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藏书楼之盛衰启示_艺术市场_雅昌新闻
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近代藏书楼之盛衰启示

2017-05-15 13:47:12 来源: 古籍作者:周园
    收藏 评论

摘要: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是清中叶以来,历史最长久、藏品最丰富、保存最完好的藏书楼。瞿氏一门以耕读之家,五代递藏,其后代化私有为公藏,在藏书史上留下一段令人称颂的佳话。 表1铁琴铜剑楼五代递藏表 递藏 楼主 主要成就 第一代主人 瞿绍基 创建藏书楼"恬裕斋",藏书十万余卷 第二代主人 瞿…

  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是清中叶以来,历史最长久、藏品最丰富、保存最完好的藏书楼。瞿氏一门以耕读之家,五代递藏,其后代化私有为公藏,在藏书史上留下一段令人称颂的佳话。

  表1 铁琴铜剑楼五代递藏表

  递 藏

  楼 主

  主要成就

  第一代主人

  瞿绍基

  创建藏书楼"恬裕斋",藏书十万余卷

  第二代主人

  瞿镛

  开放藏书楼,编《恬裕斋藏书目录》

  第三代主人

  瞿秉渊、瞿秉清

  编撰《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

  第四代主人

  瞿启甲

  刻印《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为影印古籍提供底本

  第五代主人

  瞿凤起

  将珍贵藏书捐献国家,刊《铁琴铜剑楼藏书题跋集录》

  瞿绍基(1772-1836),字厚培,号荫棠,江苏常熟人,家境富足,自幼在其父教导下读书,入邑庠,补禀生。屡困科场,仕途不达。曾任阳湖县学训导,不久告归,从此不再求仕。他一生勤俭嗜书,不惜重金搜求图籍,加上继承父辈遗书,多达十万余卷,在城外南塘古里村建楼"恬裕斋"以储书。楼名取自《尚书》,意为让子孙长守此地,读书乐道,安享恬静生活。恬裕斋后因避光绪皇帝名讳一度改称"敦裕堂",又因家中获藏名琴一张、铜剑一柄,嘉庆年间,此楼又名"铁琴铜剑楼"。

  瞿镛(1794-1846),字子雍,瞿绍基之子,贡生,曾分任宝山县学训导,不久辞归。瞿镛不惜以重金购藏图书,一时间,大江南北的书商日踵其门。遇有流传绝罕之书,他甚至质典腴田,易赀而蓄。后来,苏州藏书家汪士钟艺芸书舍藏书散出,大半为瞿氏所得。积年所得,邺架巍巍,瞿镛坐拥书城,怡然自得,曾撰《望江南》词:"吾庐爱,藏弆一楼书。玉轴牙签频自检,铁琴铜剑亦兼储。大好似仙居。"为了对藏书管理和使用,瞿氏设专人管理,每年按时曝书,以防虫蠹,对求学之人和参观者开放,允许读者入楼参阅,但不外借,并辟有专室,供访书者浏览,还免费提供茶水膳食。

  瞿秉渊(1820-1886),字镜之。瞿秉清(1828-1877),字性之。瞿氏兄弟二人敬守传世珍藏,不懈益勤。在其父瞿镛所编《恬裕斋藏书目录》的基础上,延聘季锡畴、王振声校勘、增补,撰成《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收书1300余种,其中宋版书161种,金刊3种,元本105种。咸丰年间,太平军与清军激战于江浙地区,太平军攻陷苏州,常熟一带,为避兵火,瞿氏兄弟载书避往江北,颠沛流离达四年之久,中间历经五次易地转移。第六次转移中,被人调包偷换部分藏书。第七次转移,兄弟二人挑选宋元刊本、精抄本千余种,藏于十个大夹板中,冒险渡江,暂存江北海门县大洪镇。同治二年(1863),时局稍稳,又把分散各处的藏书陆续运回,损失十之有三。于是请画家吴冠英绘《虹月归来图》,遍请名流题咏,以记其始末。

  瞿启甲(1873-1940),字良士,别号铁琴道人,瞿秉清小儿子。他谨遵先人"鬻及借人为不孝"的遗训,以能藏善守闻名。据觉迷《铁琴铜剑楼藏书》记载:瞿氏藏书多为大内所无,有一种藏书得到光绪帝赏识,许授三品京堂官,以白银三十万两求其书。瞿启甲不为所动,以先朝颁有诏书,应恪守祖训,婉言回拒。宣统元年(1909),两江总督端方以保存国粹为名,派曾朴、宗舜年二人赴常熟游说,准备将瞿氏藏书征入京师图书馆,充实馆藏。瞿启甲据理力争,并托人多方疏通,最终使清学部饬令改为"酌量呈献"。为息事宁人,瞿启甲请人缮抄复本71种,于宣统三年(1911)呈送学部,后归北京图书馆收藏,现存国家图书馆善本库。

