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高居翰教授的学术与为人

2014-02-16 16:50:11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洪再新
    收藏 评论

摘要: 图片:左起第一位是张大千先生,第二位是年轻高居翰先生 戴伟新先生来函,让我就新近三联版推出美国著名中国艺术史家高居翰作品系列,向关心中国美术史和视觉文化研究的读者作一介绍。这位美国学者的本名是詹姆斯·卡西尔,高居翰是其中文名字。因为选编《海外中国画研究文选》(1992年)一书,我开始…

  一代大学者的风范

  说到高居翰教授的为人,我和许多同仁有一个共识,就是一代大学者的风范。

  1992年,经范景中先生推荐,高居翰教授邀请我作为美中学术委员会访问学者,在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中国研究中心工作半年。我申报的研究课题是宋元绘画,但并不清楚究竟要做什么。到了伯克莱,高先生就像对待所有他的研究生和访问学者一样,让我用他办公室的资料,包括按英文字母顺序编排的各种中国绘画研究论文外文出版物,以及他本人占满几格书架的未刊手稿。他对别人阅读其手稿的要求是要提出批评建议,所以在这些论著论文稿中,不但有别人的各种批注,还常常夹有他和有关学者的通信,呈现某个学术争论的来龙去脉。欢迎学术批评与争论,成了激励学术发展的一个动力。在我接触的中外学者中,像这种开阔的学术襟怀,还是第一次亲身感受,让我终身难忘。

  开放的图书资料和富于批判性的学术氛围,使我对原来的研究计划产生了新的认识,课题也日渐明确,力图找到一个蒙古宫廷和江南文人书画家关系的突破口。每次和高先生见面,他第一句话就问:“你的命题是什么?”强化我的问题意识,从各种图像文献中确定值得一为的命题及其在艺术史上的重要性。当我提出要对纳尔逊-埃特金斯美术馆所藏一幅元代蒙古画家的作品进行个案分析时,他马上就提供给我许多相关的信息。在我离开伯克莱前,他又特意为我从香港利氏基金会找来一笔差旅费,保证我能去美国东岸继续收集材料,最后完成《元代蒙古道士张彦辅〈棘竹幽禽图〉考略》的个案。

  正是有了第一次个案考察的经历,使我深刻地体会到高先生专题断代研究的重大学术价值。蒙元时期是他从事中国绘画史研究的发轫点。他的博士论文是写吴镇的文人画艺术,反映20世纪中期欧美收藏研究中国绘画的历史转折。这一转折的出现,部分是受到西方抽象派和表现主义运动的冲击,人们开始改变唯宋代宫廷绘画是尊的审美倾向,摆脱再现艺术的范式,力图探索元代文人画家所开创的新境界。为此,岛田修二郎先生特意送给他“景元斋”的斋号。“高居翰作品系列”的第一册《隔江山色:元代绘画》,在1976年出版时,是作为后期中国画史5卷本的宏大系列的第一部断代专著。这个重要的学术里程碑,一方面展开了海外研究中国画风格演变的决定性命题,即再现向表现的转化;另一方面为研究宋以后绘画,提供了新的学术参照系,即社会经济文化对绘画风格的相关作用。

  伯克莱自由的学术氛围,使高居翰能最充分地展示其襟怀与才学,在中国绘画研究领域中,开宗立派,自成一家。他曾经谢绝哈佛大学给他最高等级的“大学教授”的聘任,坚持回到他所钟爱的伯克莱。他在最近一篇写给三联《读书》杂志的文章中,专门谈了伯克莱天才的中国思想史家列文森对他的影响。而其他像研究早期中国文明的吉德玮和专精后期中国史的魏斐德等,都是他的畏友。通过和这些中国学的精英学者的对话,他明确地提出了“让绘画通过画史进入历史”的口号,大大提升了绘画史研究在社会人文学科中的声望。另一方面,高先生和伯克莱艺术史系的一批西方美术史教授,像巴德桑德尔、阿尔珀斯、T .J.克拉克等共事,使他总能从艺术史的全球眼光,来看待各种研究课题。1970年代以来西方美术史学中的“新艺术史”学派就以这批伯克莱的教授为代表。高先生时常在写作中引述他们重要的社会史理论,作为思考中国问题的镜鉴。

  当然,高先生个人天赋也令人敬佩。他无疑是海外中国绘画史学界最多产的一流写家。明晰、流畅和口语化的个人风格,使他的学术著作广受英语读者的喜爱。美国大学最常用的一本手册《美术写作指南》,就专门提到高先生的文体,引为范本。国内对英文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到高先生的个人网站去浏览一下,除了熟悉他为数浩繁的论作,也同时可以品味其英语写作的魅力。

(责任编辑:程立雪)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月拍》第三期
北京赏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1月10日-21日
预展地点:]*<\/a>)|(?:[^<]*>)|(?:[^<>]*<\/h[1-6]>)))','i'); if (!artname || !dataJson[i]['link']) { continue; } content = content.replace(reg,function(s){ return "" + artname + ""; }); } $$.html(content); }); }, getContentParticipleSplit: function ($$, callback) { var newscode=$$.find('#codeId').val(); $.post("//news.artron.net/DataApi/NewsContentLink.php", { content: $$.html(), newscode: newscode }, function (result) { try { var responseObject = JSON.parse(result); var dataJson = responseObject['data']; callback(dataJson); } catch (e) { console.log('返回无法被解析'); } }); } }; if (!$(".newsContentDetail").length || !artistReplacer) { return false; } var NCJQO = $(".newsContentDetail"); artistReplacer.replaceContent(NCJQO); })($);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