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课|一份对中国前卫艺术的“考古”样本_媒体关注_雅昌新闻
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课|一份对中国前卫艺术的“考古”样本

2017-05-19 17:21:33 来源: ART-Q
    收藏 评论

摘要:在今天看来,二十世纪八零、九零年代,对于当下中国的文化艺术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起承转合。1980年代是中国转型期的初始,考验着人们的胆识与魄力,按照今天流行的说法,关键词应该是理想,而“下海”则成了1990年代最好的代名词。那时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艺术激情燃烧的岁月,同时也是开…

  在今天看来,二十世纪八零、九零年代,对于当下中国的文化艺术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起承转合。1980年代是中国转型期的初始,考验着人们的胆识与魄力,按照今天流行的说法,关键词应该是理想,而“下海”则成了1990年代最好的代名词。那时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艺术激情燃烧的岁月,同时也是开始被世界注意到的关键期。从1980年代开始,温普林以影像的方式纪录相对系统地记录了许多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不可忽视的展览、艺术现象以及艺术家的创作现场,而且他自己也作为其中一些作品的参与者,比如导演戏剧活动。近期“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之八〇九〇年代”在红砖美术馆举办,随着这些被尘封的档案的开启,部分被忽略的或被误读的艺术历史逐一浮出水面。

陈冠中和温普林

  在名为“前卫考古 - 温普林VS陈冠中自由谈”的讲座上,同样生于1950年代的两位老友开启了他们对那个时期前卫艺术的谈论。温普林谈到,他是八十年代从东北到央美的,班上的侯瀚如、费大为都是很厉害的学霸,只是当时有段时间比较郁闷,就开始去看戏。这也是他戏剧导演生涯的前传。

  陈冠中讲到,他是1992年到1994年在北京,然后2000到现在一直住在北京,这两个阶段对当代艺术来说都比较有意思。他谈到,前卫是法文词,当初是一种军事用词,在19世纪初有人用前卫来说文学,说诗人叫战斗的诗人,文学家叫前卫文学家,是带有讥讽的。现在的前卫大概有两个方面的意思:一个是艺术呈现方法上有一种颠覆性,这是艺术本身内颠覆的东西,另一个是,这些艺术家觉得他们的美学他们的哲学是应该改变世界的。

  他又拿汉雅轩为例,这家有着30多年历史的香港画廊,对当代艺术是有贡献的,代表着三个时间的中国当代艺术:传统的中国艺术,当代艺术或者叫前卫艺术,社会主义艺术、红色艺术,这是与拍卖行业或画廊行业是同构的,因为他们的分类,也是三种不同的商品,而这个转变也是从80年代,经过最后一年到90年代重新开始的时候,从现代转向了当代。

  温普林也认为,90年代还是有线索的,圆明园之后是东村,东村艺术家是有力量的,他们表达了中国人的那种身心的挣扎,生存的困境,忍无可忍不得不忍的那种精神状态,但后来迅速的“国际化”了。有一段时间他也进了国家媒体,1996年时和尹吉男一起策划《美术星空》,为了让当代艺术规避掉审查进入公共的视野,他们从传统出发,以地域文化即不同的地区的艺术为掩护。

  因为在那段时间的参与,他被朋友们称“温老大”,与《江湖飘》的书名倒是吻合。策划展览包括“七宗罪”、“解放”、“穿越死亡”、“敏感地带”、“大同大张”,2005年和2007年分别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院建立“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就在十多年前,这位“老大”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山里租了一块地,过起了半隐居式的生活。而实际上,除了艺术,他的大量精力是在拍关于西藏的记录,同样从80年代就开始了。

  他也认为,艺术的作用微乎其微,前卫艺术在一个小圈子里做的风声水起,其实和社会的变动不大,但是中国这30多年走到今天,新观念最初的表达者通常都是艺术家,他们可能没有太大的力量改变社会,但他们会敏锐的发现社会的问题,会根据这些问题自由的表达出来,他们总是站在世界变革的前沿,所以人们会称他们为前卫艺术,能否真的改变社会,这个不好说。

  在讲座的最后,谈到现在的前卫,温普林体现了一贯幽默,还有偏激或者说锋芒:有人问这个展览目标人群是谁,他直接说是90后、00后,70、80后放弃了。因为他认为那一代人太惨了,——都是商业社会的产物,教育的“废物”,上有老下有小,供房子供车,他们追求前卫不行,富家子弟不去继承家族企业要去搞艺术,要去变性,送出去是儿子,回来变女儿了,这可能就是前卫了。

