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评论正文

西方艺术史学批评(三)

2009-09-24 11:19:40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王瑞芸
    收藏 评论

摘要:相关链接:西方艺术史学批评(一) 西方艺术史学批评(二) 西方艺术史从瓦萨里开始,直走到19世纪,乃至走进20世纪,都还是边缘清晰,踌躇满志的。在这个领域,的确汇聚了一些精彩的大脑,对以往的艺术进行了精细的分析、归类和内部规律的探求,成就斐然。与之同时,艺术的实践活动在这个坚固的堡垒之外,却自管自地…

        相关链接:西方艺术史学批评(一)

                          西方艺术史学批评(二)

  西方艺术史从瓦萨里开始,直走到19世纪,乃至走进20世纪,都还是边缘清晰,踌躇满志的。在这个领域,的确汇聚了一些精彩的大脑,对以往的艺术进行了精细的分析、归类和内部规律的探求,成就斐然。与之同时,艺术的实践活动在这个坚固的堡垒之外,却自管自地走它的路,在手舞足蹈之际,一脚跨进了“现代”的区域,引起了西方艺术史上一次剧烈的断裂--与古典的写实体系断裂。当我们拿现代艺术和古典艺术相对时,在“艺术”这个共同的词意上却呈现了两种形态上不同的东西:写实艺术和非写实艺术(乃至抽象艺术)。

  在这个情况中,艺术史如何自处呢?贝尔廷是这么说的:“艺术史作为一门学科,是在现代艺术出现之前建立的。它过去常常是与现代艺术平行发展的,而且就好像现代艺术根本不存在似的。与此同时,现代艺术一直是它的研究对象之一……”[6]

  贝尔廷的意思是,在前些年的发展中,西方艺术史似乎有了双向的发展,一方面“两耳不闻窗外事”,继续待在传统艺术的研究中;另一方面,“下海”研究现代。而“这两类艺术史要么是研究历史上的艺术,要么是研究现代艺术,并且根据不同的范式各行其是。”[7]

  这里我们需要特别提醒读者,贝尔廷这里说的是“现代艺术”。 “现代艺术”(Modern Art)和“当代艺术”(Contemporary Art),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英文中这两个原来指涉时间的词,与“艺术”连用,而且开头用大写时,则是作为专有名词,指两种不同的艺术。(这两个词若不大写,还是当普通名词,指涉时间。)“现代艺术”主要是指从1860年到1960年这一百年中出现的艺术,以个性化的,创新的风格为显著特徵,比如野兽派,立体派,未来派,抽象表现主义,极少主义等等,它们虽然在形态上和古典写实艺术相去甚远,可以是变形的,也可以是抽象的,但在内在结构上依然遵循艺术美的原则,可以说它们和古典艺术共享着同样的审美律令。因此在英文中“现代艺术”这个词,它被使用不再是指“现在发生的艺术”,它成为一个艺术种类,它和“当代艺术”相对时,甚至已经是一个旧的艺术种类,因此“现代艺术”在西方常被人看成是“古典”的,因为它在式样和观念上已经过时。

  和现代相对的是“当代艺术”。它在英文中现在越来越被用来指区别于“现代艺术”的另一种艺术,即60年代后出现的各种非艺术和反艺术的“艺术”,那些“艺术”完全不在意风格语汇的创新,不在意作品的视觉效果,它们乾脆就是彻底蔑视美,抛弃甚至羞辱美,而只重视表达观念。

  对于60年代后的艺术,英文也用“后现代艺术”(Post-Modernism),或者“观念艺术”(conceptualism)这样的词来表明。但是,“后现代”一词渐渐被理解成一个文化时期,在学术上它的确也是被作为一个时期的文化形态来讨论的;而“观念艺术”一词又已经被那种专用文字为创作手段的一个特殊“派别”所占用。因此,当观念艺术一词大写(Conceptual Art)时,是指那个特殊的流派,小写时(conceptualism),才是泛指60年代后所有以观念为表达的那一类艺术了。

  因此在中国,“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容易被随便混用,粗心的人就大而化之地认为,西方“现代艺术”也好,“当代艺术”也好,在样式上都是指背离了西方古典艺术之后的那些创新的艺术,或者是指现在正在发生的艺术。这两个时间性词义的误导让人往往忽视了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史实:西方艺术在20世纪这100年的跨度中,实际经历了两个突变,产生了两种不同种类的艺术--重形式革新的艺术和重观念表达的艺术。这两种艺术的区别远不是外在形态上的(美的和不美的),而来自对艺术全然不同的理解和立场,因此把两者分清楚很重要。若一般读者或观众无意区别西方的“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倒也罢了,可是如果理论批评的专业人员在这两个词的使用上不分对象,随手取用,就会产生不良后果。因为概念上的混淆会导致认识上的混淆,认识上的混淆必定导致实践上的混淆。比如我们中国当代艺术(这里“当代”只取它的时间意义)若想超越西方,怎么下手呢?超越它的哪一部份呢?就中国目前的艺术实践来看,对西方艺术的学习借鉴是混乱的,“现代艺术”(形式创新)和“当代艺术”(观念贡献)常常被搅在一起,叫人不知所云。当然,我们退一步说,就个人的试验而言,把“现代”和“当代”这两种艺术品类相混淆,或许未尝不可,但这其中还是有自觉和不自觉之分别。自觉,就成为试验,不自觉就只能是眉毛胡子一把抓的糊涂而已。由这个问题带出的后果必然是:若不是出于清醒和自觉,中国当代的艺术实践必定进入不了西方艺术的逻辑话语系统。在当下这个越来越全球化的语境中,中国艺术家们不介入西方的逻辑话语系统,怎么谈突破呢?他们的强项是什么,他们的弱项是什么,我们摸清楚了吗?要是不来面对这些问题,他们对于我们将一直是个戴着朦胧光环的权威,我们就只能还是糊里糊涂跟着西方走,接受他们当“领导”。可是,我们中国美术已经“跟了”西方有一百年以上了,还要继续跟着吗?

