它将在整个社会产生一个怎样的新问题?这个新问题怎样跟广州、华南区域文化结合?如果放到国际上,它又会产生怎样的讨论?……很多人以为广州三年展就是一个大型展览,其实它也可以做成一个几个人的展览,但是这个展览的概念必定是对现阶段问题的敏感判断。这才是最重要的。

  雅昌艺术网:谢谢!

  结语:在采访过程中获知,当再度受聘于广东美术馆,一方面,孙晓枫将继续对前辈的成果放到一些线索及脉络中进行研究与整理;而另一方面,他将不遗余力地推动新锐的、有新文化抱负与文化追求及具备新思想的艺术家、批评家,为他们打开一个多维的开放式平台——广东美术馆的新格局令人期待。

(责任编辑:欧宝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