  温普林

  导演、艺术批评家、作家。1984-1986年导演实验戏剧,1988年“包扎长城”;1996年主创“美术星空”栏目;纪录片包括《七宗罪》、《在藏十年》等;出版有《江湖飘》、《大同大张》以及《安多强巴》(台湾版)等。

  陈冠中

  著名作家、文化学者,2013年香港书展年度作家。2009年小说《盛世》,2013年《裸命》,2015年《建丰二年:新中国乌有史》,皆曾入选《亚洲周刊》年度十大华文小说。

包扎长城,1988,图自“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

  以下为搜狐艺术对温普林的专访:

  八九十年代的前卫艺术恰好在场

  搜狐艺术:您是经历和参与了那样的时代,其实在当中也做了一些类似于策划策展的工作,可以从自己的经验来谈谈策展人这个话题?

  温普林:策展人是很职业的说法,差不多在2000年以后这个职业好像很时髦,80年代没有策展人这一说儿,90年代后期才出现这一称呼,职业策展人应该是在2000年以后才开始出现。那个时候我们召集了很多活动,事实上是一种策动者的身份。

  搜狐艺术:类似于组织、策划?

  温普林:策动是最准确的词,不是简单的组织,因为我们行动感都很强,你在幕后得周密地思考、策划,必须让它实施,成功地实施,那个时候也是斗智斗勇的,比如你现在包扎长城试试看?在那个时代也不是那么容易,这背后要下很大功夫的,包括动员、资金、整个行动的策略,主要是现场,而且我们以前做事很强调公共空间,强调一定的社会参与性,而不是自己搞一个小艺术、小展览。

  搜狐艺术:那个时候也意识到在社会上引起影响或者关注?

  温普林:你想影响也不一定有用,事实上艺术也没有多大点儿事,自以为轰轰烈烈,其实别人根本没拿你当回事儿,起码我们得介入社会,别人爱知道不知道,我们是要表现的。就像崔健的歌:如果有了机会就要表现我们的力量

  搜狐艺术:艺术本身要对社会有这种影响?

  温普林:对社会我们要公开表达,我们要介入、参与,至于有没有多大的影响,媒体愿不愿意报道,这不是自己控制的事。想这个没有意义,对我们来讲,重要的是要把想干的事儿干成,这是超越一切的。比如拍《七宗罪》的时候我必须猫在那里,把重要的行为都悄悄地记录下来,在那里来回跑着拍摄,得把这个完成。

《七宗罪 - 89大展上的七个行为》 1989 照片由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提供(第一宗 “吊丧” 大同大张、朱雁光、任小颖居心不良,喜丧不分,破坏美术庆典;第二宗 “大生意” 吴山专投机倒把,无照经营,扰乱美术计划经济;第三宗 “浪子” 王浪装神弄鬼,奇装异服,调侃美术江湖;第四宗 “洗脚”李山亵渎庄严,戏弄国际关系,玷污美术殿堂;第五宗 “等待” 张念动摇军心,怀疑西方真理,藐视美术权威;第六宗 “致日神的?” 王德仁伤风败俗,散播淫乱工具,破坏美术道德伦理;第七宗 “对话” 肖鲁非法持械,大庭广众开枪,引发美术骚动)

  搜狐艺术:当时为什么跑?

  温普林:要是扣在那里了,带子给你没收了就完犊子了。

  搜狐艺术:当时是不允许拍的?

  温普林:不是。一些行为是不允许的,比如说肖鲁的枪击现场,到底谁打的枪,如果我是警察的话,肯定第一时间把摄像机、照相机全部控制。所以我们肯定拍完就跑,这是历史的重要瞬间,把它拍下来是很不容易的事,当然要把它保护好。

  搜狐艺术:最近这个档案展,当中有一些倾向吗?