  光绪二十四年(1898),经瞿氏祖孙三代撰成的《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24卷终于开雕刻印。民国以后,瞿启甲曾任北洋政府众议院议员,因不满曹锟贿选总统而辞职。他积极倡导兴建公共图书馆,1915年担任常熟县立图书馆首任馆长,并捐出家藏复本、邑人著述和乡邦文献抄录副本多种。1919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影印《四部丛刊》时,先后以铁琴铜剑楼藏书的81种宋元珍本为底本,此后,铁琴铜剑楼又为刊印《百衲本二十四史》、《续古逸丛书》提供藏书。1924年,江浙爆发军阀混战,为避战乱,瞿启甲携书避居上海。抗日战争中,瞿启甲又将藏书移存租界。1940年,深感乱世藏书难以长久的瞿启甲,临终前语重心长地告诫子孙:"书勿分散,不能守则归之公。"

  瞿凤起(1898-1987),字熙邦,瞿启甲第三子,自幼得名师指点,熟谙目录版本之学。为使瞿氏藏书勿散失,他与其兄瞿济苍、瞿旭初商量,遵承父志,将藏书捐献给国家,分三批归藏北京图书馆。其中一部宋版围棋谱《忘忧清乐集》,为仅存的海内孤本。陈毅元帅曾委托北京图书馆复制一部,制成宋版蝴蝶装,赠送日本友人。另有捐赠的《王黄州小畜集》为宋刻本,其中部分卷帙为抄配,是清代吕无党吾研斋抄本。书中"留"字均缺一笔,经鉴定为吕留良家抄本,是清代文字狱的漏网之鱼,十分珍贵。1950年1月10日,文化部副部长郑振铎致函对瞿氏三兄弟进行表彰:"铁琴铜剑楼藏书,保存五世,历年逾百,实为海内私家藏书中最完整的宝库......此项爱护文物、信任政府之热忱,当为世人所共见而共仰。"瞿氏一脉五世,耗费心血递藏图书,历经风雨沧桑,最终归于公藏,为珍贵古籍找到最好的归宿。

  2  付之东流--皕宋楼

  皕宋楼创始人陆心源一生嗜书,藏书多达十五万卷以上,专意搜求宋椠元刻,建皕宋楼庋藏,享誉当时。

  陆心源(1834-1894),字刚父(甫),号存斋,晚称潜园老人,浙江归安(今湖州)人。陆氏家资富庶,自幼聪颖,博闻强记,"志欲尽读天下书,偶见异书,倾囊必购"。咸丰九年(1859)中举,曾为官多年,官至福建盐运使。其间,他竭尽全力搜购宋元旧椠,不吝重价。当时,江南地区历经战乱,世家富户的藏书纷纷散出。陆心源趁机收购,汇聚古籍数万卷。后陆心源辞官返乡,在湖州城东自辟"潜园",加以修葺,以藏书、著述终老。因他喜读顾炎武的《亭林遗书》,仰慕顾氏的人品与学识,特将书斋取名"仪顾堂"。

  为藏纳图书,陆心源耗资在故宅修建了皕宋楼和十万卷楼,皕宋楼专贮宋元旧椠,许多为《四库全书》未收之书;十万卷楼存贮明代以后的秘刻善本、名人手抄手校本与近人著作;在潜园建守先阁,贮藏一般书籍,按四部分类排架。清代藏书佞宋崇元,常以收藏宋元版本炫耀。陆心源因收藏宋版书多达二百余种,元版书四百余种,建"皕宋楼"弆藏,"皕宋"意谓宋版书二百种,寓意超过著名藏书家黄丕烈"百宋一廛"一倍以上。藏书之余,陆心源利用善本书,潜心研读,编校文集,撰有《潜园总集》1026卷,其中《皕宋楼藏书志》120卷、《续志》4卷、《仪顾堂题跋》16卷、《续跋》16卷,考补《四库提要》之未详。他还利用藏书,刻印《湖州丛书》、《十万卷楼丛书》等,有裨学林。皕宋楼所藏之书,许多是《四库全书》未收录之书或同书的不同版本,收藏宋元旧椠的同时,注重足本与全本,因此颇有价值。陆心源临终前遗言儿孙,"训嘱诸子保存好图书,勿令散失",以期子孙永宝,传之久远。

