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民国时期我国图书馆的灾难述略

2017-05-15 13:39:39 来源: 古籍作者:苏全有
    收藏 评论

摘要:民国时期我国社会动荡,图书馆灾难频仍,不过,与此形成截然反差的是,学术界极少关注。检索知网可知,几无一篇专题论文涉及。有鉴于此,笔者拟以图书馆灾难为视点,以民国时期为视域,以近代中国第一报刊《申报》为史料支撑,予以分类梳理,并提出自己的看法,以推动相关研究走向深入。 1图书失窃 图书馆灾难类别中,图…

  民国时期我国社会动荡,图书馆灾难频仍,不过,与此形成截然反差的是,学术界极少关注。检索知网可知,几无一篇专题论文涉及。有鉴于此,笔者拟以图书馆灾难为视点,以民国时期为视域,以近代中国第一报刊《申报》为史料支撑,予以分类梳理,并提出自己的看法,以推动相关研究走向深入。

  1  图书失窃

  图书馆灾难类别中,图书失窃最为突出,堪称第一大灾难。

  1914年7月,宁波天一阁发生图书等失窃案。7月8日《申报》报导,宁波范氏天一阁藏书楼控薛阿会、冯德甫串窃古书、碑帖及历朝君主图像,销赃于四马路来青阁书店主杨云溪、三马路六宜楼书店主陈立一(即陈立炎)等情。业经捕房将各人传提到廨,判薛、冯还押,杨交四千元大洋并保,陈存现洋五百元交保候讯在案。昨晨由廨复讯,先由捕房将吊到之手卷图像呈案请察原告延律帅上堂代表,请究陈二人亦各延律师到堂辩护,中西官会商之下判杨陈仍交原保薛冯还押起案,各赃先交原告具领候移提人赃到案再讯。[1] 22日该报续报称,宁波范氏天一阁藏书楼管书人范盈駧控贩书冯德甫、薛阿会串窃古书碑帖及历朝君主图像,销赃于四马路来青阁书店主杨云溪,三马路六艺楼主陈立炎。业经捕房将被告各人一并拘解公堂,讯判冯、薛收押,余人存洋交保在案。昨晨由廨复讯,先由捕房将吊到之手卷、图像呈案请察,原告延律师上堂代表请究,杨、陈二人亦各延律师到堂辩护,中西官会商之下,判杨、陈仍交原保,薛、冯还押起案,各赃先交原告具领,候移提人赃到案再讯。[2] 7月26日《申报》续报称,宁波范氏天一阁藏书楼失窃古书图画一案,业经范氏族人范盈駧控,由捕房将窃贼冯德甫、薜阿会及收赃之六艺书局主陈立炎、来青阁书坊主杨云溪先后提传至公共公廨,迭次讯供,均志前报。前日午后由王襄谳与美领毕君继续研讯两造,仍各延律师到堂代辩。讯据冯德富供称,本年三月二十六日与六艺书局主陈立炎同在茶肆啜茗,据陈谈及现今东洋地方建造藏书楼,欲收买各种古书,并向我询问宁波天一阁尔知晓否,如能设法偷来,好者每本可得价洋一元,次者每本亦可得洋五角,我以偷窃之事无此本领答之而散。迨四月初二日下午三句钟时,复在四马路中华第一楼品茗,薛阿会时亦在座,由陈立炎领来木匠一人,据云此木匠可以至宁波天一阁施其伎俩,并交付川费洋五十元,托我与薛阿会二人同往宁波指引此事,实系受愚,并云以上各情曾在捕房供明云云。堂上遂命中西探上堂质对,据中探禀称,冯在捕房询供时只云受人之愚,并说由陈立炎唆使,仅指陈为收赃,而冯则坚称曾在捕房供明,并经两造律师盘诘良久,饬令带下。继由捕房将法租界食旧廛书坊主金颂清传案,讯据供称前项旧书系出价洋五千元向六艺书局及来青阁两家转购,由湖州蒋姓绅董出价洋一万二千元购去,讯至此,中西官因为时已晚,判金交五千元大洋并保,冯、薛二人还押,陈、杨仍各交原保,候下礼拜一再讯。[3]

  1934年1月,山东省立图书馆发生盗案。《申报》称,山东省立图书馆美术展览室,于二十二早四点被盗失古物七十一件,价值十余万。韩令公安局严捕盗,盗物者名司政民,是夜盗出后,因过多不便携带,当将明磁龙泉盘三个沉馆外大明湖内,二十四晚六时半往捞取,被该馆公安局巡官赵士琦当场捕获,押赴伊家起赃未获。今在公安局详讯,其妻刘氏供藏住室顶棚上,系将瓦掀起放入复盖好,当再押往起赃,完全起出,一物未少。司供称,前系电灯公司工人,入共党后自首,充省党部捕共队,后被开除,现赋闲。是夜午系个人越墙入,馆中人尚未睡,匿女厕内,四小时始开门入盗取对象。韩定明早亲讯后,将枪决,所盗物内之五彩万历磁瓶、宋白磁香炉、宋明泉炉、嘉靖素黄盘八个,与唐人写经,均价值巨万,室内有宋元版样本,司知系样本无用未盗,只盗抄本孤本。[4]26日。山东省图书馆将被窃古物运回,照旧陈列。[5]