  温普林:因为场馆的空间有限,只能有所取舍,这次呈现还是以行为和观念为主。基本上90年代我只展览了一本书《江湖飘》,拿出来的文献也都是这本书的延展。在这本书里我一共推了30几位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大家现在都知道,在艺术界如雷贯耳。但在那个时代,他们肯定是属于非常边缘,很不主流的。我当时在《视觉21》杂志上连载他们的故事,出了这样一本书,为了推介这些艺术家,准备了这些,整个展柜是关于这本书的,实际上我也没法做到全部呈现,即便关于这本书大量的文本背后的东西,很多还是没有展开。沿着展现,展柜里最后的《中国行动》这本画册,只是展示了封面和封底,这本画册里面同样还有更丰富的史料,此次也没有完整地呈现。而此次展览上墙的是部分影像截图,而非活动影像,假如把所有影像完整呈现,需要几百个播放器,现在还不可能做到。

  搜狐艺术:其实就相当于线索,索引。

  温普林:对,它是一次OPEN,虽然是目录式的,但是目前档案最全面的一次打开。假如说这是一个柜子,现在让你参考这个档案柜,我把其中的几个抽屉打开,这个叫《七宗罪》,这个叫《江湖飘》,另外我把每一个展柜的介绍,就等于图例、提示打开,等于是档案的内容提要,而且是偏重行为和观念的这块儿。行为部分要比这个丰富的多,观念的不用说了,仅仅截至到2000年。

《89大展外景》 1989 照片由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提供

  无趣的时代:恶心事一辈子一件就太多了

  搜狐艺术:还回到策展的话题,您对今年有印象的展览有哪些?

  温普林:近些年我几乎不去看展览,可以说没什么印象,当然有比较类似于像笑话一样的,比如说像我的同门朱青生先生做的“行为艺术30年”文献展览,有朋友发了几张照片,1998年的一个作品名叫《我看见了死亡》,在他的展览中作品名称变成了“自杀”,时间变成了2000年,直接给人叫《自杀》了,且不说资料的来源都是翻拍,你可以把我们的画册拿来随便的翻拍,但不可以给艺术家乱扣帽子。还有我们1988年的“包扎长城”,那是一张摇滚之夜的图片,展签上标注的却是观念21小组的作品,同样的现场同时在展览,朱青生自己本人也是当事人。一定要问我对今年展览的印象,我这个有一点印象。还有你说的关于“展览的展览”,里面也包括了太庙被封的展览,包括后感性的展览,那些重要的展览我都在现场,而且都有完整的影像记录,你可以观看展厅里的纪录片《中国行动》。

  搜狐艺术:那个展览也缺少些更直观的资料吧。

  温普林:为什么我的前言文章叫《我恰好在场》,这是基本立场,这个时代有点儿混乱,好像所有人都在跑马圈地,好像所有的人都急于出什么研究成果。对我而言,谁爱研究谁研究,我能理解在体制内的人们,他们一定是需要这样的存在,这些事跟我毫不相干。坦率地说,我做的这个档案,在我整个的生活方式里占的位置并不大,艺术从来都不是多大的事儿。我的关于西藏的影像档案比当代艺术要丰富得多,近些年来我更多关注的是喜马拉雅文化和对印度的研究。整个当代艺术对我而言就是青春记忆,这里打开的是所有兄弟姐妹们一起玩儿过的一个集体的影像薄,把大家共同走过的时代的记忆拿出来而已,真正对于历史的梳理还没有开始。我们读历史的时候老师就告诉我们“当朝不修史,活人不立传”。不去修订历史,不能胡说八道,你们都是当事人嘛,都还在历史进程中呢,怎能客观?活人不立传,这是做史学的基本的态度。听说还有更傻的,比如说2010年还没过完,已经出了2000年到2010年的艺术史了,这不是胡闹嘛。对待历史不可以是这样的态度,虽然我是挺嬉皮的一个人,我个人的生活没有那么严肃,但是对待历史我还是要有一个基本的原则

  有人说,你这多文献史料,写多少本艺术史都够了。我从不写大篇幅的著作,因为我是当事人,记录下来,有机会呈现就可以了,如果是现兑现卖的历史那就是历史说明书,那就是传销。

  搜狐艺术:要有一个距离。

  温普林:要有一个基本的态度,要是不说历史,胡说八道爱写啥写啥,要正儿八经的以历史的名义的话,我觉得应该有起码的敬畏。

包扎长城,1988,图自“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

  搜狐艺术:开玩笑说像半虚构。

  温普林:比如说我写《江湖飘》,我不能说是历史,我是逗乐儿,《江湖飘》写的是艺术家的故事,记录的都是一次一次的盛宴、狂欢,我不太分析艺术作品,但是你显然能理解这个艺术家为什么做这样的作品,你读了就会有感觉。

  搜狐艺术:这个更本质?