  陆心源去世后,由长子陆树藩主持家政,经营湖丝。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联军攻占天津、北京,京津地区的百姓和南方籍官民深受其害。身在上海的陆树藩被公推为中国救济善会董事长,他慷慨解囊救助受难同胞,付出十万余两白银,营救南归人员多达6000余人。光绪二十七年(1901),陆树藩又奉李鸿章之命,救助北方灾民,发放救济粮,开办医疗局,为百姓治病发药。但因借款未能及时催还,造成五万两白银的亏空。光绪二十八年(1902),因日本人造丝大量倾销东南亚市场,陆家经营的湖丝难以维持,造成陆氏缫丝厂倒闭、钱庄破产。陆树藩变卖在上海的动产与不动产,仍不足以偿债,陷入困境,难以自拔。无奈之下,陆树藩只得出售陆氏藏书以摆脱窘境。消息传出后,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张元济曾赴京力劝管学大臣荣庆拨款收购,以充实筹建中的京师图书馆,但未被清政府采纳。张元济与商务印书馆创始人夏瑞芳商议,准备从当时仅有的四十万元公司资本中抽出八万元买下皕宋楼珍籍,但当时陆家索价十万元。1907年,日本三菱财团闻讯,由日本人岛田翰牵线,以十万八千元低价,将皕宋楼近五万册藏书囊括而去,入藏东京静嘉堂文库。从此,静嘉堂文库一跃成为日本收藏宋元古本数量最多的文库,汉籍善本多达1183种,其中宋元刊本282种,使其收藏的中国四部典籍大体趋于完备,还有部分中国国内已经绝迹的罕传孤本。

  皕宋楼藏书流失异域,如同敦煌卷子外流一样,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中国学界无不痛心疾首。名流王仪通曾赋诗寄慨:"三岛于今有酉山,海涛东去待西还。愁闻白发谈天宝,望赎文姬返汉关。"将皕宋楼藏书易主,比喻为汉末蔡文姬身陷匈奴。藏书家董康更发出"陆氏藏书志所收,俱江浙诸名家旧本。古芬未坠,异域长归,反不如台城之炬,绛云之烬,魂魄犹长守故都也"的激愤之语。他联想到"目见日本书贾,辇重金来都下者未有穷也。海内藏书家与皕宋楼埒者,如海源阁,如八千卷楼,如长白某氏某氏等,安知不为皕宋楼之续?前车可鉴,思之能弗惧欤!"流露出殷忧的同时,吁请清政府担负起防止民族珍贵文献流散国外的责任。

  据统计,陆氏藏书最终归于三处,除精品书出售于日本静嘉堂文库,捐给国子监150种外,还将所遗守先阁藏书赠送给吴兴海岛图书馆。陆心源玄外孙徐桢基曾著有《潜园遗事:藏书家陆心源生平及其他》回忆皕宋楼往事。

  3  完璧归公--八千卷楼

  光绪十四年(1888),杭州崛起了丁氏八千卷楼,藏书宏富,载誉天下。丁申、丁丙兄弟二人除珍藏书籍外,对杭州文澜阁《四库全书》的抢救、抄补,贡献突出,功德无量,载入史册。

  丁申(1824-1887),字竹舟。丁丙(1832-1899),字嘉鱼,别字松生,晚号松存,浙江钱塘(今杭州)人。丁氏出身富商,书香门第,家世有藏书之风。其祖父丁国典仰慕远祖北宋丁觊藏书八千卷,在杭州梅东里建造"八千卷楼"贮书。其父丁英往来于齐、楚、燕、赵之地经商,"箧中以书史自随",不废诵读。遇有秘籍精椠,倾力购置,积年有成,藏书数万卷。丁氏兄弟二人继承家业,不愿仕进,酷爱藏书。经过三十年的节衣缩食,尽心搜求,聚书达八万卷。

