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禾青:探讨回归“中国画”

2018-01-09 13:23:20 来源: 中国美术报网作者:黄禾青
    收藏 评论

摘要:水墨画可以去“中国”吗? 策划李腾 按:源自中国的水墨画历史悠久,从唐宋山水、人物、花鸟的水墨塑造到元明文人偏爱的水墨寄情,从中土的兴盛到日韩等东亚地区的传播,水墨中充满中国文化意境。而时至今日,受到西方现代派艺术影响,实验水墨画出现,使水墨语言出现从写意到抽象的转化;同时,…

  水墨画可以去“中国”吗?

  策划 李腾

  按:源自中国的水墨画历史悠久,从唐宋山水、人物、花鸟的水墨塑造到元明文人偏爱的水墨寄情,从中土的兴盛到日韩等东亚地区的传播,水墨中充满中国文化意境。而时至今日,受到西方现代派艺术影响,实验水墨画出现,使水墨语言出现从写意到抽象的转化;同时,随着随着水墨画的世界性传播,一些欧美画家也在尝试用水墨表现语言来绘画,如塞尔维亚画家恩德尔、美国画家卡尔,他们笔下水墨画把水墨与西方写实手法相结合,绘制出新颖夺目的新境界……曾经中国人去欧洲学习油画,并广为传播这一绘画形式,但没有人把油画视为法国画或意大利画,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今天的水墨画,是继续将其限定在“中国画”的范畴之中,还是把水墨放眼为一个世界绘画艺术呢?本文作者黄禾青认为不应割裂水墨画的中国属性,更不能用水墨画嫁接西方现代艺术。您怎么认为?有兴趣的读者请在中国美术报网手机软件留言板参与讨论。

  探讨回归“中国画”

  黄禾青

  1

  诞生于唐代的水墨画距今已一千多年历史,而以“水墨画”称之则始于近现代,但如深冬的鸟语微弱而稀疏。直至85美术新潮后,新样态的水墨画兴起,为区分传统水墨(彼时称谓为“中国画”),一些理论家在不断质疑和挞伐以“中国画”指称水墨为材质的绘画表现形式合理性的过程中,以材质而名的“水墨画”称谓方真正跃出历史的层面。

  五代 荆浩 匡庐图

  现在,小到画家的个展,大到国际性的综合艺术展,以及各种媒介刊登以水墨为材质创作的作品的展签(题签),几乎皆以“水墨画”称之。许多国际性艺术大展的展签(题签)更是“细致入微”到以“水墨宣纸画”、“重彩帛画”、“麻纸水墨”等等材质标注,如前不久举办的“2017北京国际双年展”便是如此。

  如果是中国画家的个展或者中国画专题展,为突出材质的特色或区分工笔重彩等其他中国画种,这样标注无可厚非。而作为一个集国、油、版、雕,甚至装置、影像等诸多现当代艺术的综合类国际化的艺术展览,在称谓上是否有必要这么“细致入微”就值得商榷了。

  2

  有人要问,不就是“中国画”“水墨画”微不道哉的称谓(概念)转换吗?时兴了那么多年,早已司空见惯,没必要那么较真,可细思量远非转换个称谓(概念)那么轻松和简单!

  众所周知,“中国画”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以我阅读的范围和经验来看,还没发现哪个理论家精准地将“中国画”的概念内涵描述清楚。现在的“中国画”的词条,也不过是个“跛脚先生”,只是准确地概述了以水墨为材质的、传统图式的、狭义的“中国画”(简称为“国画”)。

  北宋 范宽 溪山行旅图

  不可否认,传统水墨画是中国绘画的精华,但就其在整个中国绘画的体系而言不过是一条大的支脉,不能指称所有的中国绘画。人们初始以传统水墨画指称“中国画”更多的是人为因素和文人情节的整合,不合乎逻辑。

  一方面是情感使然的牵强附会,另一方面是概念严谨的理性要求,这就注定了这种指称起始就是一笔难以理清的“糊涂账”;再者,从“中国画”概念名副其实的指称范围来看,内容混杂、脉系较多,一旦深入就会发现边界无法廓清,限定难度极大。因而极易被人误读和滥用,陷入概念的陷阱(本文将难以避免言及两个概念,但尽量不在概念上纠缠,而着重言说二者的转换),引发认知上的冲突。

  关于两个概念指称和适用范围的冲突不断,以及理论家们一致认为其表述上的拗口和难以描述就是最好的证词,也为两个概念的转换制造了确切的口实。

  3

  那么,85新潮后两个称谓全面性地转换,就跳出概念的陷阱了吗?或者就完全合理了吗?