  1月28日,《申报》详细报导了山东省立图书馆大窃案。山东省立图书馆,收藏古物金石书画,极为丰富,致引起匪徒觊觎。本月二十一夜,突发生惊人之偷窃巨案,匪人由北面沿电线杆越墙入内,将古物美术展览室内陈列之宋明清代磁器、汉代玉器铜器及古板书箱等,共窃去七十一件。该馆馆长王献唐,以事体重大,除呈报教育厅及报告公安局外,并通知各方严守秘密,以便缉匪归案。连日以来,公安局侦骑四出,化装访查,二十四日晚窃犯司政明,复至图书馆前大明湖畔苇塘内,续取遗藏之磁盘等五件,当被城内公安第三分局第二分驻所巡官赵士琦看破捕获。今日(二十五)搜查其家,并捕其妻司赵氏,严讯之下,供出古物藏于屋顶上之瓦垄内,经侦探队起出,幸完璧归赵,一无损失,已由图书馆领回。公安局方面,以此窃案之大,绝非一二人所可办到,现仍在继续讯问侦察中,至其偷窃及破获经过,颇多曲折,兹将经过情形志后:

  发觉窃案:山东省立图书馆古物之被盗,其时间在二十一日夜间。是日为星期日,图书馆循例星期一放假,馆内职员多于星期晚回家或到外游玩,回馆亦必酣睡。故窃盗者乘此机会,得施其伎俩,竟夤夜越壁入内,将古物美术展览室古物偷出至七十一件。星期一(二十二)早,馆长王献唐早起巡视,至后院美术展览室,突见室门大开,深为诧异,及入内勘察,则门毁厨开,古物珍品,损失半空,知系被盗。查看院内,至前院东北角假山附近,见有一梯立于墙下,用绳绑于树上,地下遗有汉鼎一件,内装其它小古物数件,盖此地为该窃者出入之地,汉鼎为其未及携走之物,其梯则系图书馆打烟筒所用,今为该窃者入院以后所搬置。

  七十一件:又细查古物,共损失七十一件:(一)磁器:霁蓝瓶(乾隆)一件,穿带瓶(乾隆)一件,龙泉盘(明)一件,五彩盘(万历)一件,青龙花盘(成化)三件,蓝花大果盘(雍正)二件,宋白磁香炉一件,宋龙香炉一件,青花浇(宣德)一件,龙球沧海尊(雍正)一件,乾隆建磁酒壸一件,青梅花遍瓶(雍正)一件,五彩抱月瓶一件,镶铜口宋小觯瓶一件,广窑梅花瓶三件,嘉靖黄素大盘八件,明龙泉盘一件,乾隆霁蓝盘一件,成化彩花大盌二件,嘉靖青大花盌一件,雍正五彩盌一件,红龙大海盌六件,乾隆霁红盌二件,明龙泉大果盘一件,唐磁罐一件。(二)玉器:汉玉透花杯一件,汉玉瓶一件,汉玉象耳尊一件,方尊一件,扁花瓶一件,碧玉衣插一件,汉玉磬一件,宋玉磬一件。(三)铜器:汉壸弋头一件,周鼎一件,洗一件,铜镜四件,汉匜一件,汉豆一件,汉碑玉一件。(四)书籍:唐人写经二卷,御爱南极荡凶忠孝秘法一册,五峰李先生集一册,高南埠旧云集一册,南华指月一册,研手经室十七部古韵谱一册,汉书地理志目一册,恩平行程记一册。统共七十一件,皆极名贵,价值甚巨。

  侦骑四出:发觉窃案之后,图书馆即将被盗情形及损失古物清单,呈报公安局城内第三分局第二分所,请求缉捕人赃。一面报告教育厅,未几教育厅长何思源、公安局长恺如,以事关重大,均先后到馆勘察,当商定先行严守秘密,以便于侦察。并即由分派侦骑四出,化装严缉盗犯,特别侦探队长刘耀庭,亦派便衣队协助严防。惟事出离奇,初无丝毫线索可寻,故凡图书馆附近大明湖内外,以及火车站等处,无不密布探员,严密访查,经两日之久,仍无结果。

  窃犯就捕:昨日(二十四)晚六时许,有城内第三分局二巡官赵士琦,化装一公务人员模样,在鹊华桥内大明湖南北小马路停船处巡视。时暮色已重,寒风泛骨,游人绝迹。该巡官正穷思遐想,犹莫得端倪之际,忽见有一中年男子沿通历下亭之湖堤,由北南来,手中持一褥套,并有一似手杖之钩,形迹颇有可疑,当为该巡官所注意。乃彼走出入湖之大门时,即尾随于后,俟其行至鹊华桥西端,匆匆登一人力车,并未讲价,即欲西走,该巡官即赶上查问褥套内所装何物,其人答以几本旧书,再问还有何物,彼已现惊惶之色,嗫嚅答云,尚有几件瓷器,该巡官益觉其可疑。时旁有三分局第二派出所第二十七守望岗警,当令检查,该男子知事已破露,即抛弃褥套,向其来路飞奔。该巡官当邀同岗警猛追,沿新修湖岸向西追至图书馆大门北面,乃被追及,该犯竭力拒捕,双方徒手格斗,因众寡不敌,终遭擒获。并返鹊华桥,寻得其所持褥套,内装即为图书馆所失之古盘五支,当即一同解往省党部西宴公街城内三分局。先由赵巡官询问,据供名司政明,年三十四岁,山东平阴县人,住铜元局后街四十一号,前为共党,在省党部自首后,充任捕共队职员,现被撤职。磁盘五只,系其所窃藏于湖水之内,今晚始取,此外所失各物,均不承认,亦不承认有其它同伙。