  乾隆三十八年(1773),清廷修纂《四库全书》,先后缮写七部,卷帙浩繁,每部36000余册。诏令仿宁波天一阁藏书楼规制建阁庋藏。北四阁分贮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圆明园文源阁、紫禁城文渊阁,盛京(沈阳)皇宫文溯阁,用金线榜纸工楷抄写;南三阁分贮扬州文汇阁、镇江文宗阁、杭州文澜阁。南三阁书册尺幅略小于北四阁,用坚白太连史纸工楷抄写,朱丝栏,其中附有精美插图。书衣装潢依经、史、子、集四部分别采用绿、红、蓝、灰四色绢,与春、夏、秋、冬四季相对应,以包背装式样装池,便于检阅。咸丰三年(1853),太平军攻占南京后,又攻取镇江、扬州,江南公私藏书多受毁损。文汇阁、文宗阁藏书毁于战火。咸丰十年、十一年,太平军前后两次攻占杭州。兵火之余,文澜阁倾圮,《四库全书》流散。丁氏祖传八千卷楼也毁于战火。咸丰十一年(1861),太平军攻入杭州,百姓纷纷出逃。丁氏兄弟逃至城西留下镇(西溪)暂避。一日,丁丙在镇上购物,意外发现商铺包裹物品的字纸是《四库全书》的散页,他急忙检查商铺的包装纸堆,发现竟然有数十册《四库全书》,不禁大惊失色。兄弟二人痛惜《四库全书》散失,决心四处搜寻阁书残余。他们召集人马,给予厚酬,与丁家人一起乘夜寻找捡拾,在道路间找到零简断缣的阁书数十册。又在半夜潜入西湖孤山脚下文澜阁,收集到狼籍遍地的《四库全书》800余捆。当时其父丁英去世不久,于是兄弟二人以为父亲营葬为名,昼伏夜行,往返数十里,肩挑背负,把文澜阁残籍用马车运出杭州城,暂存于西溪佛寺,后辗转运往上海,妥为保存。同治三年(1864),战乱初平,又把阁书运回杭州,依类编目,送还府衙。因文澜阁在战火中已毁,收集的阁书暂存府学尊经阁。为更多收集流入街市的阁书,丁氏兄弟遍访书肆,委托书贾搜访阁书,出资购回,同时利用杭州"敬惜字纸"的习俗,雇人沿街收购书本、散纸,从街市收回不少阁书。加上在沪收得549本阁书,先后共抢救出8689册《四库全书》。浙江巡抚谭钟麟把丁氏兄弟救护《四库全书》的事迹上奏朝廷,光绪帝下旨,命丁氏兄弟继续搜罗散佚的阁书,设法对缺失的阁书进行抄补,并负责重建文澜阁。光绪六年(1880),文澜阁重修开工,次年竣工。丁氏兄弟受到朝廷表彰,上谕中称扬他们抢救、保护文献的义举"洵足嘉惠艺林",丁申被加封四品官衔,丁丙则力辞封赏,以布衣终老。

  当时,收归藏文澜阁的《四库全书》中首尾完好全存的阁书仅330余部。从光绪八年(1882)开始,丁氏兄弟组织人员,全面抄补文澜阁《四库全书》。为此,丁丙制定了相关章程、方法,并编制预算,得到巡抚谭钟麟批准,由浙江布政使批款,专设抄补局,雇佣百名抄手,采用统一印制的仿照阁书样式的纸张,以《四库全书》采录典籍的相关版本为底本,补抄卷数不多或版本稀少的阁书。丁氏兄弟率先献出家藏珍本,并向天一阁、皕宋楼、抱经堂、寿松堂、恬裕斋等藏书处商借。据王同《文澜阁补记》:"或酬以缣帛,或易以琅函,或裹粮而往,僦屋佣抄,或航海而归,频年借补",每抄一部,"必经十数转手,方得告成"。前后七年,至光绪十四年(1888),共抄补残缺阁书891种,全书抄补的阁书2174种,使阁书已达原藏的十之八九。此后,还随得随补,至光绪二十四年(1898),又抄补38种,使新建文澜阁《四库全书》与原阁书数量相差无几。后世学者论及抄补的文澜阁《四库全书》认为,丁氏兄弟组织抄补所用底本源自民间,许多详全之本和未经删改之本优于其他阁书,更多地保持了原书风貌,因此更有文献价值。

  丁氏藏书楼总称"嘉惠堂",取自朝廷谕旨中的"嘉惠艺林"之语。丁申去世后,丁丙为继承祖、父、兄遗志,重建藏书楼,筑楼五楹,由大小不一的三幢藏书楼连成一体。前楼双层五楹,正厅名"嘉惠堂";楼上仍称"八千卷楼",追念先祖创楼功德,用于收藏《四库全书》采录的刊本、抄本和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全唐文》。后楼双层五楹,名"后八千卷楼",收藏《四库全书》未收的刻本、抄本。西楼双层三楹,名"小八千卷楼",楼上贮藏各类文史典籍、地方文献等抄本、稿本和定本。楼下设善本书室,专藏宋元善本二百余种和明刻精本二千余种。为此,丁丙撰《八千卷楼自记》以记其事,并叮嘱其兄丁申之子立诚和自己儿子立中:"此吾祖吾父之志,吾兄未竟之事,吾勉成之,小子识之。"又命将训语书于墙上,"以示后之子子孙孙永保之",以期世代延续。

