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独家正文

【专访】李津谈朱新建:从头再来的力量

2014-02-10 23:50:41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刘倩
    收藏 评论

摘要:2014年2月10日凌晨2:23,著名画家,新文人画代表朱新建先生逝世,享年61岁。朱新建,1953年生,江苏省南京市人。1980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是近20年来中国艺术界颇具争议的画家之一,新文人画的倡导者。同为新文人画家,李津与朱新建相识近三十年,朱新建对李津的艺术有很大的影响,对于朱新…

  2014年2月10日凌晨2:23,著名画家,新文人画代表朱新建先生逝世,享年61岁。朱新建,1953年生,江苏省南京市人。1980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是近20年来中国艺术界颇具争议的画家之一,新文人画的倡导者。 同为新文人画家,李津与朱新建相识近三十年,朱新建对李津的艺术有很大的影响,对于朱新建的艺术和两人的故事,雅昌艺术网采访了艺术家李津先生:

  雅昌艺术网:您与朱新建先生相识于1985年,已经近三十年了。能否谈一下您与他的故事?

  李津:我的艺术生涯中有两个画家是对我影响很大的,但是这两个画家都短命,一个是周思聪,那是我亲戚,画人物画非常有才华的,活了57岁,另外一位就是朱老师,活到61岁。这两个人都是在我心里和在我的艺术上对我产生过影响的人。朱新建是这样,他应该说是在我比较年轻的时候相识的。1985年,我刚从拉萨支教回来在南京艺术学院进修,他在工艺美术系任教,本不该他教我。当时我们都参加了湖北中国画探新邀请展,我们一同从南京乘船去湖北。同行的还有周京新、江宏伟,这使我有机会和他在一起深入交流,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很多自己属于特别不成熟的阶段,我有机会碰见他、遇到他。

  按说从性格等很多地方我们俩不是很一样,首先一个南方人,一个北方人。开始都是从一般的生活,从一般对人生的态度开始聊天,当时谈的很多事情都是做人的事情,首先吸引我的是他的口才,太棒了,他自己的那种说话的能力、他的调侃方式、他的学识、表达能力都极强,他语言表达能力本来就很强,他又有一种变通,他说的很多很深的道理能很通俗的说出来,以此我想看他的画也是这样的,猛一看他的画的时候,大家认为他的画不是很难,实际上他的那种通俗感背后是很多他审美积累、他文化上的积累。他也不认为晦涩是最好的一个结果,这一点我们有相似的地方,我当时见他的时候,我画的那批画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我那个时候觉得越个性化越小众越好,我是这么认为的。实际上跟他认识以后,我后来发觉他自己本身,按道理他的内心世界不是说大家都能够走进去的,他是站在一个高处的人,但是他没以站得高就觉得自己怎么样或者以这个自居或者是以这个为目的,他还是想降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里头的一些事情或者这种境界可以通俗化,这是他特别伟大的能力。

  我们谈朱新建别太单一地认为是一个画家,只谈他的绘画这对朱新建不太公平,他首先是一个文化人,是一个才子,他是开悟很早的人,所以他对文化、对人生、包括他整个人和艺术有关系都是非常完整的态度,他结合的也非常好,所以说,我总觉得他自己在整个过程中,他的艺术创作过程中,他的那种给别人的符号感,亲和性和轻松感这些东西实际上他背后他自己做的那种准备和修炼,我们一般人不去关注他背后这一块,他也不想让你知道他在下面做了多少功课。他是具备绘画才能、语言天赋、文字表达能力都很全面的人。我很遗憾这样的全才现在特别少。

  另外,我觉得这个时代造就的人也是太有选择了,他53年生,实际上他离49年新中国建立,包括过去民国时期他衔接的不是很远,他又是南京人,所以他骨子里的那种旧式的传统,接得比较近也比较自然,经过那么多的运动和事情,所以我觉得在他是完美结合的一个人,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可惜的是他走的太早,他的离去好像让我有一种浅浅的意识,觉得要终结了一个什么。