  温普林:所以我讨厌“方法论”的说法,我也从来不用学术性的话语,我觉得那些都是扯淡的事儿,没有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是因为掌握了某种方法论而变成大师的。所有真正的艺术表达都是自由的,都是疯癫状态的,而不是装疯卖傻,要有了方法论你可能会装疯,比如怎样装一个精神病,能演的挺像的,但绝对不是真的精神病。

  搜狐艺术:这个也是您对不管艺术史或者艺术的态度或者判断?

  温普林:对,我从来不跟圈子里混,甭管多大腕儿,多重要的这个那个的,我十年没主动下山,亲朋好友来了,好玩儿的、吃喝玩乐的事儿我肯定去。做事儿都是人家找来,确实认定了这个事儿不恶心,你不能干恶心事儿,恶心事儿一辈子一件就太多了

  搜狐艺术:后来也在想,包括现在这种状态,不知道大家会怀念那个时候,从当中一个回忆,其实也就是对今天的一些事情比较失望?

  温普林:就是无趣,让大家觉得过去那个挺好玩儿的,过去好玩的事儿拿出来,让大家知道知道当时还可以那么玩儿,就是这么回事儿。

《水的保卫者》(第二回)1996 录像截图

  西藏:人应该怎么样在自然里生存

  搜狐艺术:刚才说的西藏的研究也是跟当代艺术同样形式的记录?

  温普林:录像、照片、文本,同样庞杂,同样从80年代拍到现在,我的生活就是两部分,我自己开玩笑:天上、地下,从来不在中间——人间待的,西藏对我来讲就是超现实的天上,回到城市了就算地下,前卫艺术全是见不得阳光的,因为我是没单位的人,不用在人堆儿里混。

  搜狐艺术:西藏的文本是自己在撰写?

  温普林:我一直在拍纪录片,在西藏拍了好多年的纪录片,不仅记录当代艺术,我更多的时间和青春经历是在西藏游走。

  搜狐艺术:是有一个信仰吗?

  温普林:可以这样说,最主要还是自然和人的关系有魅力,吸引我,在那儿你能深受影响,而不是说你去影响人家改变人家,完全没有

  搜狐艺术:你觉得这是人跟自然相互的关系是吗?

  温普林:对,人应该怎么样在自然里生存。

  搜狐艺术:之前人们想怎么改变社会改变自然,现在到这种程度,各种问题出现了之后,大家反倒都在反思。

  温普林:科学是什么,很多人也在考虑这个。假科学之名,人们活的越来越没有尊严,越来越不自在,越来越没有人样儿,你想想,现在谁不是网络的囚徒,太可怕了。

  搜狐艺术:有几个电视剧,《黑镜》也是说这个,每个人被网络控制之后的情况。

  温普林:人工智能,早晚机器人会发现,人类太愚蠢,而且材料这么差,我凭什么受他奴役。而且你看现在的世界,基本上快变成两种人了,一种是宅着的,不出屋的,手指头按键盘的人,一种是奔波在路上给宅着的人送东西的。只有两种蚂蚁,一种穴居蚁,一种搬运蚁,这个世界上基本分成两种虫子,几个大佬儿在那里秘密控制着一切,怎么样让这些虫子还得发情,生一个不够还得生两个,要不然维系不下去,怎么样让那些虫子还得每天受好评有干劲儿,几天有差评就得喝老鼠药死了。

  搜狐艺术:还挺形象的。

  温普林:自己把自己废了。

  搜狐艺术:就像你刚才说的那个,80年代末的时候,大家对社会对未来有一些想象和希望,过了二三十年之后,觉得这个世界好像并没有太大变化。

  温普林:这个世界会好吗?一定要追问呀,你看看我的影片,从何勇唱出“我们生活的世界,就是一个垃圾场”,从那个时候就在追问这个世界会好吗。

  搜狐艺术:“吃的都是良心,拉的都是思想”。

  温普林:对,你看我的影片,基本上用了几个摇滚歌手,用他们点缀这个时代再贴切不过。左叔(左小祖咒)的《冤枉》唱着:你已经行动,为了自在。自在是自由,自由是人权,可人权是政治!同志,你糊里糊涂地走上了政治的舞台。他们才是这个时代的诗人。

大同大张 杀无赦 图自“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

  大同大张一个决绝的逃离者

  搜狐艺术:那个时候挺前卫的,放到30年后也是一样的?

