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访】唐纳天:一种想要消失,以及变成某个物体的欲望_原创_雅昌新闻
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新闻原创正文

【雅昌专访】唐纳天:一种想要消失,以及变成某个物体的欲望

2016-08-19 22:30:25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熊晓翊
    收藏 评论

摘要:“新倾向:唐纳天”8月18日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幕,这也是香港艺术家唐纳天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首次个展。唐纳天的作品善于建构一系列复杂的场景——其中,物体存在于自身与影像的暖昧关系之中,身体则屈服于空间的诱惑力。此次展览的大型场景装置《最后媒介》亦围…

  “新倾向:唐纳天”8月18日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幕,这也是香港艺术家唐纳天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首次个展。唐纳天的作品善于建构一系列复杂的场景——其中,物体存在于自身与影像的暖昧关系之中,身体则屈服于空间的诱惑力。此次展览的大型场景装置《最后媒介》亦围绕着他一贯的创作线索展开,两个空间的设置暗藏着叙事与隐喻的成分,类似于一部充满了想像空间的科幻小说。但科幻中的“未来感”并不是唐纳天想要去表达的内容,相反,透过种种科技元素以及流行元素的运用,唐纳天营造出一种异域化的内在性心理场域,在此主体、客体、图像及媒介,观测者与被观测者,多角度交错在一起,互为镜像,上演着摧毁与再生的持续性循环。当观众走进展厅,也会进入到这个循环系统当中,并感受作品制造的某种实验性体验。对于这一体验背后的哲学困境,唐纳天写道:“仿佛图像成为一切存在的事物,客体永远处于已被取代的状态,难以被把握;它并非是远距离的客体,而是间离性的客体——总之,是异域化的。”

艺术家:唐纳天

  雅昌艺术网:首先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次的展览作品吧?

  唐纳天:这个作品《最后媒介》是位于UCCA的long  gallery(长廊)里面来展开的,主要包括两个主要的部分:其中一个是“沙地景观”,上面有80个梯形的模型,这个模型也是用沙子压实做出来的。沙地上面有一辆装配着假眼与无线传感设备的沙地车,还有一个由演员扮演的外星人。

  在“沙地景观”的反方向的一个“房间”,它类似于一个人类居住环境,一般来说UCCA以前的展览是互通的,但是这次特别设计两个空间,从物理上隔离开了,观众必须通过中展厅绕到另外一边,才能看到那个“房间”,两个展厅两边是无法互通的。

  而在人类居住的这个环境里,也被划分成两个部分,从外部来看,它更像是军事用途或非正常状态下的一个房间,比如用灰色砖垒起的高墙,高墙上有一个窗口,仿照战争时候的碉堡,那个窗口是用来射机关枪的枪眼,包括旁边的防爆门也是用来防御的。

  但房间里面的布置是生活化的,比较主要的是书桌上的控制台,它是一个监视器,有三台大的显示器,播放从“沙地景观”传输过来的图像,同时桌面上还有手柄,类似于无人机的操控设备,可以操纵沙地景观上的山地车。

  三台显示器中,中间那个显示器是沙地车传来的图像,右边的显示器是时实的沙地景观四个角有四个监视器,左边的显示器是一个游戏。

  这个屋子里会有一个人坐在这个椅子上观测、操纵这三个显示器,一天有六个小时。我们请了UCCA的保安扮演这个角色,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的确在现实中,保安跟监控摄像联系在一起。

A展厅:沙地景观

B展厅:“操控室”外部(当操控室有人时,观众只能透过墙上的窗口观看内部)

B展厅:“操控室”房间入口的防爆门

B展厅外部的水笼头一直在漏水状态

B展厅:“操控室”内部

  雅昌艺术网:所以当观众走入展览,也就走入了被监视的范围?同时,他也能看到监视者,与被监视者?

  唐纳天:对,这个作品有很多不同的角度,整个作品其实是一个设计精巧的、复杂机关一样的东西,当有人坐在那个控制间的椅子上面时,控制间外边的防爆门是锁上的,所以观众只能通过砖墙上的窗口来看到里面。

  这种观察的方式也是我在之前作品中一直想讨论的问题,我着重于去探讨人们观察事物的方式,我们谁都没有到过火星,但我们知道火星长什么样子,我们通过火星假眼获取这种经验。

  雅昌艺术网:操控者在房间里的时候,观众是不可以进去的,只能从外面看,保安每天会在六个小时,这六个小时观众都不可以进去?

  唐纳天:对,所以观众是没有办法跟操纵员有物理上的接触的,他们只能是隔着很远看。但这六个小时不是连续的六个小时,每过两个小时会有一个小时的无人时间。

  雅昌艺术网:通过这种隔离状态的设置,你想传达的是?