  供出实情:第三分局破案后,当以天色已晚,将该犯押局内,至今(二十五)早,乃解送省会公安总局,由司法科一度审讯,该犯所供,仍与在局供者同。总局乃令三分局局长会同特务队冯队副,带人驰赴铜元局后街四十一号该犯之家中,施行搜查,司政明家中尚有妻司赵氏,对窃古物事坚不承认。冯队副等于各屋严行搜查,毫无所获,旋见司赵氏于匆忙中,持字纸一纸,撕碎一团,塞入口中。冯等当认为可疑,即上前穷诘所呑何物,司赵氏谓系药单。冯等见其言语支吾,当将其所呑碎纸夺回,经整理对照,乃系其自造之古物清单,且编有号头,其它古物,尽为彼所窃,盖已毫无所疑,惟经搜查良久,仍无所得。乃将司赵氏带局严行审讯,并经冯队副假意哄骗,谓汝实说,可保无罪,不然,性命难保。司赵氏信以为真,乃照实供出所窃古物,均藏家中,顾带领回家起掘,冯队副公安第三分局长田思荣等,乃随同司赵氏于下午三时赴司政明家起赃。

  起出全赃:冯副等一行二次抵司政明之家,完全由司赵氏指点行事。其北屋之西端,有一女厕,旁有一门,于门上开窗,冯等初次察看时,对此已觉可疑,然经搜查,结果并无所得,今经司赵氏导至该处,告以所窃古物,尽藏窗外屋顶瓦内,冯等察看时,仍不得门径,经司赵氏指点,将与邻屋接处之瓦垄揭开,此一批古物,乃豁然出现目前。件件皆用毛头纸包裹,经点验结果,毫无损失。此处如不得人指引,实难寻获,其精密之布置,于此可见。原赃即已发获,冯队副等当携带返回总局报告,复点验并无损失,乃由馆长王献唐派员到局按单点明,运回图书馆,时已晚六时矣。

  行窃经过:公安局以该案人赃俱获,案情已经大白,乃由司法科将司政明提出严审。司政明以事实俱在,已无狡赖之余地,乃全盘供出其行窃之经过。谓于二十二日早约一点左右,由图书馆大门北边沿电线杆越墙而入,墙内为花石假山与墙顶距离甚近,即由假山而下。该处因距职员室甚近,斯时室内犹有灯光,似有病人吃药之声,故当时未敢行动,即蹲于僻静处等候。直至四时,始攒至美术展览室,该室有门两重,均已上锁,当用所带之钳,将锁均拧坏后,即入室。即为陈列古物之处,古物列架于内。架亦上锁,当将锁拧落,选择有价值者,用毛头纸逐件包裹,共装一褥套两柳条箱后,始运至原进入时之墙边,觅一木梯,帮助将所窃之物,用绳件件递送墙外。斯时已至六点多,后街居民,已有早起作工,恐彼等觉察,故尚余一鼎未暇运出,遗留墙内,其余已运出者,即由小船装载沿湖边,运至李公祠后,始分别装车运回家中。惟有大盘五只,重量甚大,当时不便载运,乃用包袱包裹,沉于湖内,至昨日(二十五日)晚始行往取,不意竟为此五盘而败露云。[6]

  1935年11月,南京夫子庙图书馆迭失公报十六本,二十九日获罗启鹏一名,当场搜出偷藏考试院公报一本交警究办。[7]

  1947年7-8月间,南洋中学图书馆珍贵图书被盗,大受损失。8月5日《申报》报导:南市龙华路南洋中学,于七月廿五日发觉,图书馆内所储藏之古书五十七部失窃。即由该校图书馆管理员张雨清查,问全校同人皆称不知,当时亦无可奈何。前日清晨六时左右,发觉有一窃贼从墙外爬进,当即不动声色,待其跳下时,将其捕获,送龙华警察局讯办。据供名陆荣清,前所偷得古书已卖于北京路某旧货店,以重量估计共六十余斤,每斤售价一千五百元,共计九万元。当由司法股长派员随同吊脏,所有古画已经该旧货店拆散分售小贩等作包物之用,无法收集,该犯已于昨晨移解地检处侦查。[8]

  1948年3月,上海市图书馆失窃藏书查获。27日《申报》道,福州路五六七号市立图书馆,自本月一日起陆续失窃所藏图书达六百余册。闻其中有名贵书籍数册,约值数千万元。直至昨日,此案方为老闸警局破获,在凤阳路一三五号立鑫旧货店内,査获失书一百余册,经盘诘之下,始知此书为住同路七〇弄十一号之戴长富所售与。现经该局拘获数人,刻正侦讯中。[9]

  笔者曾著文《民国时期的偷书问题述评》,其中就包含盗窃图书馆的图书。[10]

