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法兰西艺术院士朱德群

2014-03-26 21:35:21 来源: 人民网 作者:黎笙
    收藏 评论

摘要:法兰西最高艺术殿堂敞开大门,热情地接纳了一位华人。 200年来,法兰西艺术学院第一个华人院士。 此人便是朱德群。 大器晚成。已愈古稀之年的他,终于登上圆穹大厅的讲坛,那几步走得分外沉缓,近年来他一只脚患疾,感到乏力,举步间有点瘸。这就更增添了他攀登不畏劳苦的具象说明,而且头发全白了,为加冕仪式烘托了…

  法兰西最高艺术殿堂敞开大门,热情地接纳了一位华人。

  200年来,法兰西艺术学院第一个华人院士。

  此人便是朱德群。

  大器晚成。已愈古稀之年的他,终于登上圆穹大厅的讲坛,那几步走得分外沉缓,近年来他一只脚患疾,感到乏力,举步间有点瘸。这就更增添了他攀登不畏劳苦的具象说明,而且头发全白了,为加冕仪式烘托了一种历经沧桑的悲剧意味。鼓声响起,古典的法兰西鼓点啊,掀开的帷幕里走来的是哪一位英雄;他的讲话,他的独白,将汲取哪条智慧圣泉,远的卢梭还是近的萨特?存在主义已然是时髦的存在,连中国也不例外。萨特的母语,从他的口里滔滔而出,谈的却是东方文化,是早于他们两千年的中国《易经》。他说:

  “一个汉家之子的我,在此意识到有一个特殊使命要传递,即《易经》中之哲理的再现;两个最基本的元素,相辅相成的两个生生不息的蜕变之具体呈现,‘阳’是热烈,光亮的象征,‘阴’是阴暗、湿润的象征,我想要融汇西方绘画中传统的色彩和抽象画派中的自由形态来表现此二元素之配合而成为无穷无尽的宇宙现象……”

  对《易经》的诠释,历朝历代汗牛充栋,然而使用法语,运用于绘画,西方抽象派绘画,即使不敢说是独此一人,恐怕也十分罕见。未来的《易经》研究史应予记载。

  听懂了没有并不重要,可以交给时间去解决。感人之处在于,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学养的“汉家之子”,获得法兰西最高褒奖。她承认,并为他加冕。

  盛典的隆重,经由热烈的气氛得以升华。就像热力作用使热气球上升,在高空它才足供瞻仰。华丽的穹顶回荡着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座无虚席的大厅,六百多位来宾用掌声表达祝贺和衷心仰慕。全体院士——他们是法兰西引为骄傲的名人——无一例外地用热烈鼓掌欢迎一位新成员的加入,雅克?德皮耶院士去世所留下的空缺,现在毫无逊色地替补上了。程序是严格的,全体院士投票决定,结果这位谦逊的华人画家,以绝对的实力将其世界级对手淘汰出局。似乎难以置信,这位新院士朱德群先生已在巴黎画了44年?

  他是1955年到的巴黎。这位台湾师大艺术系的青年教师开了一个画展,幸运地将他的全部作品卖掉了,从而凑足了他赴欧的费用。这笔钱不仅够买船票,而且够他在巴黎维持两三年的生活。当时巴黎的生活水准是很低的,足以让朱德群顺利实现他平生第一次远行。那艘海轮非独把他送到世界艺术之都,而且也把他送到了伊甸园。他在船上遇到艺术系一位女生,也是去巴黎,她拥有一笔申请到的奖学金前往深造之地。这个浪漫的开头,六年后有了结果,他俩结了婚定居巴黎。假如朱德群没能认识一位神父或许他就不会定居巴黎了。结识神父是一个偶然。刚到巴黎时,除了外出写生他不断地去各画廊看画展,但画展是怎么开的,在他全然是个疑问。那时他住在一家小旅馆里,同住的有位日本画家,有一天他到朱德群房间来看画,欣赏之余便问他在巴黎开过画展没有?朱德群这才有机会向他询问,于是日本画家一五一十告诉他如何同巴黎画廊接触。朱德群知道是知道了,但还是没有行动,不到山穷水尽,他不会为这种事去奔波找路子。那么多画展等他去看去消化,还有他的写生计划等待他逐日去完成呢。碰巧教他法文的太太热情地介绍他认识一位神父,神父?朱德群感到迷惑。原来这位太太看到朱德群的才华,但他不善于为自己的画找销路,便决定介绍一位“伯乐”给他。这神父是颇有影响的一位艺术评论家,他对朱德群的画一见之下大为倾心,这样,他很快被推荐到几个画廊,他选中一家合作了六年,从而使他有条件在巴黎呆了下来。

  朱德群对神父心存感戴且不无惋惜,因为后来神父完全放弃了艺术批评,切断了同尘世生活的联系,隐居在一个修道院里,专事神学著作的写作。

上一页 12345 下一页
(责任编辑:江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