  唐纳天:我想讨论的是图像和人之间的关系,它永远有一个距离,这个距离从最浅显的意义上来解释,比如你的眼睛,当图像离你眼睛过于近的时候,你是看不见这个图像的。其次你跟图像之间的距离也关系到图像永远是指代着一个不在场的存在,所以存在的本身就是一个具体的证据。

  比如说,现在我在这个特定的角度看见这间屋子,我的双眼就已经把它变成了一个图像,我眼睛的局限使我看不到过远和过远的东西,如果跳出这个图像之外的东西,就瞬间消失了。这个作品的一些设置都是想讨论观测与图像的关系,比如控操间里的人与沙地上的人是不会同时出现的,还有沙地景观的高度,与房间的隔离状态,等等,它们实际上它是提供了不同的观测点。

  雅昌艺术网:作品中的这两个人物角色,他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

  唐纳天:当操纵间有人的时间,沙地上是没有人的,为什么设计两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个小时这样一个轮流的日程,就是希望他们不要在同一时间出现,两个小时的操纵间是有人的,操纵间没人的时候是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沙地这边有人的。这两个人以及这两个空间互相都是镜像一样的存在。

  我最开始设计的是这两个人由一个人扮演,这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比如我在书架后面有一个暗门,这样它就可以在两个展厅之间的“暗道”里的换衣服,观众不会看到任何形式的演员下台、退场或者是换衣服的环节。所以在最开始其实也是想通过同一个人的扮演,来加强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后来因为找演员很困难的原因,还是由两个演员来扮演。

  房间里的“操纵者”不会站起来,一直坐在那把椅子上,他相当于一个宅男,我一直想去传递的一种状态,就是让操纵者坐在屋子里边,变成像屋里家具一样的存在。而“外星人”其实跟他的状态差不多,他更像是一种昆虫,或是一个动物,所以他的使命就是想跟环境融为一体,直到他的消失,概念上的消失。

  对于观众来说,对于这两个人物的感知都是非直接的,在操纵间的人永远是背对着观众,它会穿睡衣。外星人都会穿成全身连体的服装,戴上面具。的确,他们也会跟观众有多多少少的互动,但是这种互动是极其微小的,而且我给这两个角色的指导也是让他们尽量减少和观众一切意义上的互动,我自己不会叫这是一种表演的艺术。

B展厅的书柜后面有一道门,可以通往A展厅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想要做这样一个沙地景观?

  唐纳天:如果要讨论沙地景观从哪里来的,更多是从外星的图像和科幻小说里边,包括去火星探索传回地球的一些图片,还有战场的构造,这些梯形的构造是二战时,德国方面修建起来用来防御坦克进攻的。这些地方对于普通人来说其实是一个禁地,是一般人永远无法到达的。

  其实当我构思这个场景时,我也可以随便找一个戈壁滩,或者是美国太空总署已经在美国西部开发出来的一块地高度还原火星表面的场域。但我更想在结合火星表面的那些元素之外,再加上一点儿人造的东西,形成一种综合的场景,沙的材料可以留下所有的痕迹,同时这些痕迹也可以很快消逝。展览其间,沙地车和外星人的动作都会对沙地产生一些改变和影响,所以展厅每周一会有人将它还原到最开始的样子。

  雅昌艺术网:这个作品是特别根据这个空间来设计的是吗?

  唐纳天:是的,可以说为UCCA这个场地来设计的作品。空间设计就像画画一样,你要讲究你的构图。跟平面不同,平面上有一个东西在那儿,可以看到它,但是在空间中,要感知到这个结构上的变换,很多时候是平面的东西难以达到的效果。

  雅昌艺术网:这个作品叫《最后媒介》,这个最后的“媒介”指的是?

  唐纳天:《最后的媒介》last vehicle这个词从最简单、最直接的意义上来说是指沙地景观里面的沙地车,但也不适合过于直接地理解。《最后的媒介》的名称直接从法国作家保罗·维利里奥的一篇文章引用过来的。他讨论的是距离与文化的问题,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发展出来的汽车,轮船,飞机这些媒介都加快了速度,缩短了距离,这种距离的缩小如何改变当代人的生活是保罗所讨论。回到这个名字《最后的媒介》,我们现在从物理上的距离,转换到了形而上,比如说在作品中遥控车是通过无线信号进行的操纵的,实际物理上距离的缩短在last vehicle上变成了一种抽象式的、形而上的距离缩短,现在我们要跟在美国人的视频,这个距离等于说是没有距离,距离已经没有了。作品中的沙地车因为技术的问题走得很慢,但什么是快的,它传输到操纵者那里的信号是快的,这个信号可以时实同步。

  雅昌艺术网:你之前的作品里边出现过“宅男”的形象,对这样一个身份你为什么会特别感兴趣?

  唐纳天:我们大家都是宅男然后才是艺术家(笑)。还是那个问题:什么是正常,什么是不正常?不是一个固定的概念。对我来说,的确有一些特定的行为方式联系到了宅男,宅男是一种从网络开始的一种文化,同时又紧紧地跟今天的人类的行为方式联系在一起,所以你不会觉得宅男是在森林里砍树和捕猎的人,我自己认为有一种联系就是宅男是当今大都市生活的产物,我们身上多多少少有宅男的成份。

  雅昌艺术网:你是不是觉得技术跟人类的这种结合,会使未来人类都朝这种很宅的状态去发展?那么在你的作品中,这种未来人类的处境是很孤独和可怜的,它与当下的生活处境有什么关系?

  唐纳天:某种程度上的确未来会有更多的人是宅男,宅男这个词本身的意义也会被扩充,比如我们现在认为宅男是亚文化体系下所产生的一种社会现象,当然之后这个词本身的意义也会开始改变。同时我觉得这种现象也是一种矛盾,其实你可以选择离开电脑,同时你又是被这种现实所驯化的不能离开它,两者之间是存在一种矛盾的关系,同时可能还有更加广泛的社会政治因素。所以未来的文化里可能会有一种向死的欲望,或者一种想要消失,以及变成某个物体的欲望,这是一种欲望,同时也是一种选择,这种东西已经潜伏在各大网络的流行文化当中了。

“宅男”的卫生纸储备很充足

(责任编辑:熊晓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20%当前指数:5,895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业务合作: 010-84599636-852 bjb@artron.net 责任编辑: 程立雪010-84599636-8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