  2  兵燹

  民国时期战争连绵,因战争造成的图书馆灾难亦十分严重。

  2.1  日本侵华所导致的灾难

  1932年3月,上海图书馆界致函国联调查团控诉日本对我国图书馆事业的破坏。18日《申报》称,字林报云,上海各图书馆职员五十余人,昨日(十六)联名致函国联调查团,声斥日人之侵略,略谓,同人等皆为上海各图书馆职员,请向贵团诸君致其最热忱之欢迎,祝调查之成功。兹欣值诸公莅沪之便,敢将同人等对于日本侵略之愤慨,一为陈述。日本大炮飞机之轰炸,敝国生命财产所受损失,匪可计数,而东三省及上海附近各大学图书馆之焚毁,损失尤重。其中东方图书馆与复旦、同济两大学图书馆之损失,更可痛惜,珍贵之图书,海内希有之手抄本,并已付诸灰烬。不仅图书馆及敝国遭受损失,全世界同蒙其祸。敢藉贵团以昭告世界,凡此生命财产之损害,与我国文化上之重大损失,皆唯日人独负其责。并望贵团报告国联,速取有效手段,制止日人之暴行,而维持世界之和平云云。[11]

  1932年5月,暨南大学图书馆保护图书免遭日本损害。4日《申报》称,本埠暨南大学以地理上之关系,时受日空军之重大威胁,早经分别迁往上海、苏州、广州照常上课。而该校图书馆,所藏中西文图书颇多。一二八事变后,即设法迁来沪上,除一部份报纸及未装钉之杂志外,其余均无损失。现已赁定新闸路洋房一幢,为藏书之所。业经整理就绪,开放阅览,一切状态,规复如旧,日夜阅览人数平均约有百余人,该馆藏书约数万册,今得保存无恙。[12]

  1938年春,杭州图书馆多处被战火焚毁。杭州市被敌纵火焚烧后,査浙江省立图书馆及各校图书馆藏书均焚毁无余,学校被焚者,有盐务中学省立杭州高级中学等校。[13]

  与此同时,湖南大学图书馆也毁于日寇战火。4月13日《申报》报导道,敌机十七架,十日袭击长沙,毁我文化机关,湖南大学几全部被毁,并炸学生及岳麓山游人平民百余人。省府张主席十一日电呈上级机关,并通电全国暴露敌寇罪行,原电略云:(卫略)据长沙防空司令徐权燔电称,九日下午二时半,敌机十七架侵袭长沙上空,于岳麓山湖南大学一带投弹卅余枚(内燃烧弹十余枚),湖大图书馆全部被焚,第二学院、科学馆、警察纪念堂、云龙堂均被炸,死伤游人及学生、巡警等百余人等情。查湖大为本省最高的学府,设备较善,敌施其破坏文化机关及轰杀平民之一贯政策,加以重大毁灭。此种举行,为文化恶魔,人类公敌。本府除以最大努力迅谋恢复,以维文化外,并抚慰死伤者及拍摄照片另行寄奉等语。又湖大校长皮宗臣十一日派员工赴各被炸场所,一一清理,并令学中暂停课三日,以便办理善后事宜。[14]

  同年11月,江苏省图书馆珍贵藏书损失。江苏省立图书馆,设在南京龙蟠里,历史悠久,藏书极富,且多海内孤本价值名贵。自战事起后,该馆除与故宫保管古物有关系团体,力谋合作保存办法外,并以一部移至江北安全地带收藏。闻当京垣时局紧张之际,因保管方面之责任周转及运输困难问题,于珍贵书籍,已有所损失。而江北方面,因指定有专员负责保管,所藏图书,至今仍保存无恙云。[15]

  1938年底《申报》报导,上海图书馆战时损失四十万卷,较大图书馆现仅十余所。上海公私立大小图书馆,战前总数达二百余所。一二八之役,东方图书馆被毁,其它图书馆之被毁者亦甚多。去年八一三战事爆发,损失更属惊人,损失最大者,如市中心图书馆、南市文庙图书馆以及同济、暨南、复旦、交通、大夏、大同、光华、沪江、上海商学院、东吴法学院、上海法学院、同德医学院等学校图书馆。除有数校事先迁出一部份外,余留之图书,惟沪江最近有一部份运出,其它各校业已被毁,总计损失图书达四十万册,小图书馆尚不计在内。目前海上较大图书馆,仅有海关图书馆、鸿英图书馆、工部局公共图书馆、青年会图书馆、中国流通图书馆、丁香图书馆、震日图书馆、丁氏图书馆、明复图书馆、青年协会图书馆、亚州文会图书馆、法文协会图书馆、中国国际图书馆、基督教大学联合图书馆以及筹备中之业余图书馆、职业学校图书馆等十余所而已,合计存书约七十余万册。[16]

  1939年春,牯岭图书馆已遭炸毁。二月下旬,外侨三十四人退出牯岭后不久,牯岭美国学校对面之华方图书馆,即遭日机掷弹击中,此事现几已确定。闻留山外侨现觉日机不致复行轰炸牯岭该部,日方允许不复在牯岭外侨产业界线内作不加区别之轰炸,颇能守其诺言。自二月二十七日撤退外侨抵沪时所述不加区别之轰炸以后,日机投弹,均在外侨产业界限之外。闻此前曾遭轰炸者有中国银行、某德侨建筑物、天主教堂与特夫氏之住宅,特氏住宅乃在外侨产业与华界之交界地云。[17]