  众所周知,理论产生于实践之后,概念的生成是对过去既成事实的总结、归纳和概括,而事物的发展却不会拘泥于既成的概念,也并不会受概念的指向和暗示而发展或裂变。也就是说,概念的称谓属性是相对的静态的,而概念所指称的内容属性是能动的。

  若以主张两个概念转换者的思维模式来推理,概念将随着事物的每次发展或变异望“风”而转。那么,几乎所有的概念都将在毫无征兆的状况下被随意地推翻,也将因其随意性地转换而疲于奔命,概念这些需要相对“稳定”的词汇将难逃空置或速灭的命运,无法与具有恒久价值的艺术和生命力绵长的画种形成能指和所指的符码关系。况且,从艺术史来看,画种裂变的结果,产生的是新的艺术流派,而这种正常的裂变从未扮演过画种的终极杀手。

  北宋 郭熙 早春图

  印象派、立体派、抽象派等西方艺术流派的产生终结了油画,促使油画称谓转换了吗?没有!艺术史上还没有哪个民族或区域性的画种因艺术的自然裂变而随意地变更称谓,也没有以某个艺术流派而称谓某一个画种。所以,水墨画的称谓只能适宜于某些特定的场域指称中国画的某个领域(流派)。

  就拿实验(现代)水墨而言只能作为水墨画新生的一条分支予以自称,当然不能在所有的场域指称以水墨、宣纸等“中国性”材质为创作条件的中国画的全部。而现实正好相反,“水墨画”由于几十年来的惯性作用和某些不明就里的理论家和画家的推波助澜,以及某些策展人和媒体的慵懒和疏忽,不断僭越其能指的范畴和适宜的场域,侵入了以水墨为表现形式的曾经以“中国画”称谓的领域(如传统经典水墨)和颇具中国文化内涵的水墨新样态。艺术理论家李小山说:“这种转换是从‘中国画’所具有的文化内涵向肤浅的‘材质’逃离”。不仅如此,而且模糊了两个概念外延的大小。

  4

  我在观摩2015、2017连续两届“北京国际双年展”时对此产生了质疑,但并没引起我的深思,直至韩国艺术家朋友对那些“细致入微”的展签(题签)是否是所指的“中国画”的不断追问,陡增了我追根探底的强烈愿望。

  是啊!国人都“自乱阵脚”的称谓,外国人又怎能看得明白、理论得清楚?而现在的国际艺术交流活动越来越频繁,难道我们的理论家和画家还要兼职做义务的解说员吗?其实何止是外国观众(读者),就是在国内不够专业的观众(读者)在面对那些国际性艺术展及宣传它们的媒介上“细致入微”的展签(题签)也会是一头雾水,他们也一定会提出与外国朋友一样的问题。显然,不分清场域的“细致入微”,其结果只能是越描越黑的画蛇添足。

  宋徽宗 写生珍禽图

  我在翻阅85新潮以来主张“中国画”“水墨画” 称谓转换的一些文献时惊讶地发现,两个称谓的转换竟然具有一些戏剧性。某些理论家的观点为适应需要而被篡改,有些理论家在当时铺天盖地的改革语境中失去了理性,还有一些貌似理论家和画家的随声附和,方方面面“改革彻底”的声势和某些人见祖就反情绪的张扬,汇聚成当时整个“中国画”界的主流意识形态,将两个概念的转换顺理成章的“水到渠成”。单就这两个概念的转换而言,在适宜的场域合理的转换无可厚非,问题是其在误读和惯性的作用下兼具了普适的功能。