  温普林:他们才是这个时代的诗人,真正的诗人。所以本质上来讲,这个世界上越来越简单,一种是统治者,一种是被统治者。极少一部分逃离者,他们是自由人,能不能逃离成功不好说,有些人死在逃离的路上,因为他们既不愿意跟统治者同流合污,也不愿意被奴役被统治,逃离是非常古老的智慧,从老子到庄子,哪个不是逃离者?竹林七贤,往下排,中国的历史从来不缺乏这样的逃离者。去年我们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做的大同大张的展览,有一个研讨会,我说他是一个逃离者,好多的媒体、艺术家不太理解,他那么有力量,他没有逃离。我说是这个意思:他逃离人类,他不跟人类玩了,觉得人类太龌龊了,一点儿希望没有,只不过他是决绝的逃离者。

  搜狐艺术:所以他刚好选了那个时间点(2000年元旦,大同大张在山西大同寓所自杀)?

  温普林:对,大同大张说“没有人的灵魂能够活着走出他的躯壳”,他为了释放灵魂,就选择了这种方式。为什么我始终认为他是真正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充满智慧,世妇会时候他举过牌子,中英文的牌子,他说为了庆祝世界妇女大会的胜利召开,全世界禁止性交100。世界妇女大会,好像是为了改善妇女的所谓的境况,争取妇女的权益,当然他为了庆贺妇女大会的召开,他自己嘴巴也蒙了一个大口罩,为了表示对妇女的尊重:我们100天不能碰妇女。这个非常滑稽,我不知道,有可能还有更深的隐喻,人类的历史就这么奇葩,好像是希腊的哪个哲学家说过的,所有的禁欲都是淫荡的开胃酒,当然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他的东西好玩儿,他所有的东西都要多重理解,而且他信手拈来,不费功夫。

  搜狐艺术:很轻松的?

  温普林:对,他所有的装置几乎都是现成品,但他可不是杜尚的门徒。现在最让人忍受不了的就是一些杜尚的门徒们,随便拿点儿破烂儿一堆就叫艺术,这个已经让人恶心到没有办法忍受的地步了。

  搜狐艺术:完全是一个皮毛的东西?

  温普林:皮毛都不是,观念艺术已经小儿科到可笑的要命。大同大张所有的东西都有观念,充满智慧且相当日常化。比如说去年上海当代恢复的那几个装置,其中有个作品是一排筛沙子的网,一排网格大小不一依次排列的纱网,一堆沙子,但是第一道网最细最密,网格依次变大,最后只剩下框了。就是说你们会越来越自由的,一道一道筛过去,有谁能够通过第一道筛子呢?所有的异类终止于第一道网子。这个作品的材料就是工地用来筛沙子的,你是搞网络的,你是搞媒体的,这个东西对你内心没有触动?我就不信。

  搜狐艺术:这个当然有触动了。

  温普林:比如说他一堆秤杆,一个秤杆勾着另外一个,累积起来,太牛了。

大同大张 追问秤杆之重 图自“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

  搜狐艺术:当时看那个,思维一下打开了。

  温普林:谁决定真理的标准?你用一种标准来判断这个世界的公平,谁决定他的?他又是谁决定的?他的追问简直是太牛了。所以为什么我尊敬这样的艺术家,这次展览里他立了一根柱子,这个柱子没有根,但是要顶上去,而且要硬顶上去,昂扬的定在上面,叫“额头”,你不觉得特别有意思嘛?他在他的笔记本的封面上有一行题字,他说:我愿意做刑余的史臣,这其实是《夜半歌声》里的一句歌词,20、30年代上海的一个电影,其实指的就是司马迁,刑余,还要做史臣,根儿都割了还要写《史记》。下一段歌词好像是尽写出人间的不平,但是他把歌词的第一句写在笔记本的扉页上,我很震惊。

  搜狐艺术:他关心的还是终极的问题,人类的大问题。现在关心这样的事情,要么到不了某一个程度,要么很多人都不关心的。

  温普林:伪哲学,都是术语挂在嘴上,哲学家变成熬鸡汤的。大同大张说:哲学是堵住笼子抓鸡,艺术是放出疯狗咬人。

  搜狐艺术:最近看到一个消息说,最挣钱的全是鸡汤号。

  温普林:鸡汤软文,需求量贼大。我不用手机,不通邮,也不看电视。世界信息几乎都是重复的,没有新鲜事儿。今天看的新闻,跟十年前的页面一模一样,打开会以为是昨天的,跟20年前、30年前的也类似,哪儿有冲突了,哪儿又入侵了,今天打开还是这样的,哪儿大选了,哪儿政治丑闻了,角恋爱了,没一点儿新鲜事儿。

  采编/张宗希

(责任编辑:陈峰)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7%当前指数:3,826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