  1939年4月《申报》报导,我国战区各省图书馆藏书尽遭兵燹,被炸者已逾数百所,其余悉被侵占窃取。据中国新闻与意见汇刊转载昆明中国图书馆联合会最近报吿称,中国有公私图书馆约四千所,在战区中者达二千五百所,其中数百所已为日方之炸弹与炮弹所毁,余者非被占即被窃。在川、桂、陕、甘四省中,藏书五万卷以上之图书馆仅五所,黔、滇等边省中,藏书万卷以上者,寥寥无几。[18]

  同年6月《申报》报导,苏州图书馆珍本遗失殆尽,馆屋近被日军炸毁。苏州通讯,本邑公园内县立图书馆,创于民国十年,由海上颜料巨商奚衔,独资捐造,系三楼洋式巨厦。室内布置,极为华丽,并藏有宋明两代珍本极多。前年战事发生后,该馆一部房屋,被日机炸毁。后虽伪县署派人整理,将所余书籍,归并于省立图书馆,但珍本已遗失殆尽,殊为可惜。上月三十日上午九时,驻邑日军平野部队,试验爆炸性弹,即将该馆靠近东斋一带之房屋,加以爆炸,当试验时,附近一带民屋,均为震动,极度恐怖,而日军则美其名曰试验,实有意摧残中国文化机关也。[19]

  ......

  2.2  因国内战争所导致的灾难

  1927年11月11日《申报》报导,1927年10月,上海市教育局向东方图书馆交涉开放。商务印书馆之东方图书馆向本公开,前因军队占据以致不能照旧开放,市政府希望上海已成立之图书馆都能给市民以阅览便利,而东方图书馆又为上海最完备之图书馆,自被兵驻扎后,市民迭次函请早日开放,商务乃将一时不能开放原因呈明市政府张市长。因令市教育局调查,乃于昨日(二十一日)派员前往商务,由东方图书馆主任王云五及庄百俞接见,交涉结果:(一)撤兵后于早近期内开放;(二)与卫戍司令部接洽永不驻兵;(三)以后倘有他种机关占据东方图书馆,市政府应以实力制止。以上三条王君等希望均能办到,如二三两条照办则第一条不成问题。闻市教育局日内即将上项交涉情形呈请张市长核示办理云。[20]11月2日,《申报》报导总指挥何应钦出示布告不许在东方图书馆驻军。闸北宝山路东方图书馆前由卫戍司令部及上海市政府出示,禁止军队驻扎,日前国民革命军第一路总指挥部又出布告如下:照得东方图书馆系属文化机关,严禁各项军队入内驻扎及有滋扰情事,如敢故违,定予究办不贷。切切此布,中华民国十六年十月,总指挥何应钦云云。[21] 11日该报又续报称,宝山路东方图书馆为上海有数之著名图书馆,前经本埠军政当局出示保护,业经本月五日继续公开阅览,各界因其久经停闭,故每日前往阅览者拥挤异常。兹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因该馆为关系文化机关,特颁发教字第二十八号布吿到馆略谓,查该东方图书馆经营有年,藏书三十万册,诚为补助教育惟一之机关,关系社会进步至为重大,自应妥为保护,以宏教育而存国粹,除咨覆令行外合行布吿各项军队一体遵照,毌得任意驻扎,致碍文化等语。该馆鉴于各界阅览之踊跃,军政当局之注意保护,拟将阅览地位,大加扩充,藉副各界之望,现已着手进行,不日即可实现云。[22]

  1949年1月7日《申报》云,1949年1月初,上海北平民航恢复,故宫与图书馆珍藏一部运离北平。故宫与北平图书馆,皆先利用民航将珍藏运走一部,包括磁器、汉书等。大辞典编纂处决迁台北,黎锦熙则暂留平。教部接教授专机将不再派,南行教授改搭民航机陆续离平。[23]

  由上可知,民国时期的战争,特别是日本侵华战争,给我国的图书馆事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3  馆内人员的问题

  由于图书馆自身的问题,也给图书馆带来了很多损失。

  1910年,图书馆竟有私贩烟土情事发生。7月1日《申报》云,海宁硖石图书馆,系孙廷鼐发起,藉此搜罗公款,强提船捐,种种劣迹,小民怨声载道。日前突有学界沈煜等联名具呈抚院,以该馆职员贩卖私土,开灯售烟,证据昭然,言之凿凿,增中丞大为愠怒。本日特札提学司转饬该州张牧称,该镇图书馆有名无实,虚糜公款,并有私行售烟等情。言之凿凿,必非无因。仰提学司迅饬海宁州确查,分别撤销禀复,核经董孙廷鼐是否吸烟、王有庄等有无贩卖私土情事,亦即严查照例究办。[24]