  5

  继续深究就会发现,诱发这一现象产生的关键点在于初始主张转换者的动因,回溯他们彼时的理由和目的大致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与传统水墨(国画)的切割;二是与国际接轨。

  实验(现代)水墨画家在彼时为体现出自身的当代性在称谓上有意识地与传统水墨切割开来,之所以以实验(现代)水墨而言,是因为彼时主张两个称谓转换的最强音来自于实验(现代)水墨画家及其相伴而行的理论家,虽是无法之下的无奈之选,但也不可否认地存在主观的艺术行为。

  传统中国水墨画为人们津津乐道地以“国画”称谓,是因为其血脉流淌着纯粹的、独有的民族文化,以及表现的材质和手段上唯一的“中国性”,因而其面貌就是民族性的徽征。为实现“貌”的区分而生硬地切割,且以西方的艺术理论为支点,切掉的毫无疑问是“中国画”民族性的徽征和称谓所蕴含的文化内涵。

  但并不能据此而彻底否定这样切割的意义,起码它在最大程度上廓清了水墨画在中国画领域内与其他画种的边界。所以,它的存在具有相当的价值和作用,不可忽视的是时下的误读和滥用正在模糊切割的意义和功能;再者,从观点上看,彼时主张切割者的艺术诉求并非从自我的母体文化出发,皆是以西方的艺术理论为支点,且至今未见东西两方面的文化在此处的交汇,而水墨却是最具中国文化内涵的符号之一。

  梁楷:布袋和尚图

  在我看来,彼时这种将西方的艺术理念囫囵吞枣,在我们思想中作为精神食粮充饥,却又固执地拒绝在自我消化并与我们的血脉融合的艺术观和价值观本身就是个悖论。以以往的经验来看,不接“地气”的理论大多如流行的时尚,催生的是些肤浅的流行文化而非真正意义上的艺术;从作品的面貌来看,多数是以中国的材质表现西方面貌的一种简单嫁接,或以西方的理论为支点对中国传统水墨艺术的肢解(我并非指“北京国际双年展”上那些优秀的中国画作品)。

  几十年过去了,早已疲态尽显的作品,无力说明和证明“中国画”转换为“水墨画”更大的价值和意义,而那些因各种原因僭越式的滥引滥用就显得既无识也可笑了。顺便提醒一下那些曾经风行一时的实验(现代)水墨画家,如果他们继续他们的唯西方的艺术理念,坚持他们一以贯之的创作方向,他们的水墨展签(题签)和指称的作品,将随着他们身影的淡去,无可奈何地消失在今后的岁月中,成为中国艺术史上轻如鸿毛的一段艺术插曲。

  6

  至于与国际接轨其实是与西方接轨。没错,油画是以材质而名。可日本绘画是吗?韩国绘画是吗?印度绘画是吗? 不是!现在世界上绝大部分绘画形式仍是以国家或民族而名(至少在国际性的艺术展上仍然如此)。更重要的是在他们的国度(民族)里还没出现以西方为主流的文化意识形态下的“切割与接轨”。所以,所谓的与国际接轨叨念的仍然是唯西方的“犬儒”哲学。

  南宋 梁楷泼墨仙人图

  不难看出,彼时的“切割与接轨”催生的两个称谓转换,不过是唯西方“犬儒”哲学的外化,也是彼时整个社会现象在中国艺术领域的一个投影。就彼时的语境而言,无所谓是与非,关键是其不仅没能帮助我们逃离概念的陷阱,反而丢失了“中国画”称谓所蕴含的文化内涵及直观的民族性徽征,真可谓“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几十年了,是该区别对待和终结某些场域并不适宜两个称谓转换的时候了!这并非否定“水墨画”指称的适宜场域和存在的价值,而是“中国画”称谓在某些适宜场域的回归,这既是我们中国画家和理论家的文化自觉,也是顺应时代变迁、体现文化自信的新要求。

(责任编辑:刘倩)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中国画 水墨画
2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当前指数:9,249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