  雅昌艺术网:您谈到你们俩在最初相识时并不是谈绘画上的事情,能否简单地介绍一下这么多年来你们的沟通和交流会偏重于哪些方面?能否给我们一些细节的故事和信息。

  李津:大家认为我们俩应该是特别多的沟通和交流,其实我们在一起接触非常少,我是这么认为,可能就是因为这种接触少,所以他每次跟我说的话我都能记得住,而且他不随便跟我说,可能在他心里觉得我也是一个有希望的人,所以他愿意多说一些,我所谓比如讲生活的事,现在想都是特别日常的。举一个小例子,他认为我在水浒里属于有点儿猛张飞似的,很勇猛,北方人性格也比较直,也不惜力,他总在强调实际上从武术的角度或者从中国精神的角度说你的智慧应该大于一般的所谓气力和你的决心,我们过去总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也好,更多地讲的是决心,讲的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他总是告诉我智者应该是把决心放在一边,把做事情的本身为主,比如你做事情贯通的能力和精准的程度一定是决定成败的原因,这和我以前的理解不一样,我认为一个人敢嗬得出去,一腔热血就够了,但是他不这么认为,这个也很点拨我,我感觉他的画里也是这样,他不会使蛮力的,他的稚拙也不体现在所谓我惜不惜力,用多大的工,他不是这样的,他是一个有取舍的人。

  再一个他对我影响比较深的是他强调一定要有承担,他强调你种的“因”,对后果要负责,我们现在讲感觉这个人活得有个性、潇洒、洒脱,实际上我们只看到他不一样的那一面,就像我们很多人都希望如何如何,但是如果没有这种才能和这种勇气或者对代价,不计较后果的决心你也不一定那么做。

  所以我是特别关心他对自己的选择和担当,有没有一旦有一天身体不好或者是因为他的某一个时期的选择带来了那么多麻烦的时候,我挺关心他这个时候的态度的。但是我发觉他这个时候仍然很坚强,包括他病了以后,他都不能用右手画,用左手画的时候,我觉得画画这个时候未必是他求生和恢复身体的唯一选择,但是他拿起笔来的时候是有承担的责任,他是非常有担当的一个人,他骨子里对自己还是比较狠的,并不是大家表面上理解他只是以快活为目的,他的“快活”只有他自己知道,我跟他交往这么多年,从他身上看到更多的,除了一种潇洒以外,实际上他内心里有一种苦的一面。

  雅昌艺术网:您与朱新建老师的绘画是有相似之处的,你们都属于新文人画,也都能把当下的流行元素加入到画面中,但不显得突兀,您觉得你们在这方面是不是有共同点?是如何做到的?

  李津:我始终认为他把生活变通成艺术的能力非常强,因为他即使画《金瓶梅》,我们也感觉到未必是我们那个时候的《金瓶梅》,他也带着今天味道。包括他的题款,这个题款是我特别佩服的地方,就是说一般我们在好多画家,觉得好像是画国画签名、写个题目是顺理成章的事,并没有作为语言或者是画面的一部分,作为一个内心表达的重要的环节对待,但是朱老师这方面做得非常好,因为我看过他在学习当中他自己感悟出来的或者他发现的一些好的句子,适合题画的句子,他都抄到一本书上,他下面的功课做了很多。

  包括他画电视机,他画了很多类型的电视机,最后再修改,更完美化地固定在某一两个款式上,也就是他打造的人物和东西,猛的一看觉得有雷同的东西,实际上他在私下做的这种磨合这些造型,推销这种构图的工夫下得很多,也就是说他在画面上非常完美的一个人,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再一个就是说他自己在对美术史非常清楚,我们今天的人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说对前人、对后边的人怎么承前启后,怎么对活在当下这个时代有一种交代或者有一种交流,这个他也非常清楚,他牛在哪儿?他有一个好处,他也不是随便把生活直接搬来,拿来主义,他也不是这样,他都是经过加工的,他的加工能力非常强,所以你最后发现他的画好就是好在我觉得他越画越单纯,其实这个也是中国画不光是中国画,世界上任何一个画种绘画比较高的境界都是在寻找这种单纯,语言的单纯和造型的单纯。还有一个忽略在哪儿?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自己的造型上我们一看就是朱新建的造型,并不是完全被对象牵着走的,他画的女人你一看还是朱氏风格的,这种审美上的贡献也非常重要,其实我们从古到今能记住哪个人物画家有一个独特的造型,一想就是他,这个很难,也很不容易。

  雅昌艺术网:朱老师在生病之后您有没有去看他,他在生病之后的创作状态如何?