  丁丙去世以后,其后人丝业经营不善,亏损严重。时在皕宋楼藏书被日本静嘉堂收购不久。为偿负债,丁氏后人也准备出售藏书。两江总督端方得此讯息,担心八千卷楼重蹈皕宋楼覆辙,为防止珍籍外流,1907年10月,端方派遣江南图书馆总办缪荃孙、坐办陈庆年赴杭州与丁氏后人洽购,丁立诚代表家族,愿以低价七万五千元出售藏书,归入公藏,从而避免了这批珍贵图书流失域外。八千卷楼六十万卷藏书完整地入藏筹建中的江南图书馆(现南京图书馆)。至今,八千卷藏书完好无损地保存在南京图书馆,辟有专室收藏,成为社会公器,供读者阅览。

  4  命运坎坷--海源阁

  山东聊城杨氏海源阁藏书与瞿氏铁琴铜剑楼齐名,有"南瞿北杨"之誉。

  表2 海源阁四代递藏表

  递 藏

  楼 主

  主要成就

  第一代主人

  杨以增

  创建海源阁,收购南方名家藏书

  第二代主人

  杨绍和

  丰富海源阁藏书,收购北方名家藏书

  第三代主人

  杨保彝

  编撰《海源阁藏书目》,刊印《海源阁丛书》

  第四代主人

  杨敬夫

  保护藏书,归入公藏

  杨以增(1787-1856),字益之,号至堂,又号东樵,山东聊城人,道光二年(1822)进士,初任知县,官至江南河道总督。杨以增同年好友梅曾亮在《海源阁记》中说他:"无他好,一专于书,然博而不溺也。"杨以增任江南河道总督期间,借主管河道的便利,倾力搜集珍本秘籍,用漕运船运回聊城。时值江南地区战乱初平,私家藏书流失星散,先后被杨氏收纳。苏州汪士钟艺芸书舍藏书享誉当时,除一部分流入铁琴铜剑楼外,大部分被杨以增购致,其中经著名藏书家黄丕烈手校之书多达80余种,江标《楹书隅录跋》说杨氏藏书:"大约吾吴旧籍十居八九,荛翁(黄丕烈,字荛圃)之所藏则又八九中居其七焉。"

  道光二十年(1840),杨以增在故乡聊城家宅东跨院兴建海源阁,楼名源于《礼记·学记》中的"先河后海"之语,以海喻书,以为"学者而不观于海焉,陋矣"。二层楼房,各三楹,下为杨氏家祠,上为宋元珍本藏书处。阁内单辟"宋存书室",专藏宋版善本与各校旧抄本。后又得到宋版珍本《毛诗》、《周礼》、《仪礼》、《礼记》四经和《史记》、前后《汉书》、《三国志》四史,不仅镂刻精工,纸莹墨润,更因为此四经为东汉经学大家郑玄笺注,并世罕觏,因命其室名"四经四史之斋",奉为镇阁鸿宝。后宅三舍,存放明清刻本,还藏有碑刻拓片、金石书画、古玩瓷器等文物。此外,还在肥城乡间辟建陶南山馆,收贮大量图籍。

  杨绍和(1830-1875),字彥合,号勰卿,杨以增之子,同治四年(1865)进士,任翰林院编修,官至侍讲学士。他精于训诂,尤善鉴藏。其父在道咸年间所收多为南方之书,他则在北方收购名家藏书。咸丰十一年(1861)辛酉政变,顾命八大臣或杀或贬,抄家后藏书散出,清宗室怡府明善堂藏书多被杨绍和购藏。杨绍和在京任官,近水楼台,南方江浙藏书精华与北方王府书中珍品均被他罗致,藏书富甲海内。傅增湘在《海源阁藏书记略》中盛赞海源阁藏书之富:"如入琅嬛之府,登群玉之山,目不睱给,美不胜收。"