  实际上,本文面对西方艺术史学这个巨大复杂的对象时,打算把它明确分成三部份来评述:古典艺术叙事,现代艺术叙事,当代艺术叙事。本文批评的下手处将在“当代艺术”这一部份,唯有建立了这个区分,我们才可以弄清楚,什么是西方艺术史已经解决(建立)的部份,什么是尚未解决的部份,如此,我们的批评才成为可能。 现在我们还处在本文开头提出的第一个问题:西方艺术史建立了什么?上面两节仅向读者展示了古典艺术的叙事模式,在下面小节中,则要弄明白西方现代艺术的叙事模式是什么。待把这两个模式弄清楚了,我们才可以往本文开头提出的第二个问题--“他们如今要建立什么”--走。而这第二个问题就是揭示西方如何处理“当代艺术”的问题,本文会带着读者渐渐看出,他们的“软肋”正处在这个区域。因此把西方的“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区分清楚非常必要。

  我们再回到本节开头的话题:现代艺术出现时,艺术史是如何面对的。显然瓦萨里建立的艺术史叙事方式和价值规范,遇到了第一次挑战。(请务必记得,西方艺术发展在20世纪遇到两次挑战,一次是20世纪初的现代艺术挑战,一次是20世纪60年代“后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的挑战。) 贝尔廷上面说的这些话,都还是针对第一次挑战而言的。西方艺术史对这第一次挑战回应了,而且表现得很不错,他们几乎是很快拿出了对应的理论体系,和艺术的实践活动合上了拍。于是西方艺术史学界在20世纪呈现了贝尔廷说的那种情况:“要么是研究历史上的艺术,要么是研究现代艺术,并且根据不同的范式各行其是。”

  配合着现代艺术而出现的理论和叙事模式,可以写成洋洋洒洒的一篇长文,国内亦有这方面的专家,为了简洁起见。这里只强调两点:

  一,罗杰·弗莱和克莱夫·贝尔建立的形式主义美学。二,美国的批评家格林伯格如何把它推向极端化。

  罗杰·弗莱属于最早为现代艺术提出新叙事的人,即让社会公众开始意识到有一种东西叫“现代艺术”的人。这个新叙事的特点可以用一句话来代表:强调艺术的形式美。他在《视觉与设计》(Vision and Design 1920) 一书中表述说,艺术有其自身的历史。它虽然并没有完全隔绝于社会生活,但这是个独立的,而且必须按照自身的术语来理解的历史。因为它有它自己的内在需要,内在自觉,现代艺术比起关注世界,更多的是关注艺术自身,因而,艺术应该是独立的,它独立于“有规律的变化顺序,这些变化顺序更多是由艺术自觉内在的力量所决定的……而不是由其外部的力量。”弗莱也就因此认为,艺术评论必须指出一件艺术品的构成、色彩和线条等形式问题,才算艺术评论,若只是谈论艺术品所处的年代,历史,社会,文化,则算不得真正的艺术评论。弗莱把艺术评论变成是一种形式审美的评论,他这个观点后来基本上成为20世纪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批评的出发点。

  弗莱的呼应者是克莱夫·贝尔。贝尔在他的《艺术》(Art 1914)一书中,用了一个著名的词,“有意味的形式”来概括形式美,他这样论述道:“艺术品中必定存在着某种特性:离开它,艺术品就不能作为艺术品而存在;有了它,任何作品至少不会一点价值也没有。这是一种什么性质呢?什么性质存在于一切能唤起我们审美感情的客体之中呢?什么性质是圣索非亚教堂、卡尔特修道院的窗子、墨西哥的雕塑、波斯的古碗、中国的地毯、帕多瓦(Padua)的乔托的壁画,以及普辛(Poussin)、皮埃罗·德拉、弗朗切斯卡和塞尚的作品中所共有的性质呢?看来,可做解释的回答只有一个,那就是‘有意味的形式’。在各个不同的作品中,线条、色彩以某种特殊方式组成某种形式或形式间的关系,激起我们的审美感情。这种线、色的关系和组合,这些审美地感人的形式,我称之为有意味的形式。‘有意味的形式’,就是一切视觉艺术的共同性质。” 贝尔的这个归纳,有相当的说服力,因为它可以被用之于各种不同的艺术品,成为共享的规律。结果,“整个20世纪在大学的美术系和美术史系的走廊里面都回荡着‘有意味的形式’这个声音,可见影响之大。”[8]

        相关链接:西方艺术史学批评(一)

                          西方艺术史学批评(二)

(责任编辑:苏涛)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艺术史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3%当前指数:9,14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头条战报】谨慎乐观中的坚持 北京匡
  2. 2【雅昌快讯】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携超
  3. 3【头条战报&视频】3.93亿元,谁在为中
  4. 4【头条战报】郭彤:用真实的态度面对
  5. 5【对话春拍】甘学军:华辰拍卖如何打
  6. 6【头条战报】保利拍卖11.66亿的成交单
  7. 7【雅昌专稿】徐悲鸿“平生第一快事”
  8. 8【雅昌快讯】北京匡时2018年春拍大幕
  9. 9【雅昌专稿】1.11亿元!这方乾隆爷此
  10. 10【头条战报】3.5亿元,保利现当代夜场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