  李津:他在南京的时候我看过,到北京来的时候我也看过,他来北京的时候我记得是第一顿饭还是我请他吃的呢,刚刚来北京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已经感觉,因为他后来说话语言不是很便利了,交流上吐字很慢,但是我认为他脑子很清楚,不糊涂,他的画我也能感觉到他从右手转移到左手上去的时候,他自己的那种真的像他最早期用铅笔在那儿推敲人的造型一样,他有一个能力特别理性地去梳理的能力,我总认为他是把右手一点点地努力搬移到左手上去了,这个是要有一个转换的,作为思维、作为什么都要有一个转换,这个转换他转换得很不错,所以能导致他左手的东西还是能够完整,除了用笔生涩感以外很多东西没有丢失还是这个系统非常强有力的,这是他理性的一部分。

  再有一个是他自己本身,像我前面说的一样,他对他的病,对他的未来他不乐观,他是有心理准备的,就像他说我那个时候种的果,他不感觉这个东西突然和委屈,这一点是挺让人佩服的,我不是说我当时做的时候我挺无为,没有想什么,一好的东西拿下了,不好的东西来了就扛不住了,他不是那种人。我最后见他那一面的时候还算是认识我,以前我们俩见面都得哭,我流眼泪是百感交加,说不出来什么原因,我不知道我们两个的眼泪是怎样的,他是哭自己还是我哭他,还是他哭我,都不好说,我估计心里是有一种悲凉,这个东西没有办法,这个悲凉不完全是时代的事,作为人就是这样的,人还是太脆弱了,这是人本身的事情,到最后我写文章最后结束的时候,因为我最后见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能说话了,他只是拽着我的手,他知道是我,我只能是从他的眼神里边仔细地去看,这个时候到这个结骨眼他的眼里还有什么东西出来,我后来写文章就写我还是看到一种希望,这个希望是我感觉他就是想重新再来,从头再来的希望,他没有希望。

  雅昌艺术网:您最后见朱老师是什么时间?

  李津:就是春节前,具体哪天我不记得了,春节前,当时我见他的时候已经回到家了,也已经诊断,实际上已经告诉我他脑瘤已经扩散了,已经要压迫了,救治的价值都没有了,我一看这种情况,而且我还不知道情形,据说我走了之后没有一两天他就不认识人了,他意识已经不清楚了。最后一次看新建时我在他无助的眼神中仍看到了一种力量,那是一种从头再来的力量!

  雅昌艺术网:谢谢!

(责任编辑:刘倩)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 “艺道长青”
    “艺道长青”

    地址: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2019-12-10 - 2020-02-09

  • 三少
    三少

    地址: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

    时间:2019-12-07 - 2020-02-06

  • “美育人生”
    “美育人生”

    地址: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9-11-01 - 2020-05-03

拍卖预展

2019古董艺术品秋季拍卖
澳门昊宇国际文传娱乐有限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21日 下午
预展地点:澳门永利皇宫宴会厅
2019秋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重庆市淳辉阁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18日-21日
预展地点:淳辉阁书画古玩城画
2019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荣宝斋(济南)拍卖有限公
预展时间:2019年12月23日-24日
预展地点:山东大厦(山东济南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当前指数:6,140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 张颂南的视觉叙事
  2. 2 段炼:抚摸文字,或煮熟的鸡蛋变生了
  3. 3 周文翰:我看画廊博览会
  4. 4 段炼:人类学视野中的图像传播与视觉
  5. 5 段炼:“中国性”的三种模式
  6. 6 段炼:德国艺术双城记
  7. 7 当代艺术的观念痴肥症——从艾米莉·
  8. 8 段炼:美酒之祸
  9. 9 段炼:后现代语言的枯竭
  10. 10 段炼:文化政治——当代艺术的陷阱?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App
    艺术头条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