  海源阁称"阁",是仿宁波范氏天一阁,在藏书管理上也仿照其制,"书不出阁,秘不示人"。据王献唐《聊城杨氏海源阁藏书之过去和现在》:"凡非契友,例不示人。杨氏旧例,其家中仆役,向不准其登楼,每有服役数十年,不得觇阁上典籍作如何形状者。"海源阁以藏书之富名声远播,《老残游记》作者刘鹗曾慕名冒雪踏访,被拒不纳,心怀不平的刘鹗在客舍题壁"沧苇遵王士礼居,艺芸精舍四家书。一齐并入东昌府,深锁琅嬛饱蠹鱼",以抒愤。

  杨保彝(1852-1910),字奭龄,号凤阿,杨绍和之子,为同治九年(1870)举人,官户部郎中,至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章京。祖孙三代勤于编目,先后撰成《海源阁藏书目》、《楹书隅录·初编·续编》20卷、《海源阁书目》6卷、《宋元秘本书目》4卷、《宋存书室目录》4卷等。据今人统计,海源阁藏书总数约为4300余部,179000余卷。此外,杨氏家族秉承清末藏书家刊刻丛书的风气,刊印《海源阁丛书》共18种。

  杨保彝无子嗣,收族人杨敬夫(字承训)为继子。咸丰十一年(1861),捻军攻入山东肥城,杨氏陶南山馆被占据,半数藏书被毁,多宋元旧刻。宣统二年(1910),杨保彝去世,继子杨敬夫年幼,藏书时有散出。民国初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杨敬夫经商移居天津,携去部分珍籍,把26部子部、集部珍本以七万余元出售,被多位藏书家收购。1928年,西北军第17师进占聊城,海源阁藏书受损,杨敬夫又将藏书中的善本装箱十余只,运往天津保存。1929年,土匪王金发攻陷聊城,以杨宅作为司令部,宋元秘籍与金石书画惨遭劫掠。1930年,土匪与政府军轮番进占聊城,先后8个月,海源阁再遭劫难,事后王献唐亲赴调查,目击了海源阁劫余惨状:"其书籍零落,积尘逾寸......匪徒每以阁上书籍炊火,旧书不易燃烧,愤言:‘谁谓宋版书可贵?'"许多书被割裂当作包物、烧火煮饭或枕头之用。劫后杨家点验家藏,损失过半,宋元珍籍,无一幸存,其他图书,多成残帙。名贵瓷器,散失殆尽。古墨一锭不剩,碑刻拓片散乱遍地,被雨水淋成一滩滩黑泥,无只字完整。各室铺地砖均被掀翻,掘地丈余,惨不忍睹。惊惧之余,杨敬夫收拾残余,分装五十余箱,运往济南杨宅保管,事先运往天津的善本图书以八万元抵押给天津盐业银行,后因无力赎回,被"存海学社"聚资赎买。1945年11月,被北平图书馆用专款收购,1946年,运至北图设专室保存。事后被运往济南的图书1947年被山东图书馆收藏,多为明清版本。此外,还有36种旧藏珍品于抗战期间寄存美国国会图书馆,20世纪60年代移存台湾中央图书馆。新中国成立后,周叔弢、傅增湘、刘少山、邢之襄、潘宗周、陈清华、莫伯骥等私人藏书家纷纷将手中所藏海源阁珍本图书捐献,入藏北京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

  海源阁藏书价值极高,20世纪50年代,中华书局组织出版点校本二十四史,海源阁的"四史"是前四史的参校本。1972年9月,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毛泽东主席赠送他的《楚辞集注》,是海源阁珍藏端平二年(1253)宋本古籍的影印本。

  总而言之,藏书楼的不同命运导致藏书的不同去向,有的至今仍被妥善地保存在图书馆里,有的遭到战火焚毁而荡然无存,有的流失域外走上难以回归之路。然而,正是他们的不同命运,给后世以有益的启示。书籍的资源远不应被私人所长期占有,人的寿命只有不到100年,而书的寿命更长更久,及时为书籍找到妥善的归宿,使书籍得到最好的保护,能够长久的得到利用,发挥其文献价值,就是对中国文化传承和发展的所作的最有意义的事情。

  参考文献:

  [1]王绍仁.江南藏书史话[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

  [2]陈登原.古今典籍聚散考[M].上海:上海书店.1983

  [3]严佐之.近三百年古籍目录举要[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4]徐桢基.潜园遗事:藏书家陆心源生平及其他[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6

  [5]黄玉淑,于铁丘.趣谈中国藏书楼[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3

  [6]柳和城,宋路霞,郑宁.藏书世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

  [7]顾志兴.浙江藏书家藏书楼[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

(责任编辑:洪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7%当前指数:3,826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