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评论正文

李逦菁:自为的存在 ——论一位中国当代艺术的探路者

2015-11-13 11:55:10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李逦菁
    收藏 评论

摘要:“85”这个数字在通行的中国现当代美术史叙述中有着它深刻的意义。而魏光庆“用别人的工具打扫自己的房间”这句话是对国人用短短几年时间走完西方现代美术史发展历程的精辟总结。当年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一工作室学生的叛逆与好学,不愿拘泥于传统的油画写实路线,早已…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每个人需要在变革的时代中建构自己的语境。正如美国波普艺术家贾斯伯·琼斯(Jasper Johns)的作品《旗帜》(Flags),将象征国家政治特色和历史文化传统的国家标志——国旗,这个物质载体以三层渐大渐小叠加在一起的绘画形式进行再一次的“物化”。魏光庆与贾斯伯·琼斯的方式如出一辙。后者将过去世人广为流传的朱子家训、三字经、增广贤文这些儒家修身克己的经典绘本,同样以绘画的形式做二次“物化”。与这些传统经典图像相伴随出现的还有美女明星、商品标志、新新人类的图像符号。其实本能欲望、伦理教化、物质消费都一直共生共存于现实和乌托邦的世界里。“红墙”好似一面屏幕,投射出“导演”用固有的传统文化图像与变换的现代物质符号,这两种既互相对立又相互萦绕的两面去淘洗“物化的景观”。

《红墙——黎明即起 洒扫庭除》布面油画 146cmX278cm 1994年

  无论是朱子家训、三字经、增广贤文还是画面中反复出现“红墙”图像的作品,针对作品图像意义的分析可见于多篇前辈撰写的批评文章。然而,在面对一件被批评家解析透彻的作品时,我们的确很难再跳出这个逻辑思维的结构,这或许是艺术批评带来的一定局限性。在我看来,增广贤文、朱子家训、春宫图和条形码等符号就像是一种在“乌托邦之墙”上的“涂鸦”。涂鸦在中国文化中通常指无心之作,最早可见于唐代诗人卢仝的诗句“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在西方,涂鸦英文“Graffiti”原意是在墙上的乱写,指一种近于破坏的行为。人们通过文字的书写简明扼要的发泄自己的不满,对社会的控诉、让其成为个性、反主流的图像代名词。而对于“红墙”,我们并不陌生。曾经的宫墙深院和后来的革命浪潮,红色与政权的密切关联,让其成为国人眼中权力象征的色彩标识。那么,没有比在一面充满着政治隐喻性的墙面上描绘春宫图、美女像和消费符号更为反叛的方式了!

《红墙——中国制造No.4》布面油画 158×288cm 2004年

  朱子家训、三字经、增广贤文是儒家精英典范,而可口可乐、移动电话、偶像明星是大众文化,与主流文化对立的亚文化(subculture)的产物。官方精英与流行通俗两种互相冲突的符号被“涂鸦”在“红墙”之上,前者作为主流文化根基是对“红墙”这种政治文化符号的强化,后者作为大众文化的诱惑力体现则是对其的削弱。两种视觉图像的比较呈现出彼此之间存在的荒诞。按照加缪的观点,荒诞不存在于对立的任何一方,它产生于它们之间的对立。因此,荒诞固守于人与世界的共存。作品中作为视觉图像的两类文化资源,都是人与世界建立的联系纽带。在这里,并不是去深究传统与现代、糟粕与精华的差异,因为我们自身就是这些对立物的生产者和调和者。根深蒂固的文化价值判断已经先于我们这个有限的肉身容器而存在,然而在每一次双方矛盾出现之时,我们总是企图在一方的局限性里去寻找另一方的优越性,以此用矛盾去解决矛盾的方式,徒劳地在双方的博弈中为自己寻求安身立命的平衡点,这只是对荒诞的反复深刻。

  魏光庆的视觉图像应验了加缪所说的“活着,是使荒诞活着”的推理。当荒诞成为人与世界的中介时,我们在永无闭合的时间区间里循环往复回溯自我,而这场裹挟着每个个体的斗争则成为了历史前进的势能。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胡亦婷)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正负零 魏光庆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