  1920年,中华图书馆控告经理经营不善案判决。11月13日《申报》道,中华图书馆股东杨英初等延律师为代表,在公共公堂控经理陆凤竹经理不善,另设同样营业,致将营业失败,霸不退职一案,前日下午由陆襄谳与美约副领事升座第四公堂续讯。即据原告律师起称,前次奉谕召集股东会另举经理,业于上月三十一号举出席复初,惟被告及一部份新股东尚持反对云云。被告代表律师亦起称,请堂上先行派员查帐,旋由原告杨英初等三人,上堂证明公举席为经理情形,而席亦到堂承认担任经理,中西官遂判曰:既经多数股东公举席复初为经理,应即照准,即着该新经理清查进出帐目,报告公堂候核。[25]

  1927年7月,亚东图书馆因出版猥亵书籍被控。12日《申报》称,广东路亚东图书馆本月一日出版之《人类的生活》一书文字猥亵,经总巡捕房政治部检举,于临时法院出票,传该图书馆主汪孟邹昨晨到案候审,届期汪命邹姓代表到庭,由推事向捕房西长探尧克质讯一过,谕候定期再审。[26]

  1935年6月,常熟图书馆遗失古书案审讯。3日《申报》称,本县图书馆遗失古本书籍一案,经公民陈芙生等,呈县告发前任馆长钱希晋侵占,经司法二度传审,认钱希晋确有侵占嫌疑,盖钱在任内,曾将大批书籍,送往常熟饭店北籍旅客拣选,并雇有书匠作价,经该旅馆招待员到庭作证,确系事实。此项书籍,大多珍贵抄本,价值至巨,社会人士,因是极为注意,故县司法方面,审理极为迅速,兹于六月一日官判,钱希晋侵占公务上持有物,处有期徒刑一年,蔡契怀帮助侵占公务上之持有物,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但钱、蔡均声明上诉,现在交保中。[27]

  1936年5月,吴江图书馆职员伪造县印案发生。18日《申报》道,县立图书馆职员王朔生,私刻县政府印,代回居叶兆祺之母,至土地局登记,被登记处察出破绽,当场扣留,送县侦讯,供认伪印县印,板串系向姚老四购得。徐县长即同郑局长、汤科长、易中队长,至祥园弄将姚拘获,搜査只有空白板串,后至王朔生家抄査,伪印已灭迹,仅査到伪印板串多张,一并送县。徐县长以事情重大,已呈省核示,一面将王、姚两犯,暂行拘押。[28]

  1937年5月,北平图书馆馆长袁敦礼否认该馆馆员偷抄珍本事,认为绝非事实。19日《申报》报导称,关于北平图书馆二三馆员,为东方文化事业委员会编纂续修四库全书提要及偷抄、摄影珍本书籍事。顷该馆馆长袁敦礼发表谈话,谓东方文化会编纂续修四库提要,馆中前虽有二三职员参与其事,但已脱离关系。至馆员私将珍本书为外人偷抄、摄影及盗售一事,绝非事宜。图书馆为文化机关,纯属公开性质,历年国内学术机关及学者委托传抄罕见之书籍者甚多。因之馆中有写往多名,专司传抄,但传抄任何书籍,均须先得馆长之同意及许可云。又胡适谈,从前有一两位讲师,曾为东方文化会编撰某项专门书目提要若干篇,但已接受朋友劝告,不再继续了云云。[29]

  综上可知,民国时期我国图书馆自身也存在人员、管理等诸多问题,并造成了极大损害。

  4  政治干扰等

  4.1  政府因素

  1919年,新民图书馆被控案注销。7月20日《申报》云,公共总巡捕房刑事稽查处查悉,交通路九十八号门牌新民图书馆于五月二十六号所售章宗祥之小史一书中,有提倡反对中华民国政府及妨碍治安之字意,违犯现行刑律第二百二十一条,禀请公共公廨出单,于昨派令西探杀拉文偕传语华人曹锡卿,往将该馆经理郑介尘传至公堂,先由捕房代表高易律师上堂,译称被告所发行之书籍内有去章句语,言词激烈,不特反对中政府,且含有扰乱治安之性质,请为按例讯办,并谕令禁售云云。继由礼明律师代表被告投案辩称,被告所售章宗祥小史系一种自由言论,故其中于去章之文字外,陆宗兴、曹汝霖亦在去字之内。盖曹、章、陆三人凡属中国人民皆鄙其人,中政府亦已与民同好恶,明令罢斥。故当事人书馆内所售之章宗祥小史,其中事实完全系载中国过去之政治,与租界毫无关系,应请将案注销。经俞襄据核供商之义图,领事罗君以捕房所控案难成立,会判将案注销,呈案章宗详小史交郑介尘领回。[30]

  1926年,因欠薪教育部查封图书馆图书。1月14日《申报》称,教育部员五日开索薪会议,对第三项自动筹还欠薪问题,决定派员将图书馆四库全书及唐人写经等一律查封,以为欠薪抵押品。是日,议案通过后,该会即每科推定一人,到东城方家胡同京师图书馆主任徐鸿宾处接洽。徐已出馆,由馆员吴某代见,双方颇起争执。旋徐到馆,各代表声明理由后,徐答:"我亦被欠薪中人,对诸君此项主张亦表赞同。但典守有责,应从法定手续做去。请诸君办好正式封条,以便移点。"各代表允即照办。徐即将四库书、唐人写经等书目录点,交代表等,即督同馆员,将目录中所有各书概行封锁,代表等于当晚十二时始出馆。故自六日起,该馆上项书籍已实行停阅矣。六日下午四时,部员又在通俗教育会开会。先由赴馆代表陈某报告查封书籍之经过,嗣各代表发表意见甚多,结果推定罗某起草上呈执政及本部长官措词,系以"外部有关税、交部有特别会计、内部有公产公地、农部有矿产矿税、财部有烟酒盐余,惟本部收入毫无,欠薪已逾二年,无人过问。上项情形曾经迭呈奉达,未蒙批示。现在迫不得已,特将四库全书及缮本书等暂行查封,由部员等轮流阅看,绝不抵卖"为理由。起草员比允照办,并定七日脱稿,交大会通过,俾便呈递。惟闻该项书籍,教部久与中华文化基金会订约公共办理,并定即日迁移北海。今部员等既已移作欠薪抵押,一时绝难拿出,此事不知如何解决也。[31]

  1929年,上海通讯图书馆被接收。5月12日《申报》道,上海特别巿教育局以巿党部函吿上海通讯图书馆有共党嫌疑,当由局长委派张眉荪、陈颂春会同巿党部刘仙舟、巿公安局龚遇朔、闸北五区分公安局陈区长佑华等前往接收,由常委刘晓英将该馆所有重要图纪、簿册、钥匙等,一并带局,即将设计整理,一面并呈请巿政府核办云。[32]

  1930年10月,厦门鼓浪屿中山图书馆发生接收风波。18日《申报》云,省指委会令思明指委会接收鼓屿中山图书馆,该馆董事会向中央控诉,十七再派馆长李汉青附济南轮晋京面陈。[33]

  1933年10月,哈尔滨中东路图书馆被封。21日《申报》报称,(哈尔滨)本埠之中东路附属图书馆,因曾闻宣传赤化,并藏有多数反满抗日之书籍,故进行侦查之北铁路警处,于十八日检查一切书库,没收一部份书籍,并封闭该图书馆。[34]

  4.2  民众因素

  1928年2月,上海市教育局令图书馆员维持治安。10日《申报》云,市教育局通令各市立民众图书馆管理员云:为令遵事,案查本局设立民众图书馆公开阅览,本为增进平民智识起见。今悉有无聊游荡之流,借阅书为名,任意闯扰该馆所借居之庵内其它房屋,殊属妨害公安,该庵负责人曾屡次报告本局在案。查图书馆阅览规约第七条本严禁此项行为,今着该馆管理员负责维持秩序,若再有同样情事发生,该员须竭力劝阻,倘有言语隔阂之处,亦须依理开导,促其退出,仰该员切实遵照办理,毋得忽渎,此令。[35]

  1933年7月,申报流通图书馆发生青年自杀情事。7日《申报》道,昨日上午十时许,二马路大陆商场三楼申报流通图书馆,有一青年男子,莅临图书室浏览书报,该青年身穿白斜纹布衫,白哔叽裤,黄色皮鞋。至十一时一刻,该青年忽然面色惨白晕倒在地,当被图书馆职员顾君所见,以为紧急痧症,立即趋前意欲扶起施救,讵知业已奄奄一息,口中呕吐白沬不止,且已不能言语。顾君见状,当即以电话报告租界救护车及中央巡捕房,在捕房尚未派人来到以前,在阅书台上发现字条一纸,上书"我实在已无力到吴淞去投海,只好死在这里,请诸先生曲恕我吧。"弱者乐上言,即日等字样。自此字条发现后,始知服毒自杀。又在身旁检出纸包一个,内有信件数封,暨短袴、钢笔、手帕等物,并有致其情妇之信及自杀的前夜几句等遗书,另录于后。移时捕房已派二八七号华捕及救护车赶到,当将该青年车送仁济医院施救,到仁济医院,经医生赶速诊治后,始悉系服生鸦片烟自尽,所幸中毒未深,尚能挽回,至下午四时后,神志恢复,已脱危险。乃询以何故自杀,渠则坚决不肯吐实,问其家世及居址,仅云姓余,名墨耕,宜兴人,二十四岁,曾在杭州读书,现在赋闲无事,上海亦无居址。至晚间八时后,精神已经完全复原,遂于九时许安然出院。观其自杀前所写之信件,大致余墨耕现在失业,且有一情妇(即书中所称之虹)因失业被弃,以致寂寞寡欢,自思生活无味,乃生厌世之心,遂于昨晨服毒图尽,兹将其致情妇之遗书与新体诗一首,暨自杀前的几句话抄录于下......[36]

  1934年年6月,铁琴铜剑楼险遭焚毁。16日《申报》称,中国著名藏书楼瞿氏铁琴铜剑楼,建于本县东门外里村。惟内藏佳本书籍,均迁至上海,现该地仅古楼一座及普通书籍而已。前日下午,该处瞿姓家突告火警,以乡间缺乏消防器械,移时即成燎原,乡民虽众,终无扑灭方法。铁琴铜剑藏书楼,适于左近,形殊危险,众皆惊慌,因急用电话向城区消防会雇用汽油船赶往施救,幸即熄灭,藏书楼无恙,仅毁瞿文卿家之房屋多间,及邻朱姓酒店损失颇不赀。[37]

  1935年10月,上海发生张心影设远东图书馆被控诈欺案。30日《申报》曰,通州人张心影,原在某舞场担任管理舞女职务,月前忽租贷余屋设立远东图书馆,以兜揽生意,信函滥发于本外埠各处,及经人汇款购书,则张将款鲸吞,而不以书寄给。人始悟其假名诈骗,纷纷具函向总巡捕房吿密,经捕头派政治部探长高贤根会同该管新闸捕房探目丁华国严密侦查,并搜集其发出原信。检视之下,乃认定张确系蓄意诈欺,缘其所制远东图书馆用之信封于正面之上角,印有巍巍之巨厦,谓即该书馆之馆址,而背面则即该书馆内部组织之系统表,有小说编辑部、杂志编辑部、英文翻译部等不下十数门类之多。每一部分,俱注电话号码。此种夸大技俩,足使一般人误认该书馆之健全伟大。其实所印馆址之图,系河南路国华银行之大厦,而所谓内部组织,亦属向壁虚构。该两探因于日前复往调查,张已将远东图书馆市招移悬于白克路一百六十一弄七号门首,询之该屋二房东,据云,张仅租赁前厢房一间,而察其室内所置经售书籍,更只寥寥数册。益信其假设书肆,骗取金钱,毫无疑义,爰由工部局律师张天荫,向第一特区地方法院对张心影提起诈欺之诉。昨晨,由刘毓桂推事开庭传审,被吿不到,延一律师到案,谓被吿赴杭未归,请求展期,刘推事遂谕改期星期四传讯。[38]

  综上可知,民国时期我国图书馆灾难频仍,其中日寇对我国的侵略给图书馆事业带来的损坏十分巨大。

  参考文献

  1复讯藏书楼窃案[N]. 申报,1914-7-8(10)

  2藏书楼窃案尚须复讯[N]. 申报,1914-7-22(10)

  3继续研讯藏书楼窃案[N]. 申报,1914-7-26(10)

  4鲁图书馆古物被盗后即破案[N]. 申报,1934-1-26(6)

  5鲁图书馆被窃古物运回陈列[N]. 申报,1934-1-28(8)

  6山东图书馆大窃案[N]. 申报,1934-1-28(9)

  7京图书馆迭失公报查获窃犯[N]. 申报,1935-11-30(8)

  8古书劫 南洋中学图书馆大受损失[N]. 申报,1947-8-5(4)

  9市图书馆失窃藏书查获[N]. 申报,1948-3-27(4)

  10苏全有,顾伟娜.民国时期的偷书问题述评[J].公共图书馆,2013(3):21-25

  11图书馆职员公函[N]. 申报,1932-3-18(1)

  12暨南大学图书馆无恙[N]. 申报,1932-5-4(11)

  13文化浩劫 杭图书馆学校被焚[N]. 申报,1938-4-1(2)

  14张治中电陈湖大被炸惨况 死伤百余人图书馆全毁[N]. 申报,1938-4-13(2)

  15苏省图书馆 珍贵藏书损失[N]. 申报,1938-11-5(7)

  16沪市图书馆战时损失四十万卷 较大图书馆现仅十余所[N]. 申报,1938-12-6(13)

  17牯岭图书馆已遭炸毁[N]. 申报,1939-4-12(10)

  18战区各省图书馆藏书尽遭兵燹[N]. 申报,1939-4-20(8)

  19苏州图书馆珍本遗失殆尽 馆屋近被日军炸毁[N]. 申报,1939-6-3(8)

  20市教育局向东方图书馆交涉开放[N]. 申报,1927-10-22(10)

  21保护东方图书馆之又一布告[N]. 申报,1927-11-2(15)

  22军委会保护东方图书馆[N]. 申报,1927-11-11(15)

  23沪平民航昨恢复[N]. 申报,1949-1-7(1)

  24图书馆贩卖私烟纪闻 杭州[N]. 申报,1910-7-1(12)

  25中华图书馆讼案之结果[N]. 申报,1920-11-13(11)

  26亚东图书馆被控因出版猥亵书籍[N]. 申报,1927-7-12(15)

  27常熟图书馆遗失古书案 前任馆长判处徒刑 [N]. 申报,1935-6-3(8)

  28吴江图书馆职员伪造县印[N]. 申报,1936-5-18(8)

  29平图书馆馆员偷抄珍本 袁敦礼谈绝非事实[N]. 申报,1937-5-19(4)

  30新民图书馆被控案注销[N]. 申报,1919-7-20(11)

  31教部员查封图书馆 写本书[N]. 申报,1926-1-14(9)

  32通讯图书馆之接收[N]. 申报,1929-5-12(11)

  33鼓屿图书馆之纠纷[N]. 申报,1930-10-18(9)

  34中东路图书馆被封[N]. 申报,1933-10-21(4)

  35市教育局令图书馆员维持公安[N]. 申报,1928-2-10(10)

  36失业失恋青年在图书馆自杀[N]. 申报,1933-7-7(14)

  37著名藏书楼险遭焚毁[N]. 申报,1934-6-16(9)

  38张心影设远东图书馆被控诈欺案[N]. 申报,1935-10-30(10)

(责任编辑:洪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推荐关键字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3%当